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收入2500元的上海便利店阿姨们,她们的生活,你可能想象不到?

全上海,估计得有上千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在这家位于聚丰园路上的连锁便利店,工作着好几位四十多岁的阿姨:D阿姨,L阿姨,Z阿姨。
她们的月收入2500元。
她们的老公都是出租车司机。
她们,或者她们的老公,都喜欢打打小麻将。
这个城市里,太多的人,收入比她们高。但是,谈到幸福感,便利店的阿姨们,可能会超过这个城市里的很多人。
在上海这样的城市里,她们的幸福感来自哪里?

聚丰园路,有家24小时的便利店,是我常去买东西的地方。去的多了,和里面的阿姨也熟络起来。

2016年的一天,我去店里买东西,热情的Z阿姨聊起天来:“你们大学老师工作好好的,整天不用上班,钞票也挣得多。我们挣一年的钱,只顶得上你们一个月吧?”

我是个好奇心重的人,碰上这样的话题引子,肯定不会放过。接着话茬,我问Z阿姨:“那您一个月挣多少钞票呢?”Z阿姨一边操作收款机,一边应答:“我们不多的,一个月2500元钱,一年3万块钱。”

便利店的阿姨们,平时上班,做二休二,工作两天,休息两天,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工作的两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第一天,白班,上午7点到晚上7点。第二天,夜班,晚上7点到上午7点。上海的最低工资是2190元,便利店阿姨们的工资是2500元,单位上四金。

这家店靠近学林苑小区门口,对面是有很多饭店的上坤广场,不远处是上海大学西门和学生宿舍。从早到晚,小店里人流不息,阿姨们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间。每天,只有到了下半夜,阿姨们才有可能坐下来喘口气。

便利店里的屋顶,一根接一根地排满了白炽灯,无论白天黑夜,便利店里始终明亮通透。客人进来,自然心情愉悦,可对在店里要待上12小时的阿姨来说,如此明亮的灯光,足以扰乱人的生物钟和作息规律。

冬天,冷风跟着进出的客人,不时地从外部涌进店里。时常见阿姨们冻得脸颊通红,抱着水杯取暖。我曾经问一位阿姨,为什么不能开暖气?阿姨说,公司不允许开暖气,怕温度太高,融化了店里的巧克力。原来,夏天允许开空调,也是为了巧克力和食物,而不是为了人舒服点。

好多个深夜,我出差回来,路过便利店,总能见到阿姨们在里面忙碌。深夜是盘点库存、结算账目的时间。一个24小时的便利店,总有很多事要做,总有很多活要干。

2017年春节,来店里买东西的人少了很多,我终于有机会,和阿姨们聊聊她们的家庭,她们的生活,以及她们如何来到上海这座城市?

D阿姨

无锡人,48岁

阿拉爸爸很早就到上海了,他的单位在上海重型机器厂。我妈妈一直在无锡乡下头,屋里厢全是小姑娘。在无锡乡下头的时候,我谈过朋友,阿拉爷娘坚决不同意,他们说我将来要去上海顶替的,不能被乡下的小赤佬耽误了前程。

1990年,我21岁,我爸爸60岁,到了退休年龄。几个姐姐已经在无锡乡下结婚,吾是最小的一个,就来到上海,顶替我爸爸。我来上海的时候,已经是上海最后两批可以顶替爷娘进厂的辰光。姐姐们羡慕,朋友们羡慕,都说我攀了高枝,进了大上海,福气老好的。乡下谈恋爱的青年也说,不耽误侬去上海发展的好机会,我们和平分手吧。

在上海,我爸爸一直借房子,住在曹家渡。按照就近分配的原则,我进了曹家渡附近的上海棉纺厂。当时苦呀,我一个小姑娘,一个人在上海,朋友嘛,没,钞票嘛,没,什么都靠自己。生个毛病,躺在集体宿舍,小姐妹们上班去了,连个倒水的人都没有。

来上海半年多,认识了我老公,他刚从上海郊区的嘉定顶替他爸进厂。我老公大我8岁,工龄比我还少半年。我看他年龄大,人又老实,所以,恋爱没谈多久,我们就结了婚。他家在嘉定乡下有房子,在城里也没房。

