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云购 , 23亿人次的博彩?

砸了5万多血本后,路凯(化名)越来越相信自己已经成为赌徒。

这个在上海打工的28岁电工,自2015年8月以来,整日所想的,是如何捞回亏在一款云购游戏网站中的血本。

“一块钱投进去,能中8000块。每天扔一点点,六合彩一样,中了就翻多少倍。”路凯说,花1元兑换一个云购币参与活动,一部iPhone6S手机标价8080元,游戏系统会相应分配8080个云购号码。最终,会有一个幸运号码直接获得这部手机。

目前,活跃在互联网世界的这类网站还有数十家,夺宝类的App也有十多个。参与人数最多、运作时间最长是深圳一家叫“一元云购”的商业网站,有二十多亿人次参与。该网站首页上,一个如秒表一般滚动的数字,意味着新玩家总数不断被刷新。

研究者根据几个网站上的交易额初步估算,这些网站的营业额度应该达百亿人民币。多名律师和彩票研究学者均认为,这些打着“一元云购”口号的网站已经涉嫌变相博彩。而在四年前,北京曾有一家类似的网站被工商部门查封。

1 一个月搭进去一年的工资

路凯没想到的是,一块钱玩一次的“游戏”,让他短短一个月内,就搭进去几乎一年的工资。路凯第一次接触云购“游戏”是在2015年7月17日,最开始的时候,只是5元10元的偶尔玩一下,没有中奖后,他就放弃了。

真正密集地参与是从9月19日开始的。路凯的充值记录显示,9月19日23时许,他在17分钟内投了130元。3个小时后,又加投了641元。之后每隔2小时就会投几十甚至是几百元。

9月21日,距上次投注仅隔了一天。早上不到6时,路凯一次性下注508元,没中。他又分5次下注1719元。终于夺得一部64G的iPhone6S手机。当他再次投入3000元钱后,又中了一部苹果手机。“感觉回本了,蛮好中的。”这给了他莫大的鼓励。

9月22日,他投了12000多元。第二天,他又跟投了3000元。不过这两次却并没有之前的那天那么幸运,他的钱都打了水漂。

为了捞回本钱,路凯开始像赌博一样不能自拔。在之后的几天里,他又投了3万元,这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积蓄。

“尝过了中奖的甜头就会忍不住玩。没中的时候,你总是想,我这把投的钱多一点就可以中了。”路凯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正是这样的心理,让他越陷越深。

就像赌博,路凯说,这利润比六合彩大多了。

2 23.31亿人次决战的“游戏”

在云购游戏的网站页面上,最引人注目的是50克重的中国黄金,其网站标价14990元。

为了夺得这个“宝物”,路凯甚至一次性投入3000元参与竞夺。虽然他夺得的机会大于五分之一,然而最终还是一无所获。他并不知道,部分散户已经向大户靠拢,通过“合资”购买的方式提高中奖率。

在一个散户集中的QQ群中,群主负责组织收取成员的散钱,然后群管理员将筹集到的钱投注到标价为13888元的中国黄金AU9999万足金50克的薄片上。

由于该金片的市价约为11000元,参与者约定:按照每期参与金额分成。假如一期金条共投注2000元,若中奖,参与者将获得5.5倍的回报。

南方周末记者观察到,从10月10日晚7时到次日凌晨1时,该群共合资投注金条18期。每期金额从2000元到3300元不等,总计参与金额四万多元。

事实上,和庞大的云购市场相比,这些钱并不算什么。一个“云购助手”的网站上统计了总获利最高的前十名用户信息,十人的总花费均破百万,而排名第一的用户总花费293万个云购币,亏损14万。

工商资料显示,全国以“一元云购”为名字的公司有8家。在网络上查询名为一元云购的商城也有多家。其中参与人数最多的一家名叫“一元云购”的商城,隶属于深圳市一元云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5月18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南方周末记者从工商部门获取的资料显示,该公司2014年的营业总收入为5387.40万元。而按照该公司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截止到2015年11月18日14时,一元云购的累计参与人次已经达到了23.31亿。

一元云购网站上介绍,2014年3月14日,一名广州的玩家曾下注624元获得一辆价值398000元人民币的宝马轿车。还有多人获得大众和比亚迪等品牌汽车。不过目前,汽车等大件商品已从该网站下架。

一元云购公司还说,自己公司的创始人发起成立了以公益事业为主要方向的云购基金。“当您每参与1人次云购,将由一元云购出资为云购基金筹款0.01元,所筹款项将全部用于云购基金”。该公司公布的基金账户表明,他们已经拿出了2163万元的云购基金来做公益。但南方周末记者并未查阅到相关基金的去向。

2015年11月2日,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致电一元云购公司,对方婉拒了采访请求,不愿意回应以上疑问。

3 是博彩,还是电商?

