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职业叫盗墓者之横尸财

请先观看:有一种职业叫盗墓者

这几天可以说都没睡过一顿安稳觉,深哥疲惫不堪的合上了眼睛,脑海里出现了很多同行们说过的口头禅,想致富挖古墓,想赚钱挖死人钱,吃的苦中苦方能开路虎。。。深哥冷笑着叹了口气说道,这行真不好混,这日子过一天没一天的,这件事完了有命离开这就转行了。

隔天天一亮,深哥就被那股劣质的香烟味儿给熏醒,楼里的痞子们正有条不絮的排着队刷牙洗脸,个别的靠在墙边抽烟打骂着,看着周边简陋的环境,此时此刻真有点在传销窝里的感觉,无奈不是,矮子端来了一碗方便面,解开了深哥手上绑紧的绳子,递来一瓶矿泉水,催促着深哥吃完后他们载他去山坡里找他们老大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深哥还有一个想不通的问题是这帮里头出人命了为什么不通过警察去处理?非要他们内部去处理?难不成这老大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大巴的问题?真的只有找到人了谜底才揭开了。

吃过早饭,矮子带上几个痞子领着深哥挤进了一部小面包车开往土坡林的方向,白天的日景这回看的清楚了,周边清一色除了土坡林子还是土坡林子,说白了除了坟山还是坟山,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区域埋的明点暗点可真不少,这种宝地如果有同行物色到了真的会像上班一样白天排针晚上下坑的在那山上就像露营似得驻上几个月清山下地的,到了年底就把手头上的铜钱,瓷器,铜镜,银器等等一次性给老板们转手销赃过个肥年,回去和家乡朋友喝酒一说自己这一年都在外省搞建筑工程,真的是羡慕的朋友们恨不得也跟过去,同行来说这真的是见怪不怪的。

车白天开的很顺畅,不一会儿就到了矮子指定说的那个山头,说是山头其实一眼望过去也就是一个不算平摊的树林子,后面清一色都是些小型的断崖一座接一座,这可不好办,和预想的不一样,但深哥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毕竟水落还没石出,于是让矮子开着面包车进林子里头转几圈。

嚄嚄嚄,随着几声面包车的底盘被石头撕裂刮底盘的声音发出后,面包车平缓的从路边开下在下面的坡林里,车里头一行人真的比坐海盗船还颠簸,都在骂矮子他全家,矮子无辜的双手举起来说要找到老大也没办法啊,于是按照深哥说的开着面包车在这片区域里绕着行驶。

车绕了坡林一大圈后深哥通过长时间的实地观察坡林下方并没有发现地面有明显的胖子长时间逗留的混乱的鞋脚印,也没有挖掘过的痕迹以及胖子的鞋印的小碎石子,也没有特殊的洛阳铲带上来的土条洞,甚至也没有人为留下的生活垃圾,种种迹象表明,这坡林下方应该时间仓促胖子不可能把老大藏在这周边。

进山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深哥也是和那群痞子在那下坡找了很久都没有他想要的任何一点下坡有人的证据,太阳已经下山,深哥招呼着说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再来,矮子这时无奈苦笑的说“光头说我们找不到老大就别回来了,看来今晚我们就在这露营了”

深哥这时纳闷的很,荒郊野岭的睡这?几个大男人挤面包车里还要闻这操蛋的劣质烟草柠檬香水槟榔味儿~瞬时间有点接受不了,开始怀念昨晚的折叠床了。

入夜,矮子的小弟们从车子里搬了张折叠桌子下来,从随身携带的大包食品里扔了几包辣条和榨菜馒头给深哥,深哥冷笑的说“混黑的看来我们那的比你们强多了,反正是没见过你们混的这么潦倒的”

潦你妈逼啊,没看到爷们个个脖子上带的是啥吗?大金链子多粗?以前没摊上这事儿爷们几个每晚都灯红酒绿的,干完一票我们这几个全部都不是小弟了,矮子说完就把深哥手上的馒头愤怒的打掉后揣的远远的,看来这帮里头的事远远不止这么简单,深哥转过身就靠在面包车的后排躺下去睡了,迷迷糊糊中矮子又拿绳子捆绑好他的双手,这动作实在是让人恶心。

