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突如其来的秃顶

(1)
“你秃了。”理发师突然放下推子,对我说。
怎么可能。
“不信你自己摸摸。”他引导着我的手指,探进后脑勺左侧的一片区域。
从表面上看,那里依然覆盖着茂密的黑发。用手掌抚过,也感觉不到任何异样。
但用手指伸进去摸,居然真的摸到一片光溜溜。

怎么会这样。我感到十分困惑。我27岁,身体健康,性格开朗,工作强度适中,心理素质过硬,生活习惯不算过分糟糕,熬夜不超过两点,每天仅手淫一次。秃是什么东西?和我有什么关系?

理发师拿一面镜子放在我脑后。我再通过面前的镜子查看自己后脑勺:撩起头发,下面有乒乓球那么大一块头皮,光溜溜,亮堂堂,一根毛都没有。

理发师说:“这叫做斑秃,俗名鬼剃头。”

好名字,我想。真是见鬼了。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枕头上也没见落发增多(当然也可能是我没注意),梳头时也未见异常(事实上我根本不梳头),不痛、不痒、不酸、不麻。其实我以前一直剃光头、留平头,那样的话一定早就发现了。可偏偏最近半年我头发稍微留长了一点,刚好足够挡住那一小块秃。

这是一个阴谋!

理发师很兴奋:“鬼剃头,我们经常遇到,见得多啦!一般是因为生活压力大。你最近是不是压力大呀?是不是工作太累了?心里有事?”

放屁,老子工作根本不累,天天摸鱼快活得很。我非常愤怒:我的头发不知被哪个鬼剃掉一块, 然后随便一个理发师就妄图据此来揣摩我,分析我、定义我,给我贴一堆标签:#压力大#,#工作累#,#手淫过度#,#肾虚#。

“曾经有个人想调查我。我就着蚕豆和酒,把他的肝吃了。”

“啥?”理发师问。

没什么。我付了钱,走出理发店。

(2)
回到家,打开谷歌,搜“斑秃”。

“遗传素质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我一拍大腿。没错,去年我爸头上也莫名其妙秃了一块。
“斑秃位置往往相同”——我又一拍大腿。肯定是遗传,没跑了,我爸秃的位置也是后脑勺左侧!

那人哈哈大笑,说道:“好孩子,好孩儿,我正是你的爹爹。咱爷儿俩一般的身形相貌,不用记认,谁都知道我是你的老子。”一伸手,撩起后脑勺的头发,露出一块斑秃,左手一提,将萧峰拉了起来。

萧峰撩起自己头发,也现出后脑勺那光溜溜、亮堂堂的斑秃来。两人并肩而行,突然间同时仰天而啸,声若狂风怒号,远远传了出去,只震得山谷鸣响。

(3)
治疗方案一:
你去买一样东西,叫做梅花针,在秃的地方轻轻敲。敲到头皮红肿,火辣辣的痛。天天敲,就能好。——理发师

治疗方案二:
用生姜在秃的地方用力擦。擦到头皮红肿,火辣辣的痛。天天擦,就能好。——我妈

治疗方案三:
有人介绍了一个老太太,说是会治斑秃。我就和你爸去登门拜访,那老太太拿一根针在你爸头上刮,都刮出血了,火辣辣的痛。去刮了几次,头发就长出来了。——我妈

治疗方案四:
主要功效:育发,适合斑状脱发、全秃、普秃
主要成分:人参、辣椒、丹参、黄芪、川芎、防风、酒精、水等
使用方法:使用本品外搽,同时用五指在脱处头皮做轻度按摩,以增强液剂渗透
——章光101育发剂说明书

搜集完这么多治疗方案,我开始分析:
敲、擦、刮、按摩,属于物理刺激,目的是令斑秃位置红肿,火辣辣的痛。
生姜属于化学刺激,目的依然是令斑秃位置红肿,火辣辣的痛。
至于章光101,别的成份有啥用我不懂,但“辣椒”我是明白的,总之还是要令斑秃位置红肿,火辣辣的痛。

我明白了。我只要没事儿就对着秃的地方用力挠就行了。

(4)
挠了一两个月,秃的地方渐渐长出了头发。

到如今五年过去,我已经32岁了,斑秃再没复发过。

这个故事我和别人说过两三次。我告诉他们,我是如何通过上述理性分析,发现了治疗斑秃的终极大法:挠。

但我心里知道真相并非如此。从一开始我就看到网上的资料里说:“大多数普通斑秃有自然痊愈倾向”。幽尾鸥老师也和我分享过经验:“不去管它,过段时间就好了。我都斑秃好几回了。”

可我为什么还要自欺欺人,说是自己挠好的?是为了编段子吗?是为了虚荣心吗?

不是的。

你想,斑秃发病毫无征兆、原因不明,斑秃的治疗缺乏办法、全靠自愈。斑秃突如其来,斑秃转瞬即逝。斑秃简直就是个拿着剃刀的鬼,任意妄为,毫无尊重。斑秃玩弄我们,就像多罗米埃玩弄芳汀,而芳汀只能哭哭啼啼:

He slept a summer by my side
He filled my days with endless wonder
He took my childhood in his stride
But he was gone when autumn came

斑秃几乎就是荒谬本身。如果别的事情也变得和斑秃一样,生活会变成什么样?不用想了,周星驰就表演过:

在医院等老婆生孩子。
儿子出世。
老婆死了。
儿子天才,会叫爸爸。
鸡鸡长在头上,畸形。
中六合彩,还是头奖。
儿子死了。
老婆醒了。

“一个人要是受了太大的打击,就会进入精神官能的休克状态,不会再有反应了”。 如果你还想过一种合乎逻辑的生活,就不能容忍类似斑秃这样的事情来动摇生活根基。

所以我拒绝承认斑秃。斑秃必须是被我亲手治愈的。

五年来我一直严阵以待,时不时摸摸后脑勺,提防斑秃卷土重来。

(5)
可它一直不来,我又有点想它。

作者:卢十四(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58334908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记一次突如其来的秃顶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