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联招聘的报告说,中国的中产阶级很焦虑,最关心通货膨胀

中产阶级是个被说滥了的词,谈到中国的中产阶级,又衍生出了“新锐中产”的说法。要说和《福布斯》杂志定义的中产阶级有什么不同,中国的“新锐中产”普遍更年轻,打破了过去 “40 岁以后进入中产”的观念。

针对近 5 万名职场人士,智联招聘完成了新锐中产的调查报告,涵盖年收入在 5-500 万元人民币的人群。其中被定义为新锐中产人群(年收入10 - 50 万元)的受访者占比 52%。

“在其他地方讲到中产可能是年纪比较大的(群体),在中国有这样一批崛起的新锐中产,是因为中国非常独特的社会演进造成的。”智联招聘 CEO 郭盛认为,新锐中产是中国非常独特的现象。

这次报告的合作单位吴晓波频道此前曾和 20 家自媒体和网站联合发布《中坚力量还是焦虑群体——吴晓波频道新锐中产大调查》,其中对“新锐中产”的定义是:在中国近 1.3 亿中产阶层中,一批从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以 80、90 后为中坚力量的群体。

谁是新锐中产?

经济学上对中产阶级的划定一般指从经济地位、政治地位和社会文化地位上看,他们均居于现阶段社会的中间水平。

按照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制定的标准,中国中产阶级是指那些年收入在 1.35 万~ 5.39 万美元(约合 9 万~36 万元人民币)之间的人;按照《福布斯》杂志的定义,中国中产家庭,年收入应该在 1 万- 6 万美元之间;而国家统计局则将中产阶级定义为年收入在 7250 ~ 62500 美元(约合 5 万~ 42 万元人民币)之间。

在下面这张图表中,你可以看到这次调查中的收入人群占比。智联招聘结合前面提到的三种国内外对中产阶级的界定,将 10 - 50 万年薪人群定义为新锐中产,报告也是针对这部分人群的调研结果得出的结论。

当然,这里首先需要明晰的一点是:10 万和 50 万年薪人群的跨度还是相当大的。对此,智联招聘的解释是因为中国幅员辽阔,对于多少收入算是本地中产阶层的收入起点,不同级别城市的判断存在显著差异。其中三四线城市基本同构,与一线、二线形成三个级别。

吴晓波频道发布的《中坚力量还是焦虑群体——吴晓波频道新锐中产大调查》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

而此次调查的样本人群以来自一线城市的受访者最多,占据 38%。这是它们的部分调查结果。

72% 的新锐中产睡不好,以及没有看起来那么爱运动

调研显示,72% 的新锐中产睡眠质量一般或差强人意,甚至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会出现轻微甚至严重的失眠现象。

新锐中产单身比例在所有人群中最低,性生活满意度却不高。没有性生活或频率低于每月一次的新锐中产占比超过 30%,这与中产阶层生活工作压力大,睡眠质量不好密切相关。

和朋友圈呈现出来欣欣向荣的“健身”、“马拉松”氛围不同,新锐中产的休闲娱乐很有限,刷手机、陪家人、看电视占据了他们最主要的业余时间,健身和旅行排名仅为第七和第九。新锐中产其实没那么爱运动,他们非常宅。

新锐中产的钱去哪儿了?

还贷、购物、子女教育占据中产日常开销的前三名,真正用于娱乐消遣的支出远远低于前述项目。当下,人们普遍认为,新锐中产对生活品质和个人发展要求很高,更愿意花费金钱在享受生活和个人提升上,但数据结果却与之相悖,用于个人培训上的支出占比最低。

值得注意的是,新锐中产更愿意在子女教育上进行投入,选择这项的人群占比 47%,仅次于收入水平在 50-100 万群体53% 的比例,收入为 100-500 万的群体占比为 36%。这背后既是新锐中产对于下一代的高度期望,也隐含着希望保住自有阶层,实现进一步阶层跃升的想法。

在多个社会热词中,新锐中产最关心通货膨胀。中产非常担心个人资产缩水与个人价值倒退所引起的个人阶层回落。

其次,中产关注的主要是食品安全和房产限购,吃和住这都是马斯洛需求体系中的基础需求,到了这个层次还要忧心吃和住,不得不说中国的新锐中产活得不容易。

而房产作为中产的重要指标,其影响几乎是决定性的,能否拥有、尤其是在一线城市拥有一套房产能够给予中产极大的安全感,进而稳固自己的中产地位。

中产阶级在焦虑什么?

焦虑,也成为这份报告赋予新锐中产的标签之一。高达 95% 中产会感到经常焦虑或偶尔焦虑。其中,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是他们焦虑感的主要来源(占 71%),其次是对现实的不满(46%),此外还有因为虚度时间而产生的焦虑。


此外,收入低于预期也是新锐中产的主要压力来源。当被问及对收入水平的满意度是,有 40% 的新锐中产表示不满意或非常不满意,仅有 13% 的人表示满意或非常满意。

有趣的是,调查显示收入越高加班越少,高阶层的不加班比例遥遥领先。高收入人群大多数处于决策层,他们在工作中不需要花费大量的机械时间,更多的是资源和决策方面的工作。而仅有 36% 的新锐中产表示不存在加班的情况。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智联招聘的报告说,中国的中产阶级很焦虑,最关心通货膨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