隔天一大早, 矮子就迫不及待的解开了深哥手上的绳子,催促着深哥上坡林,其实这过程真的很坑爹,整个坡林虽然植被不算多,但是蚊虫确定很猖狂,深哥领着小弟们逛完了这整个坡林费了好半天,终于在下午4点多时得出的结论是整个坡林的植被没有破坏,也没有长时间的脚印逗留,也没有任何坑洞,难怪痞子们进林子找大半天都找不到胖子,那看来事实的真相就在林子后方的几座断崖了。

深哥带着矮子和小弟们穿过了坡林后印入眼帘的景点真的可以说是雄伟壮阔,直看过去坡林下方延伸到山崖那就像一个天然的滑板大缓坡U型槽尾端接的就是断崖,深哥和矮子们下了这坡到了涯下,看着这面积有3个足球那么大的U型断崖,地面没有任何的洞穴但是下面的土上开始出现了胖子的脚印,看来胖子当初是跑到这了没错,但短时间内在这爆破还要回填这不科学,时间赶不上,那胖子是用什么方法回填的?还有具体位置到底在哪?位置定好了如果排针那恐怕也要好几天才能找到人。

这时深哥抬头仔细的看了断崖上面的断层几分钟后赫然发现,这3个足球场般大的断崖侧面的断层的土质基本都一样,从上往下都是基本的熟土到石籽然后是死土还有石籽最后土的颜色就一直是深褐色的一直往下,但是其中一个断崖的下方应该有半个篮球场般大的坡上散落很多断崖层的土有石籽有深色的土,和其他断崖层下面的土不仔细看真的是截然不同,顿时深哥明白了胖子这一连串的动作。

花了20分钟不到,深哥带矮子和小弟们到了那散落石土籽的断崖层下面深哥开始拿出探针在那散落的区域排针,针下的有点困难,毕竟下面没有墓穴,没有回填过的土,但这时深哥只想印证一件事,什么事?只见深哥接上了4米的针往下面土里双手连上串联把手双脚八字站开挺起腰身使劲往下一戳,针进土了,越往下越深,深哥的针感很强,扎到什么凭手感都能感觉的到,哐声是幕砖,啃声是石头,斯嘘是骨头木头,吟兹声是瓷器,手感和声音很重要这也是深哥的排针口诀里一小部分,当然这地里没扎到以上的,回到主题。

当针扎进地快下到快4米时,针扎碎了些东西,不像是陶瓷,也不是砖头,但这时深哥胸有成竹的拔出针头一看,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快4米时就是红色的小碎石层,也就是说胖子就是在这一区域把人埋里头了,竟然点找到了,疑团也就解开了,深哥的脑海里浮出那一幕画面,胖子来到涯下用洛阳铲打了4米深的洞放入膨胀药和插入蕾管引曝,接着地面膨胀开一竖穴的洞然后胖子下底层把人放里头,接着在土壁插入雷管引爆,土壁四周的土瞬间坍塌形成一凹形的坑,但这容易给人察觉,于是爬上不高的断层插入雷管引爆后上层的石土滑落后形成自然的土坡填埋了这凹形的坑,这招真高明。

全部都想通了,但疑点却越来越多,因为现场就胖子一个人的脚印,并没有老大的脚印,也就是说老大是胖子背着的,那会儿已经给胖子杀了?那还费事扛个尸体那么远干嘛?直接自己跑了一了百了不就行了?还费事把人给这么高科技的埋了?难不成这老大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有。。

就这时矮子不可耐烦的喊道,第二天了都TM天黑了,你找着我们老大没有?
你老大就在这土下方,具体在哪个位置还要排针才能确定,天已经黑了,但被断层土覆盖的区域也就半个篮球场大小,应该今晚搞定就可以收工离开这鬼地方了,深哥心想。
那赶紧的找,我们兄弟几个还要回镇上喝酒哪,矮子喊道!

深哥歇了半小时后,就扛上探针就往这区域内每隔一米扎一针这样往地表下开始排针,这一区域都是死土,如果1-2米下针困难的就肯定下方没回填过,所以要放弃,然后深哥扎到涯边时发现有个小区域大概有1米深但只有半米宽的地方针很容易下,这很是让深哥纳闷,莫非人就埋这?这不可能,人也没那么小,但这么浅咋有回填土?但凭着深哥对针头的敏感性和以前找窖藏的职业性告诉深哥这针扎下去后是一个皮袋子,刺穿皮袋子后扎到了有纸张的东西,接着再往下扎就是死土难扎进了.

