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 7 年,美团垄断了市场但还不赚钱,新成立的产业基金可以解决什么问题?

还在用饭否的人已经很少,但它的创始人王兴依然每天至少发一条。

上周六是美团上线七周年的日子。刚过零点没几分钟,王兴发了一条饭否:“第一个给我发消息祝贺美团七周年的竟是曾经的对手。我相信现在他是真诚地希望在他们都退场之后,美团能推进实现这个行业未尽的理想。”

2011 年,差不多是团购大战最激烈的时候。当时中国有大约 5000 家大小团购网站。团购生意的鼻祖 Groupon 也将生意搬进中国。

那年 10 月,王兴和竞争对手 24 券的创始人杜一楠在一个行业活动上对谈。当被问及竞争时,王兴说团购网站只有 0.1% 能活下来,而台上“至少有一家”。

后来,Groupon 和腾讯合资成立的高朋和 24 劵相继消失在团购市场,同样消失的还有其它近 5000 家大小团购网站。

美团如王兴所说,成了那 0.1%。2015 年 10 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后,团购生意在中国基本是一家公司的事了。

百度说要花 200 亿来做的糯米团购,已经开始大规模裁员。另一个巨头竞争对手阿里巴巴的口碑,本身的业务重点也不是团购。

7 年时间,美团打败了所有团购竞争对手。但当时王兴所说的 2012 年盈利,却一直没有实现。

2016 年 7 月,王兴再度谈起美团的未来。他的说法变成了下半场:“最近的四年时间我认为是‘互联网+’的上半场,也就是以用户红利为代表,用户规模快速增长为代表……现在我们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拐点时期,接下来的下半场,很重要的一点不光是用户的广度增加,我们还要加大用户的深度。”王兴在随后的数个演讲与采访中谈过好几次“上半场”和“下半场”。

以前不考虑盈亏,带着巨额融资打败了竞争对手。现在该证明自己能赚到钱——成为一个对得起 180 亿美元估值的生意。

美图已经试过了很多新业务,从电影票到云计算,都是美团为自己找的新方向。

最新的一步,则是投资。2 月下旬,美团宣布发起设立美团点评产业基金,将专注于投资大消费领域的早期项目投资。

投资这事,美团已经忙了两年多

2014 年年底,陈少晖加入美团,担任美团战略与投资副总裁,组建了美团的战略投资部。在加入美团之前,陈少晖是腾讯产业基金的执行董事、腾讯投资并购部助理总经理,已经有将近十年的投资经验。

很快,美团公布了第一笔投资,是一家商场 Wi-Fi 服务提供商。

陈少晖名列必去科技、普照天星科技、别样红等近十家所投公司的股东名单,也是新成立的美团点评产业基金 CEO,根据美团公布的信息,他还参与了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

这次新成立的产业基金首期募集资金预计有 15 亿元,目标规模 30 亿元。资金来自美团点评、腾讯、新希望等公司。

一位熟悉情况的前美团中高层告诉《好奇心日报》,美团战略投资部应该还会继续保持,相当于“一套班子、两块牌子”。

尽管有腾讯和新希望这两个大公司参与。这个基金其实还是美团主导。从命名到团队构成,都与腾讯没有什么关系。腾讯方面也没有就这个基金发声,它更多是一个提供资源的角色。

这个基金还聘请了首位创始合伙人朱拥华,他曾任联想控股执行董事、天图资本合伙人。据一位接近王兴的投资人介绍,这位合伙人也已经就位。美团点评方面也表示,这个基金已经成立了一段时间,只是暂未公开。

首期的 15 亿资金,在同类产业基金里面不算太多,腾讯产业共赢基金成立之初,募资规模在 50 亿元左右,成立三年后资金模式就已经成长到 200 亿元左右。

但 15 亿这对美团点评来说却不是一笔小数。从 2016 年 1 月那一轮 33 亿美元融资之后,美团点评只在 8 月引入过华润的一笔战略投资,而美团每年的亏损额,至少在百亿人民币。

