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机、迷你KTV、VR体验区,影院做哪一种最赚钱?

文/师烨东

线上购票越来越普及,电影观众在影院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而现在,为了留住观众,众影院使出“十八般武艺”,娃娃机、迷你KTV几乎已经成了影院的标配,不少影院也配置了VR体验区,还有影院把售票通道改成了书店。

在这些娱乐设施中,哪些最有人气,又有哪些稳赚不赔? 壹娱观察采访了众多影院及娱乐设施经营人士,为您进行详细解析。

娃娃机:最快两周回本,稳赚钱各地通吃

此前主要出现在游戏厅以及商场周边的娃娃机,现在正越来越多的出现在电影院里,不少等候电影的年轻人,都会抓几个过过“手瘾”,而不少年纪偏小的青少年更是对娃娃机乐此不疲。

不要小看这些娃娃机的“威力”,它们不仅可以为影院集聚人气,而且还能带来丰厚的利润。从一线城市到四线城市,几乎所有接受壹娱观察采访的影城经理都提到,娃娃机是人气与利润最高的影院摆设。

从淘宝上可以看到,最便宜的娃娃机只需要刚过千元的成本。而从壹娱观察对影院经营方及相关从业人员的采访来看,大部分影院放置的娃娃机成本在3000元~8000元之间。

除了购置成本外,娃娃机还需要人工与消耗的成本。

“一般娃娃机里的娃娃也就几块钱,好点的十几块钱,超过三十的都不多,机器维护与补充娃娃的成本都不高。”一位娃娃机经营者说道。

一家年票房1600万元的西安影院,其营销经理A告诉壹娱观察记者,所在院线在西安的影城内设置的娃娃机都是自己在经营,由于其所在影院位于西安中心城区的商业综合体内,娃娃机的生意则更是火爆,一个月的利润在2万元左右,到周末6台机器营业收入最高时一天就能超过五千人民币,“每两个小时就要去添置一次娃娃,购置娃娃机的钱两周就能回本。”

而娃娃机的运营还有一定的技巧。“到了周末,我们会设置提高娃娃被抓出来的概率,既吸引更多的人抓,也能保证一定的收益。”上述营销经理A告诉记者。

不过,娃娃机也面临着一定的风险。一位影院经营者B告诉壹娱观察,如果碰到每两个币甚至每一个币都能抓到娃娃的“大神”,娃娃机还是会赔钱的。

商场或是游乐厅里的娃娃机,同样对于影院来说能产生分流的作用。北京市朝阳区一家影院经理C告诉壹娱观察记者,由于影院对面就是一个游乐厅,因此其将影院中一小块区域租给了娃娃机的运营方,每台娃娃机的租金为每年两万元,收益同样不低,且节省了管理成本。

而出租场地或者与运营方合作提成也是更多影院的选择。一位娃娃机等游乐设施的运营者D告诉壹娱观察,不少影院不想增加时间与人力成本对娃娃机进行管理,因此出租场地给运营方或者与运营方合作是更普遍的方式。

“大部分娃娃机在一线城市的影院租金都是每台每年两万到三万之间,人流少的影院每台每年租金可能只有一万,城市小的租金一般也会便宜一些,但是很少有出租娃娃机收不回成本的。而对于影院内来说,租场地肯定是稳赚不赔的,人流多的影院自己做赚更多。”

迷你KTV、VR体验区:经营有风险,不如租场地

这一年多来与娃娃机一样火爆的,非迷你KTV莫属了。一台占地面积仅仅只有两平米的机器,进去后可以放声歌唱,歌曲还能录下来通过微信分享出去,可以说非常适合年轻人快节奏的消费习惯,同样有越来越多的影院配置了迷你KTV。

不过,在壹娱观察的采访中,几乎没有影院自己经营迷你KTV,而都是选择将影院中的场地出租给迷你KTV的运营商。原因则只有一个:不赚钱。

一位影城经理给壹娱观察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台迷你KTV机器的成本在两到三万元。收费模式一般都是一首歌五元,或者半小时三十元。一个小时六十块钱,按全天运营十二个小时完全无休来算,不算电费等运营成本,全天无休最多一天也就赚700块钱,更别说实际上空闲时间非常多,只有人流高峰时期会很火爆。”

江西南昌一条院线的工作人员同样认为,比起娃娃机,迷你KTV在其院线内影院人气并不算很高。“迷你KTV在一二线城市或许很火爆,但是在江西的一些城市影院内消费人次并不算很高,能吸引多少消费者,还需要结合具体城市环境和人们的消费习惯来看。”

不过,由于占地面积较大,因此从影院出租场地的角度来说,其租金也往往高于娃娃机的租金。D告诉壹娱观察,一般迷你KTV都是两台一组,每年租金在不同城市、不同影院从一万元到数万元不等,但是往往租金都高于娃娃机的租金。上述北京市朝阳区影院两台迷你KTV的租金是一年七万,将近两倍于娃娃机的价格。