于是深哥拔了针再往旁边10里面的地方下针,同样深度也是1米深也是有刺穿皮袋子的感觉再下去就扎到硬块的声音很是软和闷沉,应该说是久违的声音很久没扎到的声音,这手感这手感这声音以前有过,但不是墓砖不是石头,不是碎骨头,不像袁大头,不像银元,对。闷沉松软是金条,下面有金条?深哥不敢相信的用探针狠狠一扎下去后把针头从1米深的地里拔出来一看针头,针头尾端粘着一丝金灿灿的光泽,深哥很是欢喜心想这回是牛逼了,回去可以吃个十年不下地了,但回头一想现在主事儿没办完,还得要把人找到。

你傻愣那干啥,你找到没?矮子唠叨的说着.
深哥也不顾矮子在旁边的催促,拿起探针在周边继续有条有序的扎着地表,很快那半个篮球大的地不到10分钟就差不多扎完了,似乎是没有深哥想象中的那种深度,正叹气自己的思路出错时,在靠尽头的那地方深哥的探针一下子戳不进去,随着硬道些的力度往下使后,瞬时间探针像扎空似得拼命往下吸,这就是典型的回填后最底层部分没有土回填进去的效果,探针时好扎时难扎,因为都是碎土块居多。

深哥知道找对地方了,出于职业性的习惯用针头探最底层,深哥不小心的往下头用力想看下底层是否有红碎石头蘸在针头上,但扎到软乎乎的物品,瞬时间就针又陷下去后到很硬的咔擦的感觉,坏了。扎到人了,深哥快速的拔起探针后才后悔,针头上面都是血,准确说是像老鼠死掉腐烂的气味,地下肯定就是那个老大,但人死腐烂的气味比老鼠难闻多了,由于地面和地底通气后地底那股气就陆续上到地面来。

矮子和痞子们都赶过来看热闹问道“咋那么臭?你找到了?”
你闻闻?深哥一脸坏笑的把针头伸过去给矮子闻闻,矮子也不经大脑的去闻了那针头,接下来那一画面真的很夸张,矮子在短短10秒内就反胃的把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像喝醉酒般似得般吐了出来,接着深哥正想和矮子说这事就到这了,他要。。,矮子打断了深哥的话后说他先打个电话给光头。

大哥,那小子找到咱们老大在哪了,就在后坡的断崖那,你从断崖旁的山路开进来就看到咱们了,你说啥?噢噢,好,赶紧过来,于是矮子挂掉了电话后对深哥说“我大哥说你送佛送到西,一会他过来后你负责把咱们老大挖出来,然后到时你该去哪就送你去哪咱们两清”

深哥这时是强烈的不满和郁闷的,对矮子愤怒的说“他们这行规则是现代尸体不碰不挖的,咋今天你就让我这行破戒了,我以后还咋出去混,事情传开了声誉和运道就坏了”。

矮子冷笑说道“都到这节骨眼上了,你不挖也得挖,挖好咱们两清就是了”
深哥这是骑虎难下,没办法只能在那干等着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很漫长,深哥也是怀着七上八下不安的心在等待着这件事情的到来和结束,可能尸体挖出的那一刻就水落石出了把,过了许久,崖边小道上几只野鸡小鸟突然吵闹的吼叫声撕破了这看似平静的坡林地,远远望去好几架面包车开着远光灯陆续的往这边开过来,就像当初冲下草地直达到深哥面前般一样的出现在深哥面前,光头还没等车停下就迫不及待的开了车门下来就拽住深哥的衣服问人埋哪了?

深哥还没来的及回答,就看到另一辆面包车的车门开了,胖子依然是一丝不挂的被几个小弟像抗猪肉似的抬了出来,看来是被电晕了搞过来的,这胖子有至于这么危险吗?

