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灰级房东的故事

扫了一眼“财上海”和“一只收租婆”的微博,想起多年前的追求者里有一位当时在飞机及航空设备厂商做了多年销售的老外企,不但是骨灰级销售(必须得说他是我见过的笑容最尽情最灿烂最让人放松的大陆男士),还是骨灰级房东。

我因为工作认识这人是在06年夏末,当时他刚从GE做飞机发动机的部门离开,换了个公司从上海到了北京。他在GE当了多年销售,东航是他铁杆。大概因为薪酬太高,被公司找借口解除了合同,他在上海申请劳动仲裁获赔近百万然后到了北京。

记得那年十一前后他约我晚饭还带了一束花,席间说了人生过往。他说他前妻原本在国企做财务,稀里糊涂跟上级贪污了十几万,00年被判刑入狱后俩人离婚了,没孩子,那时他非常缺乏安全感,工作之外的精力都用在看房买房上,有一段时间只要活期余额超过15万他就会去看房付首付,04年上海内环均价没过万时他在浦西就买了八九套房子,包括一套高端精装公寓……我对这顿饭印象极为深刻,他滔滔不绝跟我讲浦西每套房子所在小区名字和位置,购入时间、大致价格和按揭成数,又讲上海房价过万后他转战苏州新区,如何同时购入临近的N套房隔成小间出租(一年后我才听说了“群租房”概念),在他六年多买房生涯中他的两个妹妹两个妹夫一个弟弟先后辞职或转业到了上海和苏州,专职替他看房子打理租务管租客装修维修……

一顿饭吃下来,我就记得他说当时每月固定税后工资收入5万,还按揭9万多,租金收入11万多,在上海和苏州房产超过二十套,弟弟妹妹妹夫们每月支取报酬不到3万,剩下的够装修周转和个人开支了。他还说因为管销售没什么个人消费,当时加上劳动补偿,手上一百多万现金,打算在京投资三四个房子,只是对京城尚不熟悉还不知什么地段适合……那顿饭在我最喜欢的St Regis吃了三个小时,却味同嚼蜡。

吃这顿饭是唐德成立初期,我当时的男友和他高中同学正为自己辛苦筹备了近一年的公司废寝忘食,我熟悉的朋友们没有一个对收租津津乐道的,跟骨灰级销售这顿饭我都不记得怎么收尾的。只记得那以后我没回过他短信问候,过了些天他也就没动静了,直到07年初他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寒暄了几句后居然问我两广路附近一个楼盘位置怎么样。我说那边我不熟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07年国内房价经历了一波快速上涨,从那时起北京房价把上海甩到了身后。那年我回旧行当帮忙做IPO,项目十分不顺利,一起干活的有个四大出来的,当时太太怀孕七个月,他天天熬夜十分郁闷,也以买房做精神寄托,一挨了骂就跑出去找售楼处看沙盘,我陪着他利用午饭时间从北到南看了整整一条大望路上所有在售的楼,每次同事计算首付和按揭的时候,我都想起那个卖飞机发动机的骨灰级房东。很奇怪的是,四万亿以后我倒没想起过这个人,直到几个月前微博里有85后嘲笑90年代进外企的老白领不懂得买房避险。想来这个人如果资金链没断的话身家也该一两个亿了。

偶尔看菜总的“京沪永远涨”,我都跟好奇他按倒拆迁妹的生涯里到底有没有过快感。反正当年面对金牌飞机和发动机销售,听他给我计算按揭和租金,我就想,这辈子我就算守着一只猫过日子,也绝不要一个天天跟我谈收租的男人。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81201602751781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骨灰级房东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