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现在的处境就像几年前的刘强东,但糟得多

成立5年来一路狂飙、备受资本市场追捧的美团,这次似乎遇到了新的麻烦:尽管传出谋求新一轮融资的消息已经有几个月,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但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最终敲定,以至于为了改变被动局面,公司不得不在最近就“传播美团融资失败谣言”者,发起了诉讼行动。

对于一家创业明星而言,这显得有点不太正常。虽然资本市场的不确定性可能打消了部分投资人的积极性,但综观当今那些主要的互联网公司,很多都有过在资本市场的低谷成功融资的经历,即便是在当下的中国市场,滴滴和饿了么也刚刚融到数亿美元。何况,美团所处的是一个年增长超过100%、被众多巨头觊觎的市场。

因此,尹生认为让美团这轮融资迟迟不能出结果的,应该不是投资意愿(实际上目前市场上可以投资的标的并不多),而更可能是价格。去年10月,我曾对美团估值70亿美元,这一估值在今年初敲定的那轮融资中得到了验证。但从那以来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从而可能对投资人的预期和估值逻辑产生了重大影响:

一方面,由于迟迟看不到盈利的希望,美团的“师傅”Groupon在这期间继续挤泡沫——目前市值只剩25亿美元,相比几年前IPO时已经缩水近90%;另一家模式稍有不同、但也处于同一领域的公司Yelp的市值也大幅缩水超过8成,目前仅剩14亿美元。这会吓怕潜在的投资者。

另一方面,BAT这些手握重金的巨头突然加速布局生活服务O2O领域,比如百度高调宣布未来三年向糯米投入200亿元,阿里巴巴以及其旗下的支付宝也已经宣布了雄心勃勃的计划,这一点尹生在去年的估值时就已经提到,即该领域在决定未来互联网行业地位时的重要战略价值,可能会让BAT们不惜一切代价来抢占。

Groupon和Yelp的现状的确容易让人对团购作为一种商业模式的前途产生悲观,对这种模式而言,一个主要的悖论是:

不像实物商品可以很容易扩大产能,并且更少受到交付时间限制,服务的供应很易受到时间和服务能力的限制,这意味着好的供应商有很强的议价能力,而在用户一侧,由于服务设计和交付的不规则,过度的分散也让公司无法通过一体化来整合,本地化的特点又让用户与商户之间更容易建立直接的联系,这些都使用户变得易变、价格敏感并掌握议价权。

这可能会使美团处于一个非常糟糕的境地——无法建立起真正的竞争壁垒和用户转移成本。虽然它在规模上处于领先,但并不能将这种规模上的领先转变为规模经济优势,或者其他先行优势,反而是规模越大亏得越多,从而不得不持续依赖外部融资。这又反过来稀释创始人和管理层的股份,并压缩在核心员工上的竞争力。同时,资金链的压力还可能迫使它转而向商户账期施压,这会降低其在商户端的竞争力。

这意味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像美团这样以本地生活服务为主的独立公司可能都很难盈利,在竞争压力下,公司任何效率提升所带来的价值最终都会转移到用户和商户手中。但对BAT则不同,它们都在各自的领域建立了牢固的商业模式,因此有机会通过交叉销售和补贴来解决盈利问题,而这意味着它们将在很长时间内在佣金率等方面对对手保持压力。

现实的情况是,自今年以来美团的市场份额似乎出现了不好的趋势——下滑,虽然目前关于这一点各种数据源相互矛盾,还无法最终完全证实。比如美团官方提供的上半年市场份额是62%,但根据团800,美团6月份的市场份额仅为53.6%,而去年12月则为57%,根据易观,美团上半年市场份额为51.9%,而去年同期为56%。

因此,对于美团的估值,可以假设三种情况:在第一种情况下,美团最终会成为像BAT、京东这样的数百亿美元甚至上千亿美元的平台,这种可能性为40%(在去年10月份的估值中,我假定这一概率为60%);第二种情况也占40%,美团最终被其他大的平台收购或控制;最后一种情况,美团保持了独立性并IPO,但像Groupon一样前途不明。

第一种情况可能发生在外部资本大笔持续的投入,公司战略执行持续强有力和继续采取进攻的战略,行业不发生重大的变化,比如成熟的商家可能会更多采用自主服务模式,因此进一步降低其转向对手的门槛;第二种情况可能发生在外部资本引入不顺畅,公司战略执行力下降,收入增长与交易额增长严重不匹配;第三种情况发生在执行力下降,交易额份额持续下滑,资本变现压力下流血IPO。

同时假定2015年的交易额为1100亿元,三种情况下未来几年的收入复合增长率预计分别达到80~120%,60~80%,20~60%,结合目前美国上市的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水平,分别给予三种情况下的2015年预期PSG为0.4、0.36和0.24,对三种情况分别给予103亿美元、65亿美元和41亿美元估值,综合估值75亿美元,这一估值水平反映了投资者目前所面临的更高风险。

这个估值相当于目前Groupon市值的近三倍,和年初那轮融资的估值相当,主要是因为佣金率相比持续降低(假定在前两种情况下佣金率为1.5%,后一种情况下佣金率为2.5%——通过更为积极、但可能伤害长期价值的变现战略实现,而2~2.5%是目前阿里巴巴和百度的货币化率水平,不过由于竞争压力未来几年团购的真实佣金率可能比这要低),以及成为类似BAT这样大型平台的风险上升所致,另外人民币贬值因素也有部分影响。

总的来说,对于这家创业5年、闯过了千团大战的公司而言,现在面临的可能是从未有过的但恶劣得多的挑战,王兴的挑战可能会远大于2010~2013年期间的刘强东,那时的京东虽然高速成长,但被资金链断裂压力和传言困扰,不过毕竟那时实物电商的模式和未来是相对清晰的,而现在团购的模式和盈利前途却充满更多的变数。

来源:http://www.huxiu.com/article/126897/1.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王兴现在的处境就像几年前的刘强东,但糟得多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