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北京二房东告上了法庭

​​如果有可能,我真想当面怼二房东一句:“继续牛逼啊。”

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66 个故事

一 

时隔半年,再次接到朝阳区人民法院的电话,我有点诧异。

法院的工作人员问我们:“你们私下有什么进展吗?我们寄往户籍地的传票已经被退回。现在你们可以选择登报公示,三个月后我们就可以按照被告拒绝出席的情况,做缺席审理,当然公示的费用需要你们出。”

我用眼神征询了一下室友的意见,他点点头。我回复:“那就公示吧,费用我们出就是。”

电话那头似乎听出了我们的犹豫:“或者你们撤诉也行,其实你们要追回的钱数太少,审判的时候都不一定能够达到拉征信黑名单的量级。”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回复他:“一周内会去办好所有公示的手续。”

事情要从去年五月的一次租房说起。

那时我从一家公司离职,搬离公司提供的宿舍。在顶着大太阳跟着中介看过几轮房后,我终于对北京租房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贵。至少对于我这种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是如此。

去年那会,北京四环内随便一个次卧都要两千起,海淀朝阳更是接近三千。虽然五环外相对便宜,但当感受了早晚高峰沙丁鱼罐头一样的地铁后,我果断放弃了。为了分担租房压力,我和一个要好的朋友决定合租。

我们不准备去找大中介,一方面心疼中介费,另一方面,大中介手里的房源价位相对较高。在看过网上的各种租房信息之后,锁定了太阳宫一间16平左右的隔断。

这间房距我和室友上班的地方不远,从小区到地铁口,不到两分钟,每月2300元。相比之下,大中介在这个小区的同等户型就得2800,还不算中介费。

我和室友商量了一下,觉得还行,定了下来。

这套房子并非房东直租,是跟二房东签合同。

所谓二房东,就是个人在某个小区承包几栋楼做出租的行当,没有公司保障,胜在价位便宜。相关部门一直在打击,可在北京还是不计其数。

签合同的时候,二房东特别和气,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

我们看过房子之后说,夏天到了,房间又朝南,希望他能给我们安好窗帘。冰箱也被之前的租客占满,最好能换一个大一点的,实在不行由他出面给我们腾出一格也好。

他点头答应。“好嘞,你俩放心,等你们住进去的时候肯定全都办好。”

接下来的事情证明,我们还是太年轻。

首先是承诺安装的窗帘没有兑现。我打电话追问,他说下周就安。那时北京的夏天已经到来,靠窗的位置被晒得炽热,我和室友懒得计较,不愿意为了十几块钱再受煎熬,于是自己花钱网购了窗帘。

至于冰箱,还没等我们催他更换,制冷就出现了问题。

一个租了蛮久的大姐说:“别奢望二房东给你们修了,他鸡贼得很,能拖就拖,能不花钱就不花钱。”

原来,大姐也因为冰箱太小和二房东交涉过,结果总是一拖再拖,拖到最后,大姐只好自己买了个冰箱。

她告诉我们,总不至于因为这点事跟他闹翻,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吧。找他维修,除了磨嘴皮子,一点用都没有。

我和室友说,看他也不像无赖啊,签合同的时候,人挺好说话的。

大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我和室友在网上买了个50公分的小冰箱,心想就这样吧,房子到期就搬走,以后租房不能再贪小便宜了。

可还没住几天,空调又坏了,躺在床上好像置身于蒸笼。我给二房东打电话,他说马上喊维修师傅过来,可等了一天,也不见人来。

我气得差点发疯,在电话里跟二房东吵了起来,细数他的不厚道。他回一句:“又不是不给你修,你们脾气怎么这么急,几天也不愿意等。”

没成想,又变成了我们的不对。

晚上八点,维修师傅姗姗来迟。我和室友发起牢骚,师傅说他六点多才接到电话,已经来得很快了。

和二房东的几次不快,让我们身心俱疲,预感到今后可能有更多麻烦,有了提前退租的念头。可考虑到再次找房的艰辛,以及一笔数额不小的违约金,我和室友犹豫了。

一天,朋友来北京玩,恰好室友在上海出差,我让朋友住我这里。接他回来的车上,我对朋友讲起了在北京租房的烦心事。

司机师傅突然插话,说:“小兄弟,听哥哥一句话,搬吧。以后租房别贪小便宜,便宜的可能是最贵的。”

我有些吃惊,追问他为什么。

师傅问我是不是住在某小区,我点点头。他说,要给我讲讲这里面的猫腻。

他说,这个小区的房源被一群东北人垄断,他们不仅抱团经营,还和附近的派出所有点关系,在把房子低价出租后,就不再管房子的配套设施问题。

“等你入住几个月后,他们就以房子违规搭建隔断被人举报,需要临时拆除,或者房东不再出租为由,让你搬走。”师傅继续说,如果不搬,就得租他提供的更贵的房子。

“那违约金总得退吧?”

