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时尚、不恋爱、能省则省,日本年轻人几乎没有消费欲望和信心

樱花盛开的三四月,是日本人的毕业季与开学季。毕业生们会去借上一套和服盛装参加毕业仪式,新生们则会按照日本人惯例正儿八经地穿一身西服去参加开学仪式。会花心思去捯饬自己还是因为对即将面对的人生新旅程有所期待,但期待中还伴随着巨大的焦虑和不安。

上大学这件事本身在日本就挺费钱的。日本的大学可以分为国立、公立、私立三种,由国家与当地政府出资的公立大学学费相对便宜,基本在每年 53 万日元左右,但接近 80% 的大学生上的是私立大学。由于生源逐年减少加上政府减少预算,私立大学只有涨学费一条出路。

1994 年日本私立大学学费首次涨到 70 万日元,到了 2014 年私立大学学费已经达到了 86 万日元,朝着 90 万日元大关一路奔去。

学费不断攀升,但大学生父母们的年收入不仅没涨,还有下降的趋势。从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国民生活基础调查》来看, 2016 年日本家庭平均年收入为 541.9 万日元,能够把孩子送上大学的日本父母的年收入已经高出平均值很多。

父母们的收入在变少、学费还年年上涨,日本大学生能拿到的生活费自然也在变少。他们可以去申请奖学金改善生活状况,但美其名曰奖学金,实际上是低息学生贷款(日本较少有免息学生贷款与直接发放奖金形式的奖学金)。现在超过半数的日本大学生背负着学生贷款,很多大学生表示“一想到毕业就得偿还高昂的学生贷款就很不安”。

想让生活变得宽适一些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出去打工做兼职。不论是参与打工的大学生比例还是所获得人均打工收入都呈现了增长的趋势。一份名为《学生生活实际情况调查》的报告显示,日本大学生平均每周打工 12.5 小时,由于深夜时间段打工收入更高,还有 20.7% 的大学生在晚上 10 点至早晨 5 点时段打工,这群大学生的生活只能用“起早摸黑”来形容了。

就这么艰辛地度过三年大学生活后,日本大学生又迎来了披荆斩棘的“就职生活”。好不容易找到工作拿到工资,数字也不喜人, 20 年前日本大学生工作第一年的月收入在 19 万前后徘徊。而你从下图可以看到,现在依然如此。

相比当年的大学生,现在的日本大学生对日本经济的未来走向更为焦虑,“人口不断高龄化,养老金制度一旦崩溃,自己的老年生活又何去何从”。

东京广告协会曾经对 800 多名大学生做过一次“性价比认知”调查,买二手商品、考证、打工在他们看来是最有性价比的事情。花了那么多钱去上大学,从到手的工资来看回报率并不太高,所以只有 28.8% 的受访者觉得上大学是桩有性价比的事。

有意思的结果是日本大学生觉得结婚要比恋爱有性价比,大概是算下来有人能来分担今后的财务风险要比恋爱时约会花钱划算。

尽管 61.5% 的大学生觉得结婚有性价比,但日本终身未婚率再次刷新记录,分别达到了男性 23.3% 、女性 14.06%,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单身大国。有些人的确是享受单身生活,但最大的阻碍依旧是钱。超过 40% 有结婚意向的日本年轻人认为“没有结婚资金”是结婚最大的障碍。

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在 2015 年出了一本《低欲望社会》。在大前研一看来日本经济长期萎靡不振,使得年轻人失去了消费欲望,这与日本现下流行的“年轻人远离○○”的说法不谋而合。

远离时尚——超过 50% 的男大学生觉得衣服差不多能穿就行,比优衣库贵就那就挺贵了。

远离喝酒—— 30% 的年轻人不喝酒,而他们的父辈几乎每天都喝酒。

远离买车—— 59% 的年轻人没有买车意愿,还有 69% 的人表示“对汽车没有兴趣”,当被问及最想干什么时, 50% 的受访者回答是“想要存钱”。

“低欲望”如同慢性病毒一般深入紧巴巴过日子的日本年轻人,没有消费欲望,也没有消费信心,经济发展停滞所能带来的影响比你想得还要大。安倍政权在 2015 年设立了“一亿总活跃担当大臣”(“一亿”指日本人口一亿),这个名字拗口无比的大臣主要干的就是促进社会活力,但要给死气沉沉的社会注入活力又岂是设置一个新大臣就能管用的。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远离时尚、不恋爱、能省则省,日本年轻人几乎没有消费欲望和信心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