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南鹏对话“PayPal黑帮”两大元老:“互联网+”时代的创新与投资

5月28日,北大后E 促进会发起的“全球创新论坛第二期”于北京举行。在论坛联合央视《对话》栏目的录制现场,主持人陈伟鸿对话红杉中国基金的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硅谷“创投教父”彼得·蒂尔、硅谷人脉王里德·霍夫曼三位嘉宾,共同探讨“互联网+”时代的创新与投资。论坛内容可谓精彩纷呈,干货满满,钛媒体编辑整理了如下10个重点:

1、已在名企工作,是嗅到了什么样的互联网气息,开始创业的第一步?

沈南鹏:2000年是中国的创业元年。那一年我看到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受到互联网的召唤。我那时经常去硅谷,看到硅谷每几个月就有大的变化,各种新的互联网公司涌现出来。既然这样的变化在美国能够发生,在中国也应该会发生。

里德·霍夫曼:在美国学术界,通常你写一本书就是几十个人在看,你的影响力就那么多。但软件能改变这个世界,改变人们沟通传播的方式,所以在牛津大学之后我又回到了斯坦福,研究推出一些新产品。

彼得·蒂尔:1994年底,我跟里德·霍夫曼一起讨论,认为这时候会诞生一批企业,跟互联网有关。我学财务出身,对金融财务很感兴趣,我想,支付系统不是很重要吗?当时我不知道支付系统风险很大,如果我了解了也许就不敢去创办PayPal。我当时就想,即使犯一些错误也没关系,可以从中学习,所以1998年我成立了PayPal。

2、三位嘉宾数学都非常好,除此之外,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投资人,还需要什么天赋?

里德·霍夫曼:需要平衡那些看起来相反的东西,能平衡很多的矛盾。做投资往往要关注一些奇怪的人,你自己也要和别人不一样。

彼得·蒂尔:要不断学习新事物。

沈南鹏:听和说。会聆听创业者讲述他们的计划与梦想,同时也要能说服优秀的创业者拿你的钱。

3、用车做比喻,携程是辆越野车,PayPal是跑车,社交网络是新能源车。

沈南鹏:携程是辆越野车。作为一家电商公司,当时没有很好的支付系统和配送体系,大量交易都是通过呼叫中心完成。如果我们当时只做互联网订房、订票,恐怕不会走到今天这样一个市场地位。我们知道市场发展过程中可能有一定的崎岖的路要走,这时需要一辆越野车。

彼得·蒂尔:PayPal开的是跑车。我们觉得快速增长非常重要,最初我们把邮件和钱结合在一起,但这很容易山寨。所以我们必须加速,才能征服整个世界。1999年我们只有24位用户,到2000年4月达到100万的用户。

里德·霍夫曼:我们选择新能源车。我们做社交的方法是,保持小团队的高效和精益求精。但后来社交网站并不成功,我们加入了PayPal的跑车。

彼得·蒂尔:1997年时,社交网络确实很糟糕,但我们从里德那里学到很多,后来投资了facebook。

4、把车开快、开好的秘诀是什么?

里德·霍夫曼:找到你的竞争优势,差异化,然后执行。

彼得·蒂尔:找一条车少的赛道。

沈南鹏:聚焦在一个拳头产品上,对初创期非常重要。携程一直到上市以前都聚焦在酒店预定这样一个行业里,这个产品能够让一个公司跑得比较快,确立市场地位。

 5、投资人就像领航者,他们看重了大众点评和Facebook的赛车手。

沈南鹏:2006年,我投了大众点评。一是赛车手张涛非常出色;二是它离商业很近,从餐饮可以延伸到各类消费服务。

里德·霍夫曼:扎克伯格既聪明,又严肃、认真。他和其他创始人都对新事件有很好的洞悉力,他们知道社交媒体意味着什么,能很快推出高质量的软件和产品。其实扎克伯格当时对facebook也不是特别有信心,所以我们后来又举行了第二次创业者和投资人的见面会。

彼得·蒂尔:我们在投资facebook前,对社交网站已经研究了好几年,跟扎克伯格见面时,我拍板决定投资facebook。

6、有没有哪家企业你们没有投资,觉得很遗憾?

里德·霍夫曼:没有投资给雷军的小米,对我来说真的很遗憾。

沈南鹏:京东我一开始没有投,后两轮才进去的。2008年的金融危机影响了我对它商业模式的判断。另一家是阿里巴巴,我3年半前才投,当时市值已达到300亿美金。我们有的时候有一个比较狭窄的观念,认为做B2B的不会非常大,但阿里最后走向B2C,走向中国电商的集大成者。

彼得·蒂尔:错过了Youtube,也错过了Facebook的第一轮。

7、LinkedIn带来的再次合作:职场沟通和Facebook是完全不同的方式。

里德·霍夫曼:我创立LinkedIn,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专业简历,并且通过这个网络把自己变得更加成功。

彼得·蒂尔:职场沟通和Facebook是完全不同的方式,和里德·霍夫曼的感情,也是我投资他的原因。

沈南鹏:大家都需要聚集职业人士的社交网络,在一个比较严肃的、跟工作相关的话题当中去讨论,去延展,去建立友谊,这只有LinkedIn能实现,微信或者其他社交网络都无法满足。现在很多中国人在LinkedIn上注册,和海外朋友交流。

8、移动互联网时代,创业门槛低了,但不意味着成功率会提高。

沈南鹏:移动互联网带来一个全新的面貌,即每个人都基于地理位置,用碎片化的时间在消费互联网。比如uber,滴滴和美团,如果离开了互联网,离开了地理位置,离开了这个的场景,恐怕无法建立起自己的商业模式。这对携程、阿里巴巴和京东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移动互联网时代创业门槛大大下降了,但并不表明创业成功率也会提高。用户体验决定这个产品能否在很多竞争中脱颖而出。

9、投资别人无法效仿的项目,对太热门的领域保持谨慎,比如O2O。

彼得·蒂尔:现在很多人仍在做重复的事,这很可怕。如果有技术壁垒会好很多,这样别人无法山寨。对使用热词的企业要谨慎,比如如果有人跟你说我是一家O2O企业,一定要谨慎,不要盲目进行投资。如果你用的都是热词,我会认为这是一家没有差异的公司。

里德·霍夫曼:一个好的项目应该是别人无法超速的。我会问创业者,有没有东西是你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你为什么知道你就能获得成功,你为什么认为你的项目很有趣。如果现在有一个项目跟urber差不多,我就不投。我要找到一些独特的项目,没有太多的竞争对手,又有独特的产品和服务。

沈南鹏:分享经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发挥得淋漓尽致。酒店发展到今天,资产太重了,而Airbnb则把别人闲置的资产拿出来用,这样一种资产模式,让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酒店,但是却不拥有任何一家酒店。

10、未来十年,是否会有新的东西出现,让某个领域过于拥挤,或者让某个领域萧条下去?

里德·霍夫曼:今后数据就是平台,任何新的产品和技术都是建立在数据这一个平台上面的。

彼得·蒂尔:今后会产生像无人汽车这样一个新生事物。另外从长远来讲,电脑使用会越来越广泛,也越来越分散。

沈南鹏:大数据让硬件和软件更好的结合在一起,智能手机和App是这样,像大疆无人机,这些硬件也会推动一些新的软件应用的发展。

 

来源:钛媒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沈南鹏对话“PayPal黑帮”两大元老:“互联网+”时代的创新与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