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62岁时第一次出演AV:出卖肉体仍可能死于饥寒

逃离家暴丈夫,孤身一人来到东京谋生,却因为2011年的那场大地震面临失业,在连续一个星期没有食物的情况下,62岁的香川夕湖走上“超熟龄AV女优”的道路。

赤身裸体并没有换来生活的基本保障。香川夕湖的命运正如大多数“超熟龄AV女优”——参演10部影片后就会被弃之不顾,仅仅被当作一次性消费品,用完即扔。贫困,孤独,边缘化,发生在香川夕湖的事例不过是城市低收入女性所面临问题的极端缩影。

都市女性的贫困问题已经成为日本社会广受关注的焦点,尤其加上高龄、独身等因素。导致城市居民生活贫困的原因往往多种多样,当残疾、疾病、债务、家庭问题等因素叠加时更容易加重贫困问题的复杂程度。据日本自杀预防协会的调查数据显示,当以上因素累加至四条以上时,“自杀”的选择就会自然浮现。

风俗世界(AV行业)无疑是日本现代社会种种问题的凝缩和集中体现,尤其是四十岁以上却仍在一线工作的高龄从业者。日本风俗业或成人影片业在很多人的认知中属于“高收入行业”,从业者轻易赚取高额收入。直到上世纪90年代,成人影片业界也的确是这样。但2010年以后,日本的 AV 国内销量已经连续两年大幅下滑,归其原因主要是08年以来世界经济危机导致日本国内商业活动减少,成年男性收入下降造成风俗业不景气,加上题材面临枯竭,直接导致女优收入状况受到波及。

风俗从业者基数众多,当风俗行业衰落,首先遭到冲击的正是这些风俗从业者。

日本专栏作家中村淳彦长期关注在风俗业和成人影片(AV)中讨生活的女性,由此窥探日本都市贫困女性的生活现状。据他调查,日本现有AV女优6000—8000人,其中有4000—6000人每年会被替换。虽然曾经有过日进斗金的黄金时期,但如今80%以上的AV女优拍一部片,获取的酬劳不过几万元(1万元约合人民币600元)。尤其当拍摄成人影片成为部分人最后的谋生手段,激烈的竞争也可想而知。

在日本风俗界,超过26岁的风俗女被称作“熟女”,而超过55岁的被称作“超熟女”。2000年以后日本“超熟女”数量增多,其中大多是城市低收入女性,有的为了补贴家用偿还房贷的主妇,有的迫于生计以高龄进入风俗界。与众人印象中的高收入不同,虽然的确有高龄女性因出演AV成功收获名利,但更多的“超熟女”出卖了自己的肉体后,仍旧有可能死于饥寒。

日本学者铃木大介准确地捕捉到城市低收入女性的贫困面貌,并把她们的状况概括为“三无缘”和“三障害”。“三无缘”即“家族无缘”、“地域无缘”及“制度无缘”,简略而言就是彻底地“孤岛化”,与社会上的人际网络及制度建构脱钩;“三障害”就是“精神障害”、“发育障害”及“知性障害”,种种精神问题的出现使问题的复杂程度更加纠缠。

在中村淳彦今年2月出版的作品集《熟年卖春》中,66岁的熟年女性香川夕湖无疑集中展现了“三无缘”和“三障碍”问题纠缠下极端痛苦的生存境况。

七平米的兔子笼

香川夕湖,66岁,曾是粉色沙龙坐台女的她现在是一名超熟龄AV女优。一边是渐趋高龄化的成人影片观众,一边是对性毫无兴趣的年轻草食男子,因为观看兴趣的细化,裸露世界逐渐消除了对从业女性年龄的限制,风俗女和AV女优的队伍中高龄女性的人数愈发增加。在这个行业里,年龄超过55岁的女性被称作“超熟女”。

香川夕湖是名副其实的奶奶级人物。她没有家人,常年穿着洗了无数次,已经蹦出线头的T恤,一个人住在离车站步行5分钟距离的公寓里。

“这间公寓里住的大多是外国人和低保户,有的外国家庭甚至一家四口挤在一个房间”,说着夕湖打开了陈旧的房门,进入一间只有四叠半(约7.5平米),形状奇怪的狭窄房间。房间并不是规整的四边形,仔细看才发现整栋楼是建在一块梯形的土地上,而夕湖的101号房间就在梯形的最边角处,歪斜着,兔子笼一般。

2013年,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显示65岁以上的独居女性贫困率接近半数,高达44.6%。毫无疑问,夕湖是其中的一员。

“房租是4万8000千日元(约合人民币2800元),有点小是吧。晚上看电视的时候不开灯,热的话就把全部窗子打开,基本不开空调。吃的也没什么问题,挣到钱的时候我会先买5公斤最便宜的大米,这样起码能撑一个半到两个月,菜的话就买豆芽,才20日元(人民币1块多),很少买鱼呀肉呀的,因此虽然很拮据也能勉强维持生活。”或许是在自己家里很放松的缘故,夕湖那天的话很多。她穿着短袖,露出左腕上的道道伤痕,那是割腕的痕迹。

