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醒普通人玩高利贷: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

提问:

问题详情,是父亲发给我的:

郑州市东瑞投资担保公司非法积资 1.8 亿,800 多个客户,涉及 4000 多人,这都是他们一生的血汗钱和生命钱!公司三月份宣布资金链说断裂,老板何怀卿贴出公告,承诺说一分不少还给大家。这样一直拖到 5 月,又与客户签了还款协议书,从 6 月 1 日开始按百分比每月还款,一年还完本金。但到 5 月底又突然改口说不还了。这是担保公司老板们贯用的计谋,这真是一个拖延时间的好计谋。孰不知这段时间老板已把资金转移。可怜善良的人们还在幻想、等待。现在公司老板何怀卿己跑路。但有时也与政府部门偶尔联系一下,时隐时现。现在竟放出无赖话:没钱还!事情由一人承担,大不了坐几年牢一一听说像他们这种喝人血的人在牢里比在外面还舒服。是的,出来了照样享用别人的金钱,多好的美事。一一是买通了政府,还是买通了公安,这么口出狂言,是这么无耻轻松,这个只有上天知道。郑州市政府不作为,为维稳,把全市倒闭半数以上的担保公司捂住,没见过网上发过信息,没见过省各大报纸登过新闻。领导不知整天在忙些什么,对这样关系民众生死存亡的大问题,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求各位知乎网友为我支招,告诉我该怎么做才能讨回我的 45 万全部家产?

回复:

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

政府到处宣传提醒大家,要警惕高息陷阱、防范非法集资。报纸上有、电视上有、马路边、小区内,铺天盖地,还有各个银行网点门前的显示屏那是 24 小时滚动播出字幕提醒,到处都是啊题主!

郑州担保公司倒闭问题,从 2011 年到现在,保守估计也有 200 家了,扯条幅的、堵路的、跳楼的是一个两个?几十亿的圣沃、新通商把党中央都惊动了你们一点没听说?我想你们一定是知道的吧?

把钱拿去吃高息的时候,怎么不先去找政府问问让不让呢?那时候只怕政府知道,冒着枪林弹雨削尖脑袋往里钻,现在要怪政府?还有啊,收那么多利息是要缴纳个人所得税的,缴了没有?

他们宁肯相信那些皮包公司老板有“实力”,都不肯相信政府的善意提醒。明知那些公司并不具备资质,还要去飞蛾扑火,现在却怪政府不作为。

他们会说,你看,他们的营业执照是政府发的,工商局的红戳子在上面盖着,不找政府找谁?麻烦看清楚,政府允许他从事的,可是没有吸收公众存款,也没有信贷资质。投资咨询、投资管理?

是啊,他们信他,委托他咨询,管理,血本无归了,那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正常民事行为,关政府屁事啊!自行协商解决去。

我负责过几家担保公司的清盘,接触过的理财客户上千,像这种人见多了。这些人,对坑他们的人言听计从,感恩戴德;对帮他们的人,口蜜腹剑,以怨报德。曾经给某个公司的上百理财客户追回几千万,半年过后正是春节,连个短信都没收到。

如果同样有两个公司,一个给月息一分,一个给月息二分,他们这些人,完全不会考虑这俩公司做什么,毫不犹豫就会把钱拿去给那个二分的。这还是找那帮刚吃过亏又把钱要回来的人实验的。

一群用脚后跟思考,用脚投票,用屁股做人的人,即使摇尾乞怜,也无法获得同情。

政府是否真的完全不作为?

并非如此。

第一步,在 2011 年 8 月份,风暴出现苗头之前,金水区政府组织了一次针对全区 480 余家担保公司的审计调查。该次审计,共向社会聘请了 20 家会计师事务所参与。

辖区内所有涉及投资担保的公司,全部都派驻了审计人员。我当时所在的公司,由一个 CPA 和两个审计助理组成。历时 20 余天之后,对我们给出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对我们的说情、请托、贿赂一概谢绝。审计的同志跟我说:兄弟,你们注册资本 5000 万,银行存款只有 15 万,剩下的注册资本金就是账上那 4900 多万的现金?告诉我,现金在哪,我们要实地盘点!哈哈!

