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们讲讲我妈和学生A的初中三年

刚才看基友转发毕节的新闻,说毕节官方打算处理4个自杀孩子的班主任,网友都哗然了,其实当时我妈在手机上看到新闻,跟我聊微信的时候就说,“他们学校的老师估计要倒霉了”。

我妈是个初中老师,常年当班主任,常年被学校推到教委去当靶子。由于初中属于“九年义务教育”的部分,所以教委对初中班级的要求也一样是“一个都不能少”,可能大多数城里人也都无法想象小孩怎么能不去上学或者怎么能无法强迫TA去学校,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

我妈没退休之前的学校是公立全日制,市重点,所以除了招收学区范围里的学生以外,按照国家要求,还要和其他姊妹校共同划片区,把偏远乡、镇、村、大队里的适龄初中生都集中到市里来寄宿读书,因为很多村里根本没有中学,如果不这么干,好多人就借口说太远了不去读书,有钱也不去。

最开始这部分寄宿学生是和走读生分开班级的,为了方便管理和安排晚自习(走读生不上晚自习并且不在学校吃饭),结果很快被几个家长告到教委,说学校歧视农村学生,专门划分“农村班”,孩子觉得抬不起头来。学校冤得没办法,把寄宿班拆散,全体学生分散到了其他的班级里,结果班级人数又超编了,只好再重新抽学号编了两个班出来,那段时间我有四张班级、学号全都不一样的学生卡,每天班里都有人哭鼻子,因为好朋友被抽编到新班级去了,入团、公共区划、各班表格登记、疫苗补查全乱成一锅粥,每班寄宿生里还得选个班长出来,把自己班里的同学集中到某个教室去上自习,还特意找了几个轮班的夜间班主任负责管住宿生的起居。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有几个家长告到教委,但实际上,他们不提起“农村班”这三个字之前,我们学生中间从来没这么叫过,老师都说的是“寄宿班”,我们还觉得很羡慕,因为当时还都没住过集体宿舍,都觉得很好玩。

这一趟闹完,所有班主任扣奖金,年级组长(我妈)扣全额月工资,因为歧视农村班。

这事是大前提。

教委说了,从乡镇村队集中上来的学生可不能歧视,必须361度无死角关心学生的一举一动,结果有一天,一个年轻老师半夜打电话给我妈,说寝室同学举报,A晚饭以后去校门口拿东西,就再没回来。

我妈第一反应是,小男生,估计去网吧了,半夜带着年轻老师把市里几个比较大的网吧搜了一遍,天亮了也没找到人。那时候手机还不太普遍呢,A家地址是村里某大队,没有固话,打电话到大队部,让老乡去叫他家人来,结果说A就在家里呢。教务主任、班主任、我妈,还带了几个相关负责人,当天就找到他家去了。

这家7口人,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三个孩子,爸爸是个赌徒,除了赌钱啥都不干,妈妈是唯一劳力,爷爷半身不遂,奶奶是一个智力障碍的哑巴,三个孩子里面,A是老大,下面一个妹妹一个弟弟,都是小学生。全家两床被子一口锅,爷爷奶奶躺在一个炕上,弟弟妹妹就寄旁边睡,A和他妈他爸睡另外一块木板。去的时候,A爸爸出去赌钱了,弟弟妹妹上学,A妈妈带着A出去劳动,爷爷流着口水躺在炕上,奶奶在地下划拉土玩。

我妈她们一行人都惊呆了,因为A来学校报到的时候并没有任何资料说家庭贫困成这样,看A的穿着打扮也不像是全家只有两床被子的,村干部说,A有个亲戚给了他一笔去城里上中学的钱,A怕他爸爸偷,自己捂了一个月,好不容易去城里住宿了,结果他爸又输光了,借口给A送东西,把A抓回家种地,昨天连夜回来的。

我妈就去田里找A,看到A挨打了,A说他就知道他爸爸要拿他的钱,就把钱放在宿舍没带,结果他爸发现没钱,揍了他一顿,问他钱去哪儿了,A说我跟同学去网吧都花了,于是又打了一顿。后来A妈从田另一头过来,大肚子,说是还有几个月就生了。

已经这样了,还在生。

接下来三年,A家就成了学校的心病了。

1、A必须来上学,否则和教委要求冲突。

2、A爸爸如果要求A周末回家,A不能不回,至少不能每次都不回,否则和监护人要求冲突。

3、A回去了可能就回不来了,与1冲突。

4、A自己完全不想回家,与2冲突,但老师不能纵容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与监护人要求冲突。

就是怎么处理都不对。期间A爸爸还和资助A读初中的亲戚发生了冲突,亲戚一怒之下再也不管了,以后A在学校完全不花一分钱,都是老师自掏腰包给他买了随身听衣服鞋子等等。

结果到了初三,A突然有一天周末回家就再也不来了。

年级组顿时又炸锅了,好端端地读到初三怎么又走了!一群老师跑去A家里,结果这次真的去错了时间,A确实没回家,大家一去,让A爸爸知道A从学校跑了的事了。

A爸的第一反应是:他不上了,学费应该能退了吧?