她注意到我的目光,“啊,这个呀,本来是打算自杀来着。血倒是流了很多,但却完全没死掉,然后就做了AV女优。”

只有一盏钨丝灯泡的房间里,香川夕湖轻声说着,我却汗毛炸起。(只有一盏钨丝灯泡的房间里,回荡着夕湖令人毛骨悚然的低语)

大地震后,酒店的工作也没了

香川夕湖出生在昭和24年(1949年),是成团一代(日本战后最大的婴儿潮)的一员。作为高龄女性“没死成,所以做了AV女优”,如此凄惨的话她却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我是15年前离的婚,50岁时一个人来到了东京,前夫和3个孩子留在了仙台。到东京以后我就住在这间房子里。过去一直在目黑区的一家酒店做清洁工作,但东日本大地震以后,突然之间游客都不来了,我也就被酒店解雇了。

在那之后,我拼命地找工作,每一天每一天都在找。但不管去酒店应征也好,去职业介绍所应征也好,都因为优先招聘福岛地区灾民的理由被拒绝了。那时已经超过了60岁,真的很难再找到工作了。”

做酒店清洁时她每月差不多能挣到10万日元(约6000元)。逃离了原生家庭,孤身一人来到东京努力维持的节俭生活,却因2011年那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被颠覆,连最低限度的生活都无法保障。

“我被解雇是地震之后的一个月左右,也就是2011年4月,在那之后就一直没找到工作,差不多半年以后钱就全部用光了。我每天都很努力地找工作,直到连参加面试的车钱都拿不出来。”

银行存款早已花光,仅有的不过几枚10日元的硬币。她好几天不吃不喝,一动不动地待在房间里思考该怎么活下去,却什么也想不出来。又饥又贫,就在这个时候,香川夕湖看到报纸上“AV女优,性感模特”的招募广告,上面写着年龄“18-70岁”。

“我用10元硬币在公共电话亭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人,我喊着‘我62!62岁!’,马上就接到了面试通知。因为没有钱,我是走到新宿的。跟面试的女经理说了我的情况,她借给我1万日元,那时候真是救了我一命。就那样被采用,做了成人影片女演员。那时完全没有因为裸体而感到羞耻,也没有什么抛弃了尊严之类的(纠结),跟前夫也完全断绝了关系,我唯一的念头就是挣到钱,活下去。广告上写着70岁以下,我就想如果应聘上了就有钱了。那时候的唯一念头就是,这下得救了。”

62岁,AV出道

2011年6月,夕湖成了一名超熟 AV 女演员。她在镜头前摆出性感的姿势,出演了几部激烈的超熟成人影片。

“只有最初的几个月偶尔会有工作,还是跟男演员联络的工作。出演一部 AV 偶而有5万日元的酬劳,多半不过3万日元(不到2000元)。只有最初能挣到每月15万日元左右,维持普通的生活,没过多久就接不到拍片的工作,房租也付不出了。我曾试图再去找酒店清洁的工作,却还是一再被拒绝,最终连食物都买不起了。”

超熟成人片女演员只有少数几家制作公司可以选择。即便下定决心赤身裸体,大多数超熟龄女演员参演10部影片后就会被弃之不顾,仅仅被当作一次性消费品,用完即扔。

到了2012年就再也没有片子可拍了。即使想回去做酒店清洁工作,一提到自己的年龄就会立马被拒绝。连吃豆芽的生活也无法维持,香川夕湖再一次回到身无分文的境地。

夕湖当初为何抛家弃子逃离仙台,忍饥挨饿也要一个人在东京谋生呢?

“前夫是彻彻底底的人渣——赌博、家暴。在仙台时我每天都被人追债,活生生的地狱。”始终面无表情叙述的夕湖一提到前夫,脸上就写满了厌恶。

“和前夫离婚逃到东京已经是15年前的事了。虽然一天都无法忍耐下去,为了完成母亲的责任还是等最小的儿子长到20岁。婚姻生活里只有彻头彻尾的厌恶,前夫不但外表是个恶心的胖子,别的地方也是极其卑劣的。没钱赌博的时候他就会去偷别人的钱包,还对我百般殴打,所以最小儿子20岁生日的第二天,没跟任何人说我就离开了仙台来到了东京。”

“19岁我高中毕业的时候就去做了女招待,前夫是建筑公司的老板,也是那个时候的客人。受不了他的百般纠缠就跟他结了婚。结婚前还算是个慷慨温柔的男人,却在婚后没多久就开始打我。很快,他就开始出入赌场,公司也完全不去,家也不回了。没多久公司就倒闭了。之后每天都有人上门催债,讨债的人找不到他就逼我还债。催债的人看见我还说‘长得倒是不错,不如赶快跟他离婚算了’,真那样的话倒还轻松。只是小孩那时才上小学,离婚是不可能的,我就只能没日没夜地工作还债。

那时对讨债完全没有任何限制,他们每天都到家里百般威胁,用各种方法讨债。我卖了家里的房子却完全不够,仍然欠着几千万的债款。前夫还在不断借钱,借了钱就去赌场,结果越欠越多。”

