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型大女”:爸爸老掉了一颗牙,妈妈劝我快结婚,但我不着急

口述:毛婧

采访:曹畅

编辑:汤涌

图:谢少杰

去年春天,爸爸的一颗牙掉了。

“你再不结婚我该带不动孩子了。”妈妈说。

别人家的娃娃都掉门牙了,那一刻我真的有了为他们安心找个人结婚的冲动。

最终还是忍住了,虽然已经单身8年了。

2007年大学毕业之后,我和我最好的朋友一起来到厦门工作。

纯粹是被厦门这座城市吸引过来的,我家在湖南,内陆的孩子没见过海,海滨城市对我来说极具诱惑。后来待着待着,爱上了这里的环境和节奏。

这是一个适合工作的地区,工作确实占了我生活很重要的部分,由于工作性质,出差是家常便饭,有一次持续一个月都在外头跑。加上我所在的电子行业,竞争比较激烈,工作压力和强度都很大。

我曾经工作的一家企业生产手机,小品牌,但是很有特色,不是智能机,户外和军用的机器,特别结实,老板出去见客户就表演摔手机,泡在水里,给客户演示。

想想我们这行业的人应该和那手机差不多。

工作上倒是在进步,别人的称呼也不是“小毛”,而是“毛总”了。变成“毛总”有一个好处,随随便便张口要给你介绍对象的少了。

我并不排斥相亲,把见过一面后来没联系的相亲对象都算上的话,目前为止一共相了3次亲。

一个是同事介绍的,两个是家里人介绍的。家里人的焦虑我也很理解,所以一般都很配合。

感情凭一次见面很难确定,第一次的相亲对象是同事介绍的,北方人,很实诚。

那次见面是几个同事陪着我去的,为了给我打气。事实证明,有几个朋友在场的相亲,确实比两个人单独见面效果要好一点,在朋友面前会更加自然放松,也很少冷场。

第一个相亲对象从我们见面认识后,就一直不停地约我出去。但是我那个时候工作比较忙,觉得也没有看对眼。

这种情况下,他还一直殷勤地送花邀约,就让我心里越发排斥。

他对于我的冷淡态度很伤心,有一个晚上他喝醉了酒,给我打电话,近乎歇斯底里地说,“为什么啊!怎么约你都约不出来,是不是我做得还不够。”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大概半年多,我觉得我们实在有点聊不到一块去,就跟人家说清楚不耽误人家了。

后来他就回到“正道”上去了,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

第三次相亲,也就是最近的一次,我想着不顾一切先结束空窗吧。结果人家又太忙,或者觉得跟我处着没啥意思,后来就没怎么联系了。

就这样,三次相亲都无疾而终。相亲成功是一件挺需要运气的事情。

本地家庭和我们这些外地来厦门的人很不一样,闽南人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偏安一隅却不排外,大部分人都很热情。

闽南人结婚很早,同事们几乎全都结婚了。尤其是男同事们,无一例外没人落单,我猜他们还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就被抢订光了,即使没有,后来也早早被家里安排好了。

有一个同事,89年的,今年儿子已经两岁了。一般像我这个年龄的,都生二胎了。

还好,我觉得“男朋友”、“恋爱”并不是理想生活状态的必要条件,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

惭愧,上次恋爱还是在学生时代,当时的爱情可以用蠢萌来形容,选择对象的标准就是成绩好而已。

校园恋情总是不成熟的,那段感情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回忆起来恋爱也是幸福的,特别是两个人在感情浓烈的时候,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可以什么事儿都不干,只是在一起,都会让人感觉甜蜜。

现阶段的我,重心还是在工作上。把大量的时间都花在工作上,能实现自己的价值。相比恋爱,工作让我觉得对生活更有掌控感。努力就有回报。但是恋爱能带来波峰波谷,是平淡生活的调剂。

 

我给想要的东西排了一个顺序:有一份自己得心应手又有挑战能给自己提供成长空间的事业;有独立且足够的经济来源支撑自己想要的物质生活;有新鲜且想尝试的爱好,并且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支持自己的这些爱好;有固定的朋友和社交圈子;当然有能和睦共处,顺畅沟通的伴侣也是很不错。

伴侣放在最后了。

我很少失落,但有比较烦躁的时候。处于恋爱关系里面可能会去找伴侣,对于我来说,我的诉求可能是亲情或者友情,也可能是因为毕竟自己没有在一段稳定的关系里头,另外一方面,这可能是一种条件反射,你会去找对你最有安全感的来寻求安慰,对我来说,就是去找最稳定朋友或者亲人。

工作之余,跟好朋友一起逛街看看电影泡泡温泉,阅读旅行。在很多人眼中的景点工作的好处是,在厦门四处走走就很有旅游的感觉。大大小小的节日都跟朋友一起过,情人节也一样。

平时在家养养多肉,周末下厨犒劳自己,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

我也慢慢习惯了单身。我是工作太忙了,没有时间找男朋友。但是最关键的,是我还没有真的着急。

单身是会传染的,跟我一起来厦门的好朋友现在也单着,我们到现在还合住在一起。

我的室友不着急,我觉得她完全是二次元的人,平时很宅,周末两天都可以待在家里不出门,只要家里有充足的食物和水。没有心仪的对象出现,她绝对不会勉强自己结束单身状态。她家里人同样不着急,也不会去催她。她的妈妈平时跳舞旅游打牌,没有孙子的束缚倒让她觉得更加自由。

我爸妈过来厦门,看见她也替她着急,总是跟我们说,你们俩先解决一个吧,哪个先嫁出去都好啊。他们的期待是我唯一的压力来源。

在我们的大家庭里,我已经成了晚婚的标杆。刚刚有一个90后的表妹结婚了。

每年过年回家的时间里,亲戚们见面都要过来“关心”一下我的个人生活。

这个亲戚问一句,那个亲戚问一句,问来问去我的感情问题就成了他们讨论的天经地义的事儿了,聊毛总找对象的事不会聊冷场。

我妈几乎80%的电话都会问我男朋友的事儿。有一次她打电话问我,有男朋友了吗?我说没有。过了两天打电话,她又问,我就又好气又好笑,说“妈,两天前你问我的时候还没有,我可能在两天内找到个男朋友嘛”。

我妈还经常神秘兮兮地背着我爸打电话问我,说“你是不是已经找到男朋友了”,她愿意相信我其实早就找到了,只是没跟家里说而已。

我爸以前是一个很强势的人,但在说到我的问题上会变得多愁善感。

但是他们没有真的逼我,我妈从我毕业就跟我说:28岁前没结婚就老老实实回家找工作相亲结婚,真的等我28岁的时候,他们还是由着我。

经济独立还是很重要,我能在这座城市立足下来,父母就能放心很多。

来源:博客天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事业型大女”:爸爸老掉了一颗牙,妈妈劝我快结婚,但我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