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共享单车天津制造基地:微利,有厂拒50万辆订单

“这是我入行18年来的最大机会!”谈及共享单车,天津市王庆坨自行车商会的秘书长菅顺启难掩兴奋。

王庆坨自行车商会与王庆坨镇同名,后者则是中国北方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基地,位于天津市武清区。数据显示,2015年,该镇自行车总产量达到1200万辆,出口260万辆,占全国自行车年总产量的10%以上。

2016年9月起,王庆坨的自行车生产生意迎来了一个新的高峰,从零部件生产到整车组装,大量订单源源不断。这些订单里的自行车或配件样式不同、规格不同、所属企业也不同,但它们同属一个“新物种”——共享单车。

天津飞鸽自行车厂生产线上等待下线的共享单车。澎湃新闻记者 张炎良 图

这种快速兴起的城市出行方式,催生了巨大的生意场。眼下最为常见的摩拜单车与“小黄车”ofo两家共享单车平台,各自铺货量均已超过100万辆,且都还在快速“跑马圈地”。在共享单车市场蛋糕的争夺战中,各平台负责前方的“地盘之争”,生产企业则在后方加班加点赶制“弹药”(生产单车)。

有分析报告指出,截至目前,共享单车全国总投放量已经超过400万辆。

王庆坨及周边地区成了各共享单车平台的“兵家必争之地”,几大共享单车平台都在这一带投下大量订单。有消息称,2017年,ofo给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公司下了1000万辆订单,天津爱玛自行车公司则获得了摩拜的500万辆订单。
机遇背后也是挑战。共享单车输送来大量订单的同时,也为自行车生产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在这个过程中,有车厂抓住机会获得新生,也有车厂难以适应黯然离场。

中国北方最大自行车生产基地“复活”

刚接触共享单车的“巨量”订单时,菅顺启一度觉得难以置信。

在他的印象里,过去1000辆车的生产订单就是“大单”了。但现在,共享单车平台给出的订单“动不动就几万辆(件)”,他将如今的订单量称为“爆炸性的”。

菅顺启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近几年王庆坨的自行车厂其实倒闭了很多,总有企业赔钱,“做得好”的车厂利润也非常少。

而他口中“爆炸性的”订单,正在挽救王庆坨已显没落的自行车生产行业。镇上大大小小约六七百家自行车生产企业中,有20多家企业承接了共享单车零部件生产或整车组装业务。

菅顺启介绍,普通自行车叉架的生产原料大多是钢铁,成本30-60元/辆,而共享单车叉架使用的是铝材,在烤漆、强度测试等环节都要按更高的标准来生产,成本往往高达100-200元/辆。因此,在王庆坨一带,共享单车企业的订单“比较高端”,只有较大的工厂才能接。

王庆坨镇当地的天津聚友自行车公司是摩拜单车的车架供应商之一。澎湃新闻记者 张炎良 图

“现在,共享单车企业给的订单让工厂有了百分之几的利润,算是自行车生产行业比较合理的利润了。”菅顺启说。

澎湃新闻在王庆坨当地一家车厂看到,备料、焊接、后段加工等自行车叉架生产的3个环节中,所有生产线都在全负荷开展生产,工厂已实行三班倒制。

一些小型自行车工厂也想分一杯羹。澎湃新闻以考察之名在王庆坨寻访该地共享单车订单生产情况时,一名女士称,她所在的工厂可以承接这类订单。澎湃新闻进一步了解到,该工厂目前只有20人左右,并自称只需要大概的图纸就可以开工生产,“200元出头就可以造一辆共享单车。”

与之相反的是,也有自行车厂在这波“共享单车热”中显得较为理性。王庆坨镇一家大型童车生产企业负责人向澎湃新闻透露,他刚刚拒绝了50万辆的ofo订单,因为每年有100多万来自老客户的订单,而共享单车企业给的订单又太大,“劳神费力犯不着。”不过,他同时表示,如果有共享单车平台愿意下5万辆左右的单车订单,他还是会接。

