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故事模式的《西游记》会被改编成什么样子?

这是一位以色列奇幻作家Lavie Gidhar写的小说,名字叫做《耶稣与八正道》,八正道是佛家用语,指达到涅槃的八种法门。

这虽然是一本奇幻小说,但故事模式相当好莱坞。假如好莱坞想拍一部《西游记》题材,又想搞得有点深度内涵,这是个很好的选择。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唐僧忽然失踪了,他的三个弟子一路向西寻找,来到了伯利恒,恰好赶上了耶稣的诞生。他们认为这显然是师父的转世灵童。于是在希律王和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之间,爆发了一场激烈的冲突,与此同时,耶稣和唐僧之间也产生了微妙而不可弥合的理念分歧……

此书开头特别有趣,第一句是这么写的:“在一颗孤星的指引下,从东方走来了三位贤者——其实,他们仨既不是很贤明,也几乎不算是人。”

当然,里面的角色形象已经和西游记没什么关系,三个人满口脏话,不停地谈论女人,简直像是从昆汀的电影里跳出来似的。
作者:凤红邪
哈哈,小伙子,我想也许你的脑洞和我一般大,提出的问题才会这么有水平。毫无疑问

好莱坞改编的西游

是全天下

最好(nao)看(can)的

by———汤马斯·丽华

人物会被改的面目全非,情节会被打的稀巴烂,并且,他们会强行用西方的那套逻辑把严肃的修真求道故事的画风强行转变,唐玄奘摇身一变,成为狗血励志的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

在好莱坞大片的模式里,男主角都是那种一开始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屌丝,但又都自带着“老子就是屌,不服你来打我呀!”(但是从来不会被打)的属性。
并且一般都要强制被父母双亡,以保证主角没有后患,可以毫不拖泥带水的开挂升级拯救世界,顺带和一个像安妮海瑟薇那样的美女一见钟情。

因此我们这部好莱坞的鸿篇巨制《取经侠》的男主角,佩斯·陈·玄奘 仅三个月大的时候他的父母就被神秘人杀害,多亏了他的叔叔太白金星凭着一把村口王师傅亲手锻造的西瓜刀和神秘人的组织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且战且退,终于逃出了魔掌才救出玄奘的小命。

当然以上的部分要作为隐藏设定,你不能直接展现出来。

好莱坞大片尤其擅长的就是把好好的一部电影的开头五分钟搞的沉闷无比,并且还非要用自以为高明巧妙的手法把隐藏的设定都展现出来。

因此,《取经侠》的前五分钟内容会是这样的:

在一个晴朗的清晨,闹铃叮铃铃铃铃的响了起来,十八岁的大学生佩斯·陈·玄奘揉揉惺忪的睡眼一拳拍碎闹铃:“响你麻痹咧!”然后起床迅速穿好衣服背着包就下楼。

「注意,我赌五毛钱,」这个时候绝逼会有一个在厨房穿着围裙的中年妇女操弄着煤气灶与不锈钢锅刚把锅里的煎鸡蛋盛出来,然后说:“嘿玄奘,你的早餐!”

玄奘头也不回十分傲娇的迈着矫健跳跃的步伐夺门而出,把一句:“thank you ,(直呼其名)嫦娥,but,我快要迟到啦。”远远的甩在背后。

嫦娥很无奈的对着玄奘的背影微微的摇摇头。

伴随着轻快的背景音乐,玄奘骑着二手自行车潇洒的来到了学校,一停下车准会有个男生过来打招呼:“嘿!玄奘……”

「注意,这个人一出现,你都不用去看他那张苦大仇深的脸就可以判断的出:他是个傻逼。
并且傻逼的同时还要承受着苦逼的命运。
他就是号称好莱坞大片中必备的电线杆1号之——男主的好朋友。通常这种人不是被戴绿帽子就是要被戴绿帽子或者会被戴绿帽子。」

玄奘急急忙忙跳下车:“hey, 郭德·纲 ,我快要迟到了,以后再说。”然后抓起包就往台阶上猛跑。

纲这个时候必然要在背后对着玄奘大喊:“别忘了今晚在保罗\彼得\汤姆(随便哪个在这部电影中活不过三秒的家伙)家的party!”

