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玉林人,我终于去了传说中的荔枝狗肉节

夏至的玉林荔枝狗肉节,对于本是玉林人的我来讲其实也只是个传说。我虽然从小在玉林长大,生活了二十年,期间也不过吃过三四次狗肉(有一次还是在桂林)。之后我在北京待了十年,捡了一条走丢的狗之后就再也没吃过了。在我的印象里,这个所谓的狗肉节小时候从来就没有存在过,或者准确地来说根本不是一个什么节日 —— 要不是爱狗人士过去闹,我真是不知道自己家什么时候凭空出现了这么个奇怪的日子,令人很是费解。

自从二月份回到玉林后,我一直在想一定要体验一下这个传说中狗肉节的盛况,尤其是看了三遍 VICE去年拍的 玉林狗肉节 那个视频之后(那个视频是我老乡的朋友圈里转得最多的,褒贬不一),就更是对自己的家乡莫名其妙的充满向往。6月22日,2015年的夏至,这天终于到来了。

巧的是,我家附近就有一家狗肉馆子,平常的上座率大概在70%左右。狗肉节的当天上午10:30,我路过他家的时候看到了这样的情景。

我好像更深切的体会到了 “此地无银三百两” 的意思:这儿没狗肉,快来吃!

我上了一辆出租车:“去垌口市场。”

“那边可能会有点塞车啊。” 师傅有点犯难。

“平常并不堵啊?今天怎么了?”

“狗肉节啊!大家都去那儿买狗肉去了,现在能买到狗肉的也没几个菜市了。”

“今年好像比去年平静很多啊,我听说去年连酒店都订满了,全是外地人。”

“对啊,估计都过了那劲了,但我还是拉了两个慕名而来准备去吃狗肉的老外……” 师傅聊起来了:“你说本来玉林就没有什么狗肉节,这天其实就是夏至,玉林人在夏至这天就是要吃荔枝吃狗肉 —— 你说取消狗肉节,那你说能取消掉夏至吗?这他妈日历上都有!”

我问师傅今天会吃狗肉吗?

“吃啊,拉完你这单我就吃去了,今天不拉活了,太堵。”

说着就到了菜市场门口,其实这样的交通状况对于北漂过来人来说根本不叫堵。玉林不大,这种微堵的20分钟也到了,一天能办好多事,一会我还能回去睡个午觉。

不过今天的这个菜市场确实不太一样:门口停着一辆警车,几个警察在维持秩序,一大波电动车和行人往里边涌。我也扎进人堆里,奔着我熟知的那个狗肉摊档走过去,一路上没看到什么人在闹啊叫啊的,特别平静。除了人多点之外,我甚至没看见任何一眼就能认清的爱狗人士或者跑过来猎奇的外国人,只是偶尔能看到一些人举起手机或单反不声不响的拍照,一看就是游客脸。

到了我熟知的那几家狗肉档的位置,居然发现这里已变成卖羊肉的了。但我仍然保持着我与生俱来的蛋定和不太灵敏的嗅觉,寻着满菜市的焖狗肉的香味,继续寻找。

人越多的地方越有故事,我就知道我找对了。估计是为了避免太招摇,本来一进去就能看见的那几家狗肉档,已经被集中到了菜市场非常里面相对隐蔽的地方,但仍然有很多人在此驻足,或大声问价争相购买,或拿出手机拍照留念。手起刀落的干脆声中,我只能听见商贩在自顾自地给狗分解成小块,同时嘟囔着:“只看不买,菜市有什么好玩的……”

与此同时,陆续还有一些电动摩托把已经去毛烧皮的狗尸体拉进来,上面这哥们前面估计就盖着好几只处理好的肉狗呢。掀开后果不其然,五六只肉狗龇牙咧嘴的躺在那儿。许多商贩从去年得到的教训,为了避免跟不理智的爱狗人士产生正面冲突,连运输都低调了很多,他们想得特明白:我只是需要做生意养家糊口而已,谁没事跟你置气玩儿啊。

随着玉林狗肉节的出名,这两天的游客倒真是多了不少。我在门口碰上了一家现焖熟狗肉的,摆了个大锅不停地翻炒,满菜市场的狗肉香估计是从这儿飘出来的。许多游客好奇的围过来,借过勺子摆 pose ,拍照留念,但没见一个坐下来吃的。