在共享单车“大潮”的推动下,王庆坨当地政府也看到了机遇,顺势推出了不少鼓励性政策,例如组织当地自行车企业参加天津和上海两地的国际知名自行车展览会、建设自行车产业“孵化器”等。此外,该镇还计划 2017年以转型升级和“互联网+”为主题,为企业量身定制培训课程。

材料、人工成本齐涨价

上述这位颇为“冷静”的童车生产企业负责人还透露,共享单车的大量生产某种程度上也导致了自行车原材料市场的整体涨价。

除了商会秘书长的身份,菅顺启还是天津市聚友自行车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该公司承接了摩拜单车部分叉架生产订单,每个月为其生产几万套叉架。

他向澎湃新闻证实,自己的企业为摩拜单车做叉架用的铝材,从2016年8月至今,每吨价格已经上涨了2000-3000元。而做车胎用的橡胶材料,也从2016年12月开始涨价,涨幅10%左右。“自行车原材料价格现在都是上升趋势,增加的成本最终都会转移到共享单车平台方。”菅顺启说。

在共享单车的所有配件中,智能锁是“命门”。据了解,智能锁成本大约占共享单车40%的成本。摩拜单车一开始就在单车上加装智能锁,且一直向外界强调自己的“智能”属性。近期,ofo也陆续给“小黄车”安装智能锁。摩拜单车、ofo或在共享单车的“智能性”上面有一战。

摩拜、ofo引爆的这轮“军备竞赛”远远没有停歇的迹象。菅顺启预测,橡胶和铝材,都还有进一步的涨价空间。

共享单车还在多家传统自行车生产企业的流水线上下线。老牌自行车企业天津飞鸽自行车有限公司,仅2017年2月一个月就给ofo供应了40万辆共享单车。

3月中旬的一天,澎湃新闻记者在天津飞鸽位于天津静海区的工厂门口观察到,在一个小时之内,至少有3辆满载ofo零部件或整车的大卡车进出厂区。而据天津飞鸽市场总监金剑透露,该厂每天可下线8000-10000辆“小黄车”ofo。该公司还有几家合作公司在生产ofo共享单车。从2016年12月到今年3月,天津飞鸽为ofo完成的订单量高达80万辆,占其年产能的1/3。

天津飞鸽自行车厂里工人正在紧张地生产共享单车。澎湃新闻记者 张炎良 图

金剑认为,受共享单车原材料上涨冲击的,主要是零配件厂或中小型车厂,“原料涨价对我们影响不大,我们对零配件厂有议价能力。另外,如果出现原料价格变化很大的情况,我们也会与ofo沟通。”

除了原材料,自行车行业的人力成本也在上涨。菅顺启告诉澎湃新闻,为了确保摩拜的订单,他给每个工人平均加薪了10%左右。金剑也坦言,为了确保ofo订单,天津飞鸽也实行工人三班倒工作制度,调整生产线,优化生产工序,每条生产线的工人从原先的45人增加到目前的60人,相应的,公司给工人增加20%-30%的工资“是整个行业的正常水平”。

澎湃新闻注意到,天津飞鸽厂区大门口张贴着多张招工启事,仅操作工就需要新招50名,待遇为“高底薪(2950-3500元/月)+岗位工资+超保底提成+工龄奖+其他补助+年终奖”。

共享单车加速行业优胜劣汰

共享单车改变了一些企业的生产格局,也对整个自行车行业进行着“改造”。积极融入共享单车大潮的车厂和对变化钝感的车厂,二者命运迥异。

在菅顺启看来,共享单车对自行车行业来说是新事物,赶上就意味着发展,赶不上就会被淘汰,“整个行业的经营模式肯定都要变了。”

共享单车兴起之前,即便是天津飞鸽这样的行业领头羊,近年的日子也不好过。2014年开始,整个自行车制造行业都在走“下坡路”。

变化来临之时,天津飞鸽“意识到,具有移动互联网基因的共享单车将改变行业”,因此一开始就准备用“积极拥抱”的态度来应对。2016年12月,共享单车企业开始与天津飞鸽的大客户接洽。信息反馈到飞鸽总部时,飞鸽就已认识到共享单车将给行业带来颠覆式变化,遂开始积极与ofo沟通,并着手对技术、标准、配置等方面进行调整。

