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养

前几天给我家猫喂了只猫罐头,吃素的小四只闻闻就走开,喜肉的大猫和老六挤着吃完手心大的两坨。小四是男的,大猫和老六是女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天性使然,女猫比较馋。

过了半天,老六把盆底又舔了一遍。盆早空了,只是还有余味。我听着她沙沙的舔盆声,无动于衷。反正不会给她再开一只罐头。

第二天,老六一早就发出“宝宝心里苦”的惨叫。在厨房,冰箱和猫盆之间徘徊,坐立不安。好像少女在寻找消失的爱人。“我不会给你罐头的。你不能老吃罐头。”我冷冷地对她说。她生气了,离我远远地呆着,对召唤充耳不闻。

事实上,她们没有老吃罐头,上次吃还是3个月前。事实上,我家不缺罐头,冰箱里还放着一摞,当时想拌药给大猫吃,买了一箱。没几天大猫就不用吃药了。

我依然把那些罐头用途定义为拌药。等着它们慢慢接近保质期,也懒得开给猫吃。倒是顺手给过司机几只,他怕不吃就浪费。

第三天,老六没再找,没再叫。她好像忘记了罐头,忘记了馋嘴,猫的忘性真大。真好。

第四天,老六又跟往常一样,趴在猫盆边上,津津有味地吃干粮。对我也没有怨气。会主动坐在我胸口,腻一会。

她是一个物欲的女孩子,她没有被富养。她被迫接受朴素的生活,直到对物质失去兴趣。我亲眼所见,老六重复了我的命运。

我妈就是这种并非买不起罐头,但刻意不溺爱孩子的人。我从小到大就2个玩具,一个洋娃娃,一架儿童钢琴。上小学时捡我哥的衣服,上初中时捡我表姐的衣服。那么多寒假和暑假,只有过一次不出省的旅行,在小学四年级。我最想学画画时,她也没舍得给我买画板和颜料。

被剥夺的这些“享受”,让我家攒下不少钱,在我爸病的10年里,我妈一个人养家,供我上大学,还在市里买了三居室。没跟人借过一分钱。

这对一个工薪族而言,是个奇迹。她克扣了我那么多欢乐,压制了我那么多物欲,才能发那么大的招。把钱用在刀刃上,永远穷着过以备不时之需。可在漫长的童年和青春期,我感觉不到爱。长大后,独立后,能挣钱后,也习惯了不花。因为,我已经不能从花钱中得到快感了。我已经忘记了非常非常想买一件新衣服,非常非常想去旅行,非常非常想学艺术是什么感觉了。也不需要它们了。

枯燥地活着,物质贫乏地过着。当我妈埋怨我,没给她买过贵重礼物,没带她出国旅行时,我觉得她很矫情。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你却想我变成跟你不一样的人。

甚至在心里暗暗说,这些爸爸也从没享受过。他到死都是穷的。如果我们过得很奢侈,就对不起他。

除了几个猫抓板,几乎没给猫买过玩具,更别说五花八门的零食。所以做我的猫,永远得不到富养。哪怕冰箱里有一摞罐头,也不给它们吃。

我不想猫们知道有更好吃的,不想猫们有更多欲望,不然会难过。

宁愿猫们觉得从未被我爱过。

我也自觉地不索取爱,尤其是用金钱和物质证明的爱。我不想为难穷人和吝啬的人。

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3894422294145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穷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