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球江湖 :一个野球世界里真实的故事

广州荔湾,百年古地,历来盛产足球人才。

凡足球宝地,必野球大兴,每个清晨和每个黄昏,荔湾区的几块球场里人声鼎沸,汗香扑鼻。

与正规足球比赛注重技战术配合不同,踢野球,更讲究王牌球员的个人能力。一头狮子带领一群绵羊,便足以把狼群拆得七零八落。

谢俊辉是荔湾最新出产的野球王,他五岁练功,十二岁成技,十三岁往后至今,脚下功夫日臻娴熟,小快灵快打旋风独树一帜。

然而,谢俊辉真正强有力的武器是他的处男之身,谢俊辉大概是荔湾区年纪最大的处男,二十好几,三十不到,一点元阳未泄,体力醇厚得令人发指。

谢俊辉有一支谢家班野球队,十二三人,曾经挑了整个荔湾区的足球场子,纵横广州。

荔湾女孩爱英雄,在这个英雄匮乏的和平时代里,谢俊辉便是荔湾草坪上奔腾的英雄。每天来看谢俊辉踢球的女孩门庭若市,以至于你根本分不清他们是来看球技还是来看处男。

而谢俊辉却独爱秀秀,一个肤质如雪的高挑少女,长发飘散,一言不发,款款深情。

秀秀从茫茫人群中来到谢俊辉身边,成了谢家班兄弟们的“大嫂”。

踢最野的球,泡最美的妞,谢俊辉带着秀秀和兄弟一起,在偌大的荔湾区,飞原驰野,快意恩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黑帮。

荔湾区也有黑帮,帮主叫李建军,李建军拥有东北人纯正的血统。

1949年10月东北野战军解放广州,就此在荔湾区落地,在广州撒下了东北人的一方血脉。

李建军是野战军的第四代,身份也从军官变成了黑帮帮主。和平年代没有战争,没有战争便没有英雄。李建军想成为像他祖辈一样的英雄,所以他加入黑帮,做到老大,在砍砍杀杀的江湖中,在帮中兄弟的敬仰中,寻找英雄的感觉。

李建军早就盯上了谢俊辉,因为谢俊辉毁了李建军的英雄梦。

李建军想不明白,绿茵操场,黑白足球,怎么就能让整个荔湾区的女孩为之尖叫。直到有一天,帮中新来的一个留瓦片头的青年告诉他,有位德国老人曾经说过:

足球是战争年代的和平,是和平年代的战争。

李建军召集自己的黑帮兄弟,成立“黑球社”,丢掉刀斧棍棒,穿上钉鞋球袜,在荔湾的每个清晨和每个黄昏,练球,踢球。

足球,一看技术,二看身体。踢野球,某种程度上只看身体。

黑球社的队员们在江湖历练就了铁一样的身体,后卫都有刀枪不入的防守和狠劲,前锋都有追砍抢杀的速度和激情。

黑球社像黑旋风一样侵略四方,踢球者们闻风丧胆。

谢俊辉成了荔湾区足球最后的救星,只有谢家班能和黑球社抗衡。

中圈弧里,李建军盯着谢俊辉,谢俊辉盯着李建军,在他们身后,黑球社和谢家班互相遥望。

黑球社的狠劲让谢家班战栗,激情让谢家班退缩,谢家班的球员在球场上鲜血横流。

好在谢家班还有谢俊辉。谢俊辉让李建军和黑球社见识了真正的足球,他比追砍抢杀的后卫们更快,比刀枪不入的后卫们更灵。他纵深到己方后场拿球,再奔袭到对方腹地进攻,以他二十几岁的处男之身,辗转腾挪,把整个球场变成了他一个人的表演。

一头狮子带领一群绵羊,足以把狼群拆得七零八落。

黑球社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惨败,他们恶狠狠地盯着谢俊辉离去的背影。只有那个留瓦片发型的小兄弟不同,他观察到了谢俊辉身旁的秀秀,眼神中一个激灵。

谢俊辉再次成了荔湾区的英雄,这一次,秀秀似乎格外激动。

深夜,秀秀的款款深情,变成了宽衣解带,她第一次让自己赤裸着站在谢俊辉面前。

她说,我已经不是处了。

他一惊。

她说,三年前,我被李建军玷污了。

他大惊。

她说,谢谢你教训了他,我喜欢你。

谢俊辉崩溃了,内心的处男之堤瞬间崩塌,他把她按到在床,人生第一次品尝到了男欢女爱。

荔湾区最后一个处男,沦陷了。

谢俊辉和秀秀昏天暗地地做爱,仿佛要把攒了十年的阳气一次性释放。他们从黑夜做到黎明,太阳升起,谢俊辉和秀秀并排仰面躺在床上,浑身大汗,气喘不停。

李建军和黑球社来了,要在球场上报昨天的一箭之仇。

谢俊辉浑身瘫软,也只得硬挺着身子,勉强出战。

黑球社依然气势汹汹,谢俊辉的身体被掏空,回天乏力,他没有了比对方前锋更快的步伐,也没有了比对方后卫更灵的身段。

黑球社的球员像当年他们纵横黑社会那样围困谢俊辉,留瓦片头的青年过来飞来一铲,谢俊辉痛苦到底,再也无法爬起。

李建军和黑球社的成员们,个个赤裸着臂膀,看着谢俊辉的背影,扬眉吐气。

荔湾区最好的球队现在是黑球社。

李建军趾高气昂地走了。

黑球社的成员们趾高气昂地走了。

就连秀秀,也大步流星的走了。她追上几步,挽住了李建军的胳膊。

荔湾区的黑道上,谁人不知,三年前秀秀就是李建军的女人了。后来,她就成了李建军毁掉谢俊辉的一颗棋子。

踢最野的球,泡最美的妞。

谢俊辉的美丽人生,都成了黄粱一梦。

夕阳的斜晖洒在谢俊辉脸上,羞愤,迷茫,继而微笑。

因为,他看到远处,那个瓦片头的青年正向他走来。

*********

一年前。

谢俊辉:球踢到了荔湾区第一,生活还有何意义?

瓦片头青年:踢最野的球,泡最美的妞。你这个处男不懂。

谢俊辉:荔湾哪个妞儿最美?

瓦片头青年:黑帮帮主李建军的女人最美。

谢俊辉:我要泡这个女人。

瓦片头青年:你泡不到。

谢俊辉:我要李建军主动把他女人送给我泡。

瓦片头青年:如何做到?

谢俊辉:放弃野球王的虚名。

瓦片头青年:如何放弃?

谢俊辉:你要帮我。

瓦片头青年:我愿意。

谢俊辉:谢谢你,阿华。

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2388365168902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野球江湖 :一个野球世界里真实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