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放弃了华尔街的高薪工作,跑到街角开了一家披萨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