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事务所

作者:L先生(来自豆瓣)

“呃——啊——”,叶明突然睁开了双眼,两只手抚着似乎刚刚被扼住的咽喉,猛地深深吸气。从他发出的声音可以听出,他竭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打开自己的喉咙,让空气一点点从撕扯开的缝隙钻进去,然后让氧气流过每一个细胞,身体终于瘫软,他闭着眼蜷缩了起来。

少顷,他恢复了知觉,感觉到了浑身的疼痛,脸上好像附着黏腻的东西,他伸手去摸,发现那居然是血,而自己正浸在血泊之中。他惊惧得赶紧抬起脑袋迅速爬起来——硕大的月亮悬在天上,泛着暗红色的光,掩住了半边天空。幽暗狭长的巷子里,月光从一侧的屋檐洒下,在巷子中间如同划出阴阳的界限,从巷头到巷尾,刀枪散落,血流成河,横尸遍地。月亮倒映在血泊之中如同漂泊着的一块血玉,吞噬了所有的灵魂,这毛骨悚然的场景让人怀疑起来这究竟是不是人间。而就在他的身边,一具尸体倚在暗影之中,胸口被一把长刀刺穿,血肉模糊的脸上,一双冰冷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

然而叶明看到以后非但没有害怕,反倒镇定了下来。

他想起来了。

这把长刀是他的贴身武器,而面前胸膛被刺穿的这个男人,哦不,是男尸,是与他不共戴天的一峰会会长梁成。

叶明是明知会的会长,C市全部的赌场和妓院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直到两年前,B市的一峰会的梁成企图将势力范围扩张,两股势力之间的斗争博弈一发不可收拾,愈演愈烈,而就在刚才,一切以两个组织的火拼为告终。

叶明站在血泊之中,从梁成的胸口把长刀拔了出来,举起来仰天长啸。

一切终于结束了,他活下来了,是他赢了。虽然全军覆没,但是只要自己活着,就肯定能东山再起,他相信着,一次又一次地绝处逢生,在黑暗和血色中摸爬滚打,只要自己还活着就有希望。

不过,他也未能全身而退,肩膀中弹,胳膊和腿上数出刀伤,还好都避开了要害。他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拄着长刀,一瘸一拐地,踏着一具又一具尸体,向巷口走去。

这时,黑暗中突然间出现了一扇门。他停下了脚步,门上斜挂着一块白色的牌匾,上面用楷体字赫然写着五个黑色大字“转生事务所”。

此刻血腥的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气息。为何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巷子里有一家门面?而且“转生事务所”究竟是什么鬼?正在叶明觉得有些奇怪的时候,远处突然响起了警车的声音,他知道情况不妙,但以现在的伤势他绝对逃脱不出警方的搜捕,他又看了看四周,除了这个门面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了。不管这是不是鬼门关,看来只能先进去躲一躲了。

就在他准备伸手去拧木门的把手的时候,门居然自己嘎吱嘎吱地打开了,墙壁上像是镶嵌了一个黑洞,里面没有一丝光亮。警笛声越来越近,没有时间再去考虑,他只能走进黑暗之中。

入口很窄,叶明不得不低下头。他摸了摸身上的口袋,幸运地找到了一个煤油打火机,借着旺盛的火苗,他向前走了几步,里面好像宽敞了些。他咳嗽了一声,咳嗽声向深处蔓延回荡,许久才停下来。这看起来是个回形的通道,或许延伸过去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叶明的心里忖度着。前面的路是旋转向下的崎岖台阶,两侧是凹凸不平的潮湿泥墙,叶明在这既狭窄幽闭,又黑暗无声的空间里,一只手拿着打火机,一只手拄着长刀,小心翼翼地拖着步子。如果是普通人恐怕刚刚迈进黑暗的洞口就会退回去,叶明也难以说不畏惧,但是而后时而隐约传来警察的交谈声,毫无退路的他只能继续向前。

叶明屏气凝神,警惕黑暗中可能忽然出现的危险。他不敢看腕上的手表,因为刻度量化的时间只会让漫长的感觉更具象化,徒增无奈与恐惧。过了不知多久,终于,前方出现了微微的光亮,他发现墙壁变得有些不一样,原来不经意间墙壁已然变成了堆叠不齐的花岗岩,墙上插着火把将墙壁照得通红,而通道似乎也开阔了些。