我一个乡下来的小姑娘,哪里懂得结婚要看男方有没有房子。再说,就是有人跟我讲,我也听不进去。有个人能知冷知热地照顾你,哪里还管他有没有房子。

我们双方的家庭条件都不好,结婚的辰光,完全白手起家双方家庭都没给过一分钱。厂里在集体宿舍安排了个单间,我们俩把被子往里头一扔,就凑了一个家。

1993年,我生了儿子,没法继续住集体宿舍,我们就借了房子。当时钞票少,从借的房子到厂里,老远了。虽然上下班苦点,但每天下班,回到屋里厢,一家三口,小日子过得也老开心的。

1996年,棉纺厂倒闭。当时,上海的棉纺企业全部关门了。厂里发通知,工龄15年以上的老职工,统一安排再就业,其他人全部一刀斩断,我和我老公各拿到了2000多元钱的遣散费。我师父才亏呀,她工作13年了,结果也是一刀斩断。13年工龄加到一起,遣散费发了一万多元钱。

棉纺厂关门后,我在永和豆浆店当服务员,我老公给私人老板打工,挣的钞票不多,屋里厢的存款,就只有厂里厢发的那4000多块的遣散费。

眼看儿子要满三周岁,该上幼儿园了。幼儿园跟着户口走,我和我老公都是棉纺厂的集体户口,借的房子好远,不买房子,上幼儿园,包括以后念小学,都是大问题。那时,我就想,伐管哪能,一定要先买个房子。我老公笑我异想天开,家里没啥积蓄,又双双下岗,哪来的钞票买房子。

我不信这个邪,到处找人,到处想办法,结果还真让我找到了门路。我老公的一个远方亲戚,住在新客站附近,他们家那片传出马上要拆迁的消息。我晓得后,觉得是机会,就怂恿我老公去探探消息。

男人好面子,加之平时往来不多,死活伐肯去,当然,我知道,就算去了,他面子薄,也开不了口。我也是爱面子的人,可是儿子马上要念幼儿园,容不得耽误。我买好礼物,厚着脸皮,登门拜访,谈好条件,一家三口,把户口迁进去,总共4万元钱。借遍了所有亲戚,嘉定、无锡跑了好多回,落了无数的眼泪,总算凑足4万元钱。

那时的拆迁补偿,按人头来,多一个户口,亲戚家没任何损失。我老公的户口刚迁进去不久,拆迁的消息就落实了。还没等到我和儿子的户口迁进去,整个片区的户口办理就冻结了。

我当时想,说好的是一家人三口全进去,给4万元钱,现在只进了一个户口,个么给一半,2万块,应该足够了。结果给了2万之后,正式拆迁那天,老公的远房亲戚一家人,上门来要剩下的2万块。还好我没急着把钱还回去,要是急急忙忙还了钞票,还真伐晓得会哪能。个辰光,阿拉夫妻俩咬着牙,把剩余的2万元给了他们。

拆迁补偿,有两个方案,一个是给7万5买断,一个是分房子,我们要了聚丰园路上祁连二村一套两室一厅、70平米的房子,也就是我们家现在住的地方。

当时的聚丰园路上,伐要太荒哦,附近全是农田,公交车站都没有。最近的站头,要走20分钟,到南大路上才有。不过,我很知足,总算有了自己的家,高兴得不得了。借来的钱,还了五六年,也还完了。

每到过年过节,我们一家人会提着礼物,去看望老公的远房亲戚。我常跟儿子讲,人家帮助我们的恩情,要记一辈子。我家这房子,现在能卖到350万。要是现在去买,哪里买得起?

