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电动单车评测,简直“要命”

共享单车,已经毫无疑问地成为了近几个月来科技圈最受媒体、资本关注的宠儿。在共享单车市场战争日趋白热化的当下,有一些公司另辟蹊径,悄然投放了一批共享电单车。

与普通单车相比,共享电单车虽然性能优良,但也存在着众多问题。成本高昂、盈利困难都是共享电单车需要面临的难题,除此之外,这些电动车也面临着一定的政策风险。

Bianews近日进行了一次共享电单车小调查,针对在北京地区已经投放电单车的小蜜单车、电斑马两品牌,识图探究他们的用户体验与商业逻辑。

评测视频

小蜜单车:App逻辑混乱,充电方式不详

据小蜜单车App显示,目前小蜜单车的投放网点有北土城、地铁人民大学站两个地铁站,而且App会显示每个站点的车辆数。

除却上述两个网点,小蜜单车的网点还会跳出惠新西街南口站、海淀黄庄、健德门站等地点,这些额外跳出的有车网点,猜测其为用户骑行所致。

就车子的外观而言,其与一般电动车无异,车把中间的显示屏在长亮状态下一直显示车子电量的剩余情况,触碰车子会听到其发出的警报声。不过,座位下方的电池全部被锁链锁住,车身没有任何骑行提示和注意事项。

骑车可以通过微信扫码和App两种方式实现,Bianews把这两种方式都体验了一番。

首先尝试了用微信扫码租车:

①身份验证:微信扫码后自动跳转至“身份证审核”页面,并在该页面填写姓名、身份证号以及拍摄人脸照片;

②交纳押金:审核信息填写完成后,跳转至“立即租用”页面,点击“立即租用”并缴纳299元押金;

③取车:交完押金后,点击新跳转页面的“我要取车”后,再点击新跳转的“我要还车”页面的“解锁启动”,听到语音“开锁成功”提醒,即可骑车;

④临时停车:在骑车途中,需要临时停车时,可点击“我要换车”页面的“锁车设防”,听到“设防成功”语音提示后,即可在需要骑车时再回来解锁继续骑行;

④还车:还车时,需要先点击“锁车设防”,听到“设防成功”语音提示,再点击“我要还车”,方能还车成功。

⑤停车点:小蜜单车在订单页提供的还车地点为“任意合法停车位”。

随后,Bianews尝试用App来租用小蜜,多次尝试后均未租车成功。失败更多的要归于App本身存在多种逻辑不合理问题。

两位选择用App租的BN男神,在进行身份验证时夹杂了几次App闪退,但还是依次完成了:填写手机号、姓名、身份证号程序三步初级程序,并在“升级认证”里面自拍完成了“人脸合照”,随后被告知认证不通过,却没有收到认证不通过的理由。

因为认证不通过就无法租车,当Bianews决定联系小蜜单车的客服咨询时发现,其App和微信租用页面都没有任何联系方式,也没有官网。

截至发稿,BN男神的App认证依然未通过,在上面约车时,会显示“请您上传完成人脸认证”字样。但是,在认证未通过的状态下BN男神却可以通过微信扫码来租车。

再者,小蜜单车App作为一个单车租用软件,在网点及车辆查询时,图标却是汽车,甚至在会员中心分出了几十万、几百万不等加个车辆租用的会员等级。

而且,在进行单车预约时,除了会显示单车的续航时间、价格、营业时间等条目,竟然还对车牌号附有不限行说明,让人有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此外,微信扫码租用小蜜单车时将宝驾租车(即宝驾出行)作为付费接口,而宝驾出行本是一个汽车租赁平台。

随后,Bianews下载了宝驾出行App,发现其除了提供汽车租赁外,还提供小蜜单车的租赁。

工商信息还显示,宝驾出行运营公司“宝驾(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小蜜单车运营公司“汇车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股东,尹明仁是宝驾(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股东和董事的同时,还是汇车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监事。

由此,小蜜单车App上诸多与汽车相关的应用设置也就明了。

下面要说的就是BN水泥姐骑着小蜜去轧马路的骑行体验了,她是这样表述的:

前面的车筐很方便,有盖子,包包放进去也不会颠出来,很合理;

座位软软的,坐在上面很舒服,不像共享自行车那么僵硬甚至有的会硌屁股,而且后座可以载人;

无意中尝试了助力效果,脚蹬两圈后,没转动右手的加速把手,车子却瞬间加速,一下子冲出去,差点撞上路边的护栏,无法确定那个助力时速是多少,但当时就感觉这助力车是想让我“死”;

刹车极其敏感,没有任何过度,一刹即停,车速过快的人很有可能被秒刹闪到;

在租车直至骑车过程中,从没有看见过任何小蜜单车的充电桩也未发现单车的管理人员,而续航里程则需要去看手机订单,不能通过单车上的显示屏了解,鬼知道没电了我的腿会不会废掉。

最后,再来说一下小蜜单车退押金的问题:

小蜜单车可以通过微信扫码租车,但退押金只能通过App来进行。

押金被放在App钱包的“现金”一栏,在还车付钱之前,押金处于冻结状态,即不可用押金付款。

选择押金提现时,必须添加银行卡,银行卡的账户归属地以及支行名称均为必填项。

各项填写完成后申请提现,大约几个小时内退回,不过退回后没有任何短信提示,需自行手动查询。

后来,Bianews在骑行途中发现了另外一辆小蜜电动单车,但是与试骑的单车并非同一种。打开小蜜单车的App,查找全部网点,显示的车辆仅有小蜜单车助力版(即Bianews租用的)可以骑。而偶遇的另一版小蜜单车,扫描二维码后跳转的页面左上角显示“该车不可租”。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经交管部门根据《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GB 17761-1999)和《北京市电动自行车产品目录》对车辆进行核查,小蜜单车不符合北京市电动自行车上牌标准。海淀交通支队已紧急约谈投放公司相关负责人,要求其于2月17日前将试点投放车辆全部收回。

电斑马:依赖有桩运营,不能无桩还车

电斑马共享电动车之前也因不符合北京市电动自行车上牌标准被相关部门叫停,并被要求将车辆收回。但有媒体报道称,电斑马单车在App上仍可继续租用。

为了验证电斑马单车是否可用,Bianews打开电斑马App后,确实根据其上面的定位找到了电斑马单车的停车点。

所有的电斑马单车均停放在带有充电桩的定点车棚里,单车为斑马纹车身,车把处有转向灯及喇叭等按钮,车把上安装了带有USB接口的手机支架,踏板上方也有USB接口并附有挂钩,触碰车身会发出警报。同小蜜单车一样,电斑马车身也没有任何骑行提示和注意事项。

关于电斑马单车的租用问题,若通过微信扫码跳转的页面,所显示的是所扫车辆的车牌号。

而通过电斑马App扫码来进行租车,跳转页面显示“车辆维护中”。

多次用电斑马App租用单车均以失败告终的Bianews,恰巧遇到了前来对单车进行维护的电斑马员工,该员工首先对车子的摆放位置进行了调整,接着又从背包里拿出抹布对车子进行擦拭。

针对车子无法租用的问题,该员工表示,目前所有的电斑马单车都在维护中,都不能租。

关于这个问题,电斑马官方微博表示车辆正在维护当中,恢复使用日期会另行通知。

共享电动单车未来仍不明朗

去年下半年走入公众视野中的共享单车,是在科技媒体记者与评论员的一片骂声中成长起来的。半年时间过去,以ofo、摩拜单车为代表的共享单车企业完成了一轮又一轮天价融资,从北上广深下探到众多二三线城市。有人说,这是共享单车企业用事实打了媒体的脸。

但此前媒体所下判断,大多围绕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展开:摩拜单车早期高达3000元每辆的硬件成本,让共享单车的回本周期变得遥遥无期。而随后摩拜单车推出低价轻骑版,成本更低的ofo走出校园市场,让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产生了新的希望。

然而,与纯机械构件的普通单车不同,电动自行车的成本难以继续下探。以小蜜单车中定价最低的助力版为例,其车辆来自于电动车品牌比德文,类似款车型在其官方旗舰店上的零售价在2000元左右,即使能够大批量生产,未来继续压低成本的空间也不大。

更何况,相比普通单车,电动车的后期运营维护成本也更高。单是电瓶充电问题,就足够让厂商伤透脑筋。目前为止,与小蜜单车和电斑马相关的报道和工商信息均未出现过这两家融资的内容。

制约共享电动车发展的另一大因素是潜在的政策风险。此前,北京市交管部门就曾因无牌上路,对小蜜单车进行叫停。

我国目前针对电动单车的法规依然沿用了1999年出台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其中规定,电动自行车最高时速20公里,重量不超过40公斤。而在2009年出台的《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中,时速20公里以上,重量在40公斤以上的的电动单车,被归类为电动轻便摩托车,已不再被视作非机动车。

而目前市面上的绝大多数电动自行车,时速可以轻易超过20km/h,可以说,目前的大多数电动自行车自带违法属性,强行共享并在整个城区运营,存在着巨大的安全隐患。

如今国内对于电动车出行的路况与舆论环境都不够良好。一方面,追求高速且自律不足的骑行者事故频发;另一方面,受制于路面状况,目前国内电动车的出行环境也实在糟糕。

这也促使了国内部分城市出台了针对电动自行车的禁令。以北京为例,自2016年4月11日起,长安街及其延长线等10条道路,全面禁止电动自行车通行。在小蜜单车的行驶范围限制中,长安街区域也在限制范围内,强行驶入会被自动断电。

但是,尽管共享电动车目前面临诸多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产品已经成为死路一条。目前来看,共享电动车难以像共享单车一样完成全城范围内的业务覆盖,但在诸如旅游景区之类的一些特定场景,仍然有一定的发展空间,这也需要共享电单车企业们在未来继续探索。

文 / 李赟雅 王天宸

视频 / 黄志平

来源:BiaNews 微信号:bianews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共享电动单车评测,简直“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