就这类云购游戏网站的性质,南方周末记者约请了工商部门官员、律师和彩票专家进行了分析。

中国彩票行业专家苏国京认为一元云购是一种博彩行为。“按照国际通用的博彩概念来说,这类云购活动涉及金钱、回报,结果是由偶然性产生的。”而“我们国家只有彩票是唯一合法合规的博彩形式”。

北京天元律师事务所郭威律师,根据云购的定义和模式,结合其网络购买、兑奖的行为,认为“云购等活动应当认为是一种网络彩票”。也由于其并不符合《彩票管理条例》规定的彩票需要具备公益性、特许性和合法性特征,所以不属于我国规定的彩票类型,是一种非法博彩,涉嫌非法集资。

2015年4月3日,财政部、公安部等八部委已联合发布公告,要求坚决制止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行为,同时各地公安、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需按照《彩票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七条列举的发行、销售非法彩票行为,在各自职责范围内依法严厉查处非法彩票。

根据多名玩家的测算,一元云购等云购游戏网站的每款商品定价均远高于普通的电商平台,同款商品与京东对比,溢价15%左右。

而这样大的一个平台,目前还缺少第三方监督机构。不仅是抽奖方式无法确定,无人监管,大量用户曾反映奖品的发货速度慢,商品质量问题没有办法保障,同时退换货难。“这些问题目前尚处于无解状态。”郭威律师表示。

2011年4月,24券团购网就因以抽奖的方式变相发行销售彩票和虚假宣传而被北京市海淀区工商查处。当时海淀区工商局检查“24券”北京团购网站公司时发现,在其网站“往期团购”一栏中,一则“1元中价值28万元钻戒”的团购信息涉嫌违法经营。

2015年10月30日,北京市工商系统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4券团购网的模式为:“用户花费1元钱购买1个抽奖号码,然后在购买日期截止后,抽取1个幸运号码从而获得钻戒。”

这名官员说,“一元云购这种游戏规则、模式与被查的24券团购网无异”,这种有奖销售的模式不仅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也违反我国的《彩票管理条例》,“理应查封”。

反不正当竞争法中明确规定,商家在进行有奖销售时,奖品金额不得超过5000元。而一元云购中的多种商品均超过了这个数额。我国的《彩票管理条例》也规定,“彩票发行机构申请开设彩票品种,应当经国务院民政部门或者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审核同意。”南方周末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一元云购并不具有发行彩票的资质。而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也并不包括彩票业务。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岳屾山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网站并不具备发行彩票的资质,违反了《彩票管理条例》。这一类网站的运营模式为网站向买家出售认购凭证,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彩票,但其形式与博彩如出一辙,相当于变相发行、销售彩票,已涉嫌违法。

岳屾山认为玩家参与此类游戏承担了很大的法律风险,“目前对此类销售行为没有专门的法律制度保障,对玩家资金及交易真实性都缺乏相关监管,因此平台的公正性和玩家的资金安全性都无法得到切实的保障”。

4 博彩疯长,监管滞后

业内人士认为,即便国家承认的彩票有一系列的监管流程,也会出现监管漏洞。更不必说,像一元云购这种缺乏监管,完全由企业自己控制的兑奖模式。

那么一元云购是否公平呢?上述工商局的官员认为,缺乏监管的云购市场很容易形成暗箱操作,“当时海淀工商去查24券时,24券的负责人就不能提供那1克拉钻石获得者的信息”。

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博士曾负责了我国首部彩票条例的专家修订和释义撰写工作。王薛红认为,一元云购的模式类似于彩票中的实物兑奖,“几年前,国家财政部全国范围内叫停了即开型实物兑奖彩票的销售。”

许多“一元云购”模式的幸运号码规则加入了“老时时彩”的开奖号码。

“老时时彩”是由中国福彩中心发行的一种彩票。每天开奖120期,分为白天和夜晚两个时段。白天从10点到22点,每10分钟开一次奖;夜晚从22点到2点,每5分钟开一次奖。开奖结果为一个5位数。

苏国京指出,“老时时彩”的开奖号码,是被海外或者私庄用来设局开奖的惯用手段。“福彩只有50%的返奖,还有35%的公益金,而这些私庄可不需要给公益金。它全是自己的收益。”苏国京说,这些所谓的“一元云购”也是为了让别人相信他是公正的,因此加入了福彩的数据。

这种玩法相当于庄家开了一个赌场。苏国京说,即便大一点的平台都是公平的,没有得到许可也是涉嫌违法,“我也搞一特别公正的赌场,用国际最先进算法。你说行么?当然是不行的”。

苏国京表示,监管部门要对这种变相促销形式予以监管,难度极大,“因为互联网高速发展,不仅仅是在中国,全球范围内,各国的立法都会滞后于互联网的发展,这个是肯定的”。

2007年至今,我国互联网彩票业务已被叫停5次。一元云购模式的兴起与互联网彩票的管制有一定关系。王薛红说,“互联网彩票业务发展起来了,管理却并未跟上”,这就造成互联网彩票业务“野蛮”生长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出现许多问题。

一位曾在某大型夺宝商城工作的经理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虽然这种游戏规则带有博彩和运气的成分,而行业内更愿意认为是互联网电商的创新。这名行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法律监管的缺位,使得夺宝或云购产业疯狂野蛮生长。

王薛红认为,我国的彩票管理制度不应该仅仅局限于管理机构上,更应该管理博彩市场。而针对一元云购这样的模式,从严格上说它是非法的,“即便一元云购设置了云购公益基金也不能逃避法律的惩处”,因为彩票是前置审批的,“这些云购公益基金来源不合法并不能消除一元云购模式的不合法性”。

站在宽容的角度,从商业的层面考虑,一元云购属于带有博彩性质的娱乐行为,它属于新兴事物。“国家应该立法来规范云购市场,设置行业准入门槛,明确执法主体,从制度上约束、规范一元云购或是云购市场”。王薛红说。

不过,这似乎并不能阻止像路凯这样狂热的“云购者”。

10月10日晚上7时到次日凌晨1时,“一元云购合购回收QQ群”总计参与竞投的金额有四万多人民币。不过,令群成员们不爽的是,当晚投注的18期黄金中,他们一根也没中。

一元云购的网站首页上,参与者人数仍在增长,某某某又获得了黄金的字幕消息也在滚动着。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微信号:nanfangzhoum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元云购 , 23亿人次的博彩?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