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县城的快递变迁

“干完今天这单,这一年也算是到头了,”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扶绥县的一个中通仓库里,取货下乡派送的李师傅停下了正在搬运的动作。

在这个能停放下十几辆4.5米宽的东风货车场地里,稀稀拉拉的落下最后的十几件包裹,箱子上印着的天猫Logo,电子商务的身影频繁的穿梭在这个广西西南的小县城。

而设在步行街的中通站点,是在落户县城二十余家的最早一家。在五年前,这个县城里留给人们收发快递的选择,不过是四通一达的主流标配。

1月27日,是中通站点配送的最后一天。站点的快递哥小吴,已经没有走往常八点在仓库里准时分拣货物的流程。快递员直接从门店后的货架上,按区域网点配送,小吴身后的电车上,耷拉着四五件即将等待派送的货。

囫囵吞枣般吃下碎肉包子,小吴急匆匆要走。

“平日里最忙的时候,一天要送300多件货,容易送的街道一分钟就能送三四件。我负责的区域还是城西最大的网络,不是普通的商铺街道,”小吴说。更多的时候,他只能在派货的三轮车上,先随便吃点干粮垫垫肚子,“汤汤水水的东西根本没法吃。”

老板们沿江沿河给快递员划下派送的网点,恰巧,小吴的网点涵盖了给世界几个大食品公司供糖的糖厂、城西的秀湖社区、以及沿江的街道。中通站点的新租下来的仓库,在城南里一个隐蔽的巷子,那里有明清遗留下来的骑楼,但三不管的状态,让这个被遗忘的巷子显得残破不堪。

从城南仓库去往城西网点,光路上时间,来回要花去小吴半个多小时,对于只有4.2万常驻居民的县城来说,这已经算得上不短的一段路了。

但这个巷子对于中通来说好处更多,老板娘三姐很明确的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之所以选择这个点做仓库是因为地租便宜,场地宽敞,重要的是还能停大车,方便装卸货。一个月不到一千块的租金,她狠了狠心,签下五年的合同。

事实上,从事快递物流行业后, 1000元不到的租金,相较于给他们全家带来的收益,对三姐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起步

多年前,三姐不过是广东务工大军中的一员。那会儿在广东的瓷砖小镇打工,即便是一个月只有2000多元,她看见身边的工友还是舍得将大半工资,砸在她看不懂的网购上,“每天进出她们都会拿快递,”这是她最早对快递物流的印象,她想,这个行业还是有前景的。

接手快递纯属偶然。2011年的年底,她在县城免费派发的广告上看到转让中通的代理权,三万块的价格让她动了心,即便如此廉价的代理转让权,也还是靠着娘家人东拼西凑撑起来。

三姐没有自己做过生意,甚至不知道在这个小县城里,别人做不下去的转让权意味着什么。前东家一把揽下除了中通以外汇通和申通代理权,统管着当时主要以公交公司派件的物流专线,对于转让,前东家给出的说法是管不过来了。

白纸黑字上,规定了作为代理的责任、义务以及谈好分成,“最初不过是想找口饭吃。”

彼时,一天从南宁中转站派件到县城的快递,经过三姐手上不过三十余件,一件不到两元。而到手的寄件正常就在两三件左右,稀稀拉拉,更多的时候几乎为零。闭着眼睛,都能算得出一个月的收入,三姐回忆说。

跟最早进驻县城的其他快递公司一样,早期没有多余投入,最多的人工都从夫妻店开始,赚的都是人工钱。

夫妻分头派件,或者一人管前台一人派件,没有收入的时候,这是最省人工的办法。三姐的胞弟黄鑫(化名)回忆道,几十件东西,不到半天就派完了,呆坐在门店一天,苍蝇还比人多,“大家的想法还是不如早点散工,”三姐的丈夫,派完件还会跑去河边钓大半天的鱼。

彼时,三姐一度还在美容院工作,用一个月1500的工资预支掉一个地势低洼的门店房租,有人找上门的时候,才会跑到店里帮忙。她笑着说,“那时候,美容院是我的本职,快递反而更像兼职。”

爆发

苦熬半年后,剧情开始反转。回想起来,三姐甚至觉得像是自己撞了大运。

反转是电子商务在小县城勃发的镜像。早在大城市兴起已久的网购,直到2012年上半年,才传递到这个与信息闭塞隔绝的小城。

“突然有一天站点就来了300多件,”三姐清晰的记得。这让她有点高兴。此前,大半年的时间里,她和丈夫在饭桌上,曾经不止一次的商量要放弃掉中通的代理资格,“如果没有更好的收入,可能就会再转让。”

不是因为亏钱,单纯的人工派件还是赚钱的,只是把夫妻两人的时间都消耗在快递业务上,赚出来的钱跟一个人打工的工资收入差不多,从时间成本上更贵些。而这个商业、工业没有特别发达的桂西南县城,一个打工者的月收入水平,也就在1700元上下。

在经验老道的三姐看来,派件数量与寄件量成正比。人们买的越多,退货率就越高,退货就需要寄件。那段时间里,中通站点每天的寄货量达到了两位数,寄件对于任何一家快递来说,意味着直接的利润。

“派件一单的毛利也就一两块钱,除了买面单的钱,寄件的钱都能到自己账上,”像三姐一样,县城的快递老板们对日益增长的寄件量持喜闻乐见的态度。

2012年,淘宝商城正式更名为天猫。2012年双十一当日,天猫与淘宝的总销售额达到191亿,其中天猫达132亿、淘宝59亿,被业内称为双十一的爆发点,这对中通站点的明确影响,则是第一次达到了500多件派货量。

