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得太舒服的路,都是下坡路

文 | 周冲

01

我很焦虑。

怎么说呢?总是有一种一不小心,就会落于人后的惶恐。

这种心态与恐惧类似。也令人感到不舒服。但是,回顾自己的来路,却发现,焦虑也是令我成长的动因之一。

因为焦虑于在小县城死掉,所以拼命折腾到北上广。

因为焦虑于所有人都在进步,只有我原地晃悠,于是努力提升自己。

因为焦虑于责任担不起,期待被落空,所以拼命站起身来,去扛起一个大人应当承担的一切。

我想过的,如果没有外在的压力,内在的焦虑,我会很容易屈服于惰性,得过且过,变成一个庸人,或者善于自我安慰的庸人。

我虽然不奢望荣耀无双,但庸庸碌碌一辈子,还是不愿意的。

因为太没劲了。

于是一直在焦虑之中,尽我所能地拼。

02

挪威人有一个有趣的传统。

渔民在深海之中,发现大量沙丁鱼,捕捞起来,准备上岸卖个好价。

但是,从深海返航,需要漫长的时日。许多沙丁鱼还没等到上岸,都已经死了。

后来,有人想出绝招——

在沙丁鱼槽中,放入它们的天敌:鲇鱼。

当鲇鱼进入鱼群,每只沙丁鱼都压力山大,拼命游动,生命力爆发,活力四射,直到上岸都依然活蹦乱跳。

鲇鱼吃掉的,只有一些老弱病残——而老弱病残是卖不出好价钱的,吃了也不可惜。

这就是鲇鱼效应。

即,在强压面前,人的战斗模式才会被激活,技能才会快速升级,敌人才会一个接一个被完败。

也就是说,安乐令人退化,忧患令人强大。

03

遗传学家也以人类的繁衍历程告诉我们:是的,没错。越不安的族群,生存机率越大。

比如原始时代,对环境越警惕,对生存越焦虑的人,他们也是最善于武装自己,防御外敌,避开猛兽袭击的人。

许多骁勇善战的民族,在饥馑与丧乱中,表现得所向披靡,攻无不克,但在夺得政权之后,荣华富贵加身,美玉佳人在侧,意志逐渐衰亡,很快就走向没落。

现代社会也是一样,“活少、钱多、压力小、离家近、时间自由”的职位上,从没有出过真正大有作为的人。

只有焦虑于现状、不满于自身的人,才会思变,才会创新,迎来新的局面和文明。

走得太舒服的路,都是下坡路。

活得最舒服的人,都是碌碌无为的人。

你很难在安逸的井底,看到呼啸而出的飞龙。

也很难在动物园的饲养场里,看到日行千里的骏马。

更难在一个阔太太身上,看到她忽然做出丰功伟绩,亮瞎世人的眼睛。

生活得顺风顺水,人便会失去危机感,安于现状,得过且过,精神短视,心智停顿,技能退化,无法应对任何大变革。

04

时代是不会为任何人停下脚步的。

它风起云涌,席卷万物,人人都身处它的引力之中。它发出沉默的巨响:想活着,那就努力。

有些人说,我也想努力,但我发现,越努力,越焦虑。

我承认是这样的。

但这是必然的现象。

如果你有目标,也有不达目标誓不罢休的劲头,那么,焦虑就是你的影子,你摆不脱的。

因为,生存就是“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的事情,攻下这个难题,又会迎来下一个挑战。

挑战生生不息,焦虑无可避免。

既然如此,不如和它交个朋友。

“这样吧,焦虑同学,我们俩看来是生死不分离了,既然如此,还是一起干点儿正事儿吧,你催促,我执行,一起生机勃勃地活下去!”

焦虑就这样,由压力转为动力,成为你的无敌法器。

05

我有时候很想偷懒。而偷懒的借口,只要你想找,总是有的。

但是,只要一停,焦虑感就爆棚,令我不得安生。唉,这么煎熬下去,还不如抽出时间来做事。

这也就是许多朋友说“其实吧,工作比赋闲更令人踏实”的原因。

在这种动因之下,人就会一直在路上,一直走,一直看,一直收获,一直成长。

孟子说: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意思是:如果没有内在的监督与鞭策,外在的威胁与压力,任何存在都会走向衰亡。

国家如此,你我亦然。

只有在充满挑战的内外环境里,人的惰性、厌倦感、倚老卖老的陋习,才会得到抑制。而在那空出来的地方,上帝会交给你更好的东西:聪慧、斗志、年轻的心。

最后想告诉大家:岁月从不静好,现世从不安稳,如果你正处于这种生活,这只能意味着——

1,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但被呵护与照料的巨婴,代价也是惨重的。你会失去命运的主动权。如果负重者变节,你会如堕深渊,毫无办法。

说到底,所有的桥梁,都得自己过去。所有的路途,都得自己穿行。

2,所谓“无忧无虑的生活”,早已被命运在暗中标好了巨额价码,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会惊讶地发现:这是一场提前消费,而你的余生,都将以沉重的代价,为它支付本金+利息。

来源:笨鸟文摘 ID:bnwz201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走得太舒服的路,都是下坡路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