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龙煤那点事

龙煤那点事

作者:北极

身为龙煤长大的人,我来说说我的看法:跟体制没什么太大关系,龙煤的衰落是必然的。

我是七台河人,也就是龙煤集团下属煤城之一的七台河。在七台河出生,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在子弟学校,家里的大部分亲戚也都是在煤炭相关的行业,用当地的说法,就是都在矿务局。考上大学以后,我就再没回去过,父母也陆续搬出了七台河。

我先来讲一讲我所了解的七台河的历史:

七台河市现在市区所在的位置(新兴区、桃山区等)原住民几乎为零,七台河市现在所有居民几乎都是外迁过去的,近一点的是从附近的农村,远一点的是从河北、河南、山东等省份,我初中的时候统计过全班同学的籍贯信息,基本上没有人籍贯是黑龙江。

七台河从原来的七台河村,一点点升格到镇、县,最终变成现在的地级市(黑龙江省最小的地级市),居民从几乎为零变到后来几十万人。城市先有矿务局,后有市政府。我小时候,城市里的几乎一切设施都是属于煤矿的:医院——矿务局医院,学校——XXX矿小学、XXX矿中学、矿务局高中……我记得当年市区只有三十万人的时候,矿务局领导在新年贺词里曾经有过这么一句:祝二十万矿务局职工和家属新年快乐。

如果说其它资源城市还有别的东西的话,七台河可以说别的什么都没有,冬季太冷,农林牧渔业不发达,不是交通枢纽,没有除煤炭以外的其它工业,更不要提服务业和金融业了。

从小就是在子弟学校念书,同学里绝大多数人,如果没考上大学,就是去煤矿的上工作。至于做什么,不用太担心,因为矿务局除了煤矿之外,还有自己的学校、医院、公检法机关……肯定有合适的岗位。

煤矿比城市本身还重要,整个城市从当初建立开始,目的就是为了煤,整个城市里一多半的人口都是为煤矿服务的。

如果煤矿出了什么问题,整个城市就会崩溃。

而且事实上,这种事情过去就发生过。

其实早在九几年的时候,煤矿情况也跟现在类似:煤卖不出去,工人发不出工资。当时比现在更糟一些,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互联网,人们只能通过电视和报纸获得信息,出去打工挣钱的观念还不被大多数人接受,所以大多数人只是干耗着,少发几个月工资不会出人命。

后来的事情很多人也都知道,国企改革下岗,分流一部分人,慢慢有人脑子不那么僵化了,开始知道走出去——但这些其实都不是关键。

让煤矿继续生存下去的原因是煤价上涨了,国内大搞基础建设,对钢材、水泥需求增大,所以才给了煤矿可以续命的机会。

后来,煤矿能发出工资了,后来,煤矿工人的工资高的时候月薪上万……

后来,煤城里的大多数人都忘了九几年发不出工资的事情了,大多数人都觉得以后都应该越来越好。

再后来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

历史其实是很相似的,煤城曾经差一点崩溃过,现在又到了差一点的时候。

这要怪城市里的居民没有变革的意识吗?

城市里的很多人,当年都是从农村来到这里,可以说走这一步本身就已经很难了,再让他们从一个城市走到另外一个城市,太难了。

也有一些人想走,但走不出去。城市起步太晚,教育基础落后,我在子弟学校念书,我所在的初中班级里,高考最终考出省的,只有两个人。

这样的后果就是城市里的大多数人只能还留在这里,延续祖辈的工作,城区人口从三十万增长到八十万,但绝大多数人生存所依靠的,仍然是煤矿。

这跟体制有关吗?我觉得关系不大,只要这里有煤矿,只要煤炭价格高,肯定会有人来,肯定煤城会繁荣,前几年煤价上涨的时候,不少外来务工人员从关内来到七台河,下井挖煤,原因就是这份工作挣钱多,这种场景,跟三十年前其实一样。

其实国内依靠自然资源生存的城市还很多,但也并不是所有城市都这样,龙煤集团下属的这四个煤城只能说是自然条件限制,只能依赖煤炭。

下面两个图第一个是百度地图,上面有公路、铁路、地理位置等信息,第二个是铁路运营线路图:


几个重点:

1. 这几个城市都在边境附近,没有港口,没有河流。

2. 公路网络不发达,其中有两个城市还没有直通市区的高速公路。

3. 没有铁路干线,只有鸡西有双线铁路,其它的都是单线,七台河的铁路是单线非电气化铁路。

4. 边境挨着的是俄罗斯,边境那边没有多少人,那边的人可能还没有山里的熊多。

这四个城市只有煤,别的什么都没有,没有地理位置上的优势,不是交通枢纽,不靠海,没有边境贸易。

想依靠其它产业的前提,是城市有机会,但是从地图上看,这几个城市显然没有什么机会。七台河倒是出过几个短道速滑的运动员(大杨扬 ,王濛),但想靠短道速滑带动一个城市的发展恐怕不太可能。

因为没有别的出路,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关闭煤矿,把居民迁走。继续生存如果不可能,那么就要坦然的面对死亡。但绝大多数人都有故土难离的本性,想让这些人自己主动离开,是不太可能的。

说到资源城市,我还想到了两个,恰好这两个城市我又都很熟悉:枣庄和南阳,这两个城市整体上来说都是转型相对成功的城市。

枣庄也是一个煤城,产煤的历史要比龙煤集团的煤城更长,但枣庄的煤矿(老城区)已经严重衰落了,但枣庄下属的滕州市(县级市)经济发展的非常好,不依赖煤矿。枣庄和滕州又处于京沪沿线,京沪高铁在这里有两站,枣庄这个城市能够成功的转型。

南阳虽然自古以来城市的规模都不小(南阳郡),但建国以后发展也有一部分得益于南阳油田。同样的,南阳油田也已经基本不产油了,但因为南阳毕竟有上千年的城市基础,不会因为油田的衰落而导致整个城市无法生存。

所以,资源城市要想活下来,要么有基础,要么早点转型,否则迟早有一天,城市注定要衰亡。

完全衰落的城市也是有的,比如:玉门。玉门老城已经几乎成了一座死城:一座靠石油起家最后没落的“死城”(组图)

几年前我曾经回过一次七台河,因为我的户口还留在那边,需要时不时的回去一趟。我特地回到小时候我父亲工作过的煤矿去看了一下。发现小时候跟小伙伴一起玩的公园、假山都还在,几乎完全没有变过,甚至连地砖的拼图的形状都停留在我考大学走的时候的样子,一个煤矿如果十几年都没有什么改变,那么未来的发展希望恐怕十分渺茫。

PS: 配图来自Google地球,这个假山、花坛、包括背后的大门,至少20年都没怎么变过。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318916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17034/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