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0元挂号医院号贩子:社会应该感谢我们,还是叫看病中介好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到底有没有号贩子?

“外地女子在北京看病怒斥黄牛”之后,广安门医院曾对媒体表示没有号贩子。

1月27日,新浪《新闻极客》按照约定,从号贩子手里拿到了一个广安门医院的300元专家号,并拿着以别人的信息挂的号顺利就诊。

这位外地女子说出了很多忍受号贩子的人没有说出的话,“我们凭本事大早上在那等一天,挂不上号。你们号贩子占个东西,最后快要签到了,来了10多个人往这一站,你们是啥呀?你们咋这么猖獗呢?”

不过卖给《新闻极客》这个专家号的号贩子王超(化名)说,有号贩子认为社会应该感谢他们。

王超通过微信发给《新闻极客》一篇经济学家王福重刚刚发出的文章《全社会都该感谢号贩子》,建议《新闻极客》好好看看。

王超援引该文为自己正名,“号贩子是侮辱人的称呼,还是叫看病中介好”。

请叫我们看病中介,社会应该感谢我们

用号贩子给的身份证信息挂的专家号。

《新闻极客》拿到的这个300元的专家号,如果正常在医院挂号处只需要14元。

《新闻极客》向王超抱怨300元太贵。

“打十几个小时电话才约一个号,有时候打好几部电话一个也约不上,你光知道付钱多。”王超说。

他否认了自己与广安门医院有联系,号是别人提前约到的。

舆论一直对号贩子的倒号行为嗤之以鼻。“外地女子在北京看病怒斥黄牛”的视频引发舆论关注,该女子指责一个300元的号,号贩子开口要4500元。

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新浪新闻的网络调查显示,73.4%的网友在看病时遇到过黄牛,举报黄牛的只有14.8%,同时还有28%的网友为了看病会出高价买黄牛号。

王超自称混迹北京20年,他告诉《新闻极客》,抢约号是一门学问,要反复试,不过现在的号卖不上钱,成本多,干的人也多,“广安门医院的号不挣钱,很多都不干了。”王超说,“我对这行没信心了,太累了,麻烦,今年活太少了,没前途。”

王超向《新闻极客》推荐的一个挂号APP上,显示了多家医院专家号的挂号费用,要挂广安门医院一名主任医师在2月4日上午的号一共需花费374元,其中包括360元的平台服务费和14元的挂号费。

“这跟约号、挂号没关系,是买,比倒号贵。”王超说,在网上交费预约之后,直接拿着自己收到的预约订单号找医生,医生确认之后给患者加号。“现在号贩子都是最底层了,牛人直接跟大夫联系上了。”

王超认为社会应该感谢号贩子,他向《新闻极客》援引王福重文章里的“号贩子是侮辱人的称呼,还是叫看病中介好。尽管名声不佳,但他们缓解而不是加剧了看病难,并且指出了看病难的解决方向”。

王超说,这个观点,在他们的圈子里很受认可。

不过王超觉得叫什么不重要,“好多外地病人花钱买了号,都谢谢我,还有的送点茶叶,小吃,牛肉干。”王超开心地说。

报别人的身份证信息顺利挂号

和号贩子的对话。

1月27日早上,王超给《新闻极客》发来一段信息,信息包括一个陌生人的姓名孙XX和身份证号,一个114平台预约成功的识别码。《新闻极客》用孙XX的姓名自行办了一张就诊卡,就可以办理专家号挂号手续。

《新闻极客》按照他讲解的程序,在没有出示身份证的前提下,用孙XX的身份信息在门诊窗口办理了一张“京医通”就诊卡,拿着这张就诊卡,直接在预约取号处取出了一张患者姓名为“孙XX”的挂号凭证,挂号、取号全程都未被要求出示本人身份证件。

王超告诉《新闻极客》,拿到专家号之后,还需要以自己本人名义挂一个普通号。“(医保)报销的话,就再挂个(自己姓名的)普通号。”号贩子说。

《新闻极客》从挂号窗口了解到,27日该科室的普通号已挂完。

“你直接顶名看,抄方子改名,抓药,或者开完方子跟医生的助手说能不能加个普通号,改个名字,改不了的话就先别抓药,第二天挂个普通号,去抓药也行,三天内都行。”王超说,“别说买的就行,就说朋友约的。”

王超表示,就医成功后,再交300元的挂号费。

手续不全,医生“特批”加号

医生“特批”加号小条。

《新闻极客》带着孙XX的挂号凭证和写着《新闻极客》本人姓名的病历本,来到广安门医院五楼妇科专家门诊。一名医生开头便问名字,对照病历本和挂号凭证看是不是本人。

“这是你的名儿吗?”一名妇科医生问。

“不是,我托人挂的。”《新闻极客》回答。

“怎么办,换成你的名儿还是怎么办?”一名妇科医生说,“拿你的名儿去挂个普通号。”

“今天没号了。”《新闻极客》回答。

“给你加个号。那这个(专家号)就废掉了啊。挂了普通号上来找我。”医生说着写了张纸条,上面写了“普号:加号”的字样。

《新闻极客》拿着盖章的加号“特批”,到一楼挂号处补挂了一个普通号。

“这个号不换不行吗?”《新闻极客》问医生。

“医院看病实施实名制。”医生说。

《新闻极客》表示挂号很难,有很多代挂的现象。医生表示,现在不允许代挂,是患者自己找人代挂,“医院就是这么人多”。

《新闻极客》事后查询发现,《新闻极客》挂号所用的王超提供的身份证号码,在身份证号码查询系统并不存在。

广安门医院院方曾在26日表示,从原则上讲,医院挂号必须出示本人身份证,但是实际操作上要“松点儿”,患者可以报身份证号和姓名直接办就诊卡、挂号等手续,目前医院的挂号系统无法查看患者的具体身份信息。

从该角度来看,医院也无法辨别患者是否使用了真实的身份证信息。这也从一定程度上,给号贩子倒号留下空间。
国家卫计委回应号贩子事件:已责成北京卫计委调查

1月27日上午,北京市人大代表、国家卫计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上午参加海淀团小组审议时,回应“女孩痛斥号贩子视频”,他说,北京优质医疗资源集中,大医院人满为患,“患者挂不上号,连北京人也挂不上”。

他说,号贩子的出现造成老百姓看病着急、容易情绪激动,这件事国家卫计委高度关注,已责成北京卫计委认真调查。

暗访视频:http://video.sina.com.cn/view/250463624.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4500元挂号医院号贩子:社会应该感谢我们,还是叫看病中介好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