儿子后来在祁连二村上了幼儿园。我儿子乖得很,不抽烟,不喝酒,下了班就在家里白相电脑,从来不出去野,一百样都好,就一条不好,伐喜欢读书。他自己不要读书,我和他爸爸也没有办法。

我们两个人文化程度低,辅导不了他的功课。他在家附近念完初中后,上了中专,中专毕业,在一个国有企业上班。现在赚钱也不多,一个月4000多块,交给我3000块。

有时,我看着他窝在家里玩电脑,也着急得很。今年虚岁都25了,还没谈过恋爱。他就跟个小孩子一样,还没长明白,完全没有开窍。他说,他还没玩够,不要谈女朋友。我催了他好几次去相亲,他就是不肯去。催得多了,我自己都烦。算了,让他去吧。

搬到聚丰园路后,我老公在人家工厂里做过工,干过保安,都挣不着什么钞票。我一直叫他去开出租车,他始终不肯。到了2007年,他总算想通了。2007年,我老公46岁,开始学开车,然后就干了出租。那时候,学好车就可以开出租,不像现在有年限要求。

我老公开出租十年了,前几年还挣了些钱。这几年,钱越来越不好挣,年龄大了以后,慢慢也快开不动了。这一两年,一个月下来,拼死拼活,就只能剩个五六千元钱。

有了新家之后,我先是在一个大卖场上班。2007年,聚丰园路上的学林苑小区门口开了家快客,走路到我家,也就10分钟。我就来快客上班,今年已经整整十年。

在嘉定乡下,我老公有自己的私房,等着拆迁。我妈妈在无锡,前几年拆迁,拿了几套房子,留给我一套。我和老公以后退休了,要么去嘉定,要么回无锡。我们祁连二村的房子,就留给儿子结婚用。

前一阵,回无锡老家,小时候的姐妹问我,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一次,我还愿意来上海顶替吗?我当场叫起来,谁愿意去,谁去,我再也不去了。当时,看着风风光光,哎哟哟,了不起,去上海了,去大城市了,哪个晓得,要吃这许多苦,受这许多罪,还不好意思和人讲。我的几个阿姐,嫁人留在乡下,后来赶上拆迁,分了好多套房子,拿了好多钞票,现在又有房子,又有钞票,日子过得伐要太惬意。

人这一辈子,没有后悔药。现在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平常,来快客上班不上班的时候,搓搓小麻将,老开心额。人要想清爽,不能把自己闷死。

L阿姨

崇明人,45岁

我和老公是土生土长的崇明人,1995年结婚。来上海之前,我老公在崇明的国有农场开大型收割机,一年一万多块钱。我在大队的中学门口开了个小店,守着五百多学生,卖早点、零食、文具,薄利多销,生意还不错。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婆婆还帮我来看着店。2000年,大队的中学合并到镇上,经营了六年的小店就干不下去了。

关了小店之后,我跟着老公,来上海打工。老公开出租,我在长寿路的亚兴广场卖儿童产品。卖了几年童装童鞋,老板撤柜,我就待在家里,专门给老公烧饭。空闲的辰光,去棋牌室打打牌,我们打的都不大,就是打发个时间。

刚来上海的时候,我们住的房子就借在聚丰园路新开河桥边。那个辰光,聚丰园路靠近上海大学这边的当代高邸、学林苑,还没开始造房子。住了一年,房东说要卖掉,我们搬到锦龙苑。锦龙苑住了两年,房东说儿子结婚,我们搬到祁连二村。在祁连二村,刚住满一年,房东要涨房价,我们又搬家。搬家后,住了不到一年,房东说房子要派用场,我们又被赶走了。

那些年,年年都在搬家,我都搬怕了。我就跟我老公商量,干脆买个房子吧,搬家搬得我都烦死了。就这样,2007年8月,我们在祁连二村买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总价52万,面积78平米,两房朝南。房型不错,就是房子年龄老一点。2007年,上海房价已经开始上涨。如果我们4月份买的话,就能省10万元钱。可惜,买晚了几个月,白白浪费了十万块。

我老公家,就他和一个妹妹,妹妹早就嫁人了。买祁连二村的房子,公公给了我们10万块钱。当时,胆子小,没眼光,不敢借钱,就全款买了房子。现在想想,好后悔的。学林苑、当代高邸,那个时候都造起来了。如果胆子大一点,贷点款,要么在祁连二村买两套房子,要么就在学林苑买个电梯房或三室一厅的大房子,都蛮好的呀,现在也都翻好多倍了。我们没文化,看不到那么远。

