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问题是读的书太少,而点的蜡烛太多

杨绛先生去世,不出所料地又被刷屏了。无论读过没读过杨绛作品的人,都突然间和她产生了无比亲密的关系。朋友圈掀起了一场“我和杨绛先生很熟”大赛,无数蜡烛点起来,照亮了无聊的人的寂寞人生。

105岁的杨绛先生去世,这时候又不出所料地看到有人搬出来那篇刷爆朋友圈的《一百岁感言》,以及“杨绛先生送给年轻人的9句话”,赚得一个又一个十万加的阅读量。甚至还有媒体节选了相关词句,作为怀念杨绛先生的文章标题。只是,假的终究是假的,该打的脸还是打得啪啪响。

早在201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官方微博就出来辟谣,指出署名为“杨绛”的《一百岁感言》是伪作:

人民文学出版社所谓的“前面内容”是指下面这一段:

我今年一百岁,已经走到了人生的边缘,我无法确知自己还能往前走多远,寿命是不由自主的,但我很清楚我快‘回家’了。我得洗净这一百年沾染的污秽回家。我没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只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过平静的生活。细想至此,我心静如水,我该平和地迎接每一天,过好每一天,准备回家。

而至于那些在网上流传甚广的句子,“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鸡汤味浓得需要捏着鼻子才能读下去。一位从民国走来的散文大家,转眼就成为了心灵鸡汤大师,中国人对鸡汤的强烈渴望,不但没放过已经去世的林徽因,连在世的杨绛也都早已落网。

然而,中枪的不仅仅只有杨绛,在网友的不懈努力下,无数的作家都摇身一变,成为了鸡汤大家。

林徽因说: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

余秋雨说:如果你想要一样东西就放它走。如果它能回来,那么它就永远是你的;如果它不能回,那么就不属于你。

莫言说:当时光碾过青春,我将以快乐注解悲伤。

这些来自仓央嘉措,来自余秋雨,甚至来自郭沫若的魅惑忧伤的句子,在巨大的黑夜降临时,在流光暗换的年华里,静静安抚着钢筋水泥的都市里,那些需要慰藉的孤独心灵。然而事实上很残忍,上面这些看着就让人恶心的句子,都不是他们说的。

哈佛的墙上没有贴着“此刻打盹,你将做梦;而此刻学习,你将圆梦”的校训,人家的校训是“真理”;仓央嘉措也没写过“你见,或者不见,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那是出自诗人扎西拉姆·多多创作的诗《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

这些“莫言最伤人的83句话”、“柴静送给女孩的80句名言”、“白岩松经典语录”、“九位名人美到极致的句子”等,和食物相克、吃一包泡面需肝脏解毒32天、仙人掌能吸辐射一样,网络上的各种名人名言以无所不在的方式,霸占着你的眼球,冲击着你的心灵。可是即使知道这些都是假的,知道《一百岁感言》是胡编乱造的,读者也毫不在意啊。反正热爱鸡汤的人也从不在乎作者是谁,钱钟书也说了嘛,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要认识那只下蛋的母鸡呢?

只是,你把莫言最伤人的83句话写进QQ的“说说”也就罢了,你拿那些拙劣的句子来纪念杨绛系先生,并顺手点个蜡烛是什么意思?知乎上有网友说的好:当然不用通读杨绛先生的所有著译作品才能悼念。当然不用精通中国文学史、学术史、八卦史,才能悼念。可以不喜欢,没读过,甚至直接就觉得她水平不行,那也不妨碍为杨绛先生的声名、地位、长寿,为你零星从课本、网上看过的一点儿她真正写得好的文章,为她和钱钟书先生一家人,点个蜡烛,我觉得挺好。

是的,当你们纪念杨绛先生时,都知道挑一张杨绛先生端庄娴静的照片,那么用文字纪念她时,也请用她自己的句子。把胡编乱造的语句按到一个对文字有洁癖的人身上,那是一种玷污。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非其文而祭之,不是谄,而是懒,是蠢。

我不知道转发那些伪杨绛语录的人是不是看过杨绛的书,我只知道,高考时名人名言引用错误,是要扣分的。

杨绛先生说: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说的)。可我要说,你的问题是读的书太少,而点的蜡烛太多

来源:亮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的问题是读的书太少,而点的蜡烛太多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