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一个被误解太多的国家

2015年10月5日-10月12日,我和四月网、思行家定制旅行的21位朋友,对朝鲜进行了七晚八天的访问。期间,我们参观了平壤市内的著名人文景点,去了开城板门店地区以及三八线,游览了妙香山、南浦等自然名胜,并近距离地体验了朝鲜劳动党成立七十周年庆典活动及阅兵式。在朝鲜期间,我注意到了互联网上对于朝鲜的争论,促使我回国后想写写我所看到的真实的朝鲜——这个被外界误读太多的国家。



一、朝鲜普通民众的生活,虽然艰苦但没有想象得那么悲催

来朝鲜之前,我们通过传媒尤其是互联网舆论了解到的朝鲜似乎是一个饿殍遍地、民不聊生的国度。我们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到朝鲜之后,了解到的情况却没那么悲观。在这八天时间里,我们未必完全按照朝鲜国际旅行社安排的路线活动,也有一些空闲的时间可以在广场、街道、民居附近逛逛,可以接触一些朝鲜老百姓。在平壤,在开城,我拍摄过很多在路上行走的市民、在田里耕作的农民以及匆匆骑车上学的学生。他们对中国游客普遍比较友好,虽然严肃而拘谨,但也会露出淳朴的笑容。只是,朝鲜人高高的颧骨、削瘦的身材、黝黑的皮肤和简朴的衣着,显示出他们的物质生活并不富裕。

关于朝鲜饥荒的感受,其实来自上世纪九十年代,金日成的逝世加上自然灾害,朝鲜的人均口粮锐减,民众普遍营养不良。即使现在,朝鲜的物资依然匮乏。朝鲜2012年的人均GDP(国内生产总值)是783美元,相比于韩国同期的23113美元,相距约30倍。所以,在朝鲜,生产能力还不能完全满足民众所需,有的生活物资还需要凭票定量供应。很多同行的朋友都有这样的感觉,朝鲜当下的生活水平,像极了1980年左右的中国。当然,说朝鲜现在依然饿死人,可能言过其实了,至少没有证据。仍在实行计划经济的朝鲜,为摆脱困境,也尝试着进行一定程度的开放,比如著名的开城工业区。

朝鲜物质生活水平的不发达,或许有多方面的原因。早期美国的经济封锁是一个因素,但本国僵硬的计划经济体制应该是主要原因吧,这方面中国是有教训的。朝鲜人民的勤劳、敬业、爱岗,是我们有目共睹的。但计划经济最大的弊病是资源配置不合理,效率低下,生产力得不到释放。此外,朝鲜的军费开支比重太大,朝鲜总人口2500万,现役部队110余万,2010年朝鲜公布军费开支占年度国家财政开支的15.8%,比重高居世界第一,这也是其沉重的负担,但为了国家安全又不敢裁军。相反,韩国依靠市场经济加上美日的有意扶持,建立起了以出口为主导的经济发展策略,尔后升级产业结构和产业转型,走上了快速发展道路。

当然,朝鲜的生活也有它独特的一面。至少,朝鲜非常干净、清洁,我们在朝鲜朝鲜吃的都是绿色食品,不用太担心健康的问题。这或许拜农业生产技术落后的现状所赐,污染没有成为普遍问题,道德风险也不像市场经济下那么大。但这也不代表朝鲜的农业没有科技含量,只是需要进一步推广。我们参观了平壤的蔬菜科学研究所,看到了他们用电脑控制技术培育完全无公害蔬菜。朝鲜的美食菜肴,比较少油,无意中也迎合了我们的健康观念。与我们同行的北京上智力行董事长董小玲女士就感慨,她在印度旅行和朝鲜旅行的区别,虽然都穷,但印度吃的东西不干净,导致旅行团很多成员拉肚子,而在朝鲜则从未发生这种情况。

同行的几位曾经在西方国家游历的朋友,还感慨在朝鲜旅行的安全性。穿行整个国家,都能看到军人的身影,维持治安的警察虽然不多见,但秩序井然。在法其他国家旅行遭遇过盗窃、抢劫的友人,认为糟糕的社会治安问题会严重影响旅行的感受。董小玲女士就抱怨在印度失窃了随身包里的大量现金,庞永康先生则在法国大街上被人光天化日抢过七八千美元。在朝鲜,我们毫不担心这点,偏僻的道路上可见孤身行走的少女和单独玩耍的孩童。据了解,朝鲜的犯罪率相当低,与美国几乎处于坐标的两极。或许有人会批评这是农业社会的属性,代表了社会的流动性差,但从马斯洛的基本需求角度出发,安全也是最基本的需求吧。

