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口袋里还有一百块

看到一百元纸币上那张笑脸,我总会想起多年前父亲撒下的那个谎。

那时候,父母背井离乡,在大城市做着小本生意。父亲是家里唯一的支柱,母亲照看着还在读中小学的兄妹三人,闲暇时做手工补贴家用。日子和城中村的出租屋一样阴暗潮湿。

乡里人传来电话,独居的奶奶被确诊为食道癌。父亲是奶奶众多子女中最小也是唯一的男丁,按照习俗,他需要背负起大部分的医药费。

父亲一方面顶着将要失去奶奶的痛苦,一方面艰难维持着萧条的生意。上有老下有小,每一张嘴都要花钱,本来正在戒烟的他又开始频繁地抽烟,一个月下来整个人都憔悴了。

我们兄妹三人很懂事,知道家里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但小孩没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们只能沉默,尽可能地沉默,不再给父母添加一丝的麻烦。那时候我们都在长身体,特别是大哥,饭量惊人,一顿饭吃四碗白米饭,没有菜就浇酱油。母亲今天提起,还是满眼心疼。

癌症是个黑洞,家里的钱都拿去填补奶奶的医药费,能借的也都借得差不多了。有人劝父亲放弃对奶奶的治疗,他也知道这个病治不好,但还是不愿放弃。

转眼又到开学季,作为外来人口,我们兄妹三人的学费是一笔大开销。

父母觉得小孩子上学的事情要紧,东拼西凑,总算都交上了,家里也彻底变成一个空壳。招财猫里的硬币也被掏出来应付日常开支,底下的塞子拔出的一瞬间,硬币哗啦啦地流出来,像一个连肠子都被扯出来的受害者。

那时候我很少去想关于生活的细节,每天就是上学放学,谈及家事时,才会突然沉静下来,学着大人摆出一张严肃的脸。内里却也不懂父母的想法,不过学着配合气氛。

端午节那天,父亲和往常一样去市场找老乡闲聊,作为跟屁虫我也和往常一样跟过去。但那天没有闲聊。

他走得很快,像有很重要的事情一样,我在市场人群中艰难地穿梭,害怕一不留神就被冲散。

“今天过节,生意不错啊。”

“还行,比平时人多。今天菜心不错,拿一把回去吃。”

“出来买菜忘记带钱包了,借张一百块给我。”

“嗯,拿去。”

一个来回对话就结束了。父亲这个谎撒得过于简单日常,并没有引起老乡的注意。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只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面色如常的父亲迅速将一百元放入口袋。他右手夹着烟,狠狠地抽了一口,随后吐出来。烟雾挡住了他的脸,我看得有点不真切。

“走啦,不挡着你做生意,我去买菜。”说完父亲一把扯过还在原地的我,缓慢地穿梭在市场的人群中,我紧紧拽着他的手不放开。

当晚,我们提着肉丸子和菜回了家。母亲瞪了父亲一眼,皱着眉头说:“哪里来的钱给你买这些东西!”

父亲只是笑着说:“今天端午节,加菜。”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沉默。看着漂浮在表面的肉丸子,我抱紧手里的饭碗,狠狠地扒。

那晚我吃得最快,骗家人说赶着看电视,逃离了餐桌。那盆肉丸子汤,我一口都没碰。哥哥们也没怎么动筷子,他们想把肉丸子留给父母。那顿饭是母亲哄着让我们吃下去的。

后来奶奶还是去世了,一家人伤心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不是无情,只是无能为力。

接到奶奶去世的电话,听母亲说父亲拿着手机就哭了,是那种没有声音,眼泪一直流的哭。

后来家境慢慢缓过来,我养成了每顿饭都吃得干干净净的习惯,美其名曰响应国家的“光盘行动”。

可是我再也没吃过肉丸子。

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65599922449323#_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爸爸口袋里还有一百块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