“想都不要想。即便去派出所,也会被告知私下协商解决。你们都是上班族,哪有时间跟他们耗着?”

司机师傅的一席话让我有些害怕。当晚,我顾不上跟朋友叙旧,连夜在网上搜了这个小区的信息,涉及到租房的词条,都包含着一个词:黑中介。

各种吐槽、求助帖,情形大多是入住没多久就被二房东驱赶,最常见的理由是交租那几天,二房东不接电话,时间一过,就说你违约,让你走人。要是不走就扔行李,断水断电。

多数的北漂上班族耗不住,最终只能认栽走人。

当我搜索“黑中介”或者“二房东”时,网页上充斥着无数条北京租房防骗指南和租房受骗新闻。“北京天通苑地铁二房东多为骗子 专盯大学毕业生”、“二房东背后捣鬼 3万元租金被骗”,光是标题就看得我一身冷汗,越想越怕。

第二天,我对远在上海的室友说明了情况,我们决定尽快搬走。

我们给二房东打电话,找了个借口说,由于工作调动,住在这里实在很不方便,想搬走,违约金如数支付。但我们已经交了四个月的房租,住了还不到两个月,依照合同,扣掉违约金后,还得退一个月房租。

他满口答应,说最近手头有点紧,等下个月另一户交了房租就把钱退给我们。

我留了个心眼,把通话录了音。

从九月等到十一月,他一拖再拖,推脱的理由五花八门。最后一次打电话时,他放出了狠话:“我就是不想给你们了,你俩爱咋咋地吧。是打一架还是怎么着?要不去法院告我也行。”

好吧,如他所愿,法庭上见。

立案本身并不复杂,我们咨询了12348司法热线,基本没有什么周折,就完成了前期的立案过程。

稳妥起见,我咨询了一个学民法的朋友。他告诉我,不建议走民事诉讼,不是怕输,是太麻烦了,可能会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碰到胆子小的还好说,对方看见法院传票可能会私了,碰见无赖,光拖就能拖得你筋疲力竭。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折腾折腾呗。何况,还真不是钱的问题。”我打定了要和这位二房东斗争到底的主意。

图 | 法院诉讼费交款通知单

我们下午三点来到立案接待室,被告知已经不接待了,让改天再来。法院不成文的规定是,下午三点后就不接待新案子了。

第二天下午一点钟,我们来到接待办排队等号。终于轮到我们后,又被迅速地拒绝了。原因是不知道被告人在北京的居住地址。

这可把我们难住了,当时签合同的时候留了彼此的身份证复印件,只知道二房东的户籍地址。对于二房东在北京的居住地址,我们无从知晓。

后来我灵机一动,用别人的电话假装快递打电话给二房东,说由于物流原因,他有一个快件地址被污渍掩盖,投递失败,希望他重新提供一下住址。于是,我成功骗到了他在北京的地址。

立案成功后,又过了差不多一个月,我和室友接到电话通知:下周一上午十点我们的案子将于亚运村8号厅审理,希望我们准时出席。我重新整理了一下之前的通话录音以及合同收据,确保没有什么遗漏。

终于迎来了开庭,虽然我们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已经远不止当初想要回2300元。

图 | 朝阳法院亚运村分院

朋友劝我放弃,不理解干嘛这么拗。我说,只是想让他们做的恶付出哪怕一点点代价。正是作恶成本低,才会让他们有恃无恐。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真想当着面怼他一句:“继续牛逼啊。”

开庭那天,二房东没有出席。书记员当庭打电话,他回复说不在北京,签收传票的不是本人,他本人并不知道出庭的事。

庭长似乎习惯了这样的回复,没有一丝惊讶的表情。

我坐在原告席上小心翼翼地问:“庭长,不是说可以按照缺席审理吗?”

“可以缺席审理,但你这案子还不到这一流程。”庭长耐心地解释说,接下来,法院要再给他的现居住地址寄传票,无人回应就给他户籍地寄,还是没有回应的话,就登报。等这些流程都走完了还不出席,最后只能按照缺席审判。审判结束再交由执行厅的同事去执行。

“那这次你们先回去吧,等我们工作人员的电话通知。你们这种案子虽然好判,但拖的周期比较长,拖好几年的都有。要不你们私下再沟通沟通?”

“没事,”我坐在原告席上一字一顿地说:“我们有的是时间。”

作者王闯,现为新媒体从业者

编辑 | 赵枢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把北京二房东告上了法庭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