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月光男孩》背后的“老板”布拉德·皮特,和他不为人知的奥斯卡“生意”

人们常说,在电影的世界里,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今年的奥斯卡则证明了另一件事:在评选电影这件事上,意外也会随时到来。

“大热”《爱乐之城》死在了一个错误的信封之下,另一部原本没有引起太多关注的影片《月光男孩》,反而被推到了舞台中央。

在惊愕、失望或是调侃的情绪在社交网络上蔓延时,有一个人或许正在偷着乐呢。这个人就是布拉德·皮特。

“演员”皮特没有被提名今年任何一个奥斯卡奖项,但《月光男孩》的出品方名单里,却有一家叫PlanB Entertainment(下称Plan B)的小公司。布拉德·皮特,正是这家公司的实际掌舵人。

在他和朱莉的离婚风波之外,很少有人注意到“老板”皮特通过PlanB在好莱坞和奥斯卡建立的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过去6年,一共有6部PlanB投资或制作的影片入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从2013年开始已经连续四次入围,其中《为奴十二年》和《月光男孩》都笑到了最后。

从最初设立自己的公司,“抱着”大片厂的“大腿”,到独立制片成为奥斯卡常客,PlanB凭借的不单止是布拉德·皮特的影响力,还有独到的选片眼光和对奥斯卡品味的精准把握(甚至是迎合)。

但毫无疑问的是,凭借这几年在获奖以及商业上同样的优秀表现,PlanB已经成为了好莱坞最不可忽视的独立制片公司之一。也许,再过几年,我们在提起布拉德皮特的时候,会先介绍他是PlanB的老板,后面才会补充一句,他还是个演员。

从大制作到小趣味

布拉德·皮特在16年前创办PlanB的初衷很简单。

在2001年,已经出演了《七宗罪》、《搏击俱乐部》、《11罗汉》等卖座又叫好影片的布拉德·皮特早成为了好莱坞的一线。和所有的明星相似,他开始寻求在电影中获得更大的收益和在制作过程中话语权,他选择成立制片公司来达成这个目的。

于是皮特和好友Brad Grey、当时的妻子詹妮弗·安妮斯顿在当年成立了制片公司Plan B。

3年之后,PlanB第一部参与制作,由皮特主演的电影《特洛伊》 上映。电影在全球大获成功,揽下5亿美元票房。除了高昂的片酬,皮特和PlanB也得到了“票房分红”,赚到了第一桶金。

PlanB在这种模式下运作了几年,最具代表情的皮特参演的马丁·斯科塞斯导演的《无间道风云》。但2006年的一次“意外”,中断了这条吸金之路。

在这一年,布拉德·皮特移情安吉丽娜·朱莉,和詹妮弗·安妮斯顿离婚,安妮斯顿在分割财产时向皮特出售了她的那部分股权。而皮特的好友Brad Grey也被派拉蒙邀请出任CEO,因而放弃了他本身在PlanB的股份。皮特因此成为了Plan B唯一的老板。

这件“倒霉事”反而成了皮特和PlanB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这个时候,金一对皮特的诱惑已经不像当初那么大,他更需要的是“名”,“是认可”。他需要更多更好的作品,如果再能赢回一个奥斯卡,那就更好了。

他找来了一个帮手。在2006年被皮特雇佣时,制片人Dede Gardner在好莱坞实在称不上成功。但她能补充皮特缺乏的制片经验,在好莱坞已经摸爬打滚了13年的她最早的从业记录可以追溯到1993年在片场做场记。她属于一步一个脚印爬上来的“好莱坞老兵”。

对于PlanB要做的事,他有一套漂亮的说辞。他曾经告诉Gardner:“世界上有那么多好导演,不多我一个。但是我非常愿意去帮助别人制作出一部完美的电影。”

“制作完美的电影“意味着花费更多的时间寻找好故事,打磨好剧本。皮特试图在公司内容建立起这种氛围:做事可以慢一点,但一定要主动出击。

后来被提拔上来另一位联席主席Jeremy Kleiner说:“皮特一直都在鼓励我们去观察和理解一位艺术家正在做什么、他想说的又是什么。当我们被某些东西激起灵感和好奇心的时候,一定要去追寻这些东西,看看它能将你带到哪里。正是在这样的理念指引下,我们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人和他们的电影。”

正是在这种“带着好奇主动出击”的理念下,PlanB挖到了第一个金矿。

Gardner说:“那时候我看到了导演史蒂夫·麦奎恩的处女作《饥饿》。实在是太棒了,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看到过那么新颖的电影了!”于是她马上联系上了导演,进行了忐忑的自我介绍:“你刚刚出道,可能不知道我们是谁,但是我们真的很希望你能信任我们,和我们合作。”

在来来回回的探讨中,英国人麦奎恩突然对美国人Gardner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从来没有拍过一部以奴隶制为主角的电影?”Gardner被问倒了。

