老外苦斗中国式作弊

外国考试机构与一些作弊的中国学生已苦战多年。

这些作弊者为了出国,在托福、雅思、德福等出国资格考试中不惜雇用替考“枪手”,假造文凭履历等。外国考试机构则被迫用上了最先进的反作弊技术和极其繁琐的审核程序,但中国网站上的“出国替考”业务仍生意兴隆。

普通的诚信学生,也不得不为少数不诚信的同胞承担代价。最近,准备赴德留学的陈宝雅,被要求提供从小学开始的所有文凭和大学成绩单,作公证后再寄给德国使馆审核,并接受德国考官调查履历真实性的面谈。

据了解,这类程序只针对中国大陆留学生。

“枪手”的绝活

同济大学研究生杜某是一名英语出国考试的替考“枪手”。寻找这类“枪手”只要在百度输入“托福代考”,上百家中介便会列队效劳,页页都是满屏的代考网站。

林安想雇用杜某替考,最后商定的价格是两万元,杜保证成绩为4个7分。而且,杜某还包办了代考的准备工作。杜还有制作假身份证的一手绝活。

根据雅思考试的要求,考生入场前需要出示身份证、准考证,并提交一张护照尺寸的六个月内彩照,考官将比对身份证照片、彩照和考生相貌。这看起来是安全性很高的检验方法,但杜某自有应对之法,他用自己的照片和林安的照片电脑合成了一张新的照片,使其看起来既像考生,又像“枪手”,再根据这张照片制作假身份证。

林安也曾担心会被查出作假。对此,杜某的解释是:他制作的是一代身份证,而雅思考试只对二代身份证进行机器扫描。

杜某最终选择了到武汉参加考试,而非林安户口所在的广州,原因是“武汉的考场更安全”。然而,林安的担忧应验了——由于身份证被查出为伪造,杜某被挡在了考场之外。

林安的“雇枪”失败证明了雅思考试监考力量的加强。实际上,自1990年代中国的留学热潮不断升温开始,作弊和反作弊的战争就没有停歇过。

起初,托福、雅思、GRE等外语考试的替考广告以“牛皮癣”的形式出现在高校的布告栏上。现在,随意点开一家代考网站,详细的价目表与代考流程一应俱全。诸多替考网站广告语也甚强悍,比如“十年品牌,铸就辉煌”,语气堪比世界五百强。

此外不少独立“枪手”,他们中的一些人会逐渐做大,发展“下线”。杜某即利用了本校同学的资源,迅速发展“枪手库”——实际上,“枪手”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从事该职业的往往是名牌大学优等生,或外语培训机构教师。

杜某还曾在上外、复旦等高校的校内论坛发帖,以招聘英语水平优秀的兼职翻译人员为名,骗取大量简历。在招聘启事中,他通常要求申请者附上照片,以便他发现与客户相貌相似的人,并说服其担任“枪手”。

围剿作弊者

战场的另一边,则是被作弊的中国学生“训练”得越来越精明的外国人。“起初,ETS对作弊的想象力是有限的,他们甚至认为使用旧题进行复习也是作弊。”一位外语培训机构的资深教师说。ETS是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的简称,该机构在全球组织GRE、托福、托业等考试。2000年底,ETS曾与新东方打了一场官司,原因之一是新东方派教师靠记忆或其他手段获取了正在使用的题库中的题目,并印刷出版。

在西方人看来,考试是对智慧和能力的检验,而不应沦为对出题人心理的琢磨和考试技巧的比拼。然而在中国,对考题规律的解析,是每一位教师的必备功课。

随着在华考试的不断举办,外国人逐渐掌握了中国人应对考试的思路,也发现了各种舞弊行为,并通过多种方式进行“围剿”。

“我们始终坚持利用最新尖端技术手段来落实各项新的安全措施,运用行业领先的保密协定密切关注考生报名、考试中的各个方面。”ETS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介绍。该机构在反作弊中用上了暗访、便衣检查和派出人员假扮考生参加考试进行考试现场监控。他们还收集考生的个人信息和字迹样本,以供核查。此外,ETS还拍下考生照片,并在发送给成绩使用单位的打印成绩单中附上考生的数码相片。