我随口问了一下价格,今年不比去年好卖,价格涨了不少,生的20多一斤,熟的35,跟牛肉一样贵了。

我突然想起 VICE 纪录片里的那位大姐在采访时说的话:“你说吃狗残忍,吃牛肉更残忍啊?它们帮你耕田的。” 对于我来说,对一头耕田的牛没有任何感觉,因为它实在是远离我的生活;但对于这位大姐来说,那头牛显然要比一只狗离她更近一些。所以按照这个逻辑,牛如果是她的好朋友,那我们也吃了她的好朋友了。

这两家有固定铺面的好像稍微幸运一点,不用挪窝,但仍然被政府要求遮挡招牌。

说到狗肉节,其实别忘了还有另一个主角 —— 荔枝。上面这位大姐似乎有点疲惫,昨晚准备荔枝肯定累坏了。

玉林的荔枝巨好吃,不吃狗肉的朋友可以来尝尝人类的另一个不会说话的好朋友。

***

—— 所以看到这里你就明白,今年的狗肉节好像没有什么戏剧冲突啊?

但垌口市场实在是个神奇的地方。它多年来一直位于玉林菜市场金字塔的顶端,这里卧虎藏龙,好吃的东西太多了。我决定先打包一份白切猪脚,回去吃个午饭睡个午觉,抖擞精神,下午再去本地最著名的玉林第一家脆皮狗馆周围转转,应该能碰上点有意思的东西。我是这样安慰自己的,但是一场前所未见的特别暴烈的大暴雨把我摁在家里,一直等到了快六点才能出门。

然后我就遇上了十分亲切的全城大堵车,啊北京,我感受到了晚高峰的三环一般的节日气氛。一番焦急的等待和折腾后,我腿着到了我的目的地,正好七点。然后我看到了这个:

“狗肉己买完”。

我他妈盼了好几个月步行两公里过来你给我看这个?我突然感觉那两个巨显眼的错别字好像在嘲笑着我可怜的猎奇之心。

虽然店家的狗肉卖完了,但仍有很多人在门外等候。据说今天警察不让餐馆把桌椅摆到外面来摆摊,周围好几家卖狗肉的馆子也只能在屋里吃,吃完了再换下一拨儿人。在北京,排队在门外等待叫号是常事,可玉林人哪享受过这种待遇?但也是没办法,今儿就是排队等位也必须把这顿给吃了,这对于他们来说似乎就像一场仪式一样重要。

看得出来,玉林的警察们今天也是分外紧张,毕竟谁也不希望再像去年一样出现伤人事件,食品药品监督局的车也是神秘地出现然后就开走了。卖狗肉的店家对镜头也特别敏感,一个拿单反的哥们咔咔一顿拍,马上被老板半礼貌性地请走了,老板娘则坐在柜台里边骂骂咧咧。

有意思的是,这天有很多本来不卖狗肉的馆子,居然也手写了 “狗肉” 俩字的红纸贴了出来,连汽修店门口也有人摆个小矮桌就热闹地吃起了狗肉。我看着他们把剥好的荔枝肉放进自酿的米酒里,明白玉林人这么过夏至其实已经是好几辈子的习惯了,在前两年一大波爱狗人士来闹之前,本地人估计永远也想不到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一群人如此爱狗,更对这些新闻闻所未闻:据说失去儿女的老人可以从这个物种身上得到极大的安慰、性格孤僻自闭的人可以不交任何人类朋友而找到情感依靠,甚至对婚姻感情失望的女人希望跟自家的爱犬结婚……

反过来,爱狗人大抵也不能理解世界上还有这么一群人,认为狗跟牛羊猪一样,只是人类的一个工具,不但从来没有尝试过跟这个物种神交,甚至也不理解怎么还有人能跟这个物种神交 —— 他们没有建立这么宏伟的世界观,对于他们来说,好好地吃一顿狗肉才是眼下最大的享受,活在当下才是他们最大的安全感。

回家的路上,我路过那家熟悉的狗肉馆子,店里热火朝天地推杯换盏,招牌上的那块用来遮挡的白布还在,但那个血红的 “狗” 字从后面刺眼的透了出来,好像在告诉我什么。

来源:网易

链接:http://j.news.163.com/docs/10/2015062515/ASVCN7QS9001N7QT.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作为一个玉林人,我终于去了传说中的荔枝狗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