我老公跟我讲,没关系,买了就好,要是当时没买,现在再买,一辈子都买不起。2014年,我们在崇明乡下,挨着以前的老房子,盖了两层楼的新房,好几百平米,用了35万。家里只有公公婆婆两个人,有的是房子。老房子租给在崇明养田螺的老板,一年的租金一万多元钱。

在老家盖房子,是以后给女儿办婚礼用的。上海这边结婚,在饭店,吃晚上一顿饭就好了。我们崇明乡下结婚,正宗的婚宴,都在自己家里吃,至少要吃三天饭。第三天,全家人一起吃馄饨。有的人家,姐妹来吃饭,吃一个礼拜的都有。崇明的新房子造好了,就一直空关在家里,没有装修。等到我女儿正式谈朋友,我们就准备把它好好装修一下。

我女儿今年22岁,在南汇的一个高职学院,学护理专业。今年是最后一年,她在瑞金医院总院,做实习护士。大学期间,她很优秀的,一直是班里的第一名,去年还拿了上海市的奖学金,有8000块哟,而且还入了党。

前天,我还笑她,念到大学,才开始认真读书。早点知道努力,该多好。瑞金医院实习,我女儿表现很好,已经跟医院签了协议,明年大学一毕业,就正式入职。

护理专业,累是累点,但收入高,也是稳定的工作,我和她爸爸都挺满意。现在最着急的就是,她还没谈朋友。小姑娘年龄大了,拖不起呀。

我们就一个女儿,家里的房子、车子,都是留给女儿的。我们不要求男方多有钱,是多大的老板,只要男孩子本本分分,有稳定的工作,对我女儿好就可以了。

Z阿姨

崇明人,45岁

来上海之前,我在崇明老家上班。在五金店干过活,在崇明棉纺厂做过工。五金店关门,棉纺厂倒闭,我就换个工作。有事,就干干,没事,就在家烧烧饭。

2000年,我老公和三个好朋友,一起约着来上海学驾驶,后来一起开出租。老公起早摸黑开出租,辛苦得很,还要自己买菜烧饭,人吃不消,他就叫我不要做工了,来上海,给他烧饭。

刚来的时候,我就待在屋里厢,负责买菜,烧饭,等他收车回家吃饭。开出租车好辛苦,我老公舍得码力气,天不亮就出门,经常干到第二天天亮才回家。在家里烧了几年饭,我就想着要找个事做。挣多挣少,没关系。挣一个,是一个,就算挣个房租,也比闲待在家里好。另外,我也和社会接触一下,天天在家烧饭,什么事都不晓得,老公都会嫌弃我。再说了,买菜烧饭,本身也用不了多少辰光。

在110路公交车终点站附近,找到一个老板,帮他卖羊毛衫。羊毛衫生意,天热就不做,一个月挣1000多块钱。卖羊毛衫的时候,认识一个卷头发胖姐姐,她爱到我们店里来噶三胡,一来二去,我们也认识了。

有天,我问胖姐姐,你整天不上班,老公挣钞票很来噻把?胖姐姐说,她是在快客做的,做二休二,一半的时间不用上班。我当时一听,还有这么好的工作?就问胖姐姐钞票多不多呀?胖姐姐给我说了她的工钱,哎哟哟,比我卖羊毛衫舒服多了。我就跟胖姐姐讲,你们那里还要不要人?碰到要人的时候,记得跟我一声哈。

2009年,卷头发胖姐姐介绍我进了快客上班,我就一直干到今天。

2000年,我刚到上海的时候,我老公借的房子就在聚丰园路上。当时,这边好偏僻的,做梦都想不到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那个辰光,我们借的是当地农村的私房,400元一个月,没敢借公房,主要图私房便宜。住了不到两年,这一片的私房拆迁,我们只好借公房,借在聚丰园路的锦龙苑。我们崇明来的两家人一起借,一套房子600元,两家人平摊。上海的房租每年都在涨,越涨越贵。到后面,住都住不起了。