二代身份证在中国推广后,也被考试组织机构迅速利用,杜某伪造一代身份证正是为了避开这一点。“我们与众多安全方面的专家以及移民局的官员合作,发展出一套严格的身份认证系统来判定考生身份,同时也充分利用了中国先进的身份证系统。”在华举办雅思考试的英国总领事馆文化教育处答复南方周末记者。

此外,这些机构在考前以及考后还会进行一部分的身份查验工作,以便辨别出潜在的欺诈行为。在南方周末记者得到的一封ETS发给某位“雇枪”的中国考生的信函中可以看到,ETS对考生两次参加托福口语考试的声音进行了比对,判断出音色不一致,由此识破了替考行为,取消了他的成绩。

外国机构的另一招是雇用斗争经验丰富的中国监考老师。“据我所知,广州的德福考试监考很严。考场中有德国考官,又专门聘请了一些广外的老师来监考。”长期在内地从事德语培训的香港外国语学院教师陈小飞说,“中国学生会怎么作弊,他们都很清楚,也是监考方面的‘老专家’了,虽然他们可能不懂德语,但是从考生的动作、眼神都可以看出作弊行为。”

在一篇网帖中,一名曾经的枪手则列举了考官们的检查手法。比如,如果发现身份证发证日期很近,考官便会询问考生的身份证号码、籍贯,甚至盘问“为何没有当地口音”。而她本人,由于频繁在同一个考场参加考试,使考官对她的相貌有了印象。一次考试中,考官问了她几个问题后,一个电话打给了考生本人,随着电话那端“啊”的一声回答,她的“枪手”身份也被识破了。

陈小飞还注意到一个现象:在德语A1、A2考试(中低级的语言水平考试)中,近两年考场开始对考生拍照,并将成绩和照片一起寄给领事馆,供领事馆与申请人面谈时核对。“这很明显是防范枪手。”陈小飞说。

比起英国人和美国人,以严谨著称的德国人确实更难容忍中国人的作假。

2001年7月,德国大使馆文化处留德人员审核部(APS)成立,其职责是对预备赴德留学的中国申请人入学资格和学历的真实性进行审核,这种审核是赴德留学的必要条件,其审核费用是人民币2500元。如果审核不通过,补审还需另外交费。并且,还需要像陈宝雅那样接受从小学到大学的全部文凭与成绩单的书面审核、面谈审核。

在全世界范围内,需要接受这种审核的,只有中国大陆学生。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尽管几家留学考试组织机构均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透露中国学生的作弊比例,并称中国大陆考场的安全措施与国际标准保持一致。但英国总领事馆文化教育处也表示:“鉴于中国庞大的运营规模与复杂性,我们在安全系统方面投入很多资源来保证其完善与严格。”

事实上,一些中国学生的不佳诚信早已成为各方关注的问题。本世纪初,ETS曾经致函美国各大学,建议在入学评审时对所有来自中国内地考生的GRE和托福成绩持小心态度。

如今,ETS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学生是世界上最有天赋、最努力且最专注的学生群体之一。就像世界上其他学生一样,大部分中国学生公平且诚实地参加考试。”

但正是那些不诚实的小部分学生,令考生和考试组织机构均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陈小飞用“一两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来形容这种现状。

出国考试对作弊者的惩罚是严厉的。在“雇枪”失败后,林安发现他的雅思考试账户已经无法登陆——他被永久禁考了。以后他若出国,其签注、诚信记录都会碰上困难或受质询。

但对于“枪手”,外国考试机构则显得无能为力。如果将“枪手”的真实信息通报使馆,可能会导致其终身拒签。但外国考试机构无权在考场要求“枪手”提供身份信息,除非公安机关介入。因此,“枪手”通常只会被考官挡在门外而已。最严重的,也只是被拍照“通缉”,照片被贴在全国各考场,导致他再也不能从事代考这一行。

在这场双输游戏中,惟一的赢家也许只是替考“枪手”们。为林安替考失败后,“枪手”杜某并不死心,他不断给林安发来短信,劝他再试一次,报名在越南举办的雅思考试,因为“那里根本不查”,且“有枪手常驻河内”。

(应受访者本人要求,陈宝雅、林安为化名。)

来源:南方周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老外苦斗中国式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