这一笔钱拿出来,必须是能解决一些问题的。

以往的投资,只有一小部分是补充自身业务的

美团以往的投资,总共有 30 多家。我们查到公开信息的有 17 家,其中只有四家是补充美团自身的业务。

比如去年年底入股的爱鲜蜂,就是补充美团外卖的便利店送达服务;2015 年 9 月投资的校园生活服务平台宅米,则是为了补充校园市场。

以宅米为例,拿了美团的投资之后,双方在业务和技术领域都有合作。主打校园 O2O 的宅米也基本类似,到夜间时段,在特定的地理位置(也就是校园里),美团外卖的便利店服务会跳转到宅米。如今美团为宅米导流的转化率稳定在 15%左右,也就是说,每天宅米有 15%的订单来自美团。

美团已有的投资,更多是为了做给商户提供付费服务的生意

美团做得更多的投资,还是服务平台上面的商户。陈少晖在 2015 年的一次演讲中表示,“美团最近很密集地做了一些项目。美团的心态足够开放,我们希望投资公司能够独立发展,虽然有些业务跟美团有对接,但他们有些业务也跟友商有合作。”

公开信息能查询到的美团投资,大部分都是为商户提供服务的创业公司。比如商业 Wi-Fi 服务提供商小博无线、客栈管理系统番茄来了、餐饮收银系统餐行健、酒店信息管理系统别样红。

做航司官网机票直销的必去科技在去年 5 月拿到了美团的 A 轮投资,现在美团上航司直营的机票技术接口,就是由必去做的。

必去 CEO 马国华告诉《好奇心日报》,最初美团投资部联系必去,是通过客服电话,当时必去自己的 App 上线了几个月。在融资的那段时间里,马国华带着团队路演了二十几次,最后决定拿美团的钱,原因就是“美团不只有钱,还有客户,有流量”。

拿了美团的投资之后,双方在业务和技术领域都有合作。

和那些入驻平台的餐厅、美业商户,这些被投的服务提供商,其实也是为了用户跟着美团和点评。

靠卖这些被投公司的服务给商户挣钱,美团点评也刚刚开始尝试。

去年 12 月,美团成立了餐饮生态事业部,团队规模 2000 人,主要销售符合其平台标准的餐饮软件。为商家提供信息服务的大部分被投公司,比如餐行健、易酒批,都是接入了餐饮生态平台。

基于平台上 160 万商户,美团也想做金融服务的生意。

美团点评在去年 9 月花巨额收购了第三方支付公司——为了支付牌照。有分析认为, 美团点评这次收购的金额应该在 8-13 亿元之间。现在用户在美团外卖、美团和大众点评付款的时候,美团支付都是默认支付方式。随后美团点评又拿到了小额贷款牌照,参与筹建的银行业获得了批复,或许,美团点评可以重点去做小微商户的金融服务。

金融服务之外,美团还做了互联网基础服务——美团云。2013 年上线的美团云,现在主推的餐饮云、旅游云、酒店云等服务,都是基于美团点评的相关业务,为企业提供的解决方案。

在美团系应用的启动页,仔细留意能看到“由美团云提供计算服务”的字样,除此之外,美团云几乎没什么美团之外的客户,官网上列出的客户案例很少,规模也不大。

要卖服务给小商户可能没那么容易,如果说在团购这个市场,美团通过和大众点评合并已经完成了烧钱换取市场份额的“上半场”,在为商户提供服务的每一个细分领域,都还有大量的创业公司在经历美团创业初始两三年的阶段:美团所投的公司都不是所在细分领域最大的,或者说整个领域都还处于用免费服务教育市场的阶段。

现在,美团点评成立了产业基金,用相对独立的运作,说要做面向消费者和面向商户的双向投资。同时,王兴、王慧文等美团高管组成了这支基金的战略顾问团队。

那么新成立的产业基金,会投资美团点评上的商户么?