“我们一开始就判断共享单车将是一个相对长远的利好。”天津飞鸽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2016年接受共享单车订单之后,该公司供应链、管理体系、生产体系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相比普通单车,共享单车在性能、安全性方面要求更高。菅顺启举例说,仅疲劳测试一项,共享单车需要做到21万次,而行业标准是7万次。另外多位王庆坨当地车厂负责人也向澎湃新闻表示,无论是整车组装厂,还是零部件配装厂,接到共享单车企业的订单后,技术、工艺、流程、管理等各个环节都有所提升。

“共享单车让车厂快速成长、快速死亡。共享单车的发展,加速了行业洗牌的进程。”天津美邦自行车公司高层邓超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如果没有共享单车的兴起,自行车制造行业可能还会继续以前的低价无序竞争状态。但现在行业内的问题都暴露出来了,“优势、劣势一览无遗。”

王庆坨镇当地的天津美邦自行车公司为了共享单车订单而专门新增生产线。澎湃新闻记者 张炎良 图

整车制造行业的“焦虑”也已经传递到了零部件配装厂。邓超介绍,许多零部件供应商因为共享单车企业的订单量太大而不能定期交货,但缺乏订单获取渠道的小厂却只能等待倒闭或被兼并。

共享单车的发展大潮还伤及到自行车经销商。由于共享单车省略了销售这一中间环节,许多中低端自行车经销商的生意深受影响。澎湃新闻在王庆坨看到,很多自行车经销门店人迹寥寥。

面对共享单车冲击波,王庆坨当地的勃旭自行车厂总经理曹作林的策略是让车厂转型去做童车,专供出口。他透露,该厂在去年底已经开始布局,研发、销售、财务、内部管理都已经理顺就绪,4月中旬就会投产。

“没办法,也还得生存下去。”曹作林补充说。

共享单车继续“改造”自行车制造环节

市场瞬息万变,车厂永远是焦虑的,即使它接到了共享单车的订单。

当“共享单车”这一新概念刚传入王庆坨镇时,当地车厂普遍对之抱有怀疑态度。菅顺启坦承,当初也有顾虑,没有将它看作一种长远的现象。“共享单车的订单都比较大,大伙都害怕一旦出现结款不顺畅,损失可能比打价格战时还大。”

多位王庆坨当地车厂负责人都提及,直到共享单车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成为热议话题,他们才彻底打消了此前的疑虑。

天津飞鸽市场总监金剑预测,共享单车市场未来仍会是品牌企业唱主角。两三年后,随着共享单车的进一步普及,行业的集中度会更高。订单会进一步向品牌车厂集中,就算其市场需求量小了,市场维护量也还是很大的。

为应对未来的发展趋势,金剑称,天津飞鸽从接ofo订单的那一天起就在考虑日后的转型问题,“以后,通勤车可能会被共享单车替代掉。因此,公司会向智能化、运动化转型。”

祥峰投资管理合伙人郑俊聪近日向澎湃新闻表示,供应链大约占共享单车平台规模扩张的40%权重,“一方面,自行车制造端对主流共享单车平台向二三线城市及更小的城市布局时意义重大,同时‘中国制造’下的供应链也将助力共享单车未来在全球市场铺开。”

祥峰投资是摩拜单车千万美元级B+轮投资的领投方。

近日,艾媒咨询发布《2017Q1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认为中国共享单车用户规模预计在2017年将达2.09亿人,将继续保持超高速增长。

可以预见的是,共享单车对自行车行业的“改造”还将继续,王庆坨等地车厂还将持续受到共享单车的“冲击”。“这一过程大约会持续三年左右。”一名王庆坨当地车厂负责人认为。

来源:澎湃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探访共享单车天津制造基地:微利,有厂拒50万辆订单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