叶明收起了打火机,强忍身体的疼痛加快了步伐前进,皮鞋敲打在花岗岩台阶上的清脆响声回荡在通道里。如果说刚才像是踏入了原始人的洞穴,那现在就像走在中世纪城堡的地牢里。前面的路依旧是旋转向下的台阶,但是墙壁变得平整起来,上面出现了古埃及的壁画,隔了一段时间,壁画又变成了另一个文明,每隔一段时间,墙壁上的壁画又会再次变换,世界各地的文明犹如一张巨幅画卷铺展开来。叶明惊讶于这墙上的绘画,却没有心思去欣赏,只管继续向前走。终于,前面的路不再是旋转向下的台阶,变成了一条笔直的长廊,墙壁上的壁画和火把也都消失,前面泛着白色的光,那里似乎是出口。

叶明驻足在出口处,他觉得眼前的一切太过耀眼,如同太阳照在冰海雪源之上折射出的白色光芒。过了一会儿他的双眼才适应过来,这儿仍旧是一个地下的密闭空间,难道是一个冰雪密布的巨大冰窟吗?可是这里完全没有一丝的寒意。白茫茫的一片,清清楚楚,不似迷雾笼罩时的朦胧。如果说黑洞能够吸走一切只留下虚无,那现在叶明身处的这个空间或许就是虚无的另一种状态——空白。脚下是空白,四周是空白,而头顶也是空白,空间或小或大,不知边际,更不知该向何方继续前进, 如果不跺跺脚真的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飘浮在空中。

空无一切的世界里,只剩下疑惑,而又不只从何起。

叶明开始觉得这个世界特别不真实,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并且进入了死后的世界?但是,至少他记得,与一峰会的战争真实地发生了,而且只有自己活了下来,如果自己也死了的话应该不会只看到他们的尸体吧?况且疼痛感疲惫感如此地真切。他思考不出来,觉得很累,也不想思考,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只是毫无目的地扫视着四周。世界格外地安静,几乎能听到他手表指针转动的声音。

突然,远处出现了一个模糊的黑点,并且向叶明这儿快速移动过来,视线越来越清晰,他发现那并不是一个黑点,而是一扇木门。他觉得不对劲,门怎么会自己移动呢,一定是一面看不见的墙!他赶紧起身走回去,可是“墙”移动得太快了,就快要挤压过来了!他吓得跌倒在地,本能地拿刀指着墙。

幸好,门在叶明的面前停下了,他战战兢兢地站起来,伸手去摸,发现那居然真的只是一扇门而已,并没有镶嵌在墙上,单单地伫立在地上。他绕着门转了一圈,站在门前凝视了片刻。后面好像已经没有警察来追了,但是他还是鬼使神差地拧动了门把手。

门那边看起来仍是一片空白,但是可以看到像是用钢笔勾勒出的黑色线条轮廓。这看起来是一个封闭有边界的房间了。叶明走向了房间的正中,房间正中摆着两把黑色的椅子,突然椅背调转了过来,上面居然坐着一个人形的“东西”,身材很小,浑身白色,看起来并没有五官。叶明小心翼翼地靠近,突然,这“东西”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张嘴,露出了瘆人的微笑,它张口说话了!

“叶先生,欢迎来到转生事务所!快过来坐吧!”它的声音像是电子合成的一般,两股声音交汇在一起。

“你,你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叶明有点被吓到。

“啊呀呀,叶先生,称呼我为‘东西’不太合适吧?不过呢,也难怪,第一次见到我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大惊小怪的,你没有转头就跑出去已经很勇气可嘉了。言归正传,我叫S,是转生事务所的顾问,而且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连你这辈子做过什么事情都一清二楚。”

“你知道我做过什么?”

“无恶不作。”S的嘴角微微上扬,没错叶明清楚自己就是无恶不作,但是心中还是有些不爽。

“一派胡言,信不信我一刀砍了你?”

“哈哈,我劝你别这么做,最好把手里的刀放下。”

“放肆!”说罢叶明提起手中的刀朝S挥了过去,S居然一动不动,刀从S的身上切过瞬间把它斩成两段。然而另叶明意想不到的是,S被斩断的身体居然瞬间就愈合了。他心中不甘,正准备再次挥刀,结果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叶明咆哮道。

“看来叶先生还真是一言不合就暴行相向啊,管着那么多地下的生意的你应该聪明些。”

“放开我!”