现在在中通站点工作的快递员小吴,此前曾经在县城的圆通快递工作了三年。2013年时,大学读市场营销专业的他,选择了毕业两年后从事快递工作。

对于这个风里来雨里去的工作,家人一度反对,甚至认为还不如直接接手家里的生意。

作为圆通站内的唯一大学生,小吴一开始就负责管理门店。最直观的感受,从2014年开始,就呈现了一个陡峭上升的变化。

2014年,县城的圆通站点,经过小吴手的日派单,平均是五六百的量,双十一达900,2015年三月,派单量自然而然的到了1000,同年双十一,派货量已经突破了1500,“再跨年,直接涨到2000了,”做管理的小吴,派单量突飞猛进的时候,不得已从周边乡镇还会招募一些闲散人员,帮忙分拣和派货,“这一些临时员工来说,可能比他们干农活来得要轻松和容易赚钱些。”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了三姐的中通站点里。2016年,突破2000的派活量后,不得已,将人工从原来的五个人,提高到了12个人。

杀红了眼的双十一,给这个县城造成不小的震动,“多出来的那几个人更多的是临时工的性质,就是为了防止双十一送货不及时被客户投诉。”货量的增加,让中通不得不换了一辆载货量更大的车。快递公司自己派车去南宁中转站取货,油费过路费自理,加上聘请司机的费用,一个月花费近万元。忙不过来的时候,甚至连新买的货车还来回载送两次。货物,堆满了新租的仓库。

此前,还在县城圆通快递工作的小吴曾经三次和家人打包票,看好快递行业,想买下南宁的加盟代理权,“当时只要十几万就能拿下的代理权,可惜家人还是不支持,”小吴悻悻地说。

而事实上,在小县城中通站点一天只有百来件派货量的额度时,就已经有直觉敏锐的外地老板出价20万,希望拿到三姐家中通的代理。“想了想,放弃这个事情之后,不知道要做什么,还是硬着头皮去做了,”三姐说。没想到,一念之间的坚持,有人居然开出了100多万的高价,这样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的家庭惊愕不已。

但行动仅仅维持在吃惊的层面,按三姐胞弟黄鑫的估算,早在2014年,县城一个快递站点就已经达到20万的纯利收入。相比于普通打工人员1000多元的月薪,这笔资金不可谓巨资,重要的是,好好经营下的代理权,意味着养了一只能持续下蛋的母鸡。

“2016年甚至更多,”黄鑫感慨到,三姐把外债偿还之后,开始将余钱进行多处行业的投资,家里老人挣了一辈子的钱也就起了两层小楼,现在已经加到五层高。

竞争

先发优势并不能给三姐中通站点带来确切的安全感。相反,越来越多的人似乎深谙行业的挣钱之道,近两年里,县城里陆续出现了20家快递公司。

快递公司变多后,市场开始躁动起来。

县城的圆通快递,发区外的标准是首重12元,续重以1公斤2元的价格。2015年3月,还在圆通工作的小吴,第一次从上门寄件的客户嘴里听说,有小快递开始在寄件上“压价”。为了吸引客户,发区外的某些快递公司甚至将首重降到了八九块,而经常在圆通寄快递的客户开始抱怨客单价高。

运费的下降,对这个依靠农副产品售卖和边境特产的县城电商和微商有着致命吸引力,小打小闹的商业模式让他们对下调的价格更为敏感,小吴眼看着用户开始流失。

“那时候,我常给员工们说,如果要打价格战,那就要死大家一起死,不然都规规矩矩的做生意,”时任管理的小吴说。

小快递尚且处在发展初期,老板也兼快递员,挣的派单费就是自己拿,只是因为名气不大,派货量较少,目前还是处在依附大快递公司的状态,“他们需要搭着大快递公司的运货线从南宁中转回来,”更需要派单及时,否则未来更难取信用户。

中通的三姐最早发现乡镇站点的商机。严格说来,是县城周围乡镇上的小卖部老板发现了代收快递的商机,寻着各个快递公司前来谈判。

这些在镇上的小卖部老板只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押金,便可成为某个快递公司在乡镇的代理。中通的三姐,在几年之内,吸纳了12个乡镇的站点代理。相较于其他的快递公司,三姐说,县城中通给乡镇代理的门槛更低,押金更少。

每天货车从南宁中转站将货物运回后,会将货物分成县城与各乡镇两部分,乡镇的代理会直接到仓库取件,统一拉到镇上,而界面新闻记者在中通新仓库里,碰见的李师傅便是县城下面乡镇的一个代理商。

由于乡镇快递量较少,更多的时候,这些乡镇代理们还同时兼收几家大快递公司的派件,创造赚钱的新营生。

2014年,阿里巴巴集团计划将在三到五年时间里投资100亿元人民币,在全国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实现农产品进程和网货下乡,2016年8月,这个县城与阿里集团签约,将乡镇的农产品搭上电商快车。

乡镇代理的设立和农村淘宝计划,让中通站点的乡镇派货量从基本为零变成了与县城范围派货量的秋色平分。

一些时候,小吴总能看到同一个人名下的七八个快递,后来忍不住一问,原来是乡镇上熟悉网购的年轻人,给邻里乡亲代买代置。

而另一方面,从乡镇走出去的农产品电商化,又反过来给快递公司带来不少寄件收益。因而即便是竞争如此激烈的市场,三姐始终还是对未来的收益有信心。

至于什么时候能日派货量突破万件?三姐沉思着说,其实人工送件量还是固定的,派货量增加也人工也会增加,想赚钱,还是要从寄件上突围。

来源:界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个县城的快递变迁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