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应该是每一个孩子的闪亮回忆

日前,腾讯正式推出“腾讯游戏成长守护平台”系列服务,通过该平台,家长可以绑定子女的游戏账号、子女登录游戏及消费实时提醒、消费额度设置、游戏登录时段设置、一键禁止登录等。这件事唤起了我的一些和游戏相关的记忆。

我的有关少年时代的大部分记忆,都发生在大街上、楼宇间,脖子上挂着钥匙的无人看管的、无拘无束的青春,以及让青少年乐此不疲的各种无聊游戏——女孩儿们跳皮筋、跳房子、丢沙包、抓石子,男孩子滚铁环、顶拐、抽陀螺、弹玻璃球。记忆中的日子,确如姜文所说,永远阳光灿烂。真实情况也许并非如此,但印象中确实一直都是那么明晃晃的。我相信,那些在记忆深处闪闪发光的东西,有很大一部分,就是游戏,很难想象没有游戏的少年时光。

如今的孩子几乎没有机会再去玩跳皮筋、抽陀螺这样的游戏,但游戏是人的天性,从来都没有不喜欢游戏的孩子,从来都不存在缺失游戏的快乐童年。生在电子时代的这一代孩子,电子游戏就是他们的跳皮筋、抽陀螺。

奇怪的是,电子游戏在中国一直都不太被主流价值观接纳,甚至一度被称为电子鸦片,背负着荼毒下一代的罪名。过去是盛大,如今是腾讯,通过游戏挣大钱的公司,都仿佛做了亏心事一般,鬼鬼祟祟不敢声张。

2008年,马云公开表示阿里巴巴不做游戏,理由很奇葩:“我通过分析发现了在全世界时间不值钱的国家里游戏是最畅销的。你会发现全世界最先进的游戏国家是哪些?美国、韩国、日本,但是这些国家永远不鼓励自己的老百姓玩游戏,它用来出口。有一天我们的领导突然会醒过来问我们孩子在干什么?在玩游戏的话,一定要对他进行限制。因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的现状。所以我说不做游戏,饿死也不做游戏。”

马云很快就食言了。这一次要为马云食言鼓掌,一个影响力如此巨大的人,不该发出那么偏颇、荒唐的声音,即使这种声音在当时能为阿里巴巴赢得更多的媒体盛赞,和在经贸政策上的政府支持。马云食言,至少说明他已经意识到过去对游戏的看法是错误的,自以为是的。

全世界规模最大的那个游戏,名叫奥林匹克运动会(Olympic Games),似乎没人觉得参加奥运会是一件很low、很丢人、很病态的事,但玩《征途》就很low、很丢人、很病态。同样是沉迷,沉迷《传奇》就需要接受电击治疗,沉迷围棋就既风雅又有出息,没准儿还能为国争光,为什么?围棋不也是游戏吗?

当年我在红白机上玩《魂斗罗》1-3代、《绿色兵团》、《赤色要塞》、《坦克大战》,也是废寝忘食,昏天黑地的。没错,电子游戏做得越好,越让人欲罢不能。但游戏不就是该吸引人吗?难道游戏要做成没有人爱玩才算成功?把游戏做得好玩反倒成了罪过了?

中国家长常常是声讨游戏厂商的主力军,但他们似乎从未反思,未成年人沉迷游戏首先是家长的失职。我一向认为,一个与家长关系融洽、生活多姿多彩、随时被关注、被关爱的孩子,不太容易成为一个迷失于游戏的孩子。一个怪罪游戏带坏自己孩子的家长,必定是一个不称职的家长。

我没有替游戏厂商开脱的意思。考虑到中国有近四分之一的网民不到19岁,他们像当年跳皮筋、抽陀螺的孩子一样,同样需要游戏的陪伴,对于自制力缺乏的未成年人,游戏厂商有责任通过系统进行必要的监督。但这种监督不能取代家长的责任。

“腾讯游戏成长守护平台”让家长参与进来,了解孩子玩的游戏,以及游戏中的孩子,让家长不再置身于孩子的成长之外,可能是一种更好的做法。我希望腾讯游戏的做法能帮助这个社会对游戏建立起更加积极、健康的态度和认知。

游戏应该是每一个孩子的闪亮回忆。电子游戏也是游戏。

来源:kes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游戏应该是每一个孩子的闪亮回忆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