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 2016 年 1 月 25 日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院研究生跳楼?

本人曾与蒋同学一个师门,师从张教授,拒绝网络暴力,只说我亲身经历过的事情。

昨天早上睡醒听到了这个消息,听到的第一句话是“科研楼9楼有人跳楼了”。当时同学还打趣说“竟然不是8楼”。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师门的教研室就在8楼,我们曾开玩笑说如果科研楼有人跳楼那一定是812的人,因为三年压力太大了

后来惊闻跳楼者正是同门师弟,因为导师要求退学而学校不同意,便把他从8楼张教授门下转到9楼章老师门下。听其他师弟说近一年时间张教授对蒋同学一直不闻不问冷暴力处理,蒋同学找他指导论文,张教授直接让其离开。转导师之后据说还给蒋同学打过电话不知道说了什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没了。没想到当年开的玩笑竟然真的发生了。

作为师兄师姐,我们觉得对不起他,因为正是当初我们面对教授的欺压时一次次的沉默助长了教授的虐气。师兄总说“他有什么要求一定要顺着他,毕业要紧”,辅导员总说“学校会找他谈话的,你们先忍一忍”,“事情闹大了对你们都没有好处”。从03年他开始带研究生到16年,同门师兄弟们忍了13年终于忍出一条人命出来,可怕的不作为、可怕的沉默、可怕的自私自利之心!

师弟,对不起!师弟,安息,愿天堂没有张教授。

以下文字如实记录我在张教授门下的研究生生涯,揭露这个禽兽的所作所为。

做助教没有交通补贴

研一还没有开始学位论文工作,主要任务是做助教,包括给本科生批作业、带实验课、期末监考以及带大四学生做毕业设计。每周两次从三牌楼跑到仙林,来回车费12块钱全部自己贴(大家都经历过穷苦的学生时代),带本科生毕业设计时更是频繁来往于三牌楼和仙林之间。每每听到室友炫耀导师又给他们发了多少生活补贴,我们只有苦笑,在我们师门倒贴的金额都快赶上你们补贴的金额了。

上缴实习工资

研二,被放出去实习。这也是三年中最快活的日子了,除了每周六的科研工作汇报。还记得当时需要填几个表格,其中包括实习工资,必须如实填写,因为他可能会打电话到公司调查真实工资情况。每个人实习回来都要带上塞满现金的信封去一趟张教授的办公室,这是师门传统。当时我卡里还有3000块钱实习工资结余,在他办公室楼下大厅的ATM上取了2500元,上去张教授办公室,与他隔桌相坐,说笑之间把信封推到他面前,他半推半就之中也就把信封塞进了自己包里(听高几届的师兄说以前都是当场点钞票,画面恶心的不忍回忆),会面在如“回来了就好好搞科研”之类的客套话中结束。后来才知道,2500在整个师门排倒数第一。张教授说过“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实习工资多少,有些人就是少报了实习工资。”

学术不作为

研三的任务就是写论文,写科研工作汇报,必须用LaTeX写正文,用NoteExpress写参考文献,很多时间都花在了学这些软件上面。为了提高所谓的科研质量,张教授写了一篇无厘头的《研究生科研工作纲要》,要求我们熟练背诵并安排了科研纲要闭卷考试,题目很极品,比如填空题“导师给你们打电话若因___,在看到__必须__、导师给你们发的所有邮件都必须__”。但是真正的学术方面,他给予的指导只能说略大于零吧。

强行收取论文版面费

当时一共写了三篇小论文、两篇长论文、一篇学位论文,中英文各一版。第一篇小论文是学校强制要求的,版面费1000元左右,张教授要求我们自己掏版面费,然后发票给他。后面10月左右突然以我们小论文与学位论文无关为由,要求我们发表一篇EI检索英文小论文。这也就算了,张教授居然要求第一作者写他,理由是他是xx期刊会员,第一作者写他的名字可以省200元版面费。首先,这篇论文不包含他任何的指导;其次,第一作者和第二作者的含义大家应该清楚,完全不同的地位。我们2000块钱都花了还在乎多200块钱吗?然而第一作者最后还是按要求写了他的名字,并且按要求把所有人的版权费凑一块寄给他。那时很多人掏不出2000块钱,也不好意思找家里要,所以我们当时6个人被逼着凑了6000块钱给他,附加了一张6000块钱的欠条。时间往后,过完年回到学校已经2月份了,张教授突然以我们论文质量差为由,要求我们再发一篇英文EI检索小论文。旧账未了新账又来,像上次一样,6个人6篇英文小论文,第一作者张教授,又是6000块钱加上一张6000块钱的欠条。3月份的时候,其他学生陆续提交了学位论文,而我们得到的答复是不准提交学位论文,什么时候改好什么时候提交,标准他定。拖着拖着,论文最后提交期限就过去了,我们所有人被延迟毕业三个月,直到6月底,每个人颤抖着找家里要了2000块钱还完账之后才批准我们参加论文答辩。算下来每个人三年自费发论文的花费都在5000元上下,对于很多家庭条件不好的学生来说这确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对学生进行精神侮辱

首先是日常的QQ视频点名以及邮件来往中粗口频频,摘录一部分:

“你们怎么这么笨,素质这么差,我带你们这些低档的次的研究生真的很累,你们知道吗?人有脸树有皮,你们的脸皮究竟有多厚???”

“你们怎么教都教不会?是智商有问题还是太不认真?”

“你们不按要求做,是不是太寂寞了,想看导师的批评邮件?”

对于他所谓的没按要求做,我指天发誓,都是一些公式字体字号不对的问题,而且每篇文章里就那么一两处有时实在注意不到。毕竟很多都是些平时的科研工作汇报。

其次关于女同学,女生每届只有一个,但是每个人都反映张教授会在闲谈的时候,探问她们对譬如“我生病了,你会照顾病人吗”“你对大学生出去开房的事情怎么看”,“你有男朋友吗,跟你男朋友发生性关系了吗”“你周围有人出去开房吗”,“你对大学生怀孕怎么看”只是当时并没有防备之心,没有及时留下证据,受到的骚扰只能自己默默忍受,头告无门。

对学生提出无理要求/性骚扰

研三一年,同届的唯一一名女生,经常被张教授以讨论论文进度为由,要求她定期去仙林办公室汇报工作,而且时间是晚上7点以后,我们知道那个时候整个办公楼的老师都下班了,后来,她告诉我们,每次去,她都带着刀,一名同学在门外陪同(张教授以讨论科研的时候不方便其他人在场为由,拒绝其他同学进入他的办公室)。我不知道她承受了多少压力,才熬到毕业,期间她也向辅导员反应过这种情况,得到的答复就是“你没有证据,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只会给自己招惹麻烦”。

最绝的一次发生在该女生提交盲审论文的前一天,当时是晚上六点多,张教授突然打电话给她,让她晚上去他家一趟,看看她的论文进展,她当时说天太晚了,路不熟,能不能明天白天去?张教授直接回了一句“你要是想毕业,就过来”。跟张教授通话多次未果的情况下,她带着男朋友一起去了张教授家里,却被张教授以家里地方小,不方便接待,将男友拒之门外,还好这次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不然悲剧可能会发生的更早。

终于熬到毕业了,还记得答辩那天天气很好,我们很紧张,还记得答辩完我由于少份签字材料而百米冲刺跑回宿舍的样子,那大概是我跑的最快的一次了,因为我知道跑完这程我就毕业了,天就亮了。

作者:匿名用户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如何看待 2016 年 1 月 25 日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院研究生跳楼?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