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咖啡店打工的小姐姐们,后来都去哪了?

粗略想起,这几年有稍微聊几句的咖啡店女店员也有十几位,常去的几间店凡有新来店员都会被告诫,这位老汉的咖啡喜好,以及提醒他好调戏女店员這口。

统计一下,她们离职后大慨有几个出路:三位回老家结婚,一位回老家继承家业,一位回老家占动迁人头,两位回老家考公务员,其余大多找到薪水更高的工作,有三位后来自己开咖啡店,但开超过两年的只有一位....总的来说,继续深入做咖啡的很少很少。

咖啡店人员流动性很大,像我这种惯于以貌取人的直男,多年下来,一走进熟悉的咖啡店,看见又有新来的姑娘,差不多一眼就能看出她大慨会待多久,这么说好了,大部份来应聘咖啡店员的人,只是把它当作升级版的奶茶店,做做饮料给客人喝,发现工作情况与预想不符,马上转身走人

另一种与预想不符的情况是,幻想着在温暖,洒满冬日阳光的咖啡店里,为每一位进来的客人奉上一杯热可可,看着街上人来人往,静静得听着他们的故事...很美,但实际情况是,每天都在各种液体及粉末中战斗,搞得一团乱,狼狈不堪,好不容易稍微歇息一下,又要处理如马桶堵住这种突发破事;一发现与美好幻想不符,立马玻璃心破碎BYEBYE。

但像上海这种大城市的咖啡店,客人形形色色光怪陆离,那对小地方来的年轻人是种强烈震撼,跟客人多接触就也算开了眼界,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位小姑娘,从农村来,在咖啡店打工半年后存了一笔小钱,在客人建议下,去了趟泰国,从此开了新世界大门,一发不可收拾,家里给安排的对象也不要了,毅然留在上海工作,赚到了钱就去旅行,从东南亚开始,又独自去了很多国家旅行。

在一些知名咖啡初学咖啡知识的年轻人,却也容易站上高一级鄙视链产生优越感,像我这种肤浅的客人爱喝美式咖啡加牛奶,但时常遇咖啡店店员,带着普渡众生的口气怜悯说:美式咖啡不加牛奶的...”,每次我遇到这种气势就弱了,马上屈服,有一次我终于鼓起勇气来:“呃...就一点吧”,店员接着说“美式咖啡是品尝咖啡原味“,”如果你喜欢有牛奶味,可以试试拿铁咖啡”,结果我又耸了:“好吧!那就拿铁”,默默喝完

从完全不懂咖啡到合格的咖啡师,一路培养下来,耗时耗力,光凭”以后想开一间小小咖啡店”的粉红梦想很难撑得下去,在咖啡店打工其实也挺无聊,从早上打扫,开始暖机,调试,服务客人一整天,打烊后清洗咖啡机,把咖啡机擦得亮晶晶,然后再打扫店里,日复一日,若不是有热情,很快就倦怠了。

到咖啡店打工的原因从来只有一种:喜欢咖啡,而离职的原因却有千百种,要回老家是最常听见的理由,外地来的姑娘常把它当作过渡的工作,找到薪水更高的工作就走了,或着只把它当作大城市的一次人生体验;如果是本地中产家庭妹子,常常会因为老板太严厉,客人太凶等玻璃心破碎的原因而离职,我听过最扯的原因是,受不了杯测啜吸法发出的啵啵声,觉得太猥琐而走人

毕竟在咖啡店工作,薪水低而工时长,有经济压力的年轻人很难久做下去;而一间好的咖啡馆看似闲适浪漫,却也极端重视细节,生性散漫的人坐在那喝一下午咖啡即可,真做起咖啡那是种折磨

这份工短则几天长则一年,如果在咖啡店工作超过一年,没有想去打比赛或到其它咖啡店继续偷师的想法,基本跟混日子没啥两样 ,但如果有其他专业技能或兴趣爱好,而且有办法将它与咖啡相结合,那倒是有加乘效果。

我认识一位姑娘读的是食品专业,一开始找不到工作只好去咖啡店打工,学出兴趣后又继续学烘豆子,她用科学的方式处理烘出豆子该有的风味,又自己冲泡调整出该有的味道组合,现在在业界颇有口碑

也有姑娘一边在咖啡店打工一边自学插画,后来,她将她在咖啡店工作的经历,以及如何品尝各种咖啡,用图画的方式表现出来,颇受欢迎

还有一位妹子,在精品咖啡店工作时很认真,求知若渴,后来她出国旅行一年多,每到一处就去找那里的咖啡店,虽语言不通,比手画脚希望跟对方做咖啡交流,结果凭着冲咖啡的技巧到处都与当地人打成一片

其实在咖啡店工作跟在其他地方本质上也没啥区别,即使只是个过渡,也该有所收获,至少冲泡咖啡这美好的小情趣,能够陪你漫长的一生。

每回她们离开前,我总像学位口试般问「什么是好咖啡」,大部份都会说水流水温粉末粗细等等,有些人会答处理方式之类的

但有个答案让我印象深刻「一杯好咖啡的诞生,就如同一套完整的理念系统,从表象中映射咖啡果的本质....」

果不其然,这妹子后来出国读了哲学

作者:家禽腿部保健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1735841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那些在咖啡店打工的小姐姐们,后来都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