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死前必吃”清单

文/蔡澜

人生做的事,没有比吃的次数更多。刷牙洗脸,一天最多两次,吃总要三餐。性爱和吃一比,更是少得可怜。

除非你对食物一点兴趣也没有,爱吃的人就算有五十年懂得欣赏。早上两个菜,中午五个,晚上十个。十七道乘三百六十五,再乘五十,是个天文数字。

鱼的种类无数,但是一生人非试不可的是河豚。当今有人研究出养殖没有毒的河豚,怕死可以由此入手。吃呀吃呀,你就会追求剧毒的。那种甜美,是不能以文字形容,非自己尝试不可,曾经有个出名的日本歌舞剧名演员吃河豚毒死,但死时是带着微笑的。

贝壳类之中,鲍鱼必食,它的肠最佳。

潮州人做的炭烧响螺是一绝。片成薄片,入嘴即化。

龙虾之中,有幸尝过香港本地的,那么你就不会去吃澳洲或波士顿龙虾了。

菜类之中,豆芽为首。

法国的白芦笋不吃死不瞑目。

CHICORY小白菜带苦,也是人生滋味之一。

各种腌制的萝卜之中,插在酒槽内泡的 Bettara Tsuke 甜入心,百食不厌。

肉只有羊了。没有一个懂得吃的人不欣赏羊肉。古人说得好,女子不骚,羊不膻,皆无味。南斯拉夫的农田中,用稻草煨烤了一整天的羊,天下绝品。

果以榴莲称王,马来西亚的猫山王是王中之王。

豆类制成品的豆腐菜,以四川麻婆为代表,每家人做的麻婆豆腐都不同。一生人之中,一定要去原产地四川吃过一次,才知什么叫豆腐。

藻类可食冲绳岛的水云,会长寿,冲绳岛人皆高龄,有此为证,用醋腌制得好的话,很美味。

谷类之中,白米最佳,一碗猪油捞饭,吃了感激流泪。什么?妳不敢吃猪油?那么死吧!没得救的。

芋头吃法,莫过于潮州人的反沙芋,松化甜美。芋泥更要磨得细,用一个削了皮的南瓜盛 ,再去炖熟。当今还剩下几位老师傅会做,不吃的话就快绝种了。

香代表香料,印度咖喱最好吃。咖喱鱼头固佳,咖喱螃蟹更好。在印度果亚做的咖喱蟹,是将蟹肉拆出来和咖喱煮成一团的,其香无比。

卵有千变万化的吃法,削法国黑松菌做奄姆烈,死前必尝。至于完美的蛋,是将一个碟子抹上油,烧热,打一只蛋进去,烧至到熟为止,每一个人对什么叫熟的程度,要求皆不同,不是餐厅可以吃到,必须要自己做。

鱼子酱则要抓到巨大的鲟鱼,剖腹后取出,下盐。太多盐死咸,太少盐会腐坏。天下只有五六个伊朗人会腌制。吃鱼子酱,非吃伊朗的不可,俄国的不可相信。但也只有在伏尔加河畔,才能吃到生的,盐自己加,一大口一大口的吃,人生享受,止于此。

乌鱼子则要选希腊岛上的,用蜡封住,最为美味,把日本、台湾、土耳其的,都比了下去。

意大利的白菌,削几片在意粉上面,是完美的。

实的贵族是松子。当今到处可以买到,并不稀奇,好过吃花生一百倍。

撒哈拉沙漠中的蜜枣,也是一流的。

面则以私人口味为重,认为福建炒面为好。在福建已吃不到,只有吉隆坡茨厂街中的金莲记炒得最佳。为此,去吉隆坡一趟,值回票价。

腌则以火腿为代表。金华火腿中的肥瘦部分,一小块可以片成四百片,香港的华丰烧腊店中可以买到。

意大利的庞马火腿生吃,最好是给意大利乡下佬请客,一张餐桌坐在果树下,火腿端来,伸手去摘头上的水果一齐吃,才是味道。

至于西班牙的黑豚火腿,不能片来吃,一定是切成丁,在巴塞隆纳吃,就是这种切法。

酪是芝士,在意大利北部的原野上,草被海水浸过,带咸,羊吃了,乳汁亦咸。做出来的芝士,天下无双。

泡是泡菜,以韩国人的金渍做得最好,天下最最美味的金渍,则只能在北韩才找得到。他们用鱼肠、松子夹在白菜中,加大量蒜头和辣椒粉,揉过后放在一边。这时把一个巨大水晶梨挖心,将金渍塞入,雪中泡个数星期,即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蔡澜:“死前必吃”清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