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谦、郭德纲,两种处世哲学,两种人生走向

作者:孟大明白

我就说郭德纲对曹云金的指控不会哑火的,他只是在酝酿,酝酿了20天,发个大招,而且今后的岁月里,他会时时提起曹的背叛,无论公开还是私下。这对师徒,彼此都恨毒了对方。

德云社“新概念檄文大赛”充分显露了两位相声演员在写作上的出众才华,就算他们不说相声了,靠写字也饿不着。

郭德纲的标题:

前面先是说曹云金没文化,上篇文章一定是有人代笔,代笔的还是狗仔指的是卓伟,这点不能苟同,卓伟和风行所有人的文笔捆一块也没曹云金那篇文章好,曹的文章必须有当事人喷薄的情绪才能写就,根本不是现有的娱记和宣传公司可以代笔,卓伟讨厌郭德纲有一个原因应该是卓早年采访过郭的老师杨志刚。

就像曹云金没有代笔一样,郭德纲更没有,小刀子一样扎人的句子都是他的口气,带着画面扑面而来。

他成功地激怒了,也逼迫了曹云金来不及憋几天,当天就做了回应。

并且亮了2003、2004年交给郭德纲学费、住宿费的收据。

收据一共三张,大概每年他要交七千多块。

发票是以学明艺术团的名义开的,田学明是郭德纲的兄弟,大概是德云社当时没有增殖税发票的权限,又需要给个说法郭德纲那时学生少,现在不给发票也有人抢着交钱学习。

上次曹云金撕完郭德纲,我对德云社历史产生了兴趣,看了几本书,分别是郭德纲小舅子(郭妻子王惠的堂弟)王俣钦写的《钦口说:我眼中的德云社》,于谦写的《玩儿》,郭德纲写的《过得刚好》,我没看曹云金的《金生金事》,他写书的时候还在德云社,出版时开始闹出走,但又需要郭德纲给他作序,所以我认为曹那本书里不会有太多实话。

我还听了郭德纲、岳云鹏和曹云金的相声全集,得出了一个结论德云社最有意思的人不是郭德纲,而是于谦。

郭德纲是这么一个人:典型摩羯男,有仇不报非君子,这仇可以细水长流地报,但不报他会憋死。他的文风也特别像另一个摩羯男曾在北大做过图书管理员的那位,指东打西,伏线千里。曹云金是了解他的,因为了解,所以撕到底,他太清楚郭德纲永远不会原谅他了,尽管郭在文末故作姿态说落魄的时候会管他,呵呵,钢丝才信。

这是曹云金檄文的结尾。就算郭德纲装大度,这事也没完。举个例子吧,《欢乐喜剧人》第一季邀请了曹云金,第二季郭德纲做主持人时你看电视台还敢请曹不敢?郭德纲有句话说得对:所以你要做的是必须强大,超过我才会有饭,哭哭啼啼不解决任何问题。

曹云金出走之后业务水平不行,他倚仗的只有年轻,但郭德纲也就比他大十几岁,这日子且得熬煎。

郭德纲早就关闭了微博评论,他微博下面都是徒弟在转发,但最亲近的两个人一直置身事外,一个是德云一哥,他大儿子郭奇林,这些天他转了张云雷受伤的,转了贾玲的,转了节目宣传的,惟独没转他爹的。

另一个是于谦,他转了张云雷受伤的,转了德云社演出信息,也惟独没转这场大戏。

德云社经历了多次撕逼战斗,在德云社地位超然的于谦居然每次都片叶不沾,他的微博下面没有任何人逼他表态,都赞赏他不搅浑水,也是件奇事。

郭德纲和于谦是亲生的朋友吗?我感觉早期或许是,2011年接受采访时郭德纲承认过和于谦是朋友。

在德云社越来越复杂,需要站队的形势下,他们应该只是搭档了。知乎上有用户爆料过:

上个月于谦在机场丢了心爱的手串,他发了长微博寻找,郭德纲和于谦的徒弟郭奇林都没有转这条微博。

在《玩儿》那本书里,就能发现于谦极其爱玩爱交朋友,他的朋友不分职业贵贱,只分共同爱好。于谦经常晒饭局、养动物,出现在他晒照里的有岳云鹏的搭档孙越,偶尔也有岳云鹏,基本没有郭德纲。

郭德纲不止一个场合说过自己没什么朋友,今年上《花样男团》时他说因为性格太内向,他几乎没有朋友。




他后来多次承认过的两个亲生的朋友都不是相声圈的,或许郭德纲没法和同行做朋友。这两个朋友是他成名之后结识的,孟非与冯小刚。上面这段话是他在德云社成立二十周年的演出上当着这二位的面讲的,他说能把他叫出去喝酒的就这俩人,这时旁边站的还有于谦,众所周知,于谦的三大爱好之一就是喝酒。

孟非、冯小刚和郭德纲都是有棱角的人,嘴上绝不吃亏,亏了必然怼回去,于谦和他们是相反的人。相似之人相处起来也更痛快吧!如果和于谦喝酒,郭德纲就没法痛快地骂曹云金了。

于谦其实很喜欢曹云金,郭德纲的所有徒弟都是于谦干儿子,但人的感情会有亲有疏。曹云金那本自传里也有于谦的序。

这种序有可能都是客套话,不过曹云金在离开德云社前接受的采访里就曾经提到过这么一段:

早在2006年的时候曹云金就买房了,他没从家里拿一分钱,也没有任何人帮助他。他干爹于谦慷慨地借了他八万块钱,他自己手里还有八万。2006年的时候,买房16万就能交首付,于是在大兴买了一个一百一十平方米的房子。他说:我干爹非要借给我,所以我到现在也特别感谢他。

这段也解释了郭德纲反驳曹云金为什么能够那么早买房说明有钱是不成立的,那时房价低,八万块钱并不算一笔大钱。这篇文章发表在2013年的《北京电视周刊》上,前半部分的内容和《金生金事》里曹对郭的吹捧完全不一样,反而和他这次发表的第一篇檄文的口径一致,他怎么交费怎么找住处等等(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这篇文章《曹云金:难忘当北漂时那段艰苦的岁月》)。

或许于谦人就是那么好,愿意借给所有干儿子钱,但于谦并不是大家以为的弥勒佛,绝口不说任何人坏话。徐德亮退社时,于谦接受过媒体采访,态度温和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他提到和徐一起演出时,徐德亮经常在台上说郭德纲挣多少钱,其他人挣多少钱。于谦觉得不妥,他们的收入都是所谓“背靠背”,在这次采访中,他撂的惟一一句狠话是关于徐德亮搭档王文林的,他说:在王文林先生看来,挣多少钱也不叫多。

王文林论辈份可是比于谦还高一辈。

郭德纲也试图逼于谦在收入上表态,2009年封箱演出的群口,郭德纲提问:到底给多少钱你们才不走,当时骨干都在台上,高峰、栾云平、何云伟、李菁、曹云金、刘云天,问到于谦。

于:“这个,我不参评吧?”

郭:“你是礼仪小姐。”

于:“是什么都没关系!我先躲开这题!”

风行曾经不指名的爆料某相声名家,有人猜是于谦,其中提到他的工资和其他人一样不高,他用向班主借钱的方式索回自己分红。

这个说法经过层层流传,已经有很多人相信,有人还补充说收入太低时于谦会称病不演出,为了平衡,德云社不能给他过高工资,向郭个人借钱以代替分红是大家默认的形式。

不管于谦有没有用这种方式讨薪,都能说明他在人们心中是一个圆滑、有手腕(非贬义)的人。

于谦是不会离开郭德纲的,这和他们的交情,郭德纲的人品都没有关系。

但更重要难道不是郭德纲离不开他吗?上面那个采访视频里于谦曾经说:谁走了德云社都没损失,只有郭德纲会有一些影响。

如果说郭德纲走,德云社90%会垮,于谦走会垮40%吧。

听过郭德纲和其他人的配合就知道,他离不了于谦。郭的风格凌厉、攻击性强,以前和他搭档的张文顺也是抢风头的,俩人在台上如同拌嘴,有时张文顺的回嘴太狠,郭会接不住。高峰和其他人作捧哏又太温吞,郭德纲怎么使力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只有于谦有放有收,全能接得住,好似高手过招,不能一人独舞。

于谦也离不了郭德纲,他太爱玩,不用功,我听过他在台上独自说大段话就会不太顺溜,唱戏还要看戏词,每次唱歌都是崔健那几首,从不更新曲库,他需要郭这样天才又勤奋的逗哏。

他俩就算再不喜欢对方,也离不了对方,有点像毛与周的关系。曹云金闹出走,郭德纲含恨唱《未央宫》那次,于谦看他的眼神是理解的、怜悯的。

于谦后来也不再说他们是朋友,他说是上下级关系,他把自己当德云社的员工而不是元老,一个解甲归田的范蠡,越王勾践还好意思寻他错处吗?

郭德纲经常调侃于谦富有,以前于谦肯定比他富,可现在未必,郭的生意触角遍及各行各业,于谦喜爱的都是烧钱买卖,办马场,养动物。这个富有其实指的是花钱,郭有多少钱他未必知道,他也不会享受,于谦的钱不一定有他多,但敢于花出去,钱只有花了才是自己的,不花那都是献给妻儿国家的。

于谦家庭条件不错,没有穷根儿,没有对钱的不安全感,郭德纲和他是相反的,有多少钱也没用,都会像斯嘉丽那样反复做挨饿的梦。于谦的痛苦是在相声不景气的时代,混了N年,靠影视剧养活自己,如果他和郭裂穴(相声术语:分手),他就又回到了相声的黑铁时代,再没有机会正经上台,体制内的相声演员哪个配和他搭档呢?

记得侯耀文下葬,德云社全体到场那次,郭德纲和于谦都哭了,但哭的状态还是不同。郭是拭泪,于是泣不成声,不了解情况的人会以为于谦才是侯耀文弟子。并不是说郭德纲凉薄,只是在朋友情份上,他可能没于谦那么敏感,表现也没那么外放。

做朋友做师傅,还是与于谦这样的人相交自在,但他这种性格也成不了郭德纲这样的成功人士,成功人士多半会让周围的人不舒服的。

郭德纲的人生哲学接近儒家,积极、入世、讲究阶级,于谦的人生哲学接近老庄,退让、圆融、独善其身,前者成枭雄,后者作隐士,性格是怎样的,命运就会让你求仁得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孟大明白(mengdamingba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于谦、郭德纲,两种处世哲学,两种人生走向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