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儿》 一部电影告诉你什么叫做卑鄙无耻下流猥琐

《老炮儿》这电影我看第一遍的时候觉得心里憋得慌,但并不觉得它是部烂片,但不幸的是我去看了第二遍。这次终于品出点味儿来。电影里的张学军,就是一个大写的卑鄙无耻下流猥琐。

我知道这部电影有很多铁粉,别着急,我慢慢跟你掰扯这理儿。至于那些不看文章先抛出“哗众取宠”这个成语来的请听题:是不是你小学语文老师操你妈的时候一直在喊这个成语让你撞见于是给你们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阴影,所以这辈子无论听什么看什么你都反射性地喊出这个成语来?巴甫洛夫训狗能训到一听铃响就流哈喇子,你们被训得一看别人的微博就能喊出“哗众取宠”来,可见你们的智商跟狗也差不多。

OK,言归正传。张学军这辈子说得最多的词儿,可能就是“规矩”。电影一开始他训佛爷那一段儿是挺仁理局气的,所以这范儿一下子就拿起来了。但是诸位看官,这个世界上有一样东西是衡量一切牛B的绝对标准:钱。张学军替灯罩儿铲事的时候,往外掏三百块钱掏的那叫一爽快;到了给闷三儿凑5000块罚款的时候,就得去找霞姨先爽一把再要钱了,而且要得还那么硬气,跟霞姨欠他的一样;到了给儿子凑十万块的时候,就开始理不直气不壮了;最后,一听重新喷漆的钱值半辆法拉利,他和小飞那一段对白可以概括成八个字儿:“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嗯,这个时候他特别像个流氓。最最操蛋的一点是:你他妈的不是一直把规矩二字当屁帘子贴嘴上吗?你儿子偷了人家十万块回来,按江湖规矩你应该把这十万块还回去啊,你丫还了吗?你的规矩哪去了?自己拉了屎橛子还能再坐回去,我可真开眼了嘿!

说完规矩咱再说说报官这事儿。流氓不管是盘道还是铲事,不惊动官府是最大的江湖规矩。前半截张学军一直坚持不报官,到了最后居然把信写到了中纪委,而且还振振有词:检举不算报官,这话我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君子窃书是不是也不能算偷啊?这么忠党爱国,你丫的党龄是不是得从66年开始算?容晚辈提醒你一句,你他妈的姓张,不姓赵。说到这儿,当爹的捡到对账单要上交给国家,当儿子的弄到个牛头也要上交给国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还真是真理啊!

守规矩,不报官,身为老炮儿的两项铁律,张学军一一亲手打破还那么有理,我现在开始怀疑管虎是高级黑了。

说完老炮儿的“职业素质”,我们再来说说武力值的问题。张学军第一次去修理厂,被阿彪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扇了一电光,好嘛,他还真就低眉顺眼地怂了。就在他往外走的时候,我心说,一般这时怂逼流氓会说几句话来找补一下,低级怂逼会说“你等着,我早晚收拾你”、“有种别走”,高级怂逼会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种文艺气息很浓厚的学院派大词儿,所以当张学军站住的时候,我特想知道他会说什么话来找补,结果他那一句有型有款的“三天后,他得在这儿”让我忍不住拍了一下大腿:这逼装得,我给满分!然后他第二次来的时候,他先是抽冷子掰住了阿彪的指头,然后开始啪啪啪打脸,一边打一边说出“我替你爹管教你”这种义薄云天的牛逼词儿来。当时电影院里一片叫好,但是,求!逗!麻!袋!这里我们需要看一下VCR:张学军在扁阿彪的时候,身后站着一个人你们注意到没有?正是一身吓人的腱子肉,手中两把更吓人的日本军刺的闷三儿!现在请听题:这个时候,有哪个小混混儿敢上来?这个时候我需要带大家复习一下一个小学成语:狐假虎威。(现在你们除了哗众取宠之外又有新的成语用了,还不跪下唱征服?)所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忍不住拍了一下身边姑娘的大腿:这逼装的不是满分的问题,同学们,这是一道送分题啊!

如果有人真想掰扯武力值的问题,那我再举几个例子:电影里面张学军一共动了四次手,第一次是在围观众人的鼓噪下抽冷子打了小片儿警一记耳光;第二次是在小波的住处抽冷子掰了小屁孩的小指头;第三次就是刚才抽冷子掰了阿彪的指头;第四次是在胡同里,抽冷子一记头锤撞歪了流氓的鼻子……现在请听题:刚才的四次动手,共同特征是什么?答案是:突然袭击外加使阴招。一对一的时候,对方基本会失去战斗力任他打,但第四次他是一对多,所以被人三下五除二收拾了。不但怂,而且弱,这就是你们的张学军。

接下来我们要说的是张学军的人品问题。在这一点上,张学军就是一个渣男中的渣男。训儿子的时候,动不动就把死去的老婆抬出来,儿子一跟他指出他没有资格提老婆,立刻急眼。说到这儿,波儿的表现可圈可点,他迅速拿出当年张学军抛妻弃子的事儿来堵他的嘴,这时张学军的表现堪称渣男典范:首先,他说“以前的事儿就别提了”,我操,那是哪个王八蛋开口以前的事闭口以前的事儿?一句话就把他当年的操蛋事儿给抹了,牛逼啊!然后他就作势要给儿子跪下。现在请听题:当时这段对白发生在哪里?不是两父子关起门来谈心,是在小酒馆里。你要在家里,当爹的真觉得对不起儿子,真心忏悔的话,跪下去也算铁骨铮铮一条好汉,但在外面,他要真跪下去,看在眼里的老板娘一出去宣扬,波儿这辈子不用在这胡同里混了。他后半辈子听到最多的台词将是以下几句:“当爹的再不对,你一儿子能让他跪你?伤天害理啊!”舌头底下压死个人,尤其是在中国。张学军纵有千般不是,这一作势要跪,波儿能做的惟一一件事,就是拦着。然后,如你所见,张学军顺杆往下爬的速度,比射精还快。对自己的亲儿子使这样的阴招,这要不是人渣,我不知道什么叫作人渣。

还有对霞姨,我就不说了。没事不上门,有事了先去操个逼,提上裤子就要钱。咱先不说应该是谁给谁钱的问题,就那三秒钟就跟霞姨要三千块,折合一秒钟一千块,小母牛伸懒腰——你挺牛逼啊!

即使是这样,霞姨在他心里是没地位的,霞姨怕他出事也怕波儿出事,要报警,他一句话就给堵死“敢报官这辈子不要再见面了”(在这里我们暂时忘记他自己最后报官的事儿),在医院,波儿问他“霞姨不亲”时,他撇了一下嘴:“女人!”我不知道看到这一幕的女观众是怎么想的,如果你们觉得他做得还挺爷们,恕我直言,哪天有男人把你们当成会走路的逼壳子,先操后甩拔吊无情,我一点都不同情你们。

所以综上所述,张学军就是一卑鄙无耻下流猥琐的渣男,而且他的渣,是渣得特别明显的那种。但据我所见,电影院里很多男人非常认同张学军。在这里我要用一个地图炮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其实,你们心里都住着一个张学军,都住着一个渣男。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92495693628065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老炮儿》 一部电影告诉你什么叫做卑鄙无耻下流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