光头这时对深哥说“兄弟,这是我们帮里面的家事,你把地下的老大给我们挖出来,然后把这胖子搞进去,活埋了,你就可以走了”

深哥这时爆粗了,你TM这王八条例是一条加一条,一套接一套,人我帮你找着了,就在下面,你们自个儿挖,那胖子怎么处理是你们内部的事,如我何关?说完转身想走。

光头哪肯放过深哥,老练的招呼了几个小弟和矮子围住深哥,没办法深哥也只好像他平常挖坑一样从工具包里拿出帆布铺上四周系好绳子可以方便回填土,光头这时看到深哥这举动也是不解,问深哥这是演哪出戏?深哥像他说明这回填土很快不费时间后光头笑的好是无奈,可能是觉得第一次见这把戏吧。

接着深哥拿起铲子开始刨坑,挖的过程就省略了,因为不像古墓那样讲究,4米深的洞深哥和几个小弟轮流换着挖,由于都是断层散落的土块,更多的都是在里头把小土块搬上去,挖了有2个小时左右随着尸体发臭的味道越来越明显后小弟们都捂着鼻子爬上地面上不肯再挖了,只留深哥在里头挖着。

深哥心里头不断的咒骂着自己出道这么久,第一次帮人家挖这种晦气的尸体,地底传出来比死老鼠味还要更难闻的味道是越挖越浓,慢慢的土层也变的湿起来,其实这是尸体开始有点腐烂后出水了,看来尸体再挖一铲子就到了,这时深哥强忍着恶臭斑斑的尸气味换了手铲子把黏在人体上层的湿润的土慢慢的刮走,整具尸体浮现在他面前。

这具尸体如果若干年后让人挖到了,那挖到的人肯定大发了一笔,从随身携带的表面的物品来判断,这一身首饰少说也有10万,纯白金的粗链子中间的吊坠是纯金的里头镶着个和田玉料子的大玉观音下面连接了颗狼牙,左手带了两个很厚重的金戒子上还镶着几颗钻石,右手带了一串金刚菩提子,往下还有着一些土豪首饰就不细说了,真的是有多大的排场就有多大的气场,看到这些现代货后深哥在坑里顿时也觉得这尸臭味也不算那么难闻了,那这尸体的致命伤在哪?全身除了有个别地方是被刀砍的之外,最致命的应该是在脖子那一刀,脖子哪还裹着块黑色布好是眼熟,好像是在哪见过?

这时深哥心里头有些乱,之前的思绪慢慢解开了,从断层土崖那胖子的脚印可以看的出,他一路都是背着这老大跑命来到这的,从身上所佩戴的昂贵物品看的出这胖子不是贪财而把老大给杀了,而从老大脖子上那条黑色的布料看的出这分明就是胖子那黑色T恤的下半截,还有老大那项链狼牙坠和胖子的狼牙坠是一个型号的,从胖子随身携带的洛阳铲头可以表明可能在转移财产前就已经准备好利用爆破来埋好老大的财产,最后老大在逃亡的途中死了,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就用爆破把老大以及相关的物品藏在了这里。

理清思路了吗?盗墓专家?冷不防的突然从身后冒出个声音可把坑内蹲在尸体前的深哥给吓的菊花一紧,矮子啥时候下来了?还没等深哥来的及回头,矮子已经拿了电击棒狠狠的往深哥背后电了一下,深哥瞬间脑袋空白了的倒在尸体上,头部顺势的压在尸身上,嘬一声尸身的孔里流出不少发着恶臭的黑色的血,看这血洞的大小就是探针扎到的尸身的那个位置,接下来那一幕只看到矮子不停的拿着小刀在割着什么?应该是往尸身上搜刮着什么,被电击后的大脑真的很不灵光。

有一幕没一幕的眼巴巴的看着矮子慢悠悠的爬上去,紧接着只感觉到上方有块很重的东西压了下来,应该又被人回填土了,这躺超倒霉,看来是没机会回到自己的家乡了,落叶也不能归根了,跟着就是熟悉的大批石块土回填砸下来压下来的感觉,和前几晚的经历是多么的相像,如果给他再重来一次,他以后绝对不接陌生人的生意。

