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员工和董事会都爱他,投资者却要逼他下台?

华尔街与Twitter的蜜月期整整持续了两个月零两天。2013年11月7日,Twitter成功上市。自Facebook令人大跌眼镜的上市经历之后,这是一次最平稳的科技公司IPO。作为路演、股权分配、定价和上市事务的负责人,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迪克·科斯特洛的表现堪称完美,被誉为一流的执行者。上市交易第一天,Twitter股价暴涨73%。

他在Twitter长达5年的成功任期,在IPO时达到了顶峰,可以说,是他将Twitter变成了一家值得投资的上市公司。在科斯特洛之前,外界的普遍观点是,Twitter的成功来得有些莫名其妙。当时的Twitter花钱如流水,经常出现宕机,公司毫无秩序,没有方向,内部充满了创始人的权力斗争,管理漏洞百出,就像一艘随时会漏水的独木舟。

科斯特洛曾是一名喜剧演员,后来开始创业,小有成就。2009年,他成为Twitter首席运营官(次年担任首席执行官),开始对公司进行整顿。为了阻止信息泄露,他换掉了整个董事会。他亲自聘用的亚当·贝恩一手打造了Twitter的广告业务部门。在Twitter提交S-1表格申请上市时,其年度收益同比增长198%。2013年,他还被《时代》杂志评为“科技界最具影响力的10位CEO”之一。科斯特洛很受员工拥戴,上周四,Twitter员工纷纷用主题标签#thankyoudickc来表达对科斯特洛的支持,悲怆之下就好像他并不是辞职,而是已经离开人世。

但在一家市值32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科斯特洛很快便从功臣变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2014年1月9日,早在公司公布第一季度收益报告之前,有3位分析师就调低了对其股票的评级,Twitter股价由此遭遇了第一次打击。随后,Twitter一直处于守势,股价增长乏力。

这对Twitter来说是一种明显的转变。上市之前,作为一家资金充足的私有公司,Twitter利润不足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关键员工的离职也可以被视为“成长的痛苦”。上市后,Twitter命运发生明显的转折。对于那些希望以IPO作为完美谢幕的“独角兽”公司来说,Twitter的遭遇也是一个警示。正如风险投资家艾伦·帕提考夫所言,独角兽公司的估值将不得不是其某个时点收入的若干倍。这也解释了为何今年上市公司少之又少,不论科技公司还是其他公司;而像Uber这类估值最高的企业干脆就没有上市计划。

科斯特洛在Twitter任职期间得到的教训非常明显:不要轻易上市,除非公司已经具备足够的盈利能力,且实现了疯狂增长。比如,后面这种情况适用于Facebook,他们已经取得了成功,其股价每年上涨31%,失败的IPO早已成为遥远的回忆。但是,Etsy等其他一些上市公司经过一番磨难后,却得到了反面教训。去年12月份,Twitter联合创始人埃文·威廉姆斯曾批评华尔街的短视主义。他对《财富》杂志表示:“华尔街根本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在为这个世界创造价值。”

华尔街对Twitter存有诸多不满:公司不盈利;诸如每月活跃用户数量这类关键指标均无增长;Twitter没有达到Snapchat或Instagram那样的主流化程度。产品容易造成混淆。广告也没有足够吸引力。就连一位声称为Twitter“费尽心血”的早期投资者,也发表了一篇颇具学术价值的文章,措辞强硬地要求公司做出改进。投资者开始感觉到,Twitter注定是一家永远无法发挥潜力的公司。

相比私有公司,如今的Twitter会受到更严格的审视。而在公众看来,科斯特洛为平息投资者的不满而做出的尝试还远远不够。比如,Twitter一直没能对其主要产品做出有意义的改进。正如我的同事马修所指出的那样:

“Twitter有不少于5位产品总监,但没有一个人能够提出一个明晰一致的愿景,也无法得到董事会和CEO的支持,因为高层更关心如何保护股价和风险投资者的利益。”

科斯特洛为保护股价所做的努力也不成功。Twitter上市之后的收益每年翻一番,这可以说是了不起的成绩。但这些收入并没有带来投资者要求的利润。

更糟糕的是,Twitter已经失去了吸引新用户的魔力——在艰苦的创业初期,Twitter之所以能够一路前进,靠的便是对用户的吸引力。科斯特洛甚至试图改变对用户增长的表述方式和考量,他强调在互联网上中看到推文的人数(5亿人),而不是实际使用Twitter的用户数(不足3亿人)。该公司甚至还计划从这些“未登录”用户身上产生收益。

但对于这种策略,投资者并不买账。外界并不确定它是否得到了CEO的支持。科斯特洛在上周的媒体电话会议上表示,在辞职之前,他曾在去年11月份和今年2月份两次提出过辞职。他的第三次请辞终于获得了董事会批准。

在整顿公司和带领公司上市方面,或许没有人能比他做得更好。但在取悦投资者方面,或许没有人会比他结果更糟。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投资者早已不再信任科斯特洛。而一旦失去信任,他做任何事情都不再重要。在一家备受关注且估值如此之高的上市公司,CEO几乎不可能有第二次机会来重新赢得投资者的信任。投资者是善变的,所以,一旦你成为投资者攻击的目标,便不可能有翻身的机会。一个明证是,科斯特洛宣布辞职的消息传出后,Twitter股票在盘后交易中上涨了4%。

(译者:刘进龙 汪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为什么员工和董事会都爱他,投资者却要逼他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