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赚钱的女侠不是好女侠

作者:贺少侠

【编者按:本文节选自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入围作品《峨眉回忆录》。少女道姑的另类江湖笔录,文笔清丽的荒诞武侠故事。】

一、

我叫小山,名字是师父给我起的,师父带我回峨眉山的那天,天空飘着绵绵细雨,师父背着我以轻功纵上峰顶的时候,我心中充满了不知名的情绪,动人肺腑,噬人肠胃。这种深刻的情绪让我觉得,有什么重大的事将会发生,而我的命运将在这一天完全改变。

不久之后,我才意识到,那种情绪叫做饿。一碗面下肚,所有的情绪立刻消失无踪。

吃完面,我在峨眉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小风师姐,她虽然在峨眉呆的时间比我长,却是跟我同一年拜师,但她坚持让我叫她师姐。我以为这是因为她年龄比我大,但她说年龄是身外之物,她只是不愿意别人叫她的名字,因为这听起来很像小疯子。

我问过师父为什么我们的名字都这么普通,师父说:“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你们的名字都这么朴实?等你们到了我的年纪就知道,什么叫真味是淡,什么叫至人是常,人世间最精华的东西,其实都是很朴实的。”

我看着师父手中的霁雪清音剑:“那为什么这把剑的名字这么复杂?”

师父深沉地看着我:“这世间很多事情都没有答案,名字不过是个代号,不要太执着。”

我把师父的话告诉了师姐,问:“你懂了吗?”

师姐说:“这有什么不好懂的?我们是精华,剑不是。因为我们本质上是精华的,所以不需要在意虚名,剑本身就不重要,它的名字自然也不重要,无论如何,你都不用再纠结此事。”

由于这段话听起来让人十分愉快,我彻底接受了这个解读,并对师姐的悟性佩服得五体投地。

二、

我一直记不起来峨眉之前的事,师姐对此的推论是,我可能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然后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我不想记起这件事,所以记不起来,第二种是师父对我进行了催眠,模糊了我小时候的记忆。

当我有机会问起师父这件事的时候,她说:“你看,你又执着了,这只不过是因为你记忆力不好,以后多去后山采点草药吃。”

我也问过师姐她的身世,她偷偷告诉我,她也不知道父母是谁,只知道自己一出生就在峨眉山,因此她一定不是随便从街上捡来的,只可能是山上捡来的。她一直深信自己的出生非同寻常,因此师父才会让她住在洗象池。

她说:“你看,大象就不是平凡的生物,这说明我一定是大人物的女儿。”

我说:“可是我也住在这里,那我也不平凡吗?”

师姐说:“你又想多了,你住在这里,只是因为你来的时候其他地方都住满了。”

三、

峨眉弟子有统一的发型和着装要求。我们必须把前面的头发挽到脑后扎成一个发髻,这就让我这种发质的人觉得很尴尬。师姐梳这个发型自然好看,但我的头发又少又软,如果扎了正常的发髻,能披下来的头发就不多了,如果想要头发正常地披着,发髻就会显得十分可笑。自从被师姐嘲笑之后,我便深陷于到底让发髻可笑还是让披发可笑的纠结之中,难怪师父总说头发是烦恼丝。

和所有门派一样,新弟子在练习剑法之前,必须经过几年的基本功练习,峨眉的基本功分两项:体能训练和呼吸吐纳。一个动,一个静,一个练外功,一个练内力。

体能训练的机制是,在峨眉山灵岩等五大景点设了签到处,分布于前山各处,每处制有自己的印章,新弟子必须每天带着签到薄,盖完五枚印章。

对于还不会轻功的我来说,这几乎是要用生命去完成的任务。

于是在享受了十日经脉尽断的感觉之后,我开始发挥我艺术家的天分,用山里找到的泥石制成颜料,开始了我生命中第一次造假。

我画的印章惟妙惟肖,与原版几乎毫无区别,而且根据师姐的指点,我们只是每天跳过一两个签到处,因此数月以来没有任何人发现,而我也第一次感觉到了用技术碾压别人的快乐。

不幸的是,这世上还有一种东西叫年末考试。之所以说不幸,是因为笔试考卷里只有一道题目:灵岩顶的龙涎草在今年几月开的花?龙涎草的花非常显眼,如果每天去签到,自然会有印象。

我看见师姐健笔如飞地答完了题,偷偷给她使了个眼色。

师姐伸出五只手指晃了两下,给了我一个自信的微笑。

于是我坚定无比地写下了:五月。

在我发现我是唯一没通过笔试的人时,我感觉到了深深的忧伤,带着被最好朋友背叛的悲凉,我沉痛地问师姐,为何要骗我。

师姐一脸茫然:不是跟你摇手说没有吗?我对峨眉最熟了,灵岩顶四季荒凉,根本没有长过龙涎草。

我突然发现,考试本身并不可怕,师父的套路才最可怕。

在把印章造假事件和盘托出之后,我被罚洗了一个月的碗。但不知为何,我感觉师父并没有真的生气,神情中反而有一丝喜悦。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因为他从我的绘画天赋中看到了商机。

第二年,师父把体能训练的机制改成了去签到点按手印,我再也不能瘫在房间里偷偷临摹印章,也不能在烈日炎炎之时坐在房间里歇凉了。我思索了很久,觉得有一个可行的方法是,做一个软而透明的人皮面具,喔不,是人皮手具,将其覆盖于师姐的手指上,让她代我按手印。苦于没有在峨眉找到合适的材料,而我也不知道具体工艺如何操作,所以不得不放弃了这一想法。

我又第一次感觉到了志大难抒,超越时代的悲哀。

四、

在我绘画的天赋被师父发现之前,我一直不明白峨眉的收入来源是什么,只知道能供这么多人吃喝用度这么多年,师父一定很有钱。

在印章造假事件之后的山庆日,师父让我试着画了一张山景。从此以后,我每半个月都要画一张图交给身外阁,我并不知道它们有什么用,只知道从那天开始,师父再也没有给我分配过山里的杂务。

后来师姐告诉我,峨眉山上每个人都要做一些事来创造收入,否则就要做一些杂务来弥补,例如擦佛像扫地等等。

我大惊:“师父让我擦佛像不是为了培养我的耐心吗?”