我所了解的,其他公司面临的情况也基本相似,大家都准备把公关重心转移到金水区相关部门,因为审计人员太难搞了。

这次审计的全部报告,最终上报的时间为九月底。但是估计金水区还没有来得及打开报告,十一长假过后,数十家担保公司资金链即宣告断裂,应声倒下的公司在当月达到近百家。

第二步,在出现了大面积倒闭事件之后,郑州市各区政府马上抽调了工作人员组成工作组进驻各公司。组成人员包含:区直单位副科 1 人,科员 1 人,街道办 1 人,居委会 1 人,派出所民警 1 人。12 月份以后为增强力量,从郑州市公安局经侦部门向每个工作组派驻 1 人,任工作组组长。从一开始,郑州市政府和各区政府就成立了担保规范指挥部,主管副市长、副区长担任相应负责人。

第三步,问题处理阶段

1. 对于情节严重、集资额较大无法追回、造成恶劣影响的,调查取证,立案调查。该抓的抓,该判的判,目前处理过的应该有近百家了吧?

2. 通过指挥部干预、协调追偿债权和纠纷,跨地区协调处理,个别案件通过省政府协调,追回、解决大量涉及担保公司的死账、呆账。

3. 正面宣传、舆论引导包括明查暗访一直都在进行,河南省政府组织的全省大排查仍在继续。

以上这些政府组织的各项措施和方法,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而这些开支,全部需要从财政收入中列支,无一例外,全是纳税人的钱。拿着大多数人的钱,为极少数人擦屁股,这极少数人还视而不见。

有令而不行,有禁而不止,甘愿以身价性命助纣为虐,为担保公司疯狂肆虐添砖加瓦,何来脸面到处鸣冤叫屈?

民间高利贷,现在就是中国经济的毒瘤。

我在不同场合披着不同的马甲说过,中国经济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转型升级,不是内需外贸,是金融业的问题,金融业最大的问题是民间高利贷的问题。

中小微企业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资金。一方面是民间借贷利息年年攀升,一方面是银行业趁火打劫变相提高贷款利息。

通过民间机构借款的成本,全国平均大约在年化 48%。

通过银行贷款(含信托、融资租赁),中小微企业的成本,个人预估是年化 15-18%。

个人所接触和了解的情况,银行面向中小企业的中长期贷款(2-5 年)几乎为 0,绝大多数贷款都是一年以内的流动资金贷款。

以一个年销售额 5 亿的某企业为例,身负 2 亿借款,年借款成本约为 6000 万。销售净利润率 8%,年利润 4000 万。每年亏损 2000 万!如果企业的资金成本能够压缩一半,这个企业马上可以盈利!晓得吗,不是我们的企业粗大笨重效率低下,而是金融业的压榨盘剥敲骨吸髓!

这不是个例,这样的企业到处都是。今年以来,我所知道的很多中小企业停产歇业难以维系,都不是因为市场,不是因为产品,不是因为技术,都是因为资金,因为高利贷已经逼得他们借不到钱、付不起息。

那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所谓理财客户,哪里是在理财,根本就是抢劫!

被担保公司宠坏了的理财客户们,不怕高息,只怕利息不够高,手持资金待价而沽,高傲的穿梭在各个担保公司之间的时候,他们不会去想企业怎么活,不会去想他们的钱毁了多少个企业主,更不会去想那些辛苦劳作在车间的工人们失业之后的痛苦。

贪婪,无休止的贪婪,让他们甚至敢于抱团逼着担保公司加息!

他们不知道自己永远都缺了一堂课:投资者风险教育。没有上过这堂课的人,竟然自称投资人、理财客户?

PS:今天专门上网看了下郑州东瑞,发现这家伙最能拿的出手的证件,是 2010 年省工信厅发的担保公司备案证,那玩意儿,2011 年就已经宣告作废了。办公地点,在一个号称写字楼的居民楼里。

就这么多吧。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078712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骂醒普通人玩高利贷: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