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的经济问题:鲜花和套套

每逢情人节的时候,鲜花与套套就成了必需品。

I. 鲜花

每逢情人节的时候,花便成了一个必需品,这是因为女性对鲜花的情感连接。

但不知大家有没有想过花的价格是如何确定的呢?世界上有那么多品类的鲜花,种在各地,这一切是如何运作的?

其实全世界超过80%的花的定价是来自于:阿斯米尔鲜花市场。这个市场在荷兰的阿斯米尔,而这个市场所用的建筑是全世界最大的建筑物,有51.8万平方米,全部建在室内,足足有200个足球场那么大。

每天清晨,全欧洲乃至全世界的鲜花源源不断地从各国运来,到这里参加拍卖。

上午九点,荷兰的国花,郁金香,最先被拍卖定价,然后是其他花种。一小时后,所有主要花种的价格全部定价完成,随即这些鲜花开始被分装、打包,运往全球各地。

阿斯米尔鲜花市场每天平均拍卖1400万朵鲜花与100万株的盆栽植物,而正是这个市场的千千万万的参与者,在追逐自己的利益的同时,保证了这一切的井然有序。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鲜花市场亦不例外。正是这个市场,产生了世界最早的经济泡沫,郁金香泡沫。

在1636年的荷兰,当时由奥斯曼土耳其引进的郁金香球根异常地吸引大众抢购,导致价格疯狂飙高,在疯狂的时候:

一棵价值三千荷兰盾的郁金香,可以交换八只肥猪、四只肥公牛、两吨奶油、一千磅乳酪、一个银制杯子、一包衣服、一张附有床垫的床外加一条船

而在泡沫化过后,郁金香价格仅剩下高峰时的百分之一,让荷兰各大都市陷入混乱。

而现在,据阿斯米尔鲜花市场,每逢情人节,鲜花的销量便会增加20%左右,其价格也是全年最高的。

同时,在国内,也越来越多的'噱头'鲜花出现,比如'一生只送一人'的Roseonly (虽然,注册的时候发现,其实是一个手机号只能送一个人)。

而更有有意思的,七夕的鲜花成交规模已经高于情人节:

这也许预示着中国的消费者越来越自信,慢慢的从‘从洋媚外’的心态逐渐转变为对自己传统价值的认同。

II. 套套

每逢情人节的时候,花便成了一个必需品,而这是由于男性的情感连接:知道送了鲜花后,套套才有用武之地。

全世界每年一共消耗约300亿支避孕套,其数量每年增长10%,而主要的贡献者来自于中国。

谈到套套,我就不得不佩服日本人的工匠精神,这里的典型代表,便是冈本。

冈本于1934创立,其创始人,冈本已之助被称为'日本套套教父',其在日本史上首次成功研制乳胶安全套,并且其工匠精神一直令无数男性感激涕零:

1969年:0.03mm
1980年:0.02mm
2002年:0.01mm

有意思的是,冈本虽然是日本安全套第一(占日本65%市场),但近年由于日本生育率的逐渐降低,其本土销量逐渐萎缩。

而直到2015年,随着中国人出境游去日本,怀着一种对工匠精神的崇拜,将日本造的冈本0.01视为神物,一时间供不应求,其股价也经历了1990年后的再一次疯狂:

而在中国,杜蕾斯的营销也玩的是出类拔萃,经常让人忍俊不禁。

III. 情感

消费品的最高境界就是连接情感,鲜花与套套就是鲜活的例子,这也是我们一直想告诉大家的(三钱消费品投资框架)。

而就算情人节,这个节日,也不例外,而爱情也一直是人类所歌颂的,正如裴多分所说: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为了不耽误大家欢度佳节,我们赶紧收尾,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

来源:驱动之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情人节的经济问题:鲜花和套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