二、世界应该更多理解朝鲜社会,承认政治的多元化

朝鲜的全称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完全实行社会主义的国家。朝鲜在独立以前,曾经是日本殖民地,这给朝鲜民族留下了惨痛的历史记忆。1945年日本投降后,美国又人为地把北纬38度线作为美苏两国军队分而治之的临时分界线,导致1948年朝鲜半岛南北地区先后成立大韩民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两个政权。随后,1950年,美国发动朝鲜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三年后,双方签订停战协定,依然是南北对峙。朝鲜现行的政治制度,其形成有历史的原因。

我们在朝鲜旅行的途中,经常听导游提到“主体思想”。其实,“主体思想”很好理解,就是人民群众是革命和建设的主人,也是推动革命和建设的力量;人就是自己命运的主人,也是开拓自己命运的力量。“主体思想”最初是由金日成提出的,后经过不断丰富发展,如今是朝鲜劳动党和国家的唯一意识形态。我们注意到,朝鲜人每人都会在胸前佩戴一枚已故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头像的徽章,万寿台上两位领袖的铜像也表明了这个国家依然生活在伟人政治下,个人崇拜过于严重,已有宗教感。朝鲜的政治制度也是被外界诟病最多的。

2015年10月10日是朝鲜劳动党成立70周年的纪念日,朝鲜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阅兵队伍进城和出城几乎不避行人,我们可以围观。我们同行者普遍的观感是,朝鲜军队的武器装备整体落后。但很多西方国家感到不安。在我们下榻的羊角岛酒店,我们见到了大量为此次阅兵式而来的外国记者,很多国家都对此作了报道。朝鲜被某些媒体报道为穷兵黩武,炫耀武力。但是在朝鲜人看来,这是国家安全的需要,“如果没有核力量,谁会在乎朝鲜的声音呢?”陪同我们的一位方姓导游说,正是十几年前朝鲜人民勒紧裤腰带搞核武器,才会有现在强大的国防。“不是有句俗话吗?道理只在核武器射程范围之内。”

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朝鲜人对美国的仇恨,“美帝是我们的第一号敌人,日本是第二号敌人”,这是一位普通的朝鲜民众跟我说的。美国在朝鲜战争中的不光彩角色,以及之后对朝鲜的经济制裁,是朝鲜民众憎恨美国的主要原因。而日本对朝鲜的殖民统治则使朝鲜人天然反日。在信川,我们参观了一座反映美军在1950年10月侵占朝鲜期间对平民进行屠杀暴行的纪念馆。展馆内配以历史实物、照片的还有逼真的模拟场景,很多朝鲜民众在参观后失声痛哭。我们觉得有些血腥场面不适合儿童观看,对战争和仇恨渲染过重。在朝鲜一家书店,我看到朝鲜外文出版社2003年出版的一本中文版的《美国歪曲发动朝鲜战争历史的阴谋活动》,参考的资料是美国和日本的一些文献。

在开城,我们参观了板门店停战协定签订地,并有幸走近三八线,观看朝韩两国军人换岗,以及目睹了韩国修建好的一条长达240公里的水泥壁障。我们登高眺望远处那条灰色的“长城”时,对面韩军正在军事防线前爆破,升起的烟雾在山谷中久久不能散去。带领我们观看的朝鲜军队一位上校军官说,这条水泥壁垒建成已经三十六年了,把朝鲜硬生生地分成了南北两半。一位和我们一同听解说的加拿大游客,当场用英语补充说,这条水泥壁障是美国帮助南朝鲜(朝鲜把韩国称为南朝鲜)修建的。朝鲜军官坚定地说,祖国一定会统一的。

对于朝鲜而言,这些年最重大的国际政治事件就是前苏联的解体和东欧剧变,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一夜之间“变了颜色”。冷战结束后,朝鲜面对的国际形势其实更复杂了。朝鲜把美国作为头号敌人与美国在朝鲜半岛扮演的角色密不可分。在大国角逐的敏感地带,在维护主权完整与社会稳定的前提下,朝鲜不得不在逼仄的空间下抉择,封闭或许是对外界威胁的一种被动反应。在世界日益多元化的今天,难道我们可以容忍君主制的泰国,可以容忍贫穷的民主国家印度,甚至可以容忍一团混乱的利比亚,却难以容忍一个坚持社会主义的朝鲜?朝鲜有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道路呢?