为了还债,夕湖白天在餐饮店打工,晚上就辞了以前女招待的工作,开始在待遇丰厚的粉色沙龙工作。

“开始欠债的时候长女刚上小学,我还30多岁。那时候还是比较能招徕客人,每月能挣到5、60万。破产的前夫当起了出租车司机,但往往是随便找个地方停了车就去赌博,所以完全不能指望他这种人渣来还钱。我同时在餐饮店和风俗店打工,才勉强把子女拉扯大。”

由于过度劳累香川夕湖的身体在45岁时就问题频出,只能辞掉风俗女的工作。在那之后一直靠在酒店当清洁人员谋生。

“前夫死的时候我46岁。因为他一直肮脏地生活,死后他的兄弟亲友没有一个参加他的葬礼。只有三个孩子趁夜色给他办了个葬礼。真是最差劲的人了。孩子在葬礼上说,‘你给我记住这凄惨的葬礼’。”

于是在小儿子20岁生日的第二天,香川夕湖独自一人逃到了东京。3个孩子在仙台独立,过着各自的生活。

成为AV女优以后

回到之前的话题。香川夕湖在看到 AV 制作公司“70岁以下均可”的招聘广告之后,应征做了超熟AV女优。但仅仅过了半年就迅速被弃之不用,再度回到极端贫穷的状况。

“大约在2年半以前,我连100日元都没了。持续数天,我不吃不喝待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地忍耐饥饿。即使一动不动肚子也越来越饿,1周后我就无论如何也撑不下去了,死的念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那时候是真的想死,就用菜刀割了腕。就在玄关那里。血滴答滴答流了很久,但我却没有死。

后来我又想着在房间里上吊,找到了绳子准备打结的时候,想到如果在这里自杀会给大家添麻烦的,所以就放弃上吊,拿着菜刀去了公园。想着公园里完全没人,应该没问题,我想用菜刀刺向自己,握着菜刀的手却无论如何没有刺的勇气……”

一看表,发现已经是晚上8点了。香川夕湖边说着自杀的话题,边从阴暗处走到钨丝灯昏暗的灯光底下,我突然感到一阵恐惧。努力岔开话题,想要到外面走走的时候,香川夕湖突然靠过来面无表情地说到:

“过了60岁,我的朋友们就一个一个都自杀了。大家都死了,我就想着自己要不要也自杀呢。并不是我害怕死,只是自己用菜刀却无论如何下不了手。没钱,也没工作,一直饿着肚子,这样想活也活不下去。连活下去的办法都没有。”

说着,夕湖从桌子下面的塑料袋中取出了一本手帐。几下翻到了一页拿给我看,上面写着“这些朋友,大家都死了。”

写在友人名字后面的是“跳电车”、“投水自杀”、“跳楼”等字眼。昏暗光线下,这些文字是那么的触目惊心。上学时的同学,在东京交到的朋友,过了60岁就一个一个都自杀了。不管怎么说数量都太多了。

从当场逮捕到社会福利

“大家都是过了60岁,没办法活下去了才自杀的。痛苦的不单单只有我一个人。我也想像大家那样,却没有成功。到什么时候我都是无能的人啊。想死的话,自刎是最好不过的,但多少次我想自刎的时候却无论如何都没有成功。没办法我只好带着菜刀去车站前的警察局。在跟警局的警察先生交代了我没有死成的经过以后拿出了我的菜刀。没想到他看到我拿菜刀却以非法持刀罪,当场给我戴上手铐将我逮捕。引起了多大的骚动呵,还坐着警车到了警察署的拘留所。”

在那里,她被戴上腰绳,拘留10天。每天都有检察官过来讯问。每次都问“为什么带菜刀”。她就回答因为没吃没喝想要自杀,但下次还是会被问到同样的问题。

“检察官说我来错地方了。我不应该来警察局,而应该去福利部门。检察官说,‘特殊情况’,就没有起诉我。给我写了一张保证卡,让我‘去找福祉事务所吧’,就释放了我。到了那里,他们见到保证卡之后就派了一个看护来了解我的情况,之后很快就给了我一笔钱。我受到了生活保护,真的得救了。但那个时候精神方面已经出了点问题,在拘留所的时候也完全无法入睡,福祉事务所的人就给我介绍了精神病医院。现在也经常前去看病,领取安眠药和安定剂。从那以后就一直享有生活保障。”

从时薪1000日元的打工被解雇之后当了超熟AV女优,之后又经历自杀未遂,逮捕拘留,绕了这么远的路香川夕湖总算得到了福利保障。

日本高龄者中出现越来越多因为贫困饥饿致死的状况,而香川夕湖的事例不过是冰山一角。现在连出演成人影片、出卖肉体,都只能获得一时的喘息,不过是一种延期支付。裸露的世界曾经被认为发挥着最后一道安全网的作用,现在看来现实情况是即使卖身也无法保障最低限度的生活,并且被生活追逐的四处奔命的人们,很多并不知晓生活保障制度。

“现在虽说是活下来了,但一个人活着太寂寞难熬了。因为没死成,现在也只能是每天都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夕湖微微叹了一口气,小声说到。

来源:破土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她62岁时第一次出演AV:出卖肉体仍可能死于饥寒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