儿子考上大学之前,2006年,我们在崇明乡下,花了45万,造了上下三层楼的小别墅。我们把公公家的三间老平房也推倒,新盖了两间大平房。大平房是准备留给儿子婚礼时,办酒席用的。

我们崇明乡下,结婚早。结婚酒,都摆在自己屋里厢,最少吃三天。自己家的姐妹,吃的时间还要长,一直吃到菜全部吃完为止。有些人家,吃半个月的都有。我们当时考虑,既然有点钱,就早点准备起来,反正都是儿子结婚用得上的东西。早点盖起来,早点了个心事,越往后面,越贵呀。

以前,我们根本没想过在要在上海买房子。总想着,以后老了,就回崇明乡下去养老。2012年,我儿子考上外地大学的本科。我一看,不行,要出事了。读完大学,儿子要回上海来工作。我们还没有给他准备好房子,以后,谁家的小姑娘肯嫁给他呀。一想到这事,我就发慌,心急火燎。

在乡下造房子的时候,把家里的老本吃光了,根本没钱在上海买房子。眼看着上海的房价像过山车一样,越涨越凶,越涨越高,混到2014年,我跟老公商量,再不买,儿子就要回来了。没有房子,谈朋友都谈不上,这不行的。

到处看房子,商品房都太贵太贵了。2014年下半年,我们在聚丰园路西边的绿地领海买了个商住两用房,58平方米,挑高4.5米。装修后,房子做成了两层,楼上2个房间,楼下1个房间,外加一个客厅、餐厅、厨房和卫生间,使用面积也有一百多平米,不算小。

买房子的时候,婆婆给了我们十万元钱,老公的姐姐借给我们一些,加上我们这些年的存款,总共70万的房款,我们一次性全部付清。之所以付全款,是考虑到以后如果要买第二套房子,没有贷款,限制会少一些。2016年底,这个房子已经涨到140万。平时,我和老公住在里头。等到儿子将来结婚的时候,这房子就给他。他如果喜欢,可以重新装修一下。他如果不喜欢,就卖掉它,换个其他房子的首付,随他自己的心。

2016年,我儿子大学毕业,考进上海的警察学校,再上两年学,就正式当警察。我家的这个小囡,今年实足23岁,按我们崇明人的算法,虚岁25了。别人都夸我儿子养得好,很听话、不抽烟、不喝酒、从来不去网吧、也不在外面瞎混社会。高中是在崇明排名第二的中学念的,高考填志愿,我们也不懂该怎么填,没填好,就考去外地读了四年大学。

我公公婆婆特别宝贝这个孙子,说等他警校毕业了,给他买辆车。我儿子从小就孝顺,小时候,在肯德基买汉堡,也要带回崇明去,让爷爷奶奶吃一口,尝个味道。我老公的姐姐日子过得好,家里钱多,也喜欢我儿子,经常给我儿子钱。

儿子在外地读大学,我们每个月给他寄一千多元钱。回上海读警校后,他缺钱,就回家来,自己拿。我和他爸爸都知道,儿子乖得很,不会乱花钱。

前段时间,儿子在警校谈了个朋友。小姑娘人很好的,家住在浦东,我和我老公都见过,很满意。在我们崇明乡下,像我这个岁数的人,很多都做奶奶了。

照我的想法,最好就是警校毕业后,一上班,就早点结婚。他结了婚,我也就了了一桩心事。他一天不结婚,我就一天心悬在那里,着急得很。

今年春节,在崇明老家团年,我老公开玩笑说,要是2006年,拿家里造房子的钱,在上海买房子,现在已经翻好多倍了。

我跟我老公讲,谁一辈子能算得那么精呢?现在不也是很好的吗?崇明有房子,上海有房子,儿子回上海了,也有稳定的工作,还谈了朋友,家里老人身体都好,我们也能给儿子再挣几年钱。过两年,儿子警校毕业,结了婚,生个娃娃,生活还会更好。想想,都要笑醒。

来源:阅微草堂 微信号:caogentangzhure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月收入2500元的上海便利店阿姨们,她们的生活,你可能想象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