“可以,但是,乖乖地坐下好吗?”

“好,我答应你。”叶明服了软,坐到了S的对面,但他仍然伺机要给S一刀。

“哼,算了,我从进到这个地方开始已经见到不少诡异的事情了,快告诉我,我还活着吗?”

“不得不佩服你的运气,大战之后居然只有你一个人活了下来。”

“所以说这里还是人间?”

“这个嘛,怎么说呢,这里既是人间,又不是人间。”

“你说起话来可不可以直截了当点?”叶明满脸不屑。

“别着急嘛。严格点讲,这里是人间和异次元的交界处。你看——”S把手指向一侧的墙壁,叶明扭过头,看到一个巨大的阴影从墙上移动过去,消失在角落里。

“那是什么?”

“隔壁房间来自异次元的客人。就如同你是来自人间的客人一样,转生事务所处在所有次元世界的交界处,我们这里接待来自所有异次元的客人。”

“为什么只能看到一个阴影?”

“我们规定,来自不同次元的客人是不能看到彼此的,因为那样只会带来不适和恐慌。”

没错,当叶明看到那个阴影时,的确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那东西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章鱼。”

“我劝你从现在开始,不要再用‘东西’去形容你所看到的,那位客人和我,以及你自己在内,都是世间平等的‘存在’。换言之,那位客人与你一样,只是他是在那个次元的生命体。可以跟你讲,他是上古巨神。”

叶明知道在北欧的神话当中,记载着在大地尚未成形时,深海中居住着上古的原住民,一头八神。

“我看过类似的传说。”

“其实不是‘传说’,他们是真实的存在,只是在不同的次元里。当次元运行的轨迹被扰乱交错的时候,异次元中的‘存在’就会偶然地闯进来。”

“让我见见他的真身吧!”好奇心驱使着叶明。

“你确定?非常不建议你这么做,我之前说过,会给你带来不适和恐慌,他的存在已经超出了你的认知。”

“我不怕!”叶明认真地讲。

“本来一会儿会带你看的,但是最好循序渐进,既然你这么有兴致,那就依你。”

霎时,房间渐渐变暗,无论是四周的墙幕,还是脚下,宛若浩瀚深邃的宇宙,而叶明就像是飘在星云之中,这让他觉得头晕目眩。突然,一只体型硕大而形如章鱼的“存在”飘到了他的面前,挥舞着它的触手,它没有看到叶明,但是它的四只眼睛就如同黑洞,几乎要把看到的东西吸进去。叶明瞬间觉得无法呼吸,目瞪口呆,在上古巨神面前,他觉得自己和空间里的尘埃没有分别,一股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他几乎要昏厥过去了。这时,房间又瞬间恢复到了空白一片,S及时停止了。

“谢谢。”叶明做着深呼吸,看起来很狼狈,尽管有些痛苦,但是刚刚看到的这些反而激起了他的兴趣。“话说回来,转生事务所究竟是做什么的?”

“按照字面的意思,我们可以提供转生服务。不过,依照人类一般的理解,‘转生’是指人类死后,灵魂由冥界进入新的世界,以新的生命形式诞生。不同的宗教信仰对死后的世界和转生后的新世界都有不同的理解,也许是地狱,也许是天堂,也许是六道,也许是极乐净土。无论是以上的任意一个新世界,实际上都是万千世界中的世界形式而已。而转生的意思则是在今世结束后,进入下一个世界,但实际上,并不限于你之前所了解的世界,比如,你也可以转生为上古巨神。您之前了解的这些世界,只是‘空间’中的沧海一粟罢了,请看你的周围。” S说完,背后的白色墙幕再度变暗,开始闪现变化起不同的画面,就像是不停切换的幻灯片。

S继续讲解道,“在这个世界里你是一个生活坎坷凄惨的人,而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你则变成一个坐享荣华富贵、生活无忧无虑的人。这是绝大多数生活贫苦人的转生愿望。在这个世界里,你也许是个生活平淡的上班族,而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你成为了穿越海峡的游泳爱好者,或者是举世闻名的明星,或者是原始部落的酋长,或者是中世纪的领主,当然也可能是十恶不赦的罪犯。换句话说,在人类世界开始后的任何一个节点,都可能分裂出一个新的以你为中心的新人类世界。”