——你猜对了,party才是重点,party也是大片中的必备要素,帅哥美女可以批发似的可劲往里塞,就是要刺激你国青少年看看我大美利坚的生活多么丰富多彩,就是让你们这些天朝的屁平羡慕我们开放的社交,没有压得你喘不过气的作业,没有带你去开房的校长,帅哥美女只要看对了眼就可以随便拉倒小黑屋里啪啪啪。

由此可见美帝的用心是多么的险恶,小朋友们可不要上当咧。

玄奘愣住了,“伊芙琳也去吗?”

纲诡异的一笑:“ofcourse!”

玄奘心照不宣的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那我会去。”

远处一个神秘人很有深意的盯着玄奘的背影,然后戴上了墨镜转身走了。

ok,至此基本人物交代清楚,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装逼,装逼,再装逼。突出主角那种极度自我谁都不甩的屌爆气质!

伴随着玄奘一天平淡普通的生活,上课啦,被美女围观啦,上厕所啦,上厕所尿到手啦,上厕所尿到手用纸擦啦,上厕所尿到手用纸擦被别人看到啦等等,酷炫的字幕和效果逐渐浮现,编剧啦,导演啦,监制啦等等一大票人的名字会一个接一个地出现,通常一分钟左右。最后会有一张恢宏热血的背景图缓缓呈现出「取经侠」三个大字,故事冲突正式开始。

在一个许多帅哥美女端着高脚杯热聊的party上,男主角穿过人群寻找着他的女神伊芙琳。这时候他的傻逼队友 纲 会叫他,玄奘看到伊芙琳正巧也和纲在一起,于是走过去三个人开始说些
li lei:“hey, 嚎 啊 由?”
han meimei:“啊木 泛,散可斯!俺的由?”
li lei:“密 兔。”
li lei:“今天的风儿好喧嚣啊~”
han meimie:“S B.”
诸如此类的我国九年义务教育之下小学三年级的孩子都会说的废话。

然后玄奘会有意无意的和伊芙琳说些暧昧的话,伊芙琳也装作处女不胜娇羞的样子,纲 就在一旁傻傻的当着陪衬。
玄奘和伊芙琳都喝了不少酒有些醉醺醺,玄奘提议出去吹吹风(顺便可以打一炮),伊芙琳咬咬下嘴唇同意了。

玄奘万分欣喜,终于可以推倒女神啦!

「别急,不能推,不能这么快就让观众和主角一起爽到,好莱坞会挑起你的欲望,然后又故意让这种欲望落空,这样你对之后剧情发展的期待值才会更高一点哦!」

就在这时必然会出现一个神秘大叔一脸严肃用犀利的眼神做贼心虚的张望着四周来到玄奘身旁捅一下他的屁股:“你来,小伙子,我给你说点事。”

玄奘心想这他妈在我朋友的地盘上还想给我约架怎么滴?当即十分硬气的说:“你特么谁啊?滚一边去。”

神秘大叔丝毫不在意低声道:“想知道你父母怎么死的,你叔叔太白金星为何三十二岁就死于直男癌的话就跟我过来。”

玄奘咬咬牙,一边是娇滴滴的女神等着打炮,一边是一个观众很关心的问题,好纠结,怎么办才好……

“你这样……要不明天咱们再说吧,我今晚有点事。”玄奘附在神秘大叔耳边说。眼神不由自主的瞄了伊芙琳一眼。

“你不能和她睡,”神秘大叔沉声道:“因为她其实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你父亲年轻时……非常的风流。”

“你麻痹我的心好痛!”

最终玄奘只能跟神秘人一起来到了小树林,环境很隐蔽,四下静悄悄,神秘人很谨慎很蠢的样子,他望了望四周,这个成天一副棺材脸走到哪里都感觉自己被跟踪的傻逼小声说:“接下来无论我给你说什么你都不要惊讶,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

镜头慢慢淡出又淡入,转到一连串十分惨烈压抑又粗糙的回忆镜头。

“你妈妈叫做观音,你爸爸叫做金蝉子,他们都曾是一个超能力组织的两个最顶尖的超能力者,这个组织的头目,叫做如来。

如来在十九年前搞了一套经书,这套经书如果搞成的话他就能统治整个人类。如来声称等他统治了人类之后就强迫所有人都把发型搞成和他一样的大便造型!

你父母不愿意做这种丧尽天良的坏事,就叛逃出了组织,但是不幸被如来杀害。包括你那可怜的爷爷也被牵连,还不到七岁时就被如来杀害了。幸亏是你叔叔太白金星拼死保住了你的小命,不过在那场战斗中他被如来的大慈大悲直男掌击中留下了隐患,才早早的就死去了。”

“现在如来的这套经书马上就要搞成了,一旦搞成那将是全人类的灾难!

