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受诸多误解的新发达国家 | 列国志

作者:陈兴杰

这是「列国志」系列的第一篇文章。该系列旨在谈我眼中的各国,介绍你知道和不知道的世界。政治、经济、文化和历史,随意谈。该系列文章不定期更新。

1

韩国是小国,国土10万平方公里,只有中国九十分之一,和浙江省差不多。放在全世界看也实在小,排名100以外。从人口规模看,韩国却不小,5100万人,排名第24名,中等国家的水平。不仅比西班牙多,和英国、法国、意大利比,也相差不远。这些人口6000万级别的国家,在欧洲就算是一霸了。

韩国被认为是小国,可能和它周边多是大国有关。中国这样全方位超级大国就不用多说了;日本和俄罗斯,也是某方面的超级大国。韩国的兄弟之邦朝鲜,两千多万人口,不算少,居然还有核武器——这是很多国家谋求大国地位的最佳手段啊。朝鲜在国际社会猛刷存在感,算是舆论大国。可以说啊,韩国周边无小国啊。

朝鲜半岛的南北灯光图

看经济和贸易,韩国则是如假包换的大国。贸易总量世界排第8,经济规模第13名。这个国家的文化影响力,超出同等国家辐射的能力。韩国是美国在亚洲最重要的盟友,仅次于日本;它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仅次于美国和日本——在全世界最强大的几个国家面前,韩国都受到了高度重视。

很多中国人看不起韩国,把它视为蕞尔小国。其实韩国不算太小——至少很多方面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大。单从经济成就看,这国家所取得的成绩,足以让人赞叹。韩国已经是发达国家,嘲笑的人大多还没有意识到吧。

很多人脑海里的韩国经济水平,一直是中学政治或地理教材里的描绘。亚洲四小龙,新兴的发展中国家,再客气一点呢,准发达国家。有这些印象开始到现在,快有十几二十年了。事实上,韩国经济发展一直不慢。97年金融风暴前,韩国是亚洲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近十几年全面放缓,也能达到3%-4%增长,若放缓至2%,则是不可接受——这样的速度在发达国家那里,算高增长了。

无论经济水平还是人类发展指数,韩国政府加入的高端俱乐部(比如经合组织),都足以表明:韩国已经进入发达国家行列。只看人均GDP一项指标,韩国就把希腊、西班牙、葡萄牙这些欧猪国家甩在身后,这两年就要超过意大利。这些欧洲国家算是发达国家吧。韩国不仅经济总量上超过了它们,发展还要健康得多。

2

韩国经济为什么那么强呢?

《环球时报》的读者抢答啦:美国扶持。美国需要在亚洲扶持一个对抗赤色蔓延的堡垒,韩国作为展示自由世界繁荣的橱窗,经济发展再不好,美国也得让它好。

这种说法基本是想象。美国对韩国确有支持,大多体现在政治和军事,经济帮助差得很远。马歇尔计划在欧洲大撒钱的时候,1950年代的韩国民众,生活水平比朝鲜还要差。韩国经济起飞起于1960年代,也就是朴正熙时代。

朴正熙是韩国第三任总统,一共执政18年,是韩国任职最长的总统。在几乎一穷无白的基础上,朴正熙休养生息,使民众获得饱食富足,为日后富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治下的经济腾飞被称为「汉江奇迹」——相当于中国的文景之治吧。

朴正熙

我说朴正熙「休养生息」,很多人说不是,韩国政府搞经济很厉害,他们的产业政策玩得很高明。先搞外向型经济,然后大力发展工业,布局钢铁、化工、建筑、船舶、汽车等支柱产业,全取得成功。这样的有为政府怎么算「休养生息」呢?

1960年代以来,搞产业布局的国家不在少数,真正成功的却很少。韩国政府做了哪些高明规划,成功避开陷阱,这些都难说。有一点,历届韩国政府却咬对了:坚决搞开放政策。这就是休养生息,放任韩国民众自由做生意。

韩国三面环海,经济高度外向型。积极地融入世界市场,获取最廉价的资源,就可以做很多事情。朴正熙之伟大,在于他制止了战后韩国长期的政治动荡,实行自由市场政策,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数千万人口国家,人力资源足够丰富,足以撑起很多产业发展。战后美日欧经济大发展,处在浪潮上的韩国随之腾飞,势在必然。

3

这里顺便说下,很多人对亚洲四小龙有很多误解。

很多人以为,亚洲四小龙只是准发达国家/地区,错了,新港台韩早就不折不扣进入发达的行列。其次,很多人以为四小龙崛起在1980年代、1990年代——他们从1960年代就开始发展,和欧美日几乎同步,只不过那时资本主义国家行情大好,四小龙的起飞才被忽略。

七八十年代美欧经济普遍放缓,独有亚洲光芒耀眼。欧美人向东方投来艳羡目光,惊诧发现:除老牌列强日本,居然冒出新港台韩四小经济体。传统资本主义国家以外,第一次有落后国家跨入发达国家行列。恰好它们属于东方文化圈,命名为四小龙,后来冒出续貂的「四小虎」(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只不过「四小虎」比「四小龙」差太远了。

璀璨的香港夜景,繁荣亚洲的象征

亚洲四小龙的发展有什么秘密?对内实行自由市场政策,保护民众生产经营的权利,不折腾,不压榨,慢慢熬二三十年,经济自然起飞。至于发展成什么样式,取决于自然环境和资源技术,百花齐放,不废繁荣;对外则高度开放,商品和资本自由流动,鼓励外商投资,也不限制本国商人对外投资。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拨外商,就是这些人。香港台湾走得快一些,1990年代中韩建交,韩商紧随其后。

4

回来继续说韩国,聊韩国政治。

朴槿惠下台,媒体普及了一把韩国政治悲情史。几乎所有韩国总统(好像除了李明博。不过谁知道他的将来呢),都没得善终。政治这碗饭并不好吃,趋之若鹜者还是源源不绝。现在不是还有什么文在寅、安哲秀在争抢嘛。

韩国总统共历十一任,选几个有名的说。首任总统李承晚,老一辈中国人都很熟悉,美帝国主义走狗,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死敌——现代韩国的缔造者、保卫者,连续担任三届总统,严厉镇压革命,挽救了襁褓中的韩国。一旦他露出想当终身独裁者的苗头,很快就被推翻。

第三任总统是朴正熙,当代韩国奠基人。和皮诺切特、佛朗哥一样,朴正熙也是通过政变上台,这类人通常有「沧海横流、英雄本色」的气概。朴正熙被人骂为独裁者,被更多人称为伟人,这也是他的女儿朴槿惠得以上台的重要原因。

朴正熙以后的韩国总统庸夫居多。第六任总统卢泰愚值得一说,原因在于:在他任期之内,促成中韩建交。从大势说,一旦中国坚定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中韩建交就成必然。具体历史情势下,当事人决断又会影响历史进度。卢泰愚值得夸赞的地方在于,他和当时中国政府密切合作,积极推动两国建交。

卢泰愚

当时的中国没有放弃朝鲜这个盟友,也没让朝鲜挟制太多——朝鲜生生吃瘪,埋下中朝分裂的种子。韩国到这阶段,他们已经稳稳拿到了朝鲜半岛的主动权。如果朝鲜半岛重新统一,促成中韩建交的卢泰愚当记一功。

现代韩国政治十分残酷。革命、政变,这些虽然都已成为过去时,总统还是很不好当,可以说到了动辄得咎的地步,动不动道歉、吱唔其词——我倒不是同情谁,而是认为:这不该是现代国家政治成熟的表现。

一方面,韩国政府做事有诸多暗箱操作,黑金内幕,另一方面,民众对政治真是过分狂热了。动不动搞烛光晚会,切手指头,竖断头台。这些举动没有受到谴责,足以说明不正常。现代政治的主角是媒体、政客,各种机构,博弈需要平衡和智慧,也需要宽容和谅解。街头政治最缺乏这种品质。指望民众的街头抗议促成政治文明,在我看来是缘木求鱼。

5

说说韩国的文化方面。韩国在历史上一直受中国文化辐射,影响很大,古代朝鲜文学也都是用汉字。满清占据中国后,朝鲜知识界常以“小中华”自居。这种心态非常微妙。他们仰慕先进文明,对儒教文化已不像过去由衷崇拜。

近代以前,基督传教士一直在朝鲜半岛有不绝不如缕的侵染,迎来的却是朝鲜国王的残酷打击。韩国步入现代国家后,却成了基督教在亚洲的重镇。韩国基督徒数量到底有多少,说法不太一致,保守估计有1000万——在5000万人口的国家,这数字可真不小。韩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传教国家,仅次于美国。每年有大量韩国传教士远赴中东,其中不乏抛头颅洒鲜血者。

韩国现代文化很发达。无论影视、音乐,还是综艺娱乐,韩流国际影响力可以说盖过中日两国。很多人说:韩国文化产业政策对路,政府扶持,等等。作为自由市场主义者,对此我非常怀疑。说政府扶持文化,中国法国这样的国家都没少做,钱也没少花,效果却不好。说是政府能扶持好文化产业,这和政治经济学的规律是违背的。

我更相信,韩国文化产业爆发,和民主化以后韩国政府放宽管制有莫大关系。此外,和韩国这个国家的特殊文化形态,有相当大的关系。这几点,都可以从韩国电影看出来。

先说第一点,讨论黑金政治、官僚黑暗,社会问题,谁也不能否认:韩国电影的尺度越来越大了——同时放宽尺度的还有色情电影。中国网友对此应该很有体会。

政府管控渐少,民间也没什么清规戒律。什么火抄什么(近几年韩国电影是如何学习好莱坞的),观众喜欢什么就无下限讨好,各种脑残媚俗剧情,他们都编得出,民众看得津津有味。全民娱乐的良好氛围,才是文化兴盛的真正原因。

女团,韩国娱乐工业的代表

韩国这国家的文化形态,特殊在哪里?我认为:韩国有大量传统和现代的融合,东方儒教和西方文明的交织。传统的,现代的,拘谨压抑的,热烈奔放的,东方式的阴郁黑暗,高度西化的颓丧糜烂,到处都能看得到。韩国人有南北分裂的家国之痛,还有强邻环伺,不甘伏小的自大姿态,这些都太妙了。反映在文化创作,都能有很好的发挥。

去年韩国导演延相昊拍了部丧尸大片《釜山行》,技惊四座。说到鬼片,日本人、香港导演,甚至泰国鬼片,他们才是老师傅;说到丧尸,美国人都拍成类型片,很难突破。想不到,韩国导演摸黑前进,居然在这领域走在世界前列,不得不让人惊叹。《釜山行》还有韩国电影爱煽情的臭毛病,不管怎么说,还是同类型电影里的佼佼者。

韩国传统的面具舞

所以,你看韩国人无论从哪里抄袭学习,总能很好地和民族特色相融合,成为自己的东西。

我认识一位老师,他很看不起韩国电影,他说韩国电影在亚洲只能居三流:日本居于一流,伊朗中国可居二流,韩国人抄抄学学,到处模仿,他们的电影只算三流。从电影艺术角度看,真相或许如此吧。这也恰恰反映出,韩国电影高度市场化,完全以观众需求为导向。以人均观影数为指标,他们的电影市场最繁荣,不是没有原因。学习和模仿也是进步,我相信韩国电影还会更好。

6

最后说说关于韩国的几大谣言。

韩国端午申遗,很多人认为棒子不要脸,抢中国人文化遗产去注册。这完全是莫名其妙。韩国人申遗的是江陵端午祭,韩国江陵地区的一种萨满祭祀活动,和中国端午节关系不大。如果非说有关系,仅仅是祭祀恰恰在端午,吸收了中国古代巫祭的部分内容。韩国端午申遗,和“抢注端午”没一毛钱关系。

韩国汉字申遗完全是谣言。韩国政府早早抛弃了汉字,首都的汉译都改为首尔了,怎么会对汉字突然发痴呢?韩国的法定文字是谚文,是和汉字不同的拼音文字,犯不着和中国人争汉字发明权。这则谣言的来源是中国的媒体。

韩国人争夺“活字印刷发明权”。事情原委是这样:韩国学者在法国图书馆发现一部朝鲜古佛经,由活字印刷而成,出现时间比古腾堡活字印刷早几十年。这结论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韩国人当然乐于把这当成文化悠久的证据。这里面有虚骄的民族自尊心,不过所谓“申遗”并不存在。

所谓“孔子是韩国人”“孙中山是韩国人”,完全是国内愤青杜撰。媒体报道之后,得到似是而非的确认。这样的新闻再传到韩国,引发讨论,似乎又进一步坐实。他们搬弄此类谣言,并且认定韩国人有某种方面的可笑、不正常,再加以嘲笑。这类人低智又无聊。

历史上韩国受儒家文化影响,缺乏个人主义传统。韩国位于大国边隅,近代以来饱受殖民蹂躏,由此迸发出强烈的民族自尊心,虽然实现现代化,国民的理智成熟程度,比起英美还有很大差距,民间交流难免出现过激之举。

韩国是中国近邻,经济文化先进,受崇拜学习的同时,也会有诋毁抨击。政府利益不协调,引起民间对抗,亦再所难免。这些都不是大问题。只要中韩经济还在往来,和平和交流仍是主流,互利多过矛盾。我也衷心祝愿,朝鲜半岛能在韩国主导之下,实现平稳统一。和平繁荣的新韩国,亦是中国人民之福。

来源:菁城子 微信号:jingchengzi8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韩国,受诸多误解的新发达国家 | 列国志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