突然画面静止,S又说道:“接下来的世界,则是有别于人类世界的世界。除了地狱、天堂、六道这些人类认知中的异世界,还有许许多多超越人类想象的世界形态。而所有的世界形态统一构成了‘空间’,而‘空间’里类似人类的则是‘存在’。不过这些就不带你看了。”

墙幕上的“幻灯片”又开始迅速的切换,这一次的画面则是叶明前所未见的,甚至已经超出了叶明的理解和认知范围。除了上古巨神的浩瀚星空外——荒芜的大地上漫无目、缓慢移动着的形状诡异的沥青怪;长着近似人形的面孔,上身如同乌云,下身如同闪电的生命体;狭窄的黑暗空间中,只有如同迷宫般的管道,形如泡泡的物质在管道中缓慢地移动……

“这些都是转生后世界?”

“没错,转生后的世界,以及转生成的‘存在’。空间就像是一个庞大的树状结构的数据库,所有的世界都平行地运行着,每一个世界里都有特定的存在。你看到的正是这个“空间”数据库里的东西,无穷无尽。”

“我可不想进入奇怪的世界,变成奇怪的东西。”

“也许变成那些东西会更幸福呢,比如说,变成了迷宫中的泡泡,虽然有意识,但是不会有思想;没有思想,就不会有喜悲。以人类的认知是无法理解那种存在的。”

“不管怎么说,没人会想变成那些东西吧。”

“不想归不想,终究还是会有人类会转生进那些世界。因为一般而言,转生这件事本来就是随机的。”

“可是,既然转生是随机的,为什么还会有转生事务所呢?”

“因为,总会有些像你这样的客人有强烈的意愿想要转生。你不喜欢这辈子的生活吧?站在地下世界的顶峰,一路上踩着无数人的尸体走到今天,你厌恶你今生的命运,你也不想这样过活,我说的是吧?”

叶明盯着S,他不能完全否认。小时候,叶明的父亲生意失败后,性情大变,整日酗酒,几乎每次喝多之后都会对他的母亲和他拳脚相向。而他的母亲,原本温柔善良,但后来为了躲避父亲的家暴,经常出去打麻将,最终染上了赌瘾,不再跟他说话。他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毫无希望的家庭里,时刻都想离开,然而他害怕,他软弱,只能夜夜躲进壁橱里瑟瑟发抖,暗中哭泣。

叶明本是个好学生,学习成绩很不错,这也是唯一能讨好父亲的地方。但是有一天,初中快毕业时,因为一次考试失利,叶明被父亲训斥后顶了几句嘴,就被父亲按在地上,差点被父亲掐死。就在他意识已经恍惚的时候,他瞥见了母亲悄悄地从一旁走开,唯有无神的目光向这边扫了一眼。叶明绝望了,眼角划下了眼泪,他用尽最后一口力气拿起身边的剪刀戳在了父亲的腰上,父亲发出哀鸣声,倒在地上血流不止。那是他第一次被人掐着脖子游走在死亡的边缘,这种体验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里。过了一会儿他站了起来,看到倒在血泊中的父亲,他又恨又怕,最终他没有呼叫救护车,而是选择了逃跑。

他开始流浪街头,花光了逃跑时带走的所有钱后,他饿了两天两夜,最终实在忍不住,就去小卖店想要顺一个面包出来,却被店主抓到。店主说要报警把他送进少管所,这时当地的一个地头蛇拦了下来,把他收作小弟。

这并不是他希望的,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大街上张贴的逮捕令,才知道,原来那一天他的父亲最终还是死了,他的母亲被送进了疯人院。

自此之后,他隐姓埋名、行走江湖,他经常会梦到那一刻,父亲狰狞的面孔和母亲冰冷的目光,他思考着这一切究竟是不是他的错,如果那一刻他不用剪刀刺向父亲,他就会被父亲掐死;如果他叫了救护车,父亲恢复过来后他仍旧会生活在恐惧之中;在母亲的眼中,自己究竟是什么,那一刻的母亲冰冷的目光仿佛在说,“要是你没有出生就好了”。

