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创始人说乐视挪用易到 13 亿造车,乐视说这是计划之中的事

易到司机提现困难、用户叫不到车的消息,已经流传了好一阵子。

4 月 17 日下午,易到创始人周航发表了一封声明,表示当前易到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则是乐视挪用易到资金,高达 13 亿。

一周多前,腾讯科技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易到 CEO 周航已于一个月前从易到离职,加盟顺为资本,出任投资合伙人。顺为资本是小米创始人雷军创办的投资基金。

当时,易到表示周航目前仍担任 CEO,并没有离职。顺为资本方面对《好奇心日报》的回应称将于近期公开回复,称目前诸多猜测并不准确。

在周航的这封公开声明中,周航表示已经于 2016 年 6 月完成了对易到及相关公司法人的变更,其本人则“逐步平稳地退出了易到的实际管理层角色”。

在这封声明中,周航以“代表易到的初创团队以及所有用户”的名义,呼吁乐视和贾跃亭妥善处理好易到的问题。

对此,昨日晚间,乐视和易到联合发布了一份回应,直指周航“恶意诽谤”。

对于周航所说的“挪用 13 亿”,乐视和易到解释称,在 2016 年 11 月,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易到为主体取得一笔 14 亿联合贷款,并且双方当时已经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日常运营资金周转,其中 1 亿用于易到,13 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

也就是说,乐视抵押了自己的楼,以易到的名义向银行借来的 14 亿贷款,1 亿元留给易到,13 亿则给了一直在持续烧钱的乐视汽车。

易到和乐视在声明中称周航对此事知情,并且签字确认。

但是易到的危机恰恰就来自于乐视汽车。

时间回到去年 11 月,乐视生态公司创始人贾跃亭的一封全员内部信成为乐视持续至今的系列危机的爆发点,在重复了自己“生态”的成功、列举了近期进展之后,贾跃亭在信中承认了资金不足,宣布要停止烧钱扩张。

贾跃亭称自己在汽车上已经投入超过 150 亿。主要用于建厂以及在美国开设研发中心、招募千人团队。

几天后,易到融资困难的消息被彭博社报道出来。易到当时回应称,彭博社的报道有多处失实,易到目前正在拆除 VIE 架构,需要的时间比较长,但融资进程比较顺利。

但四个多月下来,至今都还没有易到融资的进一步消息。

接下来,易到也多次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费用,累计已经达到了 5000 多万元。

今年 1 月,乐视从融创中国那里获得了一笔 150 亿元的战略投资,算上其他战略投资方的钱,一共 168 亿元资金注入,贾跃亭表示,这笔钱能够一次性解决乐视目前遇到的资金问题。

不过之后发生的事情,更多是一个一个业务被放弃,海外总部卖掉、放弃收购 Vizio、停止俄罗斯电商项目。

这些一次性“解决”的问题里,显然也不包括易到。

易到和乐视曾经有过一段好日子。

易到是 2015 年 10 月正式宣布接受乐视入股的,当时,乐视以 10 亿美元估值入股易到,占 70% 的股份。在乐视获得易到 70% 股权之后四个月,乐视 CMO 彭钢出任易到用车总裁。在乐视入股易到前一个月,据 36 氪援引易到内部人士信息,易到日订单量只有 2 万,相当于同时期滴滴日订单的 350 分之一。

易到入股之后,就开始像乐视卖手机、电视一样补贴专车业务。易到官方数据显示,2015 年 11 月到 2016 年 6 月 30 日,持续两百多天的“100%充返”活动总充值金额超过 60 亿元。

在获得乐视投资 8 个月后,周航在 2016 年 6 月召开发布会,说易到在获得乐视投资后的 246 天里,书写了一个“起死回生的传奇”。同时宣布将品牌名称从“易到用车”改为“易到”,象征着“易到开始构建共享汽车生态”,一如乐视爱用的概念。

周航在那场发布会上宣布易到日完成订单最新突破 100 万。“至此,乐视董事长贾跃亭年初为易到制定的‘百万日订单、新增百万司机、新增百万车辆’三个百万目标提前6个月完成。”

在那之后,易到将充返比例从 100%逐渐降低。

在易到和乐视的那份声明中,乐视表示,为了支持易到发展已经投入近 40 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这些所谓”生态资源“应该是指在充值时赠送的电视、手机等。

从元旦至今,这样鼓励用户充值的推送就一天都没有停过,看上去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停。

18 日凌晨,周航在朋友圈回应称,如果能协调好充值用户打不到车、解决司机围攻易到办公室的问题,可以尽管泼多点,建议贾跃亭和乐视 PR 们,还是先全力以赴替乐视司机、用户解决易到当下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易到创始人说乐视挪用易到 13 亿造车,乐视说这是计划之中的事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