美团点评官方发布的消息显示,这支产业基金的单个项目投资额会在 3000 万元到 1 亿元不等,投资领域包括餐饮、零售、酒店旅游、休闲娱乐等本地生活服务领域,还将持续招募具有消费品行业产业背景的投资人加入基金管理公司。

在创始合伙人朱拥华的介绍里,美团点评还强调了其在电商、生活消费、教育等领域的投资背景,曾主导投资过酒便利、劲仔小鱼、周黑鸭、贝乐英语、甜心摇滚沙拉等 40 多个项目。

从投资领域、项目金额以及合伙人的投资背景来看,美团点评产业基金可能会投资一些平台上的商户。

美团点评投资餐饮、酒店等消费领域品牌的优势,在于其庞大的用户量,王兴曾透露每天美团点评的订单量超过 1300 万,外卖业务峰值则达到了每日 700 万单。

餐饮行业现金流大、毛利高,2015 年全国餐饮业收入总额达到 3.2 万亿元。但它们没有互联网公司——不能在几年时间带来百倍回报。

对于国内的风险投资来说,餐饮项目普遍投资期限较长,上市难度大,并购才是主要的退出方式。主要投资餐饮品牌的红谷资本判断优质项目的标准之一就是要在一年内单店收回成本。

前美团业务发展总监沈鹏在一场沙龙中复盘美团做外卖之前对餐饮业的分析时表示,“餐饮相关的互联网公司在资本市场的估值不太叫好,一定比率上是由这个商业模式的最终市场格局决定的。”

三年前沈鹏带着团队研究了十个月的餐饮行业的上下游,最后美团自己只做了外卖。

如果现在这支基金投资消费品牌,短期内也没法为美团点评带来太高的收入。

美团的问题,是之前拿了太多钱

7 年时间里,美团点评最成熟的生意是给线下商户带来客流。不管是美团起家的团购,还是点评所做的餐厅评论,都是在做这事。

去年下半年,王兴说除了外卖,其他业务“整体盈利”了。这里的其它业务包括吃喝玩乐、电影、出游以及机票酒店预订。王兴没有透露那些业务中有哪些盈利了,以及具体利润能有多少。

Groupon 和 Yelp 分别垄断了欧美的团购生意和餐厅点评,在最近一个季度的财报显示,Groupon 的营收同比增长仅为 2%,净亏损超过 5200 万美元,Yelp 的情况好一些,但也不过有 210 万美元的利润,两家公司的市值加起来,也才 47.9 亿美元。

王兴也很早就说过,美国的团购模式能够达到 40%的利润率,中国则只能达到 10%-15%。

7 年时间里,美团点评花了数十亿美元打败竞争对手,有了 180 亿美元的估值。现在它得有比 Groupon 和 Yelp 好看得多的赚钱能力才能对得起三倍于它们的估值。

于是美团点评做了一个又一个新业务,2012 年开始美团在线上卖电影票,2013 年年底美团自己做了外卖,2015 年开始美团开始推广三四线城市的酒店业务,还有大众点评的闪惠业务、到家业务,都是它们在团购之外的尝试。

大部分的业务都没能带来利润。

现在美团点评的核心业务分为三大事业群,包括餐饮生态平台、美团平台、酒旅事业群和点评平台及到店综合事业群。

尽管最近已经开始一些与高端酒店品牌的合作,但美团的酒旅业务面临的竞争来自于携程、去哪儿。携程与去哪儿合并后,几乎垄断高利润的商旅市场,并与首旅、华住、铂涛等均有股权合作关系。而美团在酒店预订上的产品设计更侧重的是当日即时入住的用户。

还在烧钱和百度外卖、饿了么拼的外卖业务,则仍然停留在所谓的“上半场”,处于用补贴换市场份额的阶段。即使最后美团外卖成功击垮了竞争对手,外卖也不一定就能保证对得起它的投入。

美团最近还在南京推出了打车业务的试运营。

去年 8 月滴滴和优步中国合并后,滴滴垄断了国内手机打车市场。即使随着去年下半年各地出台的网约车管理办法打压了滴滴的快车业务。但美团这样的新平台要吸引司机和用户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与人力。

成熟业务不够赚钱,新业务还需要烧钱。美团看上了金融和投资。

另一个垄断市场之后看不到盈利希望的公司滴滴也是这么想的。根据不同部门的人向《好奇心日报》透露的信息。最近滴滴也组建了金融业务团队,人数上百。

补贴、打败所有竞争对手、垄断一个市场、而后赚钱。这个投资逻辑是互联网公司的模版,被用在一个又一个行业。美团、滴滴、58 都是如此。摩拜和 ofo 正在走在同样的路上。

但垄断之后,还没有公司证明补贴催生的市场,可以变成一个有利可图的生意。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上线 7 年,美团垄断了市场但还不赚钱,新成立的产业基金可以解决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