我来找你是因为你是超能力组织最强大的两个超能者的后代,只有你有这个能力打败如来,取出经书,拯救全人类!你将成为万人敬仰的大英雄!你将要去做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年轻人,我看好你呦。”

一般人听到有这样的好事,可以当英雄,还能拯救人类,哇擦!真是太伟(装)大(逼)了!我答应我答应!神秘的大叔快把超能力都传给我吧,千万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

不过主角就是主角,主角存在的意义就是:明明面对着所有普通人都梦寐以求的大好机会他却可以丝毫不感兴趣的样子当面就残忍的拒绝。
更可气的是,即便你知道他现在是拒绝了,但这个好机会将永远为他留着,总有一天主角还可以看他的心情好坏很随意的去选择这个机会。

为了表现出他的主角光环,玄奘果断拒绝了这个可以装逼可以飞的机会转身就走。
神秘大叔不依不挠的留下了名片,XX宾馆302房,并嘱咐玄奘:“啥时候想通了随时洗干净菊花来找我。”

玄奘回到party,发现他的好基友 纲 和他的女神兼妹妹伊芙琳不见了,十分钟之后伊芙琳和纲手挽着手出现在玄奘面前,伊芙琳面色潮红娇喘微微显然是刚和纲云雨了一番,然后宣布她和纲在一起了。

玄奘娇嫩的小心脏再次收到了暴击,他不禁大怒,痛骂纲不讲义气抢她的女神,而纲这个傻逼又一副圣母心肠把玄奘拉倒一个小黑屋里解释,希望玄奘不要怪他。

明明是毫不相干的竞争关系,纲是毫无必要道歉的,但是为了衬托主角光环一切都要以玄奘为中心,所以观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玄奘一副很占理的「你麻痹我砍死你个叛徒你麻痹我砍死你个叛徒」的激动神情数落着纲挫逼的外表与短小的胯下,然后纲不堪侮辱终于忍不住反抗了一句:“就你这种一出生就克死了爹妈又一无是处的男人凭什么和我这种富二代争女神!”

此言一出二人都愣住了,这句话狠狠地刺伤了主角那矫情脆弱的自尊心,纲立刻做出一脸便秘的抱歉状:“阿……阿姆骚瑞……”
(ps:美国人就喜欢玩这套不小心刺伤了地方的底线然后道歉的戏码,我发誓十部剧里八部都会出现这样的桥段。)

玄奘一拳狠狠的打在纲的脸上,哭哭啼啼的就跑出去啦。纲这个傻逼在后面不停的一脸愧疚的叫道:“阿木骚瑞!阿木骚瑞!”

玻璃心的男主一回到家就一扔书包躲进了房里抱膝痛哭,任凭养母嫦娥怎么敲门他就是不理。

哭了半夜,一无是处又心比天高的男主终于下定决心:观众们注意,我快要变的牛逼咧!
玄奘去浴室洗干净了菊花然后抓起一盒冈本,想想又找出了一瓶润滑剂毅然决然的奔向了XX宾馆302房!

此时夜空中下起了雨,玄奘面色冷酷的走在雨中,再配上一段很燃的背景音乐,标志着玄奘内心的转变。(此处效果参考《热血高校2》)

“你来了。”

“我来了。”

“我还以为你不会这么快就来。”

“可我已经来了。”

“你为什么现在就来了?”

“麻痹能不能不要这么多废话!快把超能力传授给老子,老子这就去砍了那个如来!”

“呵呵。”神秘大叔一副好脾气的样子进入了说教模式:“你不要急,真正的胖子不是一天就能吃成的。天才就是百分之八的羊肉泡馍加百分之三十六的二氧化碳。常言道,三分天注定,七分靠大饼,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你必须沉下心来,一步一个脚印的去学习,才能发挥你身上那惊人的超能力天赋,我先测试一下你的天赋属性吧。来,把裤子脱了,转过身去。”

玄奘咬咬牙,终究还是脱了裤子转过身去,他很羞耻的把那瓶润滑剂掏了出来放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暗示神秘大叔他还是第一次。

“嘿!”

“啊!~”玄奘痛呼一声。

大叔把拔下来的玄奘的头发放到嘴里嚼了起来,一边嚼一边皱眉苦思。

“你拔我头发干什么?”

