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之前,中国保姆业盛产懒汉和大爷

2014年12月,45岁的广州女保姆何天带到雇主家不到4天,就用汤中投毒、用针管注射毒汤等方式杀死70岁老人,自称只为早点拿到工钱。昨日上午,何天带犯故意杀人罪,在广州市中院受审。

庭审中,保姆何天带对指控的事实表示没有意见,但对于为何杀人却三缄其口,最后只说“太多人知道没用,我不想说。”离奇的是,除此一单命案,公诉人表示,何天带在当保姆期间,还涉嫌制造另外9宗故意杀人案件,其中7宗有死亡事实,何天带也21次承认了杀害10位老人,但因缺乏关键证据而未能认定。

保姆杀人,可谓众多保姆问题中最极端最残忍的情形了。“为早拿工资杀人”的说法更让普通人难以接受,但事实是犯罪成因复杂,诸多犯罪案例中对被告人的心理探究都难有结果。至于作案十起,检方却只能对其中一宗提起公诉的现实,本着程序正义的原则,现行的法律制度也只能追究至此。

如今对普通家庭而言,雇一个可靠能干的保姆,难度不亚于处理婆媳关系。找个放心保姆咋就这么难?

不请保姆不现实,保姆已成许多家庭的“刚需”

随着80后90后结婚生子,父母老去,保姆业已经成为一个需求旺盛的行业。每逢春节,北上广深几乎都会闹一次保姆荒。为了留住一个好保姆,有的家庭提前支付保姆好几年的工资,帮保姆买回家车票,隔三差五送东西,甚至帮保姆出首付的情况也有。

月嫂和老人看护,如今是城市家庭的刚需。月嫂是许多家庭请的第一位保姆。对城市双职工家庭来说,几乎没有精力同时兼顾养育宝宝和照顾产妇,“晚上带宝宝”更是艰难,而父母年纪大了体力难以为继,帮不上忙。请一个月嫂,能解放全家。此外,基于独生子女一代要照顾双方家庭4个老人的现实,北上广深老人看护的岗位缺口也很大。

保姆成为家庭“刚需”,家庭对保姆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比如月嫂不仅要掌握新生儿的喂养呵护、洗澡、换尿布等生活护理常识,还要掌握宝宝按摩、测体温、观察大小便、尿布疹处理。同时,还要懂得如何协助产妇做产后恢复、为产妇准备营养餐等技能。

从法律上讲,雇主和保姆只是雇用和被雇用的关系,但与其他服务业相比,保姆更贴近人们私密的家庭生活,更容易和家庭成员建立起亲密的非血缘感情。许多人被香港电影《桃姐》感动,就在于电影塑造了一个传统的、现在已无处寻觅的保姆(过去关系是“主仆”)形象,以及主仆之间不是亲情却胜似亲情的家人关系。

但找到一个好保姆特别难,是个“碰运气”的活儿

据某家政服务预订平台的统计,上海的月嫂成交均价从2014年1月的8322元上升至12月的10532元;育儿嫂的价格,北、上、深2014年的平均成交价格均在4500-5000元之间;老人看护的全年平均价格,其中上、广、深的平均价格均在3000元以上,上海最高达3730元。

但持续看涨的行业平均价格并没有让雇主感觉到服务品质的提高。

缺乏职业技能是普遍现象。大多数保姆从农村来,学历不高,她们会做基本的家务,但大城市细致的清洁要求让她们无所适从;做看护的保姆,则大多缺乏必要的医学、营养学、看护常识。

缺乏职业精神则是雇主最难忍受的问题。《上海家政服务业调查报告》显示,雇主最怕保姆想做就做想走就走,原先说得好好的,做不了两天就走人;有的保姆爱嚼舌根,随意散布主人的隐私;有些保姆爱偷懒,不盯着就磨洋工,“请了个保姆,早上睡到我出门上班她还没起床。”“孩子晚上哭成那样都不醒,害得我半夜提心吊胆。”

还有的保姆更不令人放心,克扣菜钱都是小事,据媒体报道,王菲曾被保姆偷光家里东西,但因保姆年纪小就没追究。

最极端的情形是,有的保姆会伤害孩子、老人。网友交流的案例中,有保姆会把孩子的营养品全部吃光,只给孩子吃稀饭、米糊;甚至有保姆偷偷喂孩子吃小剂量安眠药,成天昏睡的孩子会减少工作量;有的甚至把雇主的孩子带上街乞讨……

国外保姆的高素质都是怎么练成的?

2014年,英国小王子的“尿布外交”让西班牙女保姆波拉洛迅速成热议的对象。波拉洛毕业于英国家政名校诺兰德学院、学过社会学心理学和文学、保守雇主隐私被视为行业天条——这些几乎满足了人们对于保姆的所有幻想。

素质低、社会地位低,这是许多人对中国保姆的认知。但在许多发达国家,无论是英国的管家,菲律宾的菲佣,日本的家政人员,他们都有着较高的从业素质、较严格的服务标准规范和管理措施,收入也比较丰厚和稳定,社会地位也很高。

以家政服务的金字招牌菲佣为例,菲佣文化素质高,从事家政服务的人员很多人都拥有大专、大学文凭,她们一般会英语,语言没有障碍;领悟力高,沟通比较容易。她们拥有较高的职业水准和较强的专业技能,除了基本的做饭、打扫等家务,菲佣大部分能轻松胜任对孩子的学习辅导工作,懂急救、消防及具备保镖技能,雇主的家庭日常开支一般也交给她们打理。

既然保姆是一种重要的职业,也就具有相应的职业人才培养体系,在日本,各高等学校,特别是国立大学都设立了家政学部,并成立了一些专门的家政大学;在美国3000多所大学中,有相当多的大学设有家政专业;英国家政学校的课程非常丰富,包括社交公关、行为举止、礼节礼仪、花卉修剪、电脑软件、近身防卫等有关妇女社交场合中必备的常识和技能。

对中国保姆来说,技能易得但职业精神却难以短时间培养

对保姆来说,职业技能并不难学,政府和许多家政O2O也在做类似的培训。但更深一层的职业精神、职业态度却在短时间内难以培养。

有家政从业人员说,上世纪90年代第一批做保姆的很多都是下岗职工,失去过就特别珍惜,工作态度是非常认真。她们从每小时6-8元开始做,到现在很多人也在以低于市场价的工资在做,因为这里面还有一份多年的感情。当然,当时请保姆的,也都是家里条件比较好的,也不容易发生矛盾。而现在两方的门槛都降低了,出现的矛盾和问题也越来越多。

电影《桃姐》中,仆人桃姐的全部心思都在于怎么照顾好主人一家,怎么提高厨艺,怎么让主人家吃好。她看不上五金铺的、鱼店的老板们,也看不上不会买菜不会炖汤的后生们,她具有自己的职业尊严。而主人则报之以宽厚和大方,使仆人衣食无忧,并且悉心照顾,给仆人养老送终。

这是一种互相尊重、体贴的理想关系。虽然现代社会保姆“伺候”雇主一辈子的情形已经很少见,但这种和谐的关系仍值得人们思考。有人说,中国人是伺候不了人,服务不了人的。这话只说对了一半,中国人曾经也能伺候人,只是慢慢失去了服务精神。如今服务业人员要重新学习尊重手上的活。而社会更应该给予他们人格平等和职业尊严。

来源:凤凰新闻客户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杀人之前,中国保姆业盛产懒汉和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