三、朝鲜需要稳定,但也需要开放、自由以及繁荣

在朝鲜期间,最困扰我们的一个现实问题是网络。虽然传说中的没收手机、不准拍照、不让走动都没有发生,但上网确实是很大的难题。Wifi对于朝鲜人来说太过遥远,哪里都检测不到无线网络信号。我们只能花700多美元在平壤的通信局买了一张3G卡,里面包含10G的上网流量。可是,因为上传下载速度很慢,最终我们只使用了700多兆便到了离境的时候。我在朝鲜期间发的微博以及微信朋友圈,用的都是这张上网卡。朝鲜国际旅行社中国部崔姓导游说,朝鲜有自己国内的网络,但不能随便上国际互联网。

随着科技的发展,朝鲜国内已经普及了手机,普通人最常用的手机品牌是国产的阿里郎,以及中国进口的华为。但在手机如此普遍的情况下,我没有看到他们使用移动互联网,酒店里也没有可以上网的渠道,这在社会学上或许可以解释为信息获取的控制。二十一世界便捷的手机通讯和互联网交流,在酷似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生活方式的大背景下,显得有点突兀。互联网的基本精神是开放、分享和沟通,这正是保守的朝鲜社会所缺少的。互联网的进攻性,让防守型的朝鲜民众不大适应。如果开放互联网,如何进行信息管理,也会是摆在朝鲜劳动党面前的挑战。

朝鲜已经设立了经济开发区和特区,但显然开放的横程度不够,离自由贸易还差很远。朝鲜本地的工业化水平有限,所以我们在朝鲜的酒店和餐厅看到大量进口的电器,比如中国的海尔、格力、美的,汽车有长城、比亚迪,当然还有一些其他国家的产品。朝鲜的高丽参、泡菜、油画、邮票、手工艺品,以及药材,是游客会买回国的东西。人民币、美元和欧元都可以不经兑换直接使用。我们曾问朝鲜人,为什么不用银联刷卡系统,他们说怕美国冻结他们在世界银行的账户。最后我们半开玩笑希望他们跟中国建立两国联网的刷卡,既保证资金安全,又可以方便大量的中国游客。

朝鲜人对中国的友好比较明显。我们参观了高丽博物馆、妙香山的普贤寺、友谊塔等人文景观,发现古高丽时期的文化其实就是继承了汉文化的传统,早期的高丽国也使用汉字。而在友谊塔中,则陈列着抗美援朝期间在朝鲜牺牲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部分烈士的名字,包括黄继光、邱少云,也包括毛岸英。我们曾经问朝鲜导游,听说朝鲜有意淡化中国抗美援朝,导游立即反驳:“这一定是反动派的阴谋,朝鲜人民永远记得志愿军的丰功伟绩,中朝人民的友谊永远流传!”到朝鲜第二天,我们就被安排去给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献花。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普通朝鲜人通过国内媒体多有了解,并对中朝关系寄予希望。

在平壤的国际足球学校,我们和朝鲜少年男队踢了一场友谊赛,毫无悬念地,我们继承中国男足的优良传统,以0:5败北。我们踢球时,少年女队在旁边喊:“中国队加油!”这是并肩战斗的友谊啊!我们观看了朝鲜精彩的杂技表演,在凯旋广场与万名大学生一起跳舞,我们感受到了普通民众丰富多彩的文体生活。离开朝鲜前,我们还驱车去了南浦,在跨海大桥上,我们看到一边是大同江的江水、一边是海水的奇观。大同江是平壤是母亲河。大同,是为天下大同之意。我真心希望,下一次到朝鲜的时候,我们能看到一个更加开放、自由、繁荣的朝鲜,看到朝鲜人民的生活,变得更美好,也看到一个更加自信的民族,能站在中国的身侧。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发表于《环球时报》2015年10月15日,有删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7cd330102vyha.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朝鲜:一个被误解太多的国家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