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小城镇的互联网创业公司

到2017年1月,陈师傅在杭州开滴滴刚好满一年,2016年全年他接了6000多单。在此之前,他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与出租车公司的合同到2016年7月才到期,陈师傅没要押金,硬毁了合同出来开滴滴。

2016年8月1日,滴滴和优步中国合并,滴滴逐渐减少了对司机的奖励,抽成也越来越高。

“现在滴滴没奖励了,一天不开十几个小时根本赚不到钱。”陈师傅说。

2016年11月1日,杭州网约车新政正式执行,到2017年2月28日为杭州市网约车纳管过渡期。根据实施细则的规定,车辆的计税价格需在12万以上。

“2月底我这车开不了滴滴,回去干老本行吧。”陈师傅说。

而这个陈师傅被迫要离开的行业,我家乡安庆的李师傅则才刚刚进入。

李师傅的本职工作是教师,两个月前儿子教会他用滴滴,放寒假后他每天开九个小时。

“快过年了,年轻人都回来了,之前每天顶多10单,现在至少有25单。”陈师傅不紧不慢,行程总共只有2公里的距离,找乘客开了2.1公里。陈师傅说,平时打车的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偶尔有中年人打车,也都是孩子教的。

在这个小城镇上,你想去的地方滴滴起步价之内基本都能到。不管是物理距离还是心理距离,这里离互联网发达城市都很遥远。

但已经看到机会的人并不这么想。

消费升级

2017年1月8日,垂直电商品牌牛哈哈的第一个加盟店落址在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这里是其创始人的家乡,但这并不是选址的重要原因。

牛哈哈公司位于上海,主打澳洲精品牛肉品类,自建冻库与分拣中心,2016年在天猫、微商城等线上渠道的销售额超过一千万。牛哈哈生活馆总经理吴乙有说,2017年牛哈哈的重心在于线下生活馆的铺展。生活馆以加盟的形式招商,生活馆内有体验区,包括煎牛排、炖牛骨汤等,让顾客了解牛哈哈产品的品质和文化,吸引生活质量追求越来越高的用户。

“三四线城市的消费力并不比一二线城市差很多,只是房价低一些。”吴乙有说。

在落址前,牛哈哈团队做了一些调研。县城里面牛肉的价格在40元以上,牛哈哈的价格在50元左右,会员价格为40元,“基本可以竞争掉劣质牛肉的市场。”

对于加盟商,牛哈哈除了提供产品源、VI设计等,还有一整套的营销方案的指导,更重要的是输出全渠道的商业思维。

“在县城开一个店,以往坐在家里等顾客来的思路肯定是不行的。对于如何利用当地的自媒体大号,如何结合社交、媒体属性的渠道去做推广,这些他们很陌生。”吴乙有说。

吴乙有觉得在县城做生鲜电商更容易,因为一二线城市的用户选择路径很多,有大的进口超市、生鲜店、电商等,而县城生鲜的便捷性和可选择性本来就少,市场领导的优势很强。同时,县城很小,宣传也很快。

“生鲜电商都在下沉,从一二线城市下沉到三四线。京东、天猫在一二线城市打得头破血流,反而是三四线城市有更广阔的空间,它们没有那么长的触角去占领。”吴乙有说。

内容电商

提起小地方,农家特产或许能给人最直接的想象。在安庆,也有一个团队专注于讲述这个小县城农家特产的故事。

“山里亲戚”微商城的首页有一句话:“从此,故乡不再只有冬天”。

“我以前看到过一句话,‘从此,故乡只有冬天,再无春夏秋。’在外工作的年轻人,大部分只有过年才回到家乡。”这是ZIGO创办“山里亲戚”的初衷。

“山里亲戚”有公众号和微商城,微商城上的每一个产品都有对应的文案在公众号上推广。ZIGO说,团队挑选产品的标准有两点,一是有明显的地域特色,二是有故事可讲,可以宣传家乡文化。



山里亲戚团队目前有六人,张志国是负责人,两名中国美院的成员负责设计和文案,一名策划人员,还有两人在货源地负责发货。

2016年3月成立以来,目前山里亲戚有17000个粉丝,商城月销售额为5万。ZIGO的思路是以区域作为模版,做出品牌特色后再进行复制和推广。2017年,ZIGO计划再拓展两个城市的产品进行售卖。

本地创业者的服务商

七年下来,周宁接触了几百个三四线城市的创业者。“活得还算滋润”,是周宁对这些创业者的感触。

周宁的公司专门服务于区域互联网创业者,提供运营咨询、移动技术开发等服务,包括地方分类网站的广告联盟、微信插件、App开发等。

“区域互联网创业团队中,70%没技术,90%没技术团队。”周宁说,技术和运营是这些创业团队的短板。

“过去一提到本地互联网创业,就是做网站。现在大家想的是为本地用户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周宁表示,产业互联网、电商、自媒体,都是三四线城市互联网创业的热门方向。

周宁有一个客户,在常州市下辖的区县金坛,创办了一个网站叫金坛山水网,过去是一个地方网站。目前他们正在开展产业互联网方面的探索,把原来的家装频道改造成一个本地互联网家装公司,本质是学习一二线城市互联网家装的经验,给三四线城市引入标准化家装服务,从品质上、标准上、便捷性上改变本地居民的生活质量。

但由于地域局限,区域互联网的项目天然地存在天花板。

“做自媒体,百万就是上限;做电商卖土特产达到几十万都不容易;产业互联网只做本地,千万就是极限了。”周宁说。

后记

大厂软件的触角向四面八方延伸,但互联网带来的便利性,小城镇上的人们享受到的依然不多。如果不是春节回家乡,我也不会知道有这么多创业者,在看似不大的市场做着有意思的事情。

与竞争激烈的一线城市互联网公司相比,他们也许离估值和融资很远,但服务的却是被很多大公司忽略的人群和需求。况且,对于这些被很多年轻人忽视的地方来说,即使是这样不紧不慢的开始,或许也是这些城市获得活力的重要原因吧。

来源:界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那些小城镇的互联网创业公司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