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手机市场叱咤风云的OPPO、vivo,幕后老板段永平却把钱几乎都投给了苹果

作为步步高(BBK)和OPPO的背后的男人,段永平一直不显山露水,外界对于这名神秘的亿万富翁一直知之甚少。然而,OPPO以及步步高旗下的vivo却人尽皆知,去年更是凭借着线下渠道,在中国市场打败了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苹果。日前,一直很低调段永平接受了10年来的第一次专访。

本文来自彭博社,雷锋网做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译。

在接受采访时,段永平对彭博社表示,OPPO和vivo取得成功的原因在于苹果没有适应中国本土的竞争。OPPO和vivo采取了苹果不愿跟进的策略,比如推出高性能但售价更为便宜的终端设备,但苹果却担心这种策略会影响其他市场的高利润模式。

“苹果没能在中国市场击败我们,是因为他们存在一些缺陷。“这位56岁的电子大亨说,”他们有时候可能太顽固。他们做了很多很伟大的事情,比如他们的操作系统,但是我们在某些领域其实是胜过他们的。”

对苹果的欣赏

不过,这并不代表段永平会轻视苹果在全球的影响力。事实上,段永平一直痴迷于这家竞争对手:他长期以来一直是苹果一个大的投资者,而且还是苹果CEO的狂热粉丝。

“我在几个不同的场合都碰到过蒂姆·库克,他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我们曾经聊过一小会儿,我非常欣赏他。”

不过,苹果方面无法确认段永平此前曾与库克有过会面。

从2013年开始,当时苹果的股价还是目前的一半,段永平就开始在他的个人博客里发布关于苹果产品、股价和运营的各种消息。他自己有四部手机,其中iPhone一直是主力机之一。

在2015年,他曾预测苹果的利润将在5年内达到1000亿美元。如今,段永平并没有说出他是什么时候买入苹果股票的,但是他表示自己的大部分海外财产都用来投资了这家iPhone制造商。他甚至还将家安在了Palo Alto,那里距离苹果的新总部并不远。

“苹果是一家非凡的公司,它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段永平说,“我们没有要超越任何人的想法,而是专注于提升自己。”

OPPO和vivo的前世今生

段永平出生于江西,1982年从浙江大学无线电系毕业后,被分到北京电子管厂。

1989年3月,段永平到中山市怡华集团下属的一间亏损200万元的小厂当厂长,并决定做电子游戏机。

1995年,小霸王游戏机的产值超过10亿。

1995年8月28日,34岁的段永平辞职,开始在紧邻中山的东莞打造“步步高”。

2001年,步步高拆分股权,成立了三家相对独立的公司。在董事长段永平的牵头下,出资3000万成立了OPPO品牌,陈明永成了OPPO的CEO。

同年,段永平决定搬到美国加州,专注于投资和慈善事业,并在当地购买了一座豪宅。据报导,该豪宅的前主人是思科主席John Chambers。

2011年,步步高通信负责人沈炜成立vivo。OPPO和vivo两家公司既有共同的基因,又是竞争关系。

关于OPPO与vivo的关系,沈炜曾在2014年12月的一场发布会上解释:“我们两家事实上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各自独立发展。既是同行,又是对手。”

沈炜透露,自从段永平2002年退休去美国,所有的经营都不再过问,每年只是两次董事会见个面,而且段永平也早已不是vivo的控股股东,管理层才是最大的股东。

OPPO和vivo挫折和前景

OPPO和vivo手机业务并不是一帆风顺。一开始,iPhone凭借着革命性的应用系统和简洁的界面吸引了大批用户,而黑莓公司当时在市场上则占据着主导地位,市场上对于OPPO和vivo的认知度并不是很高。

2005年以后,由于设备销售减缓,步步高曾刚处于崩溃的边缘。据段永平回忆,当时像华为和酷派这样的厂商推出的智能手机的价格在1000元左右,这使得公司处于下滑的困境。

他表示,“我们当时甚至认真讨论了如何和平地关闭公司,尽量减少员工和供应商的损失。”

