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景区的“野狗争食”宰客法

自从2015年“十一”长假青岛“天价虾”丑闻曝光后,不少民众与媒体纷纷揭示各地旅游景区的种种强迫消费与消费欺诈现象。不过各地“宰客”除了普遍的欺诈与强迫顾客购买高价食宿与旅游项目以外,其实一直不乏与本地旅游特色项目挂钩的特色“宰客”法。

泱泱中华,地不分南北,只要是有寺庙的景区,肯定就有和尚半强迫半欺哄地让游客掏“功德钱”、“香火钱”。比如2012年《中国新闻周刊》就报道了昆明岩泉寺的“大师”们强迫游客“刷卡烧香”。有游客被“大师”警告,要烧10800元的香,否则家里有人性命难保;烧完后还得再烧12600元的香,否则儿子将有灭顶之灾。敢向“大师”抱怨卡里没钱的话,“大师”会厉色斥责:“我说你有,你就必须有,否则我一挥手,你这辈子就算完了。”求助导游,导游却说这种事只能和“大师”商量。除了破财以外别无他法。《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去暗访时,另一个“大师”先要他烧600元一支的香消灾转运。记者说没有这么多现金。“大师”沉吟片刻,低声问道:“带信用卡了吗?”记者说没带卡,“大师”便推荐另一款200元的香,记者说,也没有现金。“大师”突然瞪着眼,指着菩萨像大叫:“你烧不烧?在菩萨面前说假话,你给我出去。”类似的事,2015年4月也出现在浙江雁荡山景区、2015年8月还出现在云南“长江第一湾”景区。而2014年央视报道中的五台山景区就更出格了,一群身穿僧袍的人和几个当地人挡在了上山的必经之路上,拦住旅客要求鞠躬,记者拜了三拜后,被穿僧袍、满嘴散发酒气的人叫住,要求给庙“添功德钱”,连解签或烧香的过场都不走,与劫道路匪几无区别。有意思的是,上述事件曝光后责任全被归咎于“假和尚”,一如行政部门的疏失大都归咎于“临时工”。

“假和尚”在有庙的景区可以“指佛宰客”,在没庙的景区强卖强买者也有其他“文化特色”的财路。比如山东曲阜作为“孔子故里”,“宰客”的手段是“郁郁乎文哉”的“印章刻字”。论文《旅游城市中欺诈行为的博弈分析——以曲阜为例》就引用了2007年人民网论坛上的一篇游客亲历记录:孔府大门对过的街道,最频繁的是向游客兜售印章。印章价格一开始出奇便宜,不管多大的石印章,一律只卖5-10元。记者选了一个双龙造型的印章,销售者要求记者写下名字,同行的朋友无意中在一本小册子里发现每字20元,遂想问清楚,但是销售者不由分说的摆弄手里的石料,然后才告诉记者每字20元,嘴里说着,手里不停地刻着,记者还未反应过来,一枚印章已经刻好,并要收取80元手工费。当记者争执时,有四五个人迅速围上来,这时候记者只好付钱走人。当他们拨打投诉电话的时候,却被告知,投诉已晚,过期不候。

海南作为名声在外的“宰客岛”,并不止“天价菜单”与“带购回扣”这些传统方式。按2013年央视报道,海南的潜水项目也成了“宰客”的手段。在海南三亚,鲸鲨潜水、海豚潜水、远海潜水和堡礁潜水等价钱由380元人民币至880元人民币不等。游客由潜水教练陪同下水,但当教练教完简单潜水技巧,就会问游客要不要拍录像或照相,“780元人民币的是照24张,然后还有照12张,拍6张,拍3张”,有游客指听过最高价1280元人民币。按照常规,正常潜水中人体需要一个根据水深逐渐排压的过程,适应水压后才能继续往更深处潜水。但如果游客拒绝水下拍照,有的潜水教练便会将游客直接带入深水,迫使游客因为难以承受水中压力而放弃潜水。

很多山清水秀的景区遍布中草药摊位,宣称在本地相对较清洁的环境种植加工的草药更值钱。强迫消费在这些草药摊贩处并不少见。就以最晚近的2015年“十一”长假来说,于此期间云南泸沽湖、江西井冈山、湖北张家界几乎同时出现了“本以为数百元能买下的草药结果被勒索了数千元药钱”,而手法几乎如出一辙:顾客谈价挑货刚毕,摊主就迅速把药材拿到店后加工打碎。然后本以为只要出几百块药钱的顾客被药贩告知:药材单价是论克算而非论斤或论公斤算,必须给几千块药钱。顾客不能不买,因为“药材已经打碎,不买不行”,不给钱难以脱身。云南泸沽湖的药贩在与顾客争执时甚至放言“就算拿枪对着我也不怕”。

来源:http://view.163.com/special/reviews/contractundercoercion1010.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中国景区的“野狗争食”宰客法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