随着氧气越来越稀薄,喉咙的炙热感也随之而来,他开始咳嗽,肩膀的撕裂疼痛也越来越强烈,体内的血液从肩膀慢慢的流出,等等,缺氧应该不会导致撕裂疼痛出血才对,这时的深哥思维清醒了不少,回过神来转头去看才发现,压在他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的的并不是一块大石块,而是全身赤裸被捆绑住手脚的胖子,就他那巨大的身型少说也有300斤,之前算低估他了,这时只见胖子他那双由于缺氧后憋红的红眼睛在洞坑里就像是野兽般恐怖,他对深哥咆哮着说,帮他松绑,解开他,这种3合1的画面是多么的耐人寻味,底层是尸体,中间是深哥,最上方是手脚被捆绑在身后的胖子。

正所谓是患难共命,刚放了血的深哥清醒了很多,胖子在上头使劲的把身子转到深哥的前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深哥也终于把胖子手上的绳子弄松了5厘米,紧跟着胖子发狂般挣扎的撑开绑在身后的双手的绳子,越是挣扎底层的深哥越是被压着难受,随之而来的尸体的脓血以及尸身的蛆虫不断的涌到深哥的脸上。

兄弟,你再撑下去我就和你老大陪葬了,我没几口气了,深哥满头都是尸身上的血和蛆虫,喘着气对胖子说道,胖子那力道没的说,硬生生的把绑在脚上的绳子给挣扎松了四肢都自由了,老练的把深哥硬是提起来让他趴到自个儿后背上,那会儿深哥还不知道啥意思,胖子喊了一声,蹲着,深哥就像收到命令般在土堆里硬是双脚蹲着,紧跟着只见胖子双脚一跪立后费力的往下面撑起来,随之而然的,他老大的身骨刷一下就碎了,伴随着不断的黑浓稠的血和蛆虫的刺鼻味道扑鼻而来,胖子站立了起来,深哥也踩着胖子的背使劲的往上方掏着土,不出一会儿深哥就从这4米高的洞坑里钻出来了。

但这回没那么幸运,远处只剩下一辆面包车刚发动了引擎后就停下了,随之而来的是矮子带了车子4个小弟下来看是什么情况,深哥钻出地面后看到不远处矮子和小弟们跑了过来,咬牙切齿的盯着这群乡痞子心里发誓着自己不会再有第三次活埋了,娴熟的从洞旁的工具包里拿出洛阳铲的配重杆就往前头那帮人冲上去,一重杠子就把迎面而来的第一个小弟给敲挂彩晕菜在旁边,紧接着就有几个小弟开始扑上来抱腰的,抢配重杆的,还有朝他头上挥拳头的,不一会儿深哥就被撂倒在一旁了。

深哥下地是能手,打架可不是什么狠角色,只见矮子和几个小弟围起深哥你一拳我一脚的踢着,不远处又回来一辆面包车,车里又下来了好几个痞子,深哥心想这回算彻底完了,没戏了。

只见这时回填的洞里头瞬时间爬起一巨大的身影,矮子和小弟们回过头来看到那让他们惊悚而熟悉的面孔,这满脸是血蛆的面孔,小弟们歇斯底里的喊着“是大巴,是大巴,快回车上去拿电棒”还没等小弟们转身,只见胖子捡起地上20斤重的长形工具包狠狠的朝他们砸过来连带深哥一起砸的是晕头转向的搞的半晕的躺在那,紧接着就看到胖子那光溜溜一丝不挂的身子甩着一条大鸡巴飞快的往深哥后方这边加速的飞奔之后一个横身飞扑,瞬时间就把从坡上下来的几个痞子们全部都扑倒,快速的爬起来每人给了一重肘击,那一瞬间也就5秒,那几个小弟就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

紧跟着后方陆续有好几个小弟包括身后的矮子清醒了后想围住胖子,值得一提的是,胖子打架的招式就是一个字“狠”再给他一个字就是“脏”,只见他快速的从地上抓了把土就往靠近他身边的痞子们撒过去,可以说撒土时的动作和奔跑是同时进行的,又是一个横身飞扑,那时深哥还真怀疑这胖子是不是经常看WWE的,瞬时间300斤重的身型硬生生的就把矮子和其中2个痞子给压的是手脚胳膊断的

深哥看到胖子这独特的打架方式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边的人说胖子能一个打5个,就这先下手为强的习惯和这牛逼的身型还有这群P的技能真的是逆天,这时胖子后面上来两个痞子扣住胖子的脖子,胖子一口就把前方扣脖子的痞子手臂给咬下一口肉,血肉模糊的画面好是残忍,然后转身对身后那早已吓坏的的痞子吐了一口血还是肉来着,一个头锤狠狠的怒砸到那痞子脸上后,那痞子的鼻子刹时间就歪了,鼻血横流倒地不起。