大叔很茫然,“测试你的天赋属性啊。”

“那你他妈干嘛让我脱了裤子还转过身去?”

“因为我闲的蛋疼啊。”

“…………”

“测出来了,你的天赋属性是打火机,嗯、的确是个很罕见的属性啊。”

“打火机是什么鬼???属性这种东西不该是地水火风阴阳之类的么!!!”

“技术层面来讲,正常人都是金木水火土之类的。但你比较特殊,不过这不妨碍你成为一个很厉害的超能力者。从今天起,我就要好好训练你了。记住我名,我名沙悟净。”

玄奘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过上了严格的训练生涯。

早上七点半,到商店买五百个打火机然后到沙悟净的家里。看AV,看AV,和看AV。
中午十二点,猜拳,锻炼心理感应能力,然后才能决定谁到下面去买饭。
中午一点,看AV,看AV,AV。
下午五点,训练超能力,玄奘要在五分钟之内把五百个打火机吞到肚子里然后吐出来再吞到肚子里。

结束,回家吃饭。

有时候也会加课,玄奘就会晚回去一会。
当然加不加课主要取决于当天的AV好不好看。

如此训练了半个月,玄奘感觉自己应该很屌了。

恰好玄奘学校的附近在闹鬼,据说最近深夜里时常会有一个黑影子专偷女生带血的姨妈巾于无形之中。走在大街上女孩们都不敢穿裙子,经常被人从后面拍肩膀,一转头的功夫姨妈巾就没了,然后哗啦啦两公升的血顺着大腿就流出来啦!

玄奘听闻之后一拍桌子,妈蛋岂有此理!有我玉面小飞龙在此,岂容这等屑小放肆!言罢吞了五十多个打火机重装上阵。

玄奘没走多远,看见伊芙琳和纲手牵手甜蜜的在压马路,玄奘捂了捂胸口:“你麻痹我的心好痛!”

忽然,一道黑影悄悄尾随在伊芙琳身后,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之间一只黑手拍向了伊芙琳的肩头!伊芙琳如果回头的话姨妈巾铁定会被盗,到时血流于长街肯定会丢人!玄奘想都没想当机立断便用出了绝招,他猛吸一口气一只打火机自他口中喷着火蛇猛烈的向黑影射去!

那黑影反应十分矫贱,迅速收手躲过了打火机。伊芙琳回头看到那黑影,意识到他就是最近令所有少女都闻风丧胆的姨妈巾杀手不禁一声惊呼:“哦~yes~哦~baby~亚麻带!”

玄奘毫不迟疑,又一只打火机从口中猛烈射出,又一只,又一只,又一只……打火机嗖嗖的瞄准黑影射去。黑影连打了二十个后空翻和二十个鲤鱼打挺都成功的躲了过去。

“小伙子,你还有几只打火机呢?嘿嘿……”黑影邪笑一声,突然身形飞速消失,眨眼之间移到了玄奘的身后,玄奘只觉胯下一凉,妈蛋!内裤竟然不见了!

玄奘恼羞成怒,连射十口将最后的十只打火机都喷了出去,可依然是连黑影的边都没摸到。

玄奘紧张的冷汗都流了下来,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口亨!打火机都用光了吧!就你这两下子还嫩的很!认输吧,你这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黑影桀桀狂笑。

“对不起,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先走了,拜拜。”玄奘转身就走。

“哈哈!你这怂货,有种正面上我啊!没本事装什么……啊!!!”黑影狂笑着忽然发出一声痛呼。

只见一只打火机正正的插在他的心脏上。

“怎么可能!你!”黑影捂着胸口鲜血狂喷!“想我三眼神童杨戬一世英名……啊!!!”又一只打火机插进了他的腹部。

而佯装转身离开的玄奘此时高高撅起的屁股正对着倒下的黑影!

周围的人都惊呆了,太厉害了!太fashion、太excited了!

成功被王子拯救的公主伊芙琳小姐望着玄奘的眼神简直要直冒小星星了,连周围的路人都对玄奘投去了羡慕与嫉妒的目光,并且都无视了他裤子后面破的那个洞。

玄奘能怎么办?