他曾经向神明祈福,然而一切并没有改变,为什么自己没有得到拯救。后来,他得出一个结论:如果神是至真至善的,那他就不是全能的;如果神是全能的,那他就不是至真至善的。

他不再相信正义和善良,彻底堕落了。20多年过去了,他在帮派中越做越大。他心狠手辣,果断决绝,在地下世界里踩过无数的尸体,站到了巅峰。然而,他依然会梦到那一刻,双亲的面孔在他的脑海里仍旧挥之不去,醒来时眼角总会有眼泪滑过,那是无法释怀的对爱的渴求。

叶明坐在位置上,咬着嘴唇,一股情绪在他的心中发酵酝酿。“是的!我想转生。我想要一双善良体贴的父母,我想要幸福美满的家庭,我想要平平淡淡的生活!”叶明激动地对S说道。

“只是这样吗?”

“是的,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叶明点了点头。

“没问题,这很简单。”S轻松地说道,紧接着语气又变得严肃起来,“不过,想要转生,你必须要通过一个试炼。”

“什么试炼?”

“坦诚地面对今世的自己,毫无保留、不留遗憾地。”

“要怎么做?”

“你只需要回答一个问题,只是,这个问题可能有点尖锐,可能会让你发火,可能你并不愿意回答。”

叶明有点忐忑,“究竟是什么问题?”

“让我来看看是什么问题”,S说着,突然空中出现了一张纸条,落到他的手中,“让我们来看看,你的问题究竟是什么。”

S看着纸条上的问题说,“你是不是主导了C市的毒品生意,编织了一张巨大的制毒贩毒网络,并且长期向主管缉毒的刘警长行贿,以至于每次警方搜捕你都能轻松逃脱?”

S的问题引起了叶明的警觉,“这算什么问题?你不是说知道我做过什么吗?”

“是的,我知道你做过什么,但是转生事务所需要确保你十分坦诚地对待你迄今为止做过的事情,看淡你此生的所有行径,特别是你最严重的罪行。我希望你在忏悔的时候越详细越好。”

叶明盯着S,他有些犹豫,有些事情总是难以启齿的,而且冥冥之中,他觉得有一丝的不和谐。

“你不打算说吗?”S的语气有些严肃,“如果不回答我,我是没有办法帮你转生的。如若你不能释怀,那你心中的那一份不坚定不仅会让转生失败,而且可能会反噬你,让你停留在虚无之中永远出不去。”

叶明把眼神移开,环顾着四周。

“不说也可以,那叶先生你可以走了,如果你决定放弃转生的念头,就不能呆在这里。不过我要提醒你,转生事务所的门外的那条巷子已经被警察包围了,而且警察在从那条路走下来,你可以回去自首,然后等待被法律惩罚,随机转生进入下个世界。好自为之。”

看来现在进退维谷,再不能见天日的事情在这样紧迫的情况下,也只能说出来了,而且在这里,说出来似乎也没什么。

S又说道:“看来你很犹豫呀,假若说出来让你很痛苦,那写下来也可以。”桌子上突然出现了一只圆珠笔和一张纸。

叶明看了看S,又看了看圆珠笔,终于还是伸出手拿了过来。他在纸上写道:

“是的,我年轻气盛时,凭借毒品生意才最终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不过我也知道,C市如今这么乌烟瘴气也都是因为我;梁成想占领我的势力范围其实也是为了拿到我的毒品。曾经为了避免警方的追捕,我贿赂了本市主管缉毒的刘警长,表面上看似他欣然接受我的贿赂,但实际上是我派手下暗中威胁他家人的安危,他才肯登上我的船,我给他的钱都放在市区外XXX的一个秘密金库当中……”

放下手中的笔的那一刻,叶明觉得自己解脱了,他意识到了心中的那种不和谐。S就像是审判官,审问他此生的最大恶行,而他在纸上写下忏悔,心中渴望卸下包袱获得救赎。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做过恶事,无论自己多么不以为然,无论自己怎样将其合理化,但是心底都会背负着一份罪孽,无法卸下来,只有在正面生死时才能幡然醒悟吧。

“叶先生,恭喜你,你做到了!我相信你已经能坦诚地面对今生的自己,现在,看到我身后的那扇门了吗,只要走进去,你就可以迎接你的新生了!”