整个涯坡突然静了起来,深哥也恢复了体力,踉跄着不知该何去何从,胖子走回到坑边后下去拿铲子花了一些时间把他大哥的尸体给挖了出来后半响的跪在那不出声。

深哥拿起铁铲在洞旁不远处把1米深的那个大皮包给挖出来,里头应该就是胖子帮老大藏的东西,无非就是金条和钱,深哥他拎起沉重的大皮包就往胖子那边扔了过去。

胖子也没有离开的意思,这时深哥发现那尸体值钱的东西已经被矮子拿走了,而尸体右手的手掌也不见了,深哥这时才焕然大悟,为什么帮里内讧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原来就是钱作怪,这手掌应该就是他们帮派的指纹墙壁保险柜的唯一钥匙吧。

胖子也没多说,扛起不成形已经发臭的尸体拎起沉重的皮包就往坡上的面包车那走,深哥也收拾好工具跟了上去,胖子把皮包和尸体放在了面包车后座和换上了一套他算是合适的衣服,对深哥说道“找个好地方把我大哥给埋了吧”。

深哥这时露出了个比哭还难过的笑容,对胖子说“你是我到这受委托的第三个对象了,前两个都把我埋过了,这回我帮你找地,你自个埋你大哥吧”

说完深哥发动了面包车引擎,胖子坐上了副驾驶,后方是一具他们已经闻习惯的散发着腐臭和蛆虫的尸体和一袋沉重的金子钞票,面包车从镇的反方向开了下去,那忽明忽暗的灯光,整个车厢里很是压抑,深哥这时余光看到了胖子眼中的泪光,那种伤心就是失去亲人般的感觉,深哥不自主的打开了面包车里的音响,偏偏这时深夜电台播放的歌曲是伍佰的 last dance ,胖子瞬时间哭的是稀里哗啦。

车子越开越到林子的深处,转眼来到了一山头,深哥对胖子说,这里的风水还行,就埋上面的中间区域吧,这回你打死我我也不帮你挖了,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处理吧,说完把铁铲子往胖子身上一丢,帮他拉开了车门,月光寒碜的照着这土坡上,这画面好是凄凉,一个小时后胖子埋完了他的老大,往土坡边磕了3个响头还在坟头说了一些话就回到了面包车里。

这包东西咋处理?深哥问胖子。
物归原主!!胖子坚定的回答着。
深:给谁?还回给你帮里?
胖子:不,现在去还给我老大他妻儿。

说罢胖子拉开了那皮包,里头和深哥预想的一样,除了一大堆被探针戳破的钞票之外,剩下的都是金条,胖子把戳破的钞票拿出来,没破的钞票和金条装回到皮包里,把那一大叠被深哥戳破的钞票扔给深哥后就喊深哥开车。

往哪走?深哥问胖子。
去这镇里头的边上吧,我老大他一家都住那。
深哥开着面包车花了好长时间终于到了这乡镇的边上。
胖子下车后拎着那沉重的皮包摁响了门铃,不一会儿门缓缓的打开后,胖子拿皮包往里头一丢,和那妇女讲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了,深哥看到妇女脸上的表情除了痛苦就剩下无助了,门也没有关,失了魂的看向埋葬他丈夫的那坐山。

接下来你去哪儿?深哥问胖子。
不知道,只想离开这乡镇,走一步算一步吧。
深哥沉思了很久对胖子问道,你的姓名叫什么?你的身份证号码是多少?

横尸财编章完。。。。。。。

要隔段时间再更新了,大家在横尸财编章最后也应该能看的出深哥的队伍里加入了一个新队友,深哥其实和大巴下地相处的时间是最久的,因为那胖子够衷心,以后我更新的都是他们几个经历过的大规模的地下经历,小点的比如官幕那些就不更新了,恩,还有一个新队友在下章里会介绍。

暂且休息停止更新一段时间,可能是2-3个星期左右,先回归正常的生活,毕竟不是专业写这个过日子的。
下期内容:七仙女的传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有一种职业叫盗墓者之横尸财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