如果说迷你KTV可能面临的是不赚钱的风险,那么自己经营VR体验区可能就是面临着赔钱的风险。比起娃娃机或者是迷你KTV,一些VR类机器的成本更高,但是由于在影院中人气低迷,消费者也没有粘性,因此其地位非常尴尬。

“便宜点的那种胶囊式的VR设备成本几千元,贵一点的VR设备数万元或者十余万元。胶囊式的VR设备短片体验感都不太好,游戏机成本又太高,再加上单次体验的价格动辄几十块,对很多消费者来说太贵了,你在小城市的影院里,买一台几千块钱的胶囊VR设备都可能收不回成本。”一位曾在影院中自己运营过VR体验区的影院经理E告诉壹娱观察。

在上述游乐设施运营者看来,目前的VR设备在体验上没有能够解决客户的娱乐需求,导致消费者对之没有粘性。“之前VR设备炒得很厉害,一些影院和商场都买了VR设备,也有不少人去影院租场地运营。但是去年开始VR设备的数量明显开始在往下滑,很多人做了一年租金都收不回来多少,干脆就不做了。”游乐设施运营者说道。

一位VR资深从业者告诉壹娱观察,当前VR在内容方面太弱,影院有限的场地、较高单次体验价格,就更难以吸引人:“二三十万的VR大型设备能有相对不错的商业体验,有几个机器摆在一起,有氛围才能让消费者有兴趣。但是对于影院来说,难以形成规模。一个1000平米的VR体验区,投入就需要好几百万。所以说无论是资金成本还是时间成本对影院来说都是问题。”

最文艺:把影院开成书店

除去在影院中添置娃娃机、迷你KTV、VR体验区等游玩措施,一些影院在最近几年开始推出“影院+书店”的文艺路线,而有的影院则直接把影院开成了书店。

国内“影院+书店”模式的始祖,应该是香港的百老汇电影中心的库布里克书店。最初库布里克书店2001年在香港百老汇电影中心旁建立,如今则在北京、杭州分店相继开设分店。

新华文轩在2009年也曾与四川太平洋院线合作,将成都购书中心打造成“文化百货”,但是直到现在,新华文轩与影院联合的门店也仅此一家。在上海,以租书为主要经营模式的乐开书店也开在了大悦城金逸新恒星影城内,主打影视书籍的租赁。

比起这些零散的影院、书店的组合,橙天嘉禾则更进一步,直接计划把院线内的影院都开成书店。从2016年开始,橙天嘉禾开始在影院内推出“橙嘉书屋”这一品牌,当前已经有深圳观澜湖店、北京凤凰汇购物中心店、北京顺义祥云小镇店、北京万柳购物中心店四家影院实现了与书店结合的改造与试探。

在橙天嘉禾北京凤凰汇购物中心店,壹娱观察记者看到,此前的影院入口已经被改成了书店,里面除了会售卖各种书籍之外,还会有许多手工艺品、玩偶、笔记本、笔等小商品。

而令人惊艳的是,橙天嘉禾将此前影院内相对空旷的过道全部改成了书吧的形式,在检票口与影厅的出口灯地方也都摆上了书架与各种各样的书籍。一位当时正在书店内看书的消费者告诉壹娱观察,在橙天嘉禾完成改造后,很多电影前后的碎片化时间都可以用来看书,碰到一些心仪的书她也会进行购买,而她的一些朋友甚至会专门来这里看书、买书。

橙天嘉禾书店业务的负责人告诉壹娱观察记者,将影院与书店结合,不仅可以合理利用此前影城中相对空置的空间,增加影院的文艺底蕴,同时也能吸引一些商品品牌进入到影院合作,增加非票收入。“目前祥云店在周末最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六七千人民币的图书,加上其他文创产品,单日销售额能超过一万元,凤凰汇店周末业绩好的时候书和文创产品也能卖到八千。”

凤凰汇影城将影院内检票口的过道改成了书吧

不过,相比起购置娃娃机、迷你KTV等,对影院实施这样的改造可不是一个小工程。在已经完成改造的几个店里,橙天嘉禾改造的过程都花了三到五个月时间,对影院改造以及打造书店的费用,橙天嘉禾方面并没有回应壹娱观察。

虽然可能费用不菲,但是长远来看,“影院+书店”的模式是一个提升影院品质的不错选择,经营方面也能带来不错的收益。“几个影院完成改造一个月之后,非票房收入就超过了影院总收入的25%,电影观众对这个形式目前来看还是非常认可的。”橙天嘉禾CEO伊简梅告诉壹娱观察记者。

来源:壹娱观察(个人微信ID:yiyuguancha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娃娃机、迷你KTV、VR体验区,影院做哪一种最赚钱?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