麦奎恩之后表示,他很想拍一个关于自由人是如何变成奴隶的电影。于是他们找到了一部在1853年出版的自传,里面讲述了一个自由黑人如何被拐卖变成奴隶、见证了当时美国南方黑人的残酷遭遇的真实故事。

对于看重的片子,皮特有很强的执行力。他很快将这部电影作为他的重点项目进行推进,筹措资金。他甚至还说:“如果我一辈子只能选择制作一部电影的话,那么就是它了。”

为了给影片增加更强的票房竞争力,他在里面客串了一个小角色之外,还找了一些大明星出演小角色,比如说本尼迪克特·康巴伯奇,就在里面演了一个小奴隶主。

这部电影就是《为奴十二年》。最终,这部描绘了黑人奴隶群像电影战胜了《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华尔街之狼》、《地心引力》、《她》等强大的竞争对手,夺得了2014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

导演麦奎恩在领奖时特意提到了皮特:“我要感谢PlanB,感谢布拉德·皮特,没有你,这部电影根本不可能成功。”

奥斯卡常客

在通过《为奴十二年》得奖以后,PlanB在奥斯卡提名和获奖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稳健。

紧接着它推出的冲奥影片分别是2015年的《塞尔玛》,描绘了马丁·路德·金1965年组织的“由塞尔玛向蒙哥马利进军”行动。2016年的《大空头》,通过拍摄几个在经济危机中获得了巨大的收益的交易员,解释次贷危机是怎么发生的。

接下来就是今年的大赢家,以诗意的方式讲述了一个黑人同性恋男孩在充满了毒品和犯罪的社区中长大成人的《月光男孩》。这个故事不单止讲了主角的故事,还描绘了美国底层社区的真实生活和冲突,有观众看完以后表示:“我在这里看到了我自己的故事。”

种族平权、性别平权、人物传记、历史大事件,PlanB的冲奥电影总能踩中几个奥斯卡学院派青睐的类型。因此Plan B正在接受到越来越多关于奥斯卡“押题”的质疑。很多人认为,他们在以“政治正确”的方向来赢取奥斯卡评委的欢心。

不过,你倒是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待PlanB与《月光男孩》的“结缘”。

《月光男孩》的导演巴里詹金斯在2013年在一个电影节上主持了皮特和史蒂夫·麦奎恩的问答环节。因为他在主持的过程中表现得很好,皮特就记住了巴里·詹金斯。

詹金斯主动向皮特聊起了他正在创作的《月光男孩》的故事,虽然当时的故事结构还很青涩,皮特依然将詹金斯推荐给了Gardner——当时皮特正在宣传《为奴十二年》,没有空管别的事情。

Gardner对詹金斯提出了修改建议。在詹金斯改了两三稿以后,她惊奇地发现,这个剧本已经完全成熟了,可以被投拍了。由于描述一个人成长过程的电影在好莱坞一直不太受青睐,最后她只能给詹金斯找来150万美元的投资。通过这150万,詹金斯成功地拍出了在他内心徘徊了多年的故事。

在对于题材的选择上,皮特的个人偏好可能也是一个很大的影响因素。他和前妻安吉丽娜·朱莉收养了三个来自少数族裔的孩子,并且在人权活动上也经常露面,是个知名的自由主义者。作为一个不被资金和资源束缚太多的制作人,他可能更偏爱自己感兴趣的社会议题,而这些议题恰好是“奥斯卡精英”们所关心的。

同时,皮特也在积极利用自己作为资源的一部分赋予电影更多的价值。他客串了《为奴十二年》和《大空头》,同时还亲自参加这些电影的宣发环节,吸引更多观众前来观看。

对于关注度一开始可能并不高的《月光男孩》,PlanB专门聘请了业界知名的宣发公司A24,从密集参加小电影节开始,让《月光男孩》尽量增加曝光度。为了表示支持,皮特特意在他刚刚宣布和朱莉离婚之后的第一次公众露面放在了月光男孩的媒体会上。

最容易被忽视的一点是,和PlanB合作的导演几乎都是创作型导演,即他们自己编剧本,说自己想说的故事。比如说《生命之树》的导演泰伦斯·马力克、《大空头》的导演Adam McKay、《海扁王》的导演马修·沃恩,均是如此。

已经在PlanB工作了十年的Gardner仍然延续了当初的工作习惯,她和同事几乎每天都窝在图书馆和酒店旅馆的小角落来看各种各样的书籍和电影。当他们爱上了某一部电影的时候,就会跑去和这些电影的创作者见面和沟通。

“我们会认真地倾听看他们感兴趣的是什么、他们生活的世界是什么样的,问他们想说什么样的故事。” Gardner说。

而在现如今的好莱坞,愿意这么做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扒一扒《月光男孩》背后的“老板”布拉德·皮特,和他不为人知的奥斯卡“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