走吧,自己的妹妹再漂亮那毕竟也是亲妹妹啊。
德国骨科太贵,看不起。

沙悟净知道此事后对玄奘赞赏有加,“干得漂亮!三眼神童杨戬可是大魔头如来手下的四大天王之一啊,你杀了四大天王之一,另外三个天王肯定会来找你报仇。
你惨了,你死定了。

不对,应该说你现在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你是不知道其余的这三个天王有多厉害,要让他们知道你是我教出来的我也跑不了!
算了!我真是吃饱了撑的拯救什么世界啊,爱谁谁!我不管了!我小姨子家的母猪要生了,我去喝喜酒,拜拜!”然后沙悟净慌慌忙忙的开始收拾行李。

“那我怎么办?”玄奘都要急哭了。

“什么怎么办?你谁啊小哥?我不认识你!”沙悟净背上包戴上墨镜就跑。

玄奘一把拽住他,一狠心,道:“你要是不帮我,那三个强敌来了我一定会说是你指使我杀杨戬的!”

沙悟净欲哭无泪,想了一会,说:“事到如今唯一的方法,就是联系我的两位师兄来助拳了。”

“你的两位师兄是?”

“加利福尼亚州,“银棍无敌”孙悟空,“风一样的男子”猪八戒。”

云层低沉且厚,整座城市都被昏暗的光晕所笼罩。
玄奘与沙悟净二人站在门口静静的等待着。

自街道尽头处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了一块巨大的白底黑字的白布,上百人浩浩荡荡的向着玄奘他们奔来。

“佩斯·陈·玄奘丧尽天良杀我兄弟!”“俺侄子可一直是个聪明善良又可爱还爱护小动物的有志青年啊!”“这些美帝狗仗势欺人太甚!”“今天一定要讨个公道!”“陈玄奘请给我们一个交代!”一众以三个男人为首的中年妇女和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哭的撕心裂肺痛骂之声三里之外都能听到。

玄奘吓得面色煞白:“沙悟净,你特么不是说杨戬只有三个兄弟么?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对啊,可他还有很多的亲戚啊。”
“…………”

两方人马站定,杨戬的大哥赤脚大仙擦了擦眼泪:“谁是玄奘?你给我出来!今天我非要替我兄弟报仇!”

玄奘战战兢兢,心道这还要群殴咋地?不过毕竟是主角哪能丢人?当下故作硬气站了出去:“你兄弟是我杀的!但因为他光天化日之下猥亵多名女生,所以我替天行……”

还未说完便被赤脚大仙打断,“谁管你怎么杀的他,别那么多废话,这么多亲戚叫来我们也不容易,你看着赔个七八十万的就得了。”

玄奘立刻大义凛然的说道:“夫令兄之憾吾亦共悲之。然昆山玉碎凤凰叫不足弥吾之过,芙蓉泣露香兰笑不足慰其英灵。天之苍苍,其正色邪?野马也,尘埃也,终恨囊中羞涩也。”

赤脚大仙:“说人话!”

玄奘:“我是穷逼,没钱。”

赤脚大仙当即面色一变,从背后掏出一只大哥大,“LOOK!”

玄奘好奇:“这是啥?”

只见赤脚大仙一按按钮,那大哥大竟呜呜的吹起了风,“这虽然看起来是个大哥大,其实——它是个吹风机。”
“你再看这个,”他掏出一把吹风机,“虽然这看起来是个吹风机,其实——这是阿姆斯特丹回旋喷气式加速阿姆斯特丹炮的发射器!”言罢一按按钮,卫星接收了信号,一枚巨大的炮弹从天而降直直的朝着玄奘砸去!

我的天呦!这炮弹真是大的没谱没边,足足像半个小山!更恐怖的是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锁定了玄奘令他不能动弹!

玄奘急得冷汗直流,麻痹!这要是被砸中了就是贝克汉姆那么帅也得死啊!

那炮弹越来越近,玄奘无计可施只得闭上了眼。

但等了好久再睁眼发现竟然没有想象中被炸碎的感觉,只见那炮弹停留在他头顶然后打开舱门走出了好多个奥巴马!无数个奥巴马带着猥琐的笑容按住了玄奘,扒下了玄奘的裤子就要蹂躏他的菊花。
千钧一发之际一条巨大的银色棍子横扫而来将奥巴马全部扫飞,那棍子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XXXX的色泽,XXXX的霸气,XXXX的手感,总之此处加特效,duang!十分牛逼!

