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穿山甲

最近一位「穿山甲公子」火了起来。说说我所知道的穿山甲吧。

我的故乡有很大一片橘山,几十年来都种果树,土地松软。橘树一旦生长多年,很容易有蚁害。穿山甲是以白蚁为主食的。在一些僻静的山坡,偶尔会见到小洞穴,有经验的农民能看得出,哪些洞穴是自然形成,哪些则是穿山甲的洞窝。

捕穿山甲的方法很简单:用锄头掘,顺着洞里深挖一两米,突然会有一个圆球滚出来。拿袋子将它一裹,就算捕到手了。穿山甲的样子看起来很古怪。它是哺乳动物,却满身鳞甲,并且几乎永远都是蜷缩的状态,看起来有点害羞。

穿山甲没有一点野兽的样子,它看起来更像地虫,只是体形更大,还有鳞甲。在残酷的自然竞争中,穿山甲能生存下来,大概全有赖于这一身鳞甲。遇到一般野兽,蜷缩成一团,兴许还能挡得过去。一旦遇见人类,就只能徒唤哀哉了。穿山甲变稀少的原因,正是人类的捕捉。

人类对穿山甲有两种主需求:食用和药用。这两种需求,说起来都甚为荒谬。

先从吃的方面说起吧。穿山甲体形不大,通常只有五七斤,去其鳞甲,可吃的肉不多。我没吃过穿山甲,不知其味,据说「味淡性平,气腥而窜」,也就是闻之腥膻,食之寡淡,味道大概不怎么样。最近那位「穿山甲公子」说,穿山甲味道好极了。这种话语也许是出于捧场和虚荣吧。

人类对猪牛羊这一类动物很熟悉,什么好吃什么不能吃,如何制作最为营养美味,可以说研究了几千年。野生动物的肉,没有特别的营养价值,又缺乏烹饪传统,偶然捉一只下锅,你说能有多好吃呢?一些人以吃野味为荣,越是吃到珍稀动物,越是沾沾自喜,这实在是难以理喻的心态。

我一直反对吃野生动物,包括非珍稀的野生动物。主要原因是,和家养动物比起来,野生动物很危险。它们往往携带未知病毒、寄生虫或微生物。出于安全考虑,我希望读者克制口欲,不作这种低级俗气的尝试。

中国人对穿山甲需求强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中医。中医药典里,穿山甲还被认为是药用动物,肉和鳞片都可入药。《本草纲目》记载:「(穿山甲)鳞可治恶疮、疯症、通经、利乳」。

这些说法有什么科学依据吗?完全没有,都是胡说八道。

中医说,穿山甲鳞片可用作「通经利乳」,理由是:穿山甲穿山打洞,可能有利于通经利乳。一些号称能治活血化淤的中药,以穿山甲为药材,理由也是,「其走窜之性,无微不至,故能宣通脏腑,贯彻经络,透达关窍,凡血凝血聚为病,皆能开之。」再比如说,穿山甲的鳞片可治跌打损伤,中医的思路是鳞片坚硬,研磨服之,肯定能治骨伤吧。

中医把穿山甲描绘成「药用动物」,基本上是「以形补形」,非常荒诞。穿山甲的药用价值没有得到科学确证,这不妨碍中医界遵循古书,将它编入现代药典。卫生部颁布药方标准,收录了60多个含穿山甲的药方,以催乳、外伤用药、大力补丸为主。对穿山甲的药用需求,大大提高了穿山甲的价值,这是它越来越少的一大原因。

穿山甲只在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才有,活动范围有限。每年只产1胎,和很多哺乳动物相比,繁殖力并不算强。此外,穿山甲食谱狭窄,基本吃食白蚁。南方树林一旦使用科学方法灭蚁,就会危及穿山甲生存。加以人类需求旺盛,捕猎盛行,穿山甲的大量减少,直至濒危,就不难理解了。

穿山甲的市场需求很强烈,短期之内难以消灭。这种需求伤害了穿山甲,有没可能转变成保护穿山甲的力量呢?

拯救野生动物,使其种群繁荣,最常见的做法是商业饲养。早些年捕猎野生梅花鹿的现象很常见,后来很多地方兴起梅花鹿养殖,鹿茸等产品价格随之大降,盗猎激励随之降低。按道理说,这是很好的办法,然而穿山甲的情形却颇为特殊。

穿山甲对环境要求很高,尤其不喜欢人类打扰。人类一旦将其捕猎,就会蜷成一团,以绝食抗拒。这是一种安静的、人畜无害的野生动物,它的生存高度依赖自然环境。以目前的技术看,驯养难度极大,更不要说规模化的养殖。

2003年,国家林业局公布了一批允许商业驯养繁殖的动物名单,穿山甲没有名列其间。民间驯养穿山甲的尝试,一直没有停止,地方政府也未有明确禁止。只可惜,穿山甲实在难以驯养,试验性养殖虽有,成本较高,距离商业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人工养殖穿山甲有很大困难,不妨尝试另一种思路,变「笼养」为「散养」。将穿山甲生存的自然环境,全部纳入财产范畴。简单地说,就是将大片山林产权落实到企业和个人,允许他们从中获益。

穿山甲既然有高价值,能从中赚到钱,产权者就会尽心保护。一只雌性穿山甲,1岁多就能生育,如果受妥善保护,一生之中能生十几胎,数量增长还是很可观的。

保护产权者的长期利益,允许他们捕猎售卖,这会促使他们妥善保护。产权者不会容忍野生动物灭绝,也不会容忍别人盗猎,因为那是实在的财产损失。通过部分野生动物取得收益,会有更多能力用于保护其他动物,这也是狩猎保护的道理。

保护野生动物,我是反对严刑峻罚的。经常看到一些新闻,一些农民因为捕捉几只穿山甲(在他看来是很寻常的事情),就被举报、判刑,蹲牢狱。动物利益凌驾于人类利益之上,在我看来是悲哀的。人类对穿山甲有需求,固有其丑陋不堪的一面。若是因利乘便,将此种需求付诸于正确方法,保护穿山甲和人类需求,其实是可以并存的。

来源:菁城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所知道的穿山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