但是OPPO和vivo随后开创了一种弄营销闪电战的打法,主要依靠名人代言以及遍布各地的销售网络。从配置来说,OPPO和vivo也采取了差异站,不仅配备了快充,而且内存也比iPhone更大。

OPPO和vivo一直在相互“较劲”,除了中国市场,两者在印度和东南亚也展开了营销活动的对决。IDC的研究经理Kiranjeet Kaur表示,这种营销理念在新兴市场玩得比较转。

Canalys高级总监Nicole Peng认为:“这两家公司完全了解如何充分利用他们的人才,继承了段永平的专长。”重要的是,他们理解千禧年的客户。“他们的很多管理人员都非常年轻,而且从毕业后就一直在这家公司工作。”

最终,这些战术取得了成效。根据IDC的数据,这两家公司去年在中国的智能手机出货量高达1.47亿部,而华为、苹果和小米中国市场的出货量分别是7660、4490万部、以及4150万。

在去年第四季度,OPPO和vivo分列中国市场的第一和第三,华为落到了第二。IDC的分析师Tay Xiaohan表示,这两家公司在三四线城市的表现更为突出,在那里中端级别的智能手机才是主流。

而且OPPO和vivo在全球也排的上号。去年第四季度,OPPO和vivo在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排行榜上分列第四第五。据彭博社报导,OPPO的销量有四分之一都是在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完成的,希望抢在苹果扎根印度之前站稳脚跟。

上周末,库克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论坛上表示,苹果并没有设定具体的市场份额目标。“中国的竞争更加激烈,而且不仅仅是这个行业,还有很多行业也是同样的情况。”库克表示,“我认为一些本土公司集中精力做好产品,这一点值得赞扬。”

不过OPPO和vivo的模式在市场上也遭受了各种批评。小米创始人雷军在去年10月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的采访时,曾指责某些玩家使用“不对称的信息”欺骗买家。

段永平不指名的点出,“那些这样说的人简直疯狂。当有些人谈到信息不对称时,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其实认为消费者都是白痴。”

“智能手机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我们预测这个产业在未来10~20年内是无可取代的。但是我们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段永平说。
段永平的投资之路

段永平在采访时称,他现在更愿意远离聚光灯,和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享受在加州生活。实际上,他仍然会参加董事会,但是他表示自己关于OPPO和vivo的信息都是大部分在网上获取的,尽量避免“干扰他们”。

如今,段永平最大的热情就是股票投资,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在2006年花费创纪录的620100美元与巴菲特共进午餐。

网易在当年的互联网泡沫之后,股价曾低至13美分,几乎成为第一家因为审计问题而被迫退市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作为丁磊的朋友,段永平在2002年以2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网易大约5%的股份。

网易的财报显示,截至2009年3月,段永平仍然持有网易超过400万股股票,这一投资让段永平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不过段永平表示,在网易的股价达到40美元的时候,抛售了不少股票。

此外,他还在2012年底茅台股价为180元的时候投资了该公司,虽然2014年的时候,茅台的股价曾遭腰斩,但是如今茅台的股价已经上涨至370元。

而就在上个月,段永平还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苹果每股价钱新高了,虽然市值还不是。可以开瓶茅台贺一下?”

段永平并不避讳谈论他的投资。但是回顾他几十年的职业生涯,先是企业家,然后是投资者,但是他最骄傲的时刻仍然根植于步步高这家公司。虽然他声称不参与公司治理,但是他承认自己会担心公司的成败,以及公司的文化是否会在下一任的领导层中继续传递下去。

尽管OPPO和vivo目前都做的很好,但是在这个快速变化的市场,没有什么是确定的。

不过,有一件确定的事就是,段永平表示自己并不会回归管理层,“我在多年前就清楚表示,我永远不会回归。如果有什么问题是他们解决不了的,那么我也解决不了。”

来源:雷锋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在手机市场叱咤风云的OPPO、vivo,幕后老板段永平却把钱几乎都投给了苹果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