再看那棍子的持有者是一只威武霸气风骚酷炫的——近藤勋!此时正值剧情紧密发展的时刻没有时间多做介绍,智商拙计的编剧只能用最拙劣的手法在这只近藤勋的身旁打上金色的七个大字:银棍无敌–孙!悟!空!
而且要一个字一个字的砸在屏幕上,同时加上bang!bang!bang!的音效,十分高科技,十分先进有水平的感觉。

赤脚大仙见这招不奏效,招呼一声:“同志们冲啊!为了理想中的美好家园!”
无数的老大爷和大妈颤颤巍巍的颠着小碎步向玄奘发起了冲锋。玄奘虽然在不停的从口中射出打火机,但还是架不住大爷大妈的数量,很快就被大爷大妈踹翻在地上围殴!

危急关头忽然从飘渺处传来一阵优美高雅的歌声: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
嘿!留下来!
悠悠的唱着最炫的民族风,
让梦卷走所有的尘埃!

那优美的旋律与劲爆的节奏乃是乡村民谣与重金属的完美结合!浑厚的男声与高亢的男生形成十分巧妙的对比和相融,再加上俏皮又接近国际范引领潮流的说唱,天啊!这真是太完美了!
美国著名诗人乔布斯曾有名句: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便是听了这首歌才有感而发。

这神曲自带催眠与魅惑效果,之前正在疯狂殴打玄奘的大爷大妈们听到这首歌都慢慢停下了手排成整齐的队伍,他们惊奇的发现如同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一样,身体里有一股不受控制的狂喜的力量在关注他们全身,左手,右手,转身,踏步。旋转,跳跃,大妈闭着眼,大爷看不见,太神奇了!大爷和大妈都听从了心灵的召唤,跟随着前方一个长发及腰的神秘男子跳起了广场舞!

Excited!

镜头转到这个舞技出神入化的男人身上,镜头定格,bang!bang!bang!重重的在旁边砸上“风一样的男子——猪八戒”这几个大字,同时又浮现出一排猪八戒的个性签名:嗳涐伱怕ㄋ吗?

待一曲终了猪八戒转过身去,所有的大爷大妈全都突发性心肌梗塞暴毙而亡!

因为……

因为…………

因为猪八戒真是——太!丑!了!!!

即便是一头最难看的猪都要比他英俊十倍。

“你!你……呕!你有种!”赤脚大仙扶着墙角狂吐不已,他不敢再看猪八戒那张脸,“呕!我……呕!我输了……呕……兄弟们快走!呕!”

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了。

鼻青脸肿的玄奘对孙悟空和猪八戒表示了感谢。对着孙悟空的那条银色棍子还好,但他一看到甚至一想到猪八戒的那张脸就……
所以玄奘说话时是这样的:“谢谢……呕!两位的……呕!帮助!呕……呕……咳咳……真心的……呕!感谢……我请……我请两位……呕!请两位……请两位吃……”一说到吃这个字玄奘忽然恶心的跪倒在地猛抠喉咙恨不得把胃都给吐出来!

不过猪八戒人挺好,他并未因玄奘不待见他的容貌而生气,反而好心的把玄奘从地上拉了起来。
只是玄奘闻到猪八戒嘴里的大蒜和韭菜味时再也承受不住当场就昏古七了。

所以大家都要记住一个道理:
你必须要很努力的去奋斗,只有当你努力到了最后关头的时候你才能明白,只要你长得丑那么你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的。

故事进行到了这里,连我自己都要感觉拖沓了。所以我们加快一点进度。

玄奘回到家中时,发现他的婶婶嫦娥被绑住了放在沙发上,并且他那同父异母的妹妹伊芙琳也被捆住双手放在了地板上。他的好基友纲则失魂落魄的陷在椅子里望着天花板,像个放弃了生存希望的死人一样。

而正对着他的门后,站着一个人。

“嘿,郭德叔叔,你怎么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玄奘问。

纲的父亲郭德·谦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嘴角。“因为我不只是你的郭德叔叔啊。”

玄奘不可置信,他望着郭德的大便发型实在不敢往那方面去想:“难道你……难道你……难道……你竟是如来?”

郭德鼓了一下掌,“猜对了。那么接下来我要和你玩个小游戏。我知道你的目的就是从我这里得到经书嘛,所以,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在你的婶婶和你的妹妹中你选择一个,让她死,然后我会把经书给你。”

“我选第二个。”玄奘想都没想立刻答道。

如来眯了眯细长的眼睛,那眼神里有异常明亮的光芒,“第二个,就是你和我打一场。你赢了就会得到经书。而你输了,你的婶婶和你的妹妹都得死。”

“废话少说!”玄奘猛吸一口气一只打火机已经向如来飞射而去,如来轻松的伸出两根手指就夹住了,“就这点本事?”