师姐说:“那师父让人扫厕所,莫非是为了培养恶心?”

我一时语塞,说:“那我画的画怎么能赚钱?”

师姐说:“峨眉虽然比不上少林武当,但也算是有名的门派,少不得要常常出席各种江湖人物的寿宴啊,武林大会啊,之类的,每年采购礼物也花去了不少钱,现在师父就送你的画,既减少了买礼物的成本,又显得峨眉有品味,这不等于赚了钱么?”

我“哦”了一声,开始意识到,峨眉并不像我想的那样,不食人间烟火,而江湖,也不像我想的那样,远离凡尘俗务。

后来我又问:“那你做了什么来创收?”

师姐仰天长笑,说:“姐靠的不是劳力,是脑力。”

原来,师姐采药时,在侧峰发现了一汪泉水,味道十分甘甜,于是说服师父批量封装,然后批发给山下城里的茶坊,用做泡茶之用。由于打着无污染无添加纯天然高山水的旗号,又有峨眉声誉作为保障,销量竟然十分火爆,从此每个月峨嵋山只需打点泉水,便可增加大量收入,而这些收入的一部分,自然也就源源不断地算到了师姐头上。

我听完叹为观止。

更让我惊叹的是,一个月后,有商业头脑的师姐让我设计了一批形状独特的标记,用来贴在峨眉牌泉水的包装之上,于是新包装泉水涨价而来的收入,就算在了我们的头上。从此以后,我每个月只用画一张画,而师姐每天都能多吃一碗饭。

五、

在我十四岁那年,我的视力突然变得很奇怪,我开始看到不同的人在练功时,身上流动着不同色彩与形态的柔光,我身上没有颜色,而其他同门师姐,身上的的光多是浅红色。师父身上的红最为醇厚,我想,还好猴子看不到我看到的颜色,不然师父以后麻烦可就大了。

然而当时的我出奇地淡定,并没有因为视力的事一惊一乍,在后来那件事发生之前,我一直以为是自己画印章画太多得了眼疾。

我的内力修为始终进展缓慢,似乎筋脉也一直无法打通,这天我练功之时,我感觉到万年波澜不惊的丹田里忽然一热,瞬时非常激动,在确定不是肚子疼之后,便翘了午饭时间去晴云殿请教师父。但我刚走近殿门,就听到了陌生人的说话声。

只听一个老人的声音说:“他内伤复发,伤势刚烈,唯有峨眉至柔内力方可医治。”

我探头一看,只见师父和一名老者坐在殿上,下首站着一名跟我年纪相仿的男孩。

师父眉头紧锁,走到男孩面前,忽然我看到他身体里又泛起了醇厚的红光,沿着筋脉缓缓流动。

紧接着师父伸掌一推,柔光注入了男孩体内。只见男孩原本暗淡的身体里,突然出现了一股五彩的光线,不停颤动,师父神情一震,手臂上的红色光线渐渐变粗,男孩身体里的五彩光线也颤动得更加厉害,忽然五彩光线幻化成一道黑光,笼罩了男孩全身,似乎要将师父也侵吞,我一时担心,大叫了一声,紧接着便失去了知觉。

醒来后,发现我正躺在师父房中。

师父问:“你刚才,看到了些什么?”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说。

师傅说:“刚才你看到的情形极端凶险,但外表却平静如常,以为师的修为都只能感知一二,你为何又会受到惊吓?”

我将这一年总能看到柔光的事告诉了师父。

师父看着我的眼神非常复杂,过了良久,她说:“虽然我并不知道原理,但你看到的,应该是人的内力流动。”

我顿时有些失望,因为按我的猜想,我看到的应该是比这要高级很多的东西,比如仙法之类的。

我问:“为什么我之前没有看到过?”

师父说:“这可能跟你自己的修为也有关,我刚才替你把过脉,峨眉内功心法,你已经通过了第二层,也就是终于有了自己的内力,此后可以开始学习更高层的剑法和轻功了。”

我想起之前丹田一热的事,点了点头,一时有点蒙。

师父见我发呆,又说:“我知道你一时非常震惊,有此天赋的人世间罕有,你一定要记住,除了我,这件事谁也不能说,否则你将会有杀身之祸。”

我问师父:“小风师姐也不能说吗?”

师父道:“她尤其不能说,原因你先不要问,这世上很多事,都是没有原因的。”

我又问:“师父,那刚才我看到的小男孩是谁?”

师父道:“你看到了两个陌生人,不关心老人,先关心小男孩,可见你心思不纯,罚你擦十天大殿地板。”

我大惊,又问:“那老人是谁?”

师父道:“你刚才不问,现在被罚了才问,用心不纯,再加十天。”

我顿时不敢再问任何问题,自此以后,我也再没有见过这两个人。

只是,我有了内力之后,我发现自己身体里的光线,和那小男孩一样,也是五彩的。

而小风师姐也一直不知道,她的内力,与其他峨眉弟子一样,也是浅红色。

选段结束,免费阅读全文请戳: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入围作品《峨眉回忆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不会赚钱的女侠不是好女侠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