WTF。班主任都气傻了,年轻女孩,都快哭了,说她给A买了好多日用品,贴了全部的住宿费,怎么到头来这样?

A爸的意思是,九年义务教育你们必须管,你们贴钱很正常。

当天村干部、校方、A家,加上围观邻居和警察,简直热闹封顶,争执的点就在于到底要不要A上学以及到底谁掏钱以及A爸能不能不拿乡政府给的补贴去赌钱了,大家完全忘记了应该去找找A在哪儿……………………

据说都回程路上了,好像是教务主任说,我们还要不要找一下A?

擦……

当然要找了,因为A是从学校回家的路上没回家的,按照规定,这个是学校责任,九年义务教育一个不能少是原则啊!

问题是去哪儿找。

那段时间每天晚上我妈都九十点钟的时候去网吧,挨个包厢看,然后午饭时间就去各个餐厅,晚饭时间去夜市摊位,周末逛农贸市场。班主任和教务主任也没闲着,公园、商场、废品回收站,什么都找了。A爸爸还去教委举报了他儿子从学校消失的事,教委刚把“歧视农村班”这回事给淡忘了,结果发现又是当年那一批学生里出事,继续责问教务主任,责问我妈,责问班主任,然后就是扣钱扣钱扣钱,班主任三年不能评优秀,有一次好像参加了教师技能比赛,这老师进决赛了,但因为有A这件事,不能继续参赛;我妈三年不能晋职称,教务主任撤职转后勤。

A就消失了。

我妈挺堵心的,不仅仅因为职称的事,最关键的是,绕了一大圈,你说这特么跟老师有啥关系,A家那个情况,大队部、乡政府通通没辙,亲戚得罪光了,扶贫办公室都懒得再去说服教育,最后吃瘪的居然是学校老师。而且是自掏腰包让A上学、保护他周末不回家(有时候就去住班主任家)挨打的老师。

中考前,A回来了。

回来的那个礼拜我妈在急诊躺着+在家休息(这事说来也是倒霉,因为外校学生在街上打我妈班里的孩子,我妈过去拉架,旁边有一堆玻璃,被推到玻璃上,手腕划得非常深,流血太多了),班主任都不敢告诉她A回来了还准备参加中考,于是我妈休息好了一到教室,看见A坐在最后。

问他之前去哪儿了,不说,问他早怎么不回来,不说,问他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他说要中考,要毕业证。

我妈说你知道我们找你多久吗?老师为你挨了多少骂?

A说知道的,再跟他说话,他就不理了。

没办法,那也得给他参加中考的机会啊!班主任是个特别好的老师,跟A说,你好好考,你考上本校高中,有机会的话我们送你去省会城市读书,离你家远点儿,这样你读完高中,如果能上大学,你的人生就变了。

所有老师都给A补课,期间A爸爸来过一次,目的是两个,A妹妹该上初中了,他希望学校继续免费收A妹妹寄宿,另一个是说,A如果考上了本校高中,让学校给免一切费用。

我妈说可以,只要A考上了,她可以出A的高中学费,现在A的班主任刚好下一轮带新初一,可以负担A妹妹的寄宿费,只有一个条件,希望A爸爸写个材料给教委,说明一下A当年不上学,并不是学校失职,具体原因是什么都可以不说,只要说明不是学校问题就行。

A爸爸说他不识字,不会写。班主任说我写一个,你签字行吗,A爸说不行,一码归一码,义务教育你们就是义务的,你们没把孩子教好,不怪我们家长。

班主任后来跟我妈说,X老师你知道吗,我想把钢笔插到他爸爸眼睛里去,他眼睛那样看着我,我快忍不下去了。

A最后参加了中考,考上了本校的高中部。因为高中终于不是义务教育了,学校完全按照成绩划分学费减免档次,好像A家没有成功闹到免费。然而新初一的学生里并没有A的妹妹,我妈还去教务上打听过,教务说她们发了通知书,村里好像也出了A妹妹的住宿费,但是孩子去哪儿了谁也不知道。

好像说没报名入校的就不算学校责任了,教务说坚决不会问了,怕了。

周末我跟我妈说起毕节这事。我妈说老师真的太倒霉了,毕节那个老师比她和那位班主任更倒霉一些,毕竟A只是不上学,而毕节的孩子都死了。

我说,要是A的事再来一次你还管吗?

我妈说得管啊,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我快笑疯了,我说你哪儿学的这句话,为人师表一点好吗?

我妈说这是学生教她的,她跟俩在教室里骂架的学生说,上学的目的不是折磨你们,你们可以不会做卷子但是不能不会做人。

学生说,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我妈说,她想想教过的那么多学生,好像这话有点道理,遂记住并用起来了。

来源:小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给你们讲讲我妈和学生A的初中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