玄奘吸了更大的一口气,然后从口中喷出了十只打火机,如来看到这不禁笑了出来,一扭身十只打火机全部射空,“还能怎样?”

玄奘吸了更大更大的一口气,从口中喷出了一百只打火机,但如来一只手就全部挡下了。

玄奘很平静,这是他早就知道的结果。

如来摸出一把小刀晃晃悠悠的来到玄奘身边,“你所做的这一切,意义是什么?”

玄奘扭过头去:“我不知道。别再说这些废话,要杀要剐你他妈尽快动手吧。”

“NO。”如来忽地死死盯住玄奘,“我要让你理解到不一样的东西。”如来伸手一指,玄奘全身就都被绑住了。

然后如来一拳打在他儿子纲的头上,纲的头像个番茄一样碎个稀巴烂。

“你!”玄奘不敢相信,“那可是你的儿子啊!你怎么能!你怎么能!”

“哦!yes!”如来一拍脑门像是被玄奘提醒刚反应过来的样子,他咧开嘴嚎啕大哭:“我的儿子啊!”迅速恢复冷静:“所以呢?他是我儿子又怎样?本质上,他与我,毫无关联。你们这些蠢货总是甘于被这些虚假的关系与情感所束缚,而那正是你们痛苦的原因。你们的一生都用在维系人际关系,工作,结婚,生子,做所谓的有意义的事情上面,而你们从不会像内去探寻你们的内心。”

如来边说边解着裤腰带向伊芙琳走去,伊芙琳如同受惊的小猫一样不停的往后靠着尽管她已退无可退,“哦小姑娘,嘘嘘嘘~”如来温柔的抚摸着伊芙琳像是对待自己深爱的情人,“不要害怕,”他把伊芙琳翻过去拔下她的裤子就X了进去开始强·奸她。

玄奘愤怒的吼叫着妄图挣脱身上的捆绑,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如来蹂躏着他最爱的女人同时也是他的亲妹妹。

伊芙琳一开始痛得大叫,但慢慢的那痛呼的叫声慢慢变小婉转成喉咙里来自本能的快乐呻吟。
如来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邪笑:“看到了没,小朋友?你的动物本能才是驱动人类的最原始动力。无论什么道德仁义,不过是伪君子用来掩饰你们肮脏面目的虚假粉饰,看看吧,”他狠狠地抓住伊芙琳的头发,并加快了速度,伊芙琳的叫声越来越大,“这!才是!”他狠狠地撞击,“人类的真相!啊!……”
最后一下的时候他一刀把伊芙琳的头砍掉了。

玄奘呆呆的看着伊芙琳的头滚落到地上。

“啊!!!!!!!!!!!!!!!!!!!!!”他悲吼一声,然后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如来喘着粗气提上裤子,然后把玩着那把砍掉伊芙琳的头的小刀笑着晃倒玄奘身前,他一刀捅进玄奘的肚子,“现在,说说你对生命的看法吧。嗯?你是否感觉到了一朵花正在逐渐枯萎?你是否感觉到你的生命力在逐渐流失?”

玄奘望着自己流出来的肠子再也控制不住痛哭了出来,他抽泣着,鼻涕和眼泪混合着流了出来,他哭了好久好久,如来就在一旁抱着肩膀看着他,玄奘抽噎的半天终于逐渐平静,他感觉自己身上的血即将流干,一个无比空虚而黑暗的大门正在逐渐向他打开,他在逐渐丧失知觉,光明在逐渐淡去。
玄奘终于感觉到了一些在他的生命中从未体验到的感觉,他望着如来,轻轻的说道,用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丝力量:“当我们开始思考生命,发现其中有无限的空虚。我们的本能却已经成了行动的向导和组成因素,他们拖滞了灵感的飞升和退出的自如。”
然后头一歪,死了。

如来望着玄奘的尸体摇了摇头:“人类是多么愚蠢的一种动物啊。他们的一生充满了苦痛,却妄图用些看似充满哲理的道理给他们的生命以总结与升华。”

如来转向镜头,嘴角带着一个诡异的笑:“说的就是你啊,可悲的人类。”

(完)

谢邀。:)
来源:知乎
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53802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好莱坞故事模式的《西游记》会被改编成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