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蚝泛滥?丹麦人哭了,中国人也哭了


最近丹麦遇上大麻烦了:一群移民的太平洋生蚝把丹麦本土的Limfjord生蚝挤兑死了,攻下丹麦大片滩头。

一方有难,八方相助!吃蚝先遣队也已经整装待发,正在办签证路上的好吃网友也纷纷馋中生智,为丹麦政府出谋划策:

@那就问问我的剑:北欧有蚝,蚝之大,一锅蒸不下!需要俩烧烤架,一个蒜蓉,一个麻辣,再来瓶雪花,让我们勇闯天涯。

@DAVY吴:贵国不怕我们把生蚝吃成保护动物,那就开放免签入境吃蚝团吧!

@清风明月slowly:跟中方企业合作,建一个蚝油工厂,生态无污染的顶尖品质~~

@Big-scholar:生蚝不逢地,来我中华。姜葱生蚝、蒜蓉生蚝、炭烧生蚝、香煎生蚝、烤生蚝、花生蚝豉炆猪手、生蚝沾酱、生蚝烘蛋、生蚝豆腐羹、芝士蒜蓉焗生蚝、酱爆生蚝……实乃男女滋补佳品,百八十种做法,中华之大,何愁泛滥吃不下?

丹麦大使馆回复,丹麦政府早就想着要靠“吃”解决这些麻烦,丹麦人民也确实很努力地在吃了。但是!靠他们挤上柠檬汁生吃压根儿就赶不上生蚝繁衍速度。

交给我们心急的天朝吃汉们吧,我们早就准备了365天不重样的吃蚝方法!

牡 蛎 豆 腐 汤

生活在海边的孩子从小就习惯吃妈妈做的海蛎子豆腐汤。这可不是什么金贵吃食,和小伙伴拎着小童就可以去海边捡一筐。清淡的海蛎子带有独特的矿物香气,直把豆腐都教成了带有重金属风格的叛逆少女。不宜久煮,一撮盐调味即可。滋味虽淡,贪的就是一种魔幻的清甜。

炸 蛎 黄

这也是地道的海边渔家日常吃法。对于生蚝的品质也不挑,只要新鲜就好,反而越玲珑吃起来越方便。裹上蛋液和淀粉,入锅炸至金黄。外面酥香,里面温润,一个接一个根本停不下来。哪里还需要费脑子选葡萄酒,一罐啤酒就足够了。

生 蚝 炖 酸 菜

对于东北人民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和酸菜一起乱炖的。如果刚好靠海,那新鲜的海蛎子怎么可以不和酸菜处一处?

金 蚝 焖 烧 肉

在广东和香港,秋冬季节的限定美味就是金蚝。选择蚝龄至少5年的“够干净、够大、够肥、够甜”的生蚝生晒。也有一些商家会蒸熟之后再晒,如此一来,干燥程度是好把握了,生蚝的精华却也蒸脱了。厚重的金蚝用来焖烧肉,两者平分秋色,猪肉软烂,金蚝劲道。也可以简单入油锅煎过之后蘸白糖吃,鲜甜却丝毫不违和,值得一试。

蚵 仔 煎

蚵仔煎要念成ô-ā-jiān,起源于福建泉州,却因为多年前的一部台湾偶像剧而更为人熟知。传说是郑成功为了让沿海地区人民填饱肚子而发明的创意料理。腌制的海蛎子煎到七分熟,倒入红薯粉、胡萝卜丝、鸡蛋等,就着蒜蓉辣酱一起吃。潮汕地区的蚝烙也与之相似,只不过吃的时候要蘸鱼露。

油 煎 牡 蛎

深夜下酒豪华套餐一定少不了这道油煎牡蛎。胀鼓鼓的牡蛎在滚烫热油里焦灼,葱香被完全逼出,窜进牡蛎的肌理,一口下去,滚烫的甜香。

生 蚝 饭

米饭烹煮时先用酱油或豉油调味,煮到半熟再加入生蚝焖煮。生蚝脱水,变得干瘪,但是汁水却一滴不落地沁入米粒中。

焗 生 蚝

生蚝与用黄油炒过的洋葱一起随着奶酪进入烤箱,里里外外都被料理得分外柔嫩,这时候的生蚝可不再是法兰西的热吻,而是小孩子的一个轻吻了。

当然,要解决一整片沙滩的生蚝,最后的必杀大招是:

蚝 油

蚝油是中国厨房常备的调料。将生蚝熬煮至黏稠,颜色转深,再进行调味。好的蚝油能够拯救一碗单调的米饭、寡淡的白灼蔬菜,广东人最爱的腊味煲仔饭更是离不开它。

你还有什么吃蚝的方法,欢迎在评论区告诉我们,让我们一起带着这篇文章,去解救丹麦人民吧!

作者:福桃九分饱(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1794723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生蚝泛滥?丹麦人哭了,中国人也哭了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