叶明站起身来,他看了眼自己的战刀,“它就随你处置了。”

门慢慢打开,闪烁着光芒,里面新的世界正迎接着新的“存在”诞生。

杂乱的实验室正中央,一个形似座椅的大型机器上,坐着一名男子,正是叶明,他正陷入沉睡的状态,他的头上戴着圆形的仪器,遮住了他的五官,脑后插着一根管子和座椅连接在一起。

“终于结束了!”张清远长舒一口气。“王博士,谢谢你。对亏了你,这个案件终于要结束了。”

“不用谢,”王博士回答,他并没有像张清远那样看起来很兴奋,“不过,你确定,这样就可以证明叶明的罪行了吗?”

“这张纸上写的这些,是他自己的笔记,等他醒来之后,他是无法狡辩的。至少,凭着这个,我可以撬动他的嘴让他开口。”

“希望你接下来会一切顺利。”

“好了,现在把仪器摘下来吧,该让他醒醒了,接下来还有漫长的赎罪路程呢。”

“张警官,你确定这样做是对的吗?他之所以说出那些东西,是因为沉浸在另外一个虚拟的世界里,咱们这么干跟骗供有什么区别?”

张警官的脸变得严肃起来,他走到王博士面前,咬牙切齿地说:“王博士,你的心里应该很清楚,他叶明究竟做过什么,这样一个恶魔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他控制了C市的毒品生意,几乎快要蔓延到全市,多少人因为他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又有多少兄弟死在他的手上!他这样的人,必须得到惩罚,死不足惜!”

王东博士是XX科技公司神经科学研究院的首席研究员,是国内研究虚拟现实首屈一指的人才。张警官一直在追捕叶明,终于在明知会和一峰会火拼之后抓到了他。不过,叶明很高明,张警官手中的全部制毒贩毒的证据都只能指向叶明手底下的人,却跟他本人毫无联系,在抓到叶明后,张警官也无法逼问出任何有关的线索。

后来有一天,他受电视中的一则虚拟现实游戏广告的启发,找到了王博士,果然,在他们研究院内部其实已经开发出了能够创造完全真实的虚拟环境的机器,只是出于安全和道德风险考虑并没有完全投入民用。为了诱使叶明招供,张警官要求王博士设计出“转生事务所”的情节,最终让叶明说出了真相。

“张警官,没错,叶明是罪大恶极、罄竹难书的混蛋,可是你用这样的方法,无异于欺骗,难道你要和他一样不择手段吗?”

“只要能达到目的,我也会不择手段。”张清远信誓旦旦地说。

“虚虚实实,假假真真,张警官,你不担心这样会冲昏自己的头脑吗?”王博士的脸上挂着一丝怜悯。

“够了!你只要配合我完成工作就可以了,不用你说教我!我一定要把这个人正法!”说罢,他叫上人把叶明从机器上拖下来带走了。

杂乱的实验室正中央,一个形似座椅的大型机器上,坐着一名男子,正是张清远,他正陷入沉睡的状态,他的头上戴着圆形的仪器,遮住了他的五官,脑后插着一根管子和座椅连接在一起。

“诗蓝,这样做真的有用吗?万一他醒来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岂不又是一场空?”王博士说。

“可是,我实在不愿意看到他清醒时颓废痛苦的样子,只要他能够了了心中的心愿就好,哪怕这些都是假的。”诗蓝是张清远的妻子,而王博士是她的大学同学。

那一夜,张清远带着部下设局抓捕叶明团伙,虽然叶明被击毙了,但是由于指挥失误,他的部下全部阵亡。那一夜只有一个人从血泊中爬了出来。他辞去了警官的职务,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时常会坐在家里的阳台上发呆,嘴边偶尔冷冷地冒出一句“真的是便宜了那个混蛋。”

“王东,让他在那个世界里多呆一会儿吧,只有在那他才又变回以前生龙活虎充满激情的他。”

“诗蓝,好,我听你的。可是,终究有一天,梦总要醒来的。”

“如果可以,我希望永不醒来。”

……

杂乱的实验室正中央,一个形似座椅的大型机器上,坐着一